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没有梦

1.

周泽楷睡眠不好,非常不好。

除了时不时会失眠外,还会整宿整宿地做梦,梦境光怪陆离,极大地消耗着他的精力,除了训练和比赛,他总是没精打采,神色恹恹,更不爱说话了。

江波涛转会过来之后,试图帮他解决这个大问题。

后来发现没法改,周泽楷除了在队里训练,杂志写真广告采访样样不落,休息日更是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办法按时作息。

有时候生得太好,也是一种负担。

至于做梦。

“都说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小周你是不是睡觉前想事情了。”方明华猜测。

周泽楷茫然摇头。

“队长你每天都做些什么梦啊?”杜明好奇,他就是每天睡前默念二十遍唐柔名字才睡。

“奇怪的梦。”

“哎,梦都是奇奇怪怪的嘛。”吴启接茬,“我还梦到过蜘蛛侠大战红孩儿呢。”

周泽楷抿嘴笑了笑。

“不如队长你去找王杰希解梦吧!”杜明提议,“说不定能窥探什么天机哦!”

周泽楷一边想着为什么要找王杰希解梦一边小窗了王杰希。

王不留行:解梦?找我?

一枪穿云:嗯,王队有时间吗?

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行吧,说说。

居然真的会解梦!周泽楷肃然起敬,把他记得比较清楚的几个梦都告诉了王杰希。

一枪穿云:梦到黄少天不能说话。

王不留行:好梦!好梦!

一枪穿云:梦到喻队变出了一条鱼。

王不留行:精辟!精辟!

一枪穿云:还梦到叶修前辈点烟把网吧给烧了。

王不留行:妙哉!妙哉!

原来这些梦的寓意这么好吗?周泽楷大受鼓舞。

一枪穿云:梦到王队你...拿扫把打了韩队,韩队给了你一拳,把你打成了一只山参。

王不留行:...呵呵。这个梦的意思是轮回下一场会被微草打爆。

周泽楷苦恼地关掉了对话框。

又经吴启推荐,他找上了张新杰。

张新杰听了他的梦倒是很淡定,回了一句“你等等我去查查资料。”

哇塞,这么严谨吗?周泽楷心花怒放。

石不转:我在网上找了一些资料,你这种情况大概有以下几种原因。

一枪穿云:嗯!

石不转:1、作息不规律,睡眠不足;2、睡觉姿势不好,如果压迫心脏容易做噩梦;3、睡前玩了手机;4、有心事。

石不转:周队,我还是建议你平时多说话。

一枪穿云:?

石不转:从你的梦境推断,你是平时没说话憋得慌。

石不转:周队,看不出来,你的内心戏也挺丰富。

周泽楷捂着脸回了他一个羞愧的表情。

 

2.

这个大问题直到孙翔转会轮回都没能解决。

并直接导致江波涛热情地向绷着一张脸的孙翔介绍队员时,周泽楷非常失礼地打了一个响亮的哈欠。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周泽楷惊慌地捂住了嘴,朝孙翔露出一个拍广告专用笑容。

“啧。”孙翔露出一个不怎么友好的表情,“没睡好回去睡啊!”

江波涛被他的语气唬了一跳:“小孙你说什么?”

孙翔看了眼时间:“这是午休时间吧?”

江波涛倒是明白了:“我们是准备先陪你去食堂吃饭,再四处逛逛。”

“陪什么陪?你把饭卡给我,我自己吃去。”孙翔不耐烦地指了指周泽楷:“你没看见他想睡觉吗?”

说罢抽掉江波涛手里的饭卡自顾自走了,“下午几点训练啊。”

“额,两点。”江波涛盯着孙翔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

吕泊远撞了撞方明华:“哎,这小子还蛮随便。”

“人还可以。”方明华赞同,虽然是态度不怎么样

。周泽楷已经困得站不住了,接连打了几个哈欠,才慢吞吞地接了一句:“可爱。”

可爱的孙翔对周泽楷很有意见。

因为周泽楷总在训练间隙打哈欠。

非常神奇的,做日常训练和pk时精神抖擞,一到休息时间就开始打哈欠。

传染得旁边的孙翔也开始打哈欠。

一次两次就算了,总这样刚到轮回暗暗告诫自己要夹着尾巴做人的孙翔是忍不了了。

“操!周泽楷你哪来......”刚撂下鼠标一回头,就看见周泽楷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

其他人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这就睡着了?”整天精力充沛的孙翔很吃惊。

江波涛递给他一盒酸奶:“小周他有点失眠。”

“啧。知道的以为是在打游戏,不知道的还以为上高三呢。”没有上过高三的孙翔被自己的吐槽给逗乐了。

休息时间一到,周泽楷跟弹簧似地整个人一下子从桌上弹起来。

他一回过头,就撞见孙翔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怎么?”

