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周泽楷的一天

周泽楷的一天。

 

1.

周泽楷一觉睡醒,变成了霸道总裁。

没别的原因,就是成了霸道总裁。

 

2.

他站在镜子前,表情冷漠地捋开自己过长的刘海。

露出了他那双斜飞入鬓的眉毛。

然后用发胶给自己做了一个狂霸酷炫的发型。

别问他为什么会做。

霸道总裁都会。

周泽楷对着镜子冷冷一笑,穿上了衣柜里被熨烫好的一套黑色西装。

戴上了只有出席活动才会戴的那支价值28万的手表。

有敲门声响起,周泽楷沉声:“进来。”

门外的人拧了几下门把,无奈:“小周,你门还锁着呢。”

哦?周泽楷把手里的领带随手挂在脖子上,走过去开了门。

“小周啊,这是这周的训练计......”江波涛笑眯眯地走进门,看到周泽楷一脸不耐烦地站在门口,吓得闭上了嘴。

“小周?!你怎么了?!”江波涛看着把刘海撸上去的周泽楷,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硬气场震得有些腿软。

周泽楷睨了他一眼,衬衫领子敞着,“哦,江副啊。”他上下打量了一通江波涛,“你来,系领带。”

江波涛啊了一声,走过去帮他系好:“今天没有外出活动,为什么不穿队服。”

连额头都露出来了,小周这是解除什么封印了吗!

周泽楷又睨了他一眼,漫不经心地回答:“适合我。”

行,你是联盟第一脸你说了算。

江波涛无奈地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那你看看这周的训练计划,我先去吃饭。”

“嗯。”


3.

今天的孙翔依旧是帅气的孙翔。

他和吕泊远一起到的训练室,杜明见他又没好好穿队服,吹了声口哨:“翔翔今天真帅!”

孙翔得意地挑了挑眉,走到自己位子上坐好,把揣在裤兜里的一盒牛奶拿出来喝。

“周泽楷怎么还没来?”孙翔看了眼时间,叼着吸管问江波涛。

江波涛表情有点奇怪:“额,小周应该快到了。”

正说着,一声声沉重的皮鞋踏地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

“谁没事穿皮鞋啊?”孙翔嘀咕着和杜明一起回过身子去看。

啪。虚握在他手里的牛奶盒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训练室的人都瞪大了眼。

周泽楷一手揣着裤兜半倚在训练室的门上,剪裁合身的黑西装更衬得他身材颀长,有着剑眉星目和光洁额头的脸较之精致更显冷峻,联盟第一脸见众人呆呆地看着他,不解地挑了挑眉,单手松了松领带:“怎么?”

“卧槽!卧槽!”孙翔跳起来扑到他跟前,一脸震惊:“你怎么穿成这样?”

周泽楷眯了眯眼。

黑色t恤,单边耳钉,一头黄毛,队服系在腰上,比他高,联盟第三脸,锁骨精致,薄唇,唇色浅。

此时正围在他身边好奇地上下打量,正叽叽喳喳个不停。

呵,好一个妖艳贱货。

周泽楷冷笑一声,推开他:“走开。”

江波涛痛苦地捂住脸。

孙翔惊呆了:“靠!周泽楷你干嘛!”

周泽楷不理他,兀自拉开自己电脑前的椅子,开机插卡训练。

方明华赶紧上前去搂站在原地的孙翔:“队长跟你开玩笑呢,走,咱们训练去。”

孙翔冷哼一声,气鼓鼓地被方明华推到自己位子上坐好,看都不再看周泽楷一眼。

训练室的气氛有些压抑。

杜明看了一眼他旁边正啪啪拍键盘的孙翔,又和坐自己对面的吴启互相使眼色。

队长今天出场也太酷炫了。杜明做完一组训练,正活动手指,没忍住,带着椅子往后倒,去看孙翔右手边的周泽楷。

“......”周泽楷感觉有人在看他,下意识回过头,正好对上杜明那双正眨巴着的眼睛。

杜明撞上周泽楷平静的目光,被唬了一跳,啪一下连人带椅子摔在了地上。

如命中注定的邂逅一般,把自己摔到了周泽楷一丝不苟的西装裤下。

周泽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宅男标准发型,平凡的长相,平凡的身高,规规矩矩地穿着队服,此时正挠了挠头,懊恼地对着自己嘿嘿一笑。

笑起来傻傻的,又好像甜甜的。

哦,真是好不妖艳,好不做作的一个可人儿,跟孙翔那个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周泽楷觉得自己恋爱了。

正专心训练的孙翔被吓了一跳,他甩开鼠标恼怒地吼杜明:“杜明你干嘛啊你!”

