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我知道他不好

1.

周泽楷知道孙翔有很多地方不好。

脾气暴躁,开开玩笑都能炸毛,偏偏又不会打嘴炮,只会涨红了脸一迭声靠靠靠。

名声不好,一路走来毁誉参半。

没有团队精神,骄傲自负,一次次被打脸一次次爬起来。

他是炽热的、毛躁的、尖锐的、危险的,就该离他远点,老老实实蹲在神坛之上,而不是执拗地接近他,再跨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可是没办法。

他是真的喜欢他。

 

2.

头一个发现端倪的是江波涛。

江波涛一本正经地问他是不是对孙翔有什么意见的时候,他淡定地摇头说不是。

“我总觉得小周你对小孙......”江波涛盯着他,“你特别喜欢跟他......置气?” 置气这个词说出来江波涛都觉得牙酸得很。

可这两个家伙近几个月已经数次向江波涛展现了小学生教科书级别的冷战和吵架了。

“没有啊。”周泽楷装傻。

“小孙是脾气不太好,你多让让他。”

周泽楷微微笑了笑。

两人是晚餐后在江波涛的房间里谈的话,孙翔突然兴冲冲地闯了进来:“江副!杜明说你刚刚去超市了!”

他一进门就看见靠在桌边的周泽楷,立马虎起脸:“靠!周泽楷你怎么在这儿!”

周泽楷直起身子,无辜地看着他。

“小孙找我有事吗?”江波涛忙出来打圆场。

“哦,杜明说你去超市买东西了,有吃的吗?”孙翔是被杜明他们打发过来找吃的的。

江波涛了然,走过去把丢在桌脚下的一大袋子提起来放在桌上:“你喜欢吃什么就拿吧。”

孙翔撇撇嘴,走过去挤开挡着桌子的周泽楷,把薯片糖果饼干牛肉干什么的选了几样抱了满怀:“杜明说去他房间玩游戏,江副你去不去啊?”

江波涛摇摇头:“你们自己玩吧。”

“哦。”孙翔抱着零食往门外走,刚出门又顿下来,扭头看周泽楷:“喂!你去不去?”

周泽楷抿着嘴,盯着他没说话。

孙翔深吸一口气,又问了一遍:“周泽楷你去不去?”

“不去。”周泽楷摇头。

孙翔冷哼一声,直接走了。

江波涛看着这俩心情有点微妙,索性绕过这个话题,和周泽楷商量下一周的备战计划。

还没说完呢,孙翔又气呼呼地跑过来敲门了:“喂!周泽楷,杜明说你那里还有一副扑克?”

“嗯。”周泽楷点头。

“那你跟我去拿呀。”孙翔直接上去拖着他往外走,周泽楷没有反抗,反而回过头冲江波涛笑着摆了摆手。

“你去不去玩啊?斗地主?”

“嗯。”

“嗯嗯?靠!我刚刚问你你又说不去!”

“呵呵。”

江波涛盯着周泽楷的身影,若有所思。

一旦直觉告诉他,这俩不单纯是小学生吵架,隐晦的心绪就抽丝剥茧般暴露出来。

比如周泽楷会陪孙翔加练,但前提是孙翔那天不能对他爆粗口。

比如孙翔如果喊他喂,周泽楷就不会理他,孙翔只能再喊一遍他的名字。

比如孙翔小朋友向大家展示什么叫教科书级别的小学生冷战,当着周泽楷的面对杜明说:“杜明你跟周泽楷说我今天中午不想跟他吃饭,我跟你去”时,周泽楷只会转头对着旁边的吴启说:“跟孙翔说,我不吃了。”

比如这俩吵架都是:“周泽楷你烦死了!”“呵。”“你呵个屁啊!”“呵呵。”

哦,别问他们整天冷战吵架的原因,为今天没有一起跑步、没有抢到喜欢的菜、谁又熬了夜挑了食、复盘时的分歧,只要一方表现出一丝情绪上的不悦,对方就绝不相让,非要赌气一天,以孙翔去向江波涛告状收场。

江波涛非常不解:“小周你不是一直脾气挺好的吗?为什么跟小孙就过不去呢?”

周泽楷笑而不语。

江波涛又去劝孙翔:“翔翔平时杜明他们逗你,你也不生气啊,怎么对小周就不行呢?”