“哦,没事。”孙翔心不在焉地虚点了几下鼠标,敷衍道。

干!他竟然觉得周泽楷头顶那根毛弹起来有点萌。

周泽楷没说什么。孙翔又悄悄看了眼他头上那根毛:“周泽楷你失眠啊?”

“嗯。”

“很严重?”

“嗯。”居然这么关心我吗?周泽楷有点感动。

“啧啧,真惨。”孙翔头也不回地嘲笑了他。

孙翔头一次在轮回的群里发言,吴启正在说他做的梦。

绘声绘色的,孙翔捧场地哈哈哈了两声。

然后就冷场了。

孙翔盯着群有些不高兴,刚他们不是还聊得热火朝天的吗?

一叶之秋: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无浪:我们在说最近做的梦,小孙你有什么印象深的梦吗?

一叶之秋:啊?什么梦?我从来不做梦。

云山乱:不是吧孙翔,人人都会做梦。

一叶之秋:哦,那可能做了,起床就忘了。

孙翔没有说大话,他是真从来不做梦,就算是挑战赛输给兴欣,职业生涯跌入谷底,睡前还心情抑郁,一倒头就直接睡到了天亮,第二天精神奕奕地心情抑郁。

和每天都在睡不醒和睡不着之间打转的周泽楷形成了鲜明对比。

轮回众人本来不怎么信,谁没有个失眠睡不好的时候,甚至在休息日拉着孙翔熬夜抢boss,一喊解散人稳稳当当地回宿舍洗漱,闷头就睡,秒睡技能修炼得炉火纯青。

真是令人羡慕的天赋啊!饱受失眠折磨的周泽楷都有点嫉妒这家伙了。 

3.

但在这个夏天,老生常谈的失眠问题已经不是轮回要解决的第一要务了。

如何让孙翔和一叶之秋融入轮回的体系才是。

外界风声鹤唳,质疑着轮回如何消化掉两张核心王牌,领导能力趋于零的周泽楷又是否能让骄傲自负的孙翔甘心为辅。

一开始确实不顺利。

倒不是孙翔不服管的问题,可能是受肖时钦影响的缘故,孙翔对江波涛发出的指令都很服从,但他阅读比赛场面的能力实在令人发指,江波涛指挥又不像肖时钦那样掰得很细致,导致孙翔经常在团队赛中脱节,和队友配合不上。最大的问题还是他和周泽楷不来电,周泽楷发出的指令、动作孙翔领会不到,两个人磕磕碰碰地打了几次配合,效果不佳。

江波涛观察了他几天,孙翔的技术是联盟顶尖,打单挑打擂台都没什么问题,加上一叶之秋角色的强力,2800万可谓是物超所值,意外的收获是他还挺听江波涛的话,执行能力很强,不太像传闻中的“刺头儿”。

至于和周泽楷的配合问题,只能多练。

周泽楷对此无异议,连着几天晚上都和孙翔在训练室加练,孙翔屡战屡败倒还是挺兴致盎然的,但他却熬不住了,白天在训练室困得握不住鼠标,直接一脑袋砸到键盘上睡着了。

这下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孙翔丢下鼠标就想背着他往医务室跑,方明华连忙把他拦住,大伙儿凑上去发现周泽楷呼吸和缓,像是睡着了。

“队长怎么困成这样?”杜明咂舌。

江波涛直接问孙翔:“你们这几天晚上加练到几点?”

孙翔一慌:“啊?就十一点啊。”

“怪不得。”吴启拍拍孙翔的肩膀,“队长他睡眠不好,十点躺床上得躺到一点才能睡着,你们加练得太晚了,他熬不住。”

孙翔有些无措:“江副不是你让我们多练吗?”

秒睡技能炉火纯青的孙翔显然无法理解周泽楷的苦难。

江波涛叹了口气:“练要练,但也要注意个度。小周他平时挺忙的,又总休息不好,这几天你们晚上就不要练了,配合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能和周泽楷加练,孙翔有些失望,他看了一眼正脸滚键盘的周泽楷,还是老实点头了:“那我背周泽楷回去吧。”

“辛苦你了。”江波涛点头。

等众人把睡得死沉死沉的周泽楷搬到孙翔背上,江波涛又喊住他:“小孙,你和小周最大的问题还是没默契,默契不一定只靠加练培养,你明白吗?”

孙翔不明白,但周泽楷沉得要死,他就胡乱地应了:“知道了。”

 

4.