“啊?我......”杜明有些不好意思,挣扎着想爬起来:“抱歉啊翔翔,我不小心。”

真是善良又可爱啊!周泽楷看杜明的眼神更温柔了,他伸出他那双价值连城的手把杜明扶了起来。

杜明对着他那张联盟第一脸,更不好意思了,脸涨得通红:“谢谢啊队长......”

周泽楷笑了笑:“没事。”说着还帮他把椅子拉起来放到他的电脑跟前。

孙翔的眉毛皱得更紧了,想说什么,瞪了周泽楷一眼,撇过了头。

杜明局促地在电脑前坐好,看见吴启小窗他。

残忍静默:我靠你在干嘛?

吴霜钩月:你不觉得队长今天怪怪的吗?

残忍静默:队长今天很帅啊!

吴霜钩月:是帅,帅得不是人。看得我毛骨悚然的。

残忍静默:哈哈!你这是嫉妒吧!

吴霜钩月:滚滚滚!我看队长今天对翔翔也怪怪的啊,他们吵架了?

残忍静默:他们哪天不吵架,操这个心干嘛?

杜明叹了口气,关掉了对话框,他摸了摸手臂上因为周泽楷那个温柔似水的笑而生出来的鸡皮疙瘩,没忍住又偷偷往旁边看了一眼。

“干嘛!”孙翔不满地瞪他。

“啊?没事没事。”杜明连忙摆手。

江波涛虚咳一声,训练室又恢复了安静。

有节奏的鼠标点击声和键盘敲打声中,所有人都听到了周泽楷发出的傲慢的、鄙夷的、狂放不羁的一个“呵。”

吕泊远和方明华互相打了个眼色。

这个“呵”字冲着谁去的不言而喻,孙翔一巴掌拍在桌上,炸毛了:“操!周泽楷你今天是不是想打架啊?!”

吕泊远和方明华同时冲上去抱住他:“翔翔有话好好说!”

始作俑者周泽楷手抱在胸前,冲孙翔挑衅:“pk?”

“日!P就P!”

江波涛坐不住了,出来调和:“哎,一对一多无聊,我们还是分组打团队赛吧。”

“是啊是啊!咱们双一团队赛所向披靡,必须拿出来长长脸!”方明华叫道。

孙翔被方明华顺了顺毛,表情和缓了点,“哼。”

周泽楷慢吞吞地点点头,指了指杜明:“和你一组。”

杜明惊呆了:“队长?!”

江波涛看着脸都涨红了的孙翔,一头扎在键盘上:“翔翔,和我一组吧,求你。”

这场团队赛打得混乱无比,一开场笑歌自若就和残忍静默悄悄盾了,无浪跟着一叶之秋,吴霜钩月跟着一枪穿云,双方见了二话不说就开火。

孙翔大爆手速操纵着一叶之秋追着一枪穿云往死里打,根本不管吴霜钩月,谁知周泽楷一边应对着一叶之秋,一边还不忘策应吴霜钩月,气得孙翔直接转火吴霜钩月。

一叶之秋来势汹汹,吴霜钩月根本招架不住,一边喊着卧槽卧槽,一边往无浪的方向跑。

江波涛见一枪穿云要过来护着吴霜钩月,干脆大喊翔翔杜明交给我了,操纵着无浪与吴霜钩月缠斗起来,把pk舞台留给了周泽楷和孙翔。

最后团队赛还是成了双一的pk,四个人蹲在一边吃瓜够了,互相捅了几下双双扑街,最过分的方明华,上场之后除了对残忍静默放了一个神圣之火,奶都没奶过一次。

“靠!”界面灰了下来,一叶之秋以5%的血量败给了一枪穿云,孙翔愤怒地摔了鼠标。

训练室再次陷入了沉默。

周泽楷伸了伸懒腰,看了一眼时间。

哦,该吃饭了。

他站起来,走到正瑟瑟发抖的杜明身边,敲了敲他的桌子:“去吃饭?”