“周泽楷还不是要对我生气!”孙翔理直气壮。

冷战最久的一次,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这次起因倒是挺正经的,备战复盘时,周泽楷对着兴欣和霸图的比赛视频夸了几句叶修。

孙翔特别不屑地坐在下面嘁了一声。

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拖出上一周打霸图的视频指出了孙翔一个很重大的失误:“策应我时,放豪龙破军,时机错了。”

孙翔涨红了脸。

偏偏江波涛补充:“小孙这里节奏打快了。”

“是啊是啊。”吕泊远附和,“晚一点正好和队长呼应,还是有点心急啊。”

孙翔不服:“不是在说叶修吗?!”

周泽楷面无表情:“他的节奏很稳定。”

孙翔没说话,定定地看着周泽楷,突然转身走了。

结果两个人三天没说话。

这下连方明华都惊动了,几个人背着当事人在江波涛的房间里叽叽呱呱商量如何让两个人和好。

商量半天无果,吴启想起自己手机落训练室了。

回来的时候激动得不行:“和好了!和好了!”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杜明跳起来,这几天队里气氛沉闷得不行,这下可好了,小伙伴们又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队长和翔翔,他们两个在训练室pk呢!”

江波涛笑笑:“走,我们去看看。”

四个大男人鬼鬼祟祟地躲在训练室的门外偷看,他们的“双一”pk结束后开始复盘,还是轮回打霸图的视频。

看的是周泽楷视角,他端正地坐在孙翔旁边,轻声指出视角里他卡住的适合孙翔出手的时机,还有其他队友的进攻与配合,孙翔就反反复复倒回去看,边看边嘀咕着“我就失误那一下,其他节奏是对的啊。”

“我怎么看着这么感人呢。”杜明眨眨眼。

“突然有种轮回一定拿冠军的预感。”吕泊远赞同。

方明华笑了下:“小孙真是长大了。”

“是啊!”吴启语带埋怨,“天才都这么努力,还让不让我们普通人活了!”

江波涛看着他们俩凑在屏幕前挨得紧紧的背影,直接推门进去:“那我们也要跟上啊!”

3.

双一组合甫一出场,就以其锐不可当的气势打消了外界对孙翔是否能融入轮回的疑虑,常规赛一路领跑,拿下联盟最佳组合,周泽楷很高兴,孙翔也很高兴,江波涛也很高兴。

江波涛觉得外界对孙翔误解太多。

孙翔来轮回之前,他也做了很多准备,甚至跑去向似乎把孙翔制得服服帖帖的肖时钦取经。

肖时钦没多说什么,只告诉他,只需要告诉孙翔这样做能赢就好。

他照做了,效果很好。

孙翔刚到轮回时,杜明和吴启还在嘀咕这个总被众星捧月的天才选手,会不会接受不了与周泽楷搭档,负责策应而不是核心。江波涛去机场接的他,没有想象中的鼻孔朝天、颐指气使,比较沉默,见了众人先提出要跟周泽楷pk,饭桌上老板和经理都坐在那儿,也不知道要主动搞好关系,独个儿闷头吃饭,老板主动敬他酒,他倒拒绝得干脆:“我不喝酒啊!”

周泽楷递给他一杯茶,他看了一眼才愣愣地接过与老板悬在空中的酒杯碰了一下:“我就喝这个啊!”

真是......

吕泊远和方明华说悄悄话:“我怎么有点想笑呢?”

“其实我也想。”

孙翔是毋庸置疑的大神选手,操作逆天,却也是名副其实的团队“毒瘤”,阅读比赛场面把握团队节奏的能力令人发指,与大家也磨合了好长一块时间,渐渐的,大家发现这个平时总闷不做声地给自己加练,苦恼地揪着头发看复盘视频的“刺头儿”,其实只是个肚皮柔软的小刺猬而已。

那周泽楷,场上冷峻锋锐,场下是公认的好相处,怎么对上孙翔就不行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江波涛,在轮回休息日集体外出时,找到了答案。

因为去的地方有点远,五点半就得集合。

孙翔睡眼惺忪地从房间晃出来,在走廊陪着江波涛等着的周泽楷也没睡醒,半眯着眼打了个哈欠,直接走过去把孙翔没有翻平的衣领给捋平了,又伸出手去拉孙翔背包的拉链,看了一眼问他:“手机,充电宝,墨镜呢?”

“卧槽?”别的没有可以,没手机怎么混时间。孙翔被一提醒,瞌睡醒了一半,又跑回房间去拿,周泽楷就懒洋洋地靠在他门边指点:“枕头下面呢?抽屉里?”