对于江波涛说的默契培养问题,孙翔直接找上了肖时钦。

一叶之秋:小事情,默契怎么培养啊?

没头没尾的一句,肖时钦却明白了。

生灵灭:和周队搭档不顺利?

一叶之秋:是啊是啊,本来说多练几次就好了,结果周泽楷那家伙又总失眠,江副都不准我晚上和他加练,我都快为这事烦死了。

一叶之秋:为什么小非就能和我配合好呢?

生灵灭:呵呵,因为他有刻意迎合你的节奏啊。

孙翔精神一振,连忙讨教。

一叶之秋:江副说默契不一定靠加练,那我该干嘛?

生灵灭: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一个近程一个远攻,从职业搭配上来说,还是很适合搭档的。

一叶之秋:你这不废话吗,不过周泽楷那家伙确实挺厉害。

生灵灭:你俩技术上没问题,配合不好还是节奏对不上,你理解不了他的意图吧。

生灵灭:加练确实是一种办法,但你还是得去了解周队这个人,他的战术意识、他的作战习惯等等。

孙翔有些懵逼:这个怎么了解?让他告诉我吗?

生灵灭:......

生灵灭:换句话说,你和周队还不熟,多和他处处,关系好了默契就有了。

孙翔半信半疑:那我该怎么跟他处?

尼玛!

肖时钦面对孙翔再好的耐心都快被他磨干净了,这是在养儿子吗,还得手把手教他怎么和人相处?

生灵灭:你不是说周队失眠吗?我记得小孙你睡眠质量挺好的,不如你帮他治治?

一叶之秋:是啊!周泽楷每天训练都打哈欠,害得我也跟着打,真是受够了!

一叶之秋:那我要是治不好他怎么办。

生灵灭:......治不好你也和他有更多接触了,关系不就好了吗?

好像很有道理啊!要是他能把周泽楷这失眠的毛病治好,他不但白天不用打哈欠,晚上也能和周泽楷加练了!

小事情,果然很靠谱啊!

孙翔美滋滋地丢开手机,直接去找江波涛了。

对于孙翔这神来一笔,江波涛表示喜闻乐见。

并善意地提醒了他:“小周他平时挺忙的,睡觉的时间不多。”

“哦哦。”孙翔想了想,“你是要我帮他分担些?”

江波涛耸耸肩:“失眠的原因不外乎那几个嘛。不过小孙你的精力还真是充沛得令人羡慕啊。”

孙翔胡乱点点头:“那我找周泽楷去。”

一觉睡醒的周泽楷,一睁眼就看到床边有人目光炯炯地盯着他,心情是崩溃的。

“周泽楷你醒了啊。”

“嗯。”周泽楷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谢谢。”

孙翔愣了愣,周泽楷在谢啥?

但他没功夫问这些乱七八糟的,直接说明了来意:“你失眠这个问题太严重了!江副让我来治你!”

“怎么......治......”莫名其妙地,周泽楷又想到了那个什么治网瘾电击的新闻,孙翔不会掏出什么电击棒击晕他吧。

周泽楷戒备地往里挪了挪。

孙翔挠了挠头:“不知道啊!所以我准备先观察观察,看你为什么失眠!”

周泽楷笑了笑:“好。”

 

既然是观察,两个人就免不了同进同出,几天下来,孙翔唯一的印象就是周泽楷,真的很忙啊!

他转会轮回之前,对轮回最深的印象就是周泽楷很强,而自诩同样很强的他,因为有肖时钦,在队里完全是个甩手掌柜,由此及彼,想周泽楷身边有江波涛,想必和他一样不管事吧,不然为什么技术如此牛逼,不就是没日没夜训练换来的吗?

但周泽楷是真的很忙,忙到孙翔都看不下去了。

除了安排训练计划、组织复盘、和江波涛研究战术布局,周泽楷还得做一些要上交俱乐部的文件,审核一些队长要签字的材料,孙翔在一边看着没忍住问江波涛:“江副,这些你做不行吗?”

江波涛有些意外:“哈,我手里也一大堆儿事呢,这是队长该干的活。”

“可我......”孙翔说不下去了,他在嘉世一篇材料都没写过,签字倒是签了几次,最开始还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后来直接是不耐烦地翻到签字页草草签了了事。

好吧,这是队长职责所在。

夏休期轮回会给周泽楷集中安排一些活动,像广告拍摄、杂志采访、见面会什么的都有,所以训练之外还得时不时外出,在大棚里拍广告又不按着工作时间来,昼夜颠倒加班加点都是常有的事情。

好吧,谁叫他是联盟第一脸呢。

可是为什么吴启和杜明吵架,周泽楷要去调和,吕泊远喜欢的女明星嫁人,周泽楷要去安慰,方明华私房钱被他老婆发现了,周泽楷也要略表同情。

操!