“啊?”杜明吓了一跳,连忙看向孙翔,又看了一眼吴启,“队长要吃饭啊!走走走,我们一起啊,吴启,江副.....”

周泽楷不耐烦地打断他:“只和你去。”

杜明觉得有点腿软,最后还是狗腿地点点头:“哈哈好啊好啊,队长你等我把卡取了啊!”

训练室里鸦雀无声。

吴启小心翼翼地跟着吕泊远和方明华先出去了,江波涛走过去拍了拍捏着账号卡垂着头靠在椅子上的孙翔。

“翔翔,一起去吃饭吧。”

孙翔望着手里的账号卡发呆。

江波涛耐心很好地站在他旁边等他。

过了好一会儿,孙翔无助地抬头看着他,一双眼睛湿漉漉的:“江副,周泽楷他什么意思?”

江波涛也很头疼,安抚他:“小周他不是故意的......”

孙翔咬牙:“我看他就是故意的!”

“哼!不就是找杜明吗!找吧找吧!”他猛地站起身往外走,把江波涛吓了一跳。

“翔翔去吃饭啊?”

“吃个屁!气都气饱了!”

 

4.

午休回房间的杜明,萎靡不振地倒在了床上。

吴启回头看他:“哟,跟队长出去吃饭被榨干啦?”

杜明烦闷地把脸埋在枕头里:“你还真说对了。”

“呵呵。”吴启心不在焉地笑了笑。

“我说真的!”杜明爬起来,颇为苦恼:“今天吃饭是队长刷的卡。”

“哦。”

“他又跑去给我买了一支冰淇淋。”

“哦。”

“我鞋带松了,是队长给我系的。”

“嗯?”吴启回过头,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杜明表情痛苦:“队长还帮我把购物车清空了!”

“靠!”吴启跳起来,“杜明你太无耻了!”

“我也不想啊!”杜明捂脸。

他一回想起周泽楷表情冷漠地拿过他的手机,清空他的购物车的场景就心跳加速,“你对上队长那张脸,你就知道你拒绝不了了!”

“我......”吴启迟疑,“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队长想把我掰弯!”杜明哭丧着脸:“怎么办啊吴启,我有女神啊!万一我抗拒不了队长怎么办?!”

吴启看着杜明呵呵两声,想起了另一桩:“翔翔今天饭都没吃。”

杜明吓了一跳:“啊?那怎么办?我去给他买点?”

“没用,吕泊远给他买的都没动。”吴启冷漠地看着他,“你倒是被队长关爱了,把翔翔饿出毛病了就以死谢罪吧!”

 

5.

下午的孙翔特别安静。

安静得连霸道总裁都忍不住偷偷看了他几眼。

高挺的鼻梁,深深的眼窝,紧抿着的嘴唇,流畅的下颌线。

呵,果然是妖艳贱货的长相。

周泽楷不屑地转过了头。

到休息时间吴启过来拉他:“翔翔和我去茶水间不,有好喝的酸奶哦。”

“不去。”孙翔垮着肩,神色恹恹。

“去吧去吧。”杜明帮腔,“你都中午没吃饭呢!”

孙翔不理他,周泽楷皱了皱眉。

江波涛问他:“要不咱们一起订个外卖?有家蛋糕不错哦?”

吕泊远应声:“江副你说的是新开那家吗?那家奶茶也好喝!”

杜明做作地惊叹:“哇,听起来很棒啊!翔翔你想点什么?”

除了周泽楷,训练室的人都围上来哄他,孙翔有些不好意思。

他余光扫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做手操的周泽楷一眼,有些恼怒:“我都说我不吃了你们烦不烦!”说完郁闷地把队服的帽子捞起来盖着头,趴在桌上不说话了。

“......”众人叹了口气,看向周泽楷的目光都锐利起来,都怪队长。

周泽楷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眼神复杂地盯着孙翔。

故意不吃饭,还让大家都哄着他,原来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啊,真是心机!