等孙翔终于收拾好,哐一声摔上门,两个人勾肩搭背地摇摇晃晃往外走。

“才五点多,不能不去吗?”孙翔抱怨。

“去车上睡。”

“操,脖子都得睡废了。”

“有颈枕。”

江波涛终于明白,他不应该问周泽楷是不是对孙翔有意见,而是该问周泽楷是不是对孙翔有意思了。

 

江波涛确实这么问了。

周泽楷有些惊讶,然后点头。

江波涛倒吸一口气,低声吼他:“你疯了?”

周泽楷不解,喜欢孙翔,或者说喜欢一个男人,就是疯吗?

江波涛急得团团转:“这事要是曝光,你知不知道对你对轮回有多大影响?”

“我不怕。”

“是!你是不怕!”江波涛一想到将加之周泽楷与孙翔身上的口诛笔伐,心都拧成一块儿,“那小孙呢?他和你一样的想法?”

周泽楷哑然:“不知道。”

江波涛试图劝他:“我们这个年纪,对感情没个定数,你别给自己心理暗示。从我的角度看,你们俩也并不合适。”

“为什么?”

江波涛叹了口气:“小孙年纪小不懂事,脾气又暴躁,你们又总没完没了地吵架,在一起会很累的,你们正是出成绩的年龄,不要浪费啊。”

周泽楷哦了一声:“可我喜欢他。”

“那你也得问小孙喜不喜欢你呀!”

这下周泽楷不说话了,他垂下眼,看着自己t恤上被孙翔硬画上的一叶之秋的Q版形象,“他会喜欢的。”

 

周泽楷不懂,为什么人人都说他和孙翔不合适。

这个人人指的是同为五期的方锐和吴羽策。

对于周泽楷表示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的事,方锐大为赞赏:“喜欢就是喜欢,管他男人女人,大胆上吧!”

周泽楷很开心:“喜欢孙翔。”

“什么玩意儿?!”方锐听了差点从凳子下摔下去。

“靠!小周你认真的?!”

周泽楷疑惑,他当然是认真的。

“孙翔脾气这么差,你受虐狂啊!”方锐对孙翔印象如外界一般,不这么好。

倒是吴羽策按住方锐:“管他是谁,小周不要怂,就是干!”

周泽楷很感动,又听吴羽策问他:“你想好了?我看你们俩不怎么合适啊。”

对此周泽楷态度很坚决。

方锐无奈了:“那孙翔怎么想的啊?”

“不知道。”周泽楷诚实道。

方锐恨铁不成钢地长叹口气:“懒得管你。”

4.

时间一天天地过,比赛一场场地打,孙翔似乎还是那个懵懂的、直率的、只知道跟他斗嘴冷战的孙翔,没有多跨出一步距离。

总决赛惜败兴欣,那6.5秒周泽楷心服口服。

他拽着茫然无措的孙翔,身后跟着他的队友和依靠,向新科冠军送上他们的祝福,在漫天飞舞的彩带和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孙翔红着眼反握住了他的手。

周泽楷心如擂鼓。

这世上有这么多人,这么多男人和女人。

有的素未谋面,有的萍水相逢,有的点头之交。

周泽楷没有办法记住所有他遇到的人,他在赛场上锋芒四射,在赛场外沉默内敛,他是孤独的、强大的、万众瞩目的,他本该背负着完美无缺的人设,坐在荣耀第一人的位子上,接受众人的注目与追捧,而不是顶风作案,挑战舆论底线,稍行差就错,就是万劫不复。

就为了孙翔?

为了孙翔,这个理由放在一年前,简直无稽之谈。

他和孙翔太不同,孙翔路途荆棘坎坷毁誉参半跌入谷底,他一路鲜花掌声簇拥顺利拿下两冠登上荣耀顶峰,如果不是命运戏弄,他们不过是比赛场上互相握手致意的对手,性格天差地别,连朋友都难得做,这个不知团队精神是何物的天才选手,在残酷的竞技比赛中浮沉挣扎与他何干,周泽楷又何曾想过,有朝一日,他们竟是最佳搭档,相互戍卫,彼此依靠,摧枯拉朽般席卷联盟。

真的很爽。

方锐不止一次问过周泽楷为什么喜欢孙翔。

周泽楷想过很多原因,长得好看?单纯直率?总是一逗就炸毛很可爱,为了荣耀舍下颜面很可爱,输了不服气很可爱,赢了眉毛一挑嚣张得瑟很可爱,脾气这么坏还总被大家骗着差使着跑腿也可爱,至于每次忍不住和他斗气,憋得他耳朵通红抓耳挠腮地想办法和他和好,那是宇宙第一可爱。