哪来这么多破事要管啊!

孙翔愤怒了,一脚踹向正抱着周泽楷告状的杜明:“你一大男人吵架吵不赢还来告状丢不丢脸啊!”

杜明羞愧地走了。

“吕泊远你女神嫁人了别哭了哭也没用她离婚也不会嫁给你!”

吕泊远败退。

至于方明华......“方哥,我明明记得你私房钱不止这一笔吧,我得告诉......”

方明华跳起来:“小祖宗!别!千万别!”

周泽楷没忍住笑了。

“笑屁啊你!”孙翔白了他一眼,看了看时间:“快十点了,你还不洗澡去?”

孙翔是个说一不二的人,说要治周泽楷失眠,就执行得很彻底,平时能帮周泽楷做的都抢着做了,到点催他去洗漱睡觉,逼着周泽楷戴上眼罩耳塞,手机没收,一直守到十二点才走。

虽然还是没什么起色。

“今天不行,要写总结。”周泽楷摇头。

周五了,他得把这几天训练和复盘的总结写下来,倒不是什么硬性规定,但是一周搞一次总结,他对队里每个人的情况就摸得更清楚。

一个冠军队,磨合成型,不是靠一个人,也不是靠和队友关系好就行。

虽然周泽楷嘴笨,不爱说话,但他心里是门清儿的。

他在一边写总结,孙翔就跟着他看复盘的笔记,看得多了自己对轮回的体系理解也深刻明朗了些。

“砰!”

正在一边玩手机的孙翔被吓了一跳。

他转头一看,周泽楷又脸滚键盘了。

孙翔没动,只静静地看着周泽楷瘦削的后背,一时心里滋味莫名。

不管是外界还是孙翔自己,都困惑过,他还是横刀的时候,领着越云这支小队,都能一路冲向季后赛,为什么到了嘉世,拿到他梦寐以求的一叶之秋,领着一支曾经打下三连冠王朝的队伍,却屡战屡败,甚至滑进挑战赛呢。

这个他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此刻似乎有了答案。

虽然肖时钦说嘉世是一条注定沉没的破败的船,问题出在陶轩身上,人心涣散,走向覆灭是必然的结局,他只是被陶轩的许诺骗去和叶修对抗的受害者,这一切不能怪他。但孙翔此刻很清楚,找再多理由,他这个走马上任的队长,都难辞其咎。

嘉世的问题不是什么被拼命掩盖的秘密,但他没有一次去深究过;苏沐橙不喜欢他,不搭理他,他也没有尝试过去沟通;刘皓对他刻意逢迎,煽动他去网游里对抗叶修,他也兴冲冲地去了,结果在叶修手上摔一大跟头,非常任性地影响了自己的状态。即使强大无解如周泽楷,每日除了训练也要为队内事务操心,不像外界以为的由江波涛一手包办,而他从来只知道闷头训练,既觉得自己当个队长感觉还挺不错,又厌恶所有训练外队长应该出席的场合,直到肖时钦转会嘉世,接手一切队务,他才得以残喘,心安理得地当着“被架空”的队长。

把龙抬头练成龙回头又怎么样呢,荣耀又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孙翔揉了揉脸,少年的自省让他觉得有些羞耻,他起身费力地把周泽楷抱到床上,给他盖好被子,想了想没忍住,给肖时钦发了一条消息。

一叶之秋:小事情,谢谢。


5.

当晚孙翔回寝室没急着睡觉,而是把轮回的比赛视频翻出来看。

他看的是周泽楷视角,看了很久,突然像打通任督二脉一般理解了周泽楷的意图。

孙翔很兴奋,他迫不及待想和周泽楷再配合一次了。

成了。

训练室里一片寂静。

刚刚结束的团队赛里,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笑到了最后。

“尼玛!他俩搭档太可怕了!”吴启哆哆嗦嗦地丢下鼠标,回想起一开局阵型就被两人撕裂的恐惧。

曾经的轮回缺一个正面的攻击手,节奏只能靠周泽楷带领,而这场团队赛里,孙翔彻底发挥了一叶之秋强大的进攻端,冲锋在前,一开局就带起了团队的攻势,一枪穿云紧随其后,两个人不停地换位转火,近战远程交换攻击,赢得一场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里外战术,双一组合,正式成型。

孙翔心情很畅快,他拍拍周泽楷的肩膀:“打得不错啊。”

周泽楷笑了笑,一叶之秋对一枪穿云来说是一个强大的助力,轮回的短板被填补上了,而数年来一直背负着“一人战队”称号的他,也终于等到了一个搭档。

“你也是。”他说。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

杜明兴奋地搂孙翔的脖子:“可以啊你俩!太强了!”