他对面坐着江波涛,一贯善解人意温柔可亲的副队长对着他的目光居然都快喷火了?这个孙翔,不简单啊。

周泽楷摸了摸口袋,里面有一块巧克力。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西装里会有一块巧克力,大概是一直以来的习惯?

他把巧克力摸出来时,发现大家的目光又柔和起来。

果然还是保持着给翔翔巧克力的习惯吗?吕泊远欣慰地想,一块巧克力泯恩仇,那可就是一段佳话了。

这个习惯主要还是因为孙翔有些低血糖,午睡之后容易头晕,有一次没睡醒从房间晃出来,一脑袋砸到走廊的梁柱上,把周泽楷吓了一跳,之后他就长期带着巧克力,让孙翔下午休息时好吃一块。

趴在桌上的孙翔其实一直屏气凝神留意着周泽楷的动静。

看到周泽楷把巧克力拿出来时,本来还气鼓鼓的他像被戳爆了的气球一样,心里软趴趴的。

哼,还记着这个,那翔哥就勉为其难原谅你好了。

孙翔快被自己的大度感动哭了。

周泽楷想了想,站起身。

哇塞,要给我了吗?

孙翔连忙把脸埋在臂弯里,掩饰住他微翘的嘴角,等会儿一定要高冷地接过来。孙翔暗暗发誓。

杜明也眼巴巴地盯着他,期待他把巧克力给孙翔,两个人就能顺势和好放过他啦。

周泽楷在万众瞩目下,把巧克力放在了杜明的手里。

杜明的手颤抖了。

“队、队长?”

“嗯?”周泽楷不解地看着他,给了他一个宽慰的笑容:“给你的。”

给你的......给你的......给你的......

孙翔觉得眼睛有点酸。

他气冲冲地抬起头,盯着毫无知觉的周泽楷,声音有些哑:“周泽楷,你什么意思?”

周泽楷皱起眉看他,愣了一下。

这个心机的妖艳贱货,因为一直趴着的原因,额头上都是汗,他紧紧的咬着唇,眉头紧蹙,鼻子和眼睛都红红的,眼神倒不像之前那样凶巴巴的,反而看着茫然失措,温顺得有点像小鹿?周泽楷走起了神。

他盯着他的嘴唇没说话。

嗯,唇形确实挺好看啊。为什么要一直咬着呢?卧槽,咬这么紧别出血了吧!

霸道总裁的心跳在砰砰加速,他目光深沉地盯着孙翔,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受到了瓦解。

训练室第n次陷入僵持,只剩下空调运行的声音。

孙翔梗着脖子和周泽楷对峙着。

他不知道周泽楷心里九曲十八弯在想什么,他只知道周泽楷不给个合理的解释,他就再也不跟周泽楷说话了。

“女人。”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周泽楷高贵冷艳地开口了:“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孙翔瞪大了眼,一脚踢翻了周泽楷的椅子,让周泽楷摔到了地上:“我注意你妈!”

6.

第二天早上起床,周泽楷的刘海又温顺地搭在了他的前额。

他站在镜子前洗脸,看着自己不安分的呆毛一翘一翘的,突然倒吸了一口气。

江波涛准备去找周泽楷谈谈。

不管他昨天是抽风还是怎么,孙翔已经被他气得一天没吃东西了。

刚走到周泽楷房门前,一个人影像风一样刮了过去。

江波涛看着敞开的房门愣了愣,帮周泽楷把门关好,跟上了他。

周泽楷正手足无措地挠孙翔的门。

“对不起......”

“周泽楷你给我滚!”

“吃东西好吗?”

“快给老子滚!”

“买了巧克力.....”

“呵呵,不是给杜明的吗?”

“都是你的。”

“......”

“没有下次。”

“......”

门开了,孙翔顶着鸡窝头和黑眼圈,不高兴地看着他:“你说的啊!”




评论(80)

热度(1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