后来周泽楷不想原因了。

喜欢就是喜欢,没必要条条款款列出来论证,就是有一天突然看孙翔觉得顺眼,觉得老子跟你天下第一般配咯。

可惜周泽楷心理活动再丰富,也无法让孙翔接收到他的信号。

他们在江波涛的殷殷叮嘱下一起进了国家队。

他们还是总吵架,孙翔动不动就告状。

集训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比如孙翔为了他跟唐昊打架,孙翔为了他给张新杰写情书(?)。

周泽楷真的很想像孙哲平前辈现在那样,狂拽酷炫地跑到训练中心来壁咚张佳乐,问他要不要搞个对象。

无意中目睹这一出的孙翔躲在一边震惊了。

“靠靠靠!这什么情况?”

周泽楷紧张地盯着他,他不知道如果孙翔流露出一丝对同性反感,他该怎么办。

“为什么孙哲平就能来?”孙翔真的可想江波涛来看他了。

周泽楷无语:“这是义斩提供的场地。”

孙翔哦了一声,大大咧咧地走出来对着满脸通红的张佳乐喊:“张佳乐你干嘛呢!训练要迟到了!”

周泽楷想,他大概真的不应该喜欢孙翔吧!

5.
孙哲平这波壁咚操作太风骚,当天晚上就和张佳乐手牵手出现在众人面前。

周泽楷深受鼓舞,摩拳擦掌地抓来方锐,让他出谋划策。

方锐给他安排了一个绝佳的地点。

等周泽楷守在那儿,不准孙翔进去时,孙翔已经羞得(其实是憋得)满脸通红。

“周泽楷你有毛病啊!我要上厕所!”水喝多了的孙翔真的很想揍他一拳。

周泽楷为难地看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把比自己高四公分的孙翔壁咚了:“你要不要...和我搞对象?”

孙翔震惊了,但他没时间思考,一把推开周泽楷提着裤子往厕所里冲:“你他妈换个地方说啊!搞就搞!”

???

莫名其妙开始和孙翔搞对象的周泽楷愉快地感谢了自己的狗头军师方锐。

出征苏黎世的那一个月,回想起来就如梦一般。

他们的日子被不停的比赛,复盘,训练,开会给塞满,每个人都如被锻造重组一般被折腾了一遍,脑中的那根弦都崩得紧紧的,孙翔话越来越少,周泽楷很理解他对冠军的渴望,就像人人都明白张佳乐为这一冠的疯狂。

周泽楷没有心思与孙翔风花雪月,事实上,除了跟江波涛宣告他们在一起时,受了江波涛持续半小时的谆谆教诲,让他有点恋爱的实感,其他都没什么两样。

他们是受约束的,见不得光的。

俱乐部不允许他们发微博公之于众,也再三叮嘱在外面要注意不要举止亲密。

甚至拿下半决赛后,他和孙翔去苏黎世的一个公园湖边约会,都只能全副武装,离着适当的距离对着湖面发呆。

孙翔问他:“我们以后都这样吗?”

周泽楷摇头:“不会。”

凤凰总要浴火才能涅槃。

不过苦熬而已,艰难跋涉过这一段黎明前的黑暗,他们总有机会站在日光下。

这机会周泽楷没等太久。

大大的荣耀出现在屏幕上时,隔壁的张佳乐已经痛哭失声。

孙翔疯了一般扔掉耳机,大喊着老子是冠军冲了出来。

周泽楷笑了笑,真好啊。

他们十几个人围着叶修又哭又笑又喊,身披国旗站在领奖台上,奏响国歌时,一贯平静的周泽楷也忍不住大声地、哽咽着、骄傲地唱了出来。

仪式结束后,媒体蜂拥而至,将他们围堵拦截。

有记者问他们俩:“备战期间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

周泽楷看向孙翔。

他们两个一样,眼睛里还燃着火焰,脸上全是汗。

“你怕不怕?”周泽楷问。

孙翔耳朵通红,他意识到周泽楷想做什么,这是他不擅长的,未经历的,有些胆怯的。

“怕个屁!”孙翔笑了起来,大声道。

他直接揽过周泽楷,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狠狠地往他脸上亲了一口:“特别的事情就是,周泽楷是我的了!”

周泽楷想,此时他该感谢叶修还是陶轩,还是方明华,还是方锐,还是命运。

还是命运吧,走再多弯路,有命运指引,他和孙翔都会相遇。





评论(55)

热度(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