“哈!被打懵了吧!”

江波涛也挺高兴:“小周今天精神也不错。”

周泽楷点点头:“嗯,12点前就睡着了,天亮才醒。”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翔翔立大功了!”杜明叫道。

“靠!你叫谁呢!”

江波涛招呼着大伙儿继续训练,又叮嘱他们:“节奏还不够流畅,多练练。”

孙翔很高兴:“那我们晚上可以加练咯?”

“要是小周每天晚上都能睡好就行。”

“行行行,周泽楷晚上训练室走起啊!”

但他们还是没有加练成。

因为周泽楷这个周末的行程被经理安排满了。

两个杂志拍摄,一个广告拍摄,一个采访。上午刚训练完经理就急冲冲地来拉周泽楷走。

“小孙你没事也跟着去吧,反正周末大家都休息。”江波涛说。

孙翔愣了愣,“啊?我也去。”

“你看小周才有一天睡好了。”

对哦!责任感很强的孙翔起身,“周泽楷我跟你一起去!”

孙翔在嘉世时也拍过几次广告和杂志,但没有周泽楷多,行程也没有他密集。

拍杂志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拍完了天就黑了,跟着转场另一个大棚拍另一本。

孙翔坐在一边等他,眼看着时间越过十点走向一点,经理还过来跟周泽楷商量要连夜坐车去N市拍广告,还有一个采访明天必须回来做,一下子就毛了。

“靠!周泽楷不是人吗!”孙翔把手里的东西一摔,指着还带着妆的周泽楷质问经理。

经理有些尴尬:“小孙你这是......”

“拍拍拍哪来这么多玩意儿要拍啊!要拍能不能让他休息一下啊,拍一整天了明天早上再去N市不行吗?采访下次做不行吗?”

周泽楷上去拉他:“没关系,都安排好了。”

“是啊是啊!小孙,咱也不好放别人鸽子吧!”经理抹了把汗,尼玛!孙翔这家伙果然名不虚传,这暴脾气,怪不得陶轩都治不了他。

孙翔哼了一声:“安排这么紧,周泽楷怎么睡觉?他失眠你不知道吗?”

这......确实是个问题,经理见得多了,也知道孙翔也是出于好心,没和他计较,顺嘴哄他:“下次,下次我一定记着给小周排出休息时间。”

孙翔又哼了一声:“你说的啊!”

轮回给周泽楷派了辆宽敞些的保姆车来,等他们上车,孙翔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

但他还是没忘递给周泽楷一个眼罩,并没收了他的手机。

周泽楷和他一人缩在一个角落里,身上盖着薄毯,开始小憩。

等他睡醒时,往车窗外一看,天已微亮。

没有做梦,也没有半途惊醒,非常沉地睡了4个小时。

困扰自己这么久的失眠,就被这个家伙治好了吗?

他看着整张脸被埋在帽子里的孙翔,这家伙,真的很可爱啊。

可爱的孙翔突然醒了。

他惊慌地睁开眼,看到周泽楷时,耳朵和脸红成一片。

“你怎么了?”周泽楷问。

“没,没什么。”孙翔别扭地转过头。

 

6.

孙翔从来不做梦。

或者说他做过,醒来都忘了。

但他没有说的是,在离开越云的前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跟叶修有关的梦。

他梦到他拿到了一叶之秋,把叶修干趴下了。

哇,那感觉,真是爽飞了。

基于孙翔过于粗的神经,即使后来叶修数次把他干趴下,他都没有再梦到过他。

也没有梦到过别人。

但就在刚才,在车子上他睡得不安稳,整个身子歪到一边,非常不舒服。
他做了一个梦。并且记得非常清楚。

梦到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联手把叶修干趴下了。

他非常高兴,丢掉一叶之秋搂过周泽楷亲了一口。

孙翔被吓醒了,一醒来就对上周泽楷那双还有些雾蒙蒙的眼睛。

靠,老子竟然真的想亲上去!



【其中对翔翔自省那点说明一下,我自己理解,孙翔作为队长确实是不称职的,而他最难能可贵的也是能够自省并做出改变,希望不要引起什么争议hh】

  【设定是新的,和之前几篇不一样,当成新的故事看就好。觉得这两个人一起磨合成长也蛮甜的】


评论(32)

热度(1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