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半成熟

1.

孙翔退役了。

在他职业生涯的第十年,担任轮回队长的第四年退的。

发布会后他一个人偷偷溜出会场,唐柔给他发了短信,说和邱非在体育馆外等他。

“恭喜退役!”刚见着面,两个人就把攥在手心的彩带条往孙翔头上抛。

孙翔后退一步,揪下头上的彩带,有些嫌弃:“别告诉我是在地上捡的!”

唐柔和邱非对视一眼,“bingo!”

“靠!”孙翔翻了个白眼,“干嘛,来看本亚军笑话啊?”

“哪能啊!”唐柔拂去他肩头的彩带,“专程来采访退役前大神的。”

孙翔又靠了一句:“我刚退,怎么就前了?你比我还早退两个赛季好吗?”

“嗯,那请问孙翔大神退役有什么感想吗?”唐柔手握成拳递到孙翔面前。

“还不错。”孙翔严肃道,“如果你俩是来陪我庆祝的,感觉会更好。”

自然是要庆祝的,到地儿了包厢门一开,里面乌泱泱坐了一片,等他进门又砰砰打了两个礼花:“恭喜孙翔小朋友退役!”

孙翔吓了一跳,笑骂道:“老子都27了,小朋友个屁啊!”

江波涛领着吴启杜明吕泊远上来抱他:“翔翔辛苦了!”

唐昊刘小别也来捶他肩膀:“孙二亚,不打啦?”

“你他妈换个名字!”

“哦,二翔。”唐昊从善如流地换了称谓:“邹远那家伙抢了你的冠军,说不好意思来见你。”

“给他说今天不来以后就没得见了。”孙翔冷酷道。

“喂喂,孙翔你怎么不懂规矩啊,没看见前辈们在这儿吗?”黄少天有些不满地敲敲他那边的桌子,孙翔扫了一眼,哦,国家队的阵容。

“你来干嘛?”孙翔故意问他。

黄少天瞪他:“我退役可是请了你来玩的!国家队就剩你一人没退,请你吃饭的人情不用还啊!”

“叶修不来哦?”孙翔看向苏沐橙。

“他和文州忙着筹备这届世邀赛。”苏沐橙拍拍手里瓜子的碎渣,朝他伸出手:“终于也退了啊!要不要来兴欣公会打工啊?”

“靠靠靠苏妹子你们兴欣抢他两个冠军还想他去帮忙想得挺美啊!要来也是来蓝溪阁啊!”

“轮回不也抢了你们蓝雨两个冠军?”楚云秀在一旁幽幽补刀:“来霸气雄图吧!”

“霸图不也抢了轮回的冠军……”肖时钦无奈,“你们是不是忘了轮回也有公会?”

孙翔握了握苏沐橙的手:“我可不像你们这老鬼,都退役了还在网游里折腾。”

“你自己说的,谁再玩荣耀谁是小狗!”张佳乐笑他。

孙翔想了想,汪汪了两声,逗得大家哄堂大笑。

挺好的。

退役嘛,也不像想象中那么难过。

荣耀可以继续打,一起并肩作战过的队友、对手还是可以坐在一起插科打诨,不用整天为队务忙得团团转,压力大时整夜睡不着觉,输了比赛不能耍脾气,强打着精神陪队员复盘总结,每次比赛都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告诫自己没周泽楷也行,没江波涛也行,轮回还会有冠军。

即使结果不尽人意。

在座的都是退役选手,席间气氛好,孙翔被灌了不少酒,晕晕乎乎地跟着他们去ktv玩下一趴,江波涛和杜明一左一右地扶着他往外走。

“江副。”孙翔去搭江波涛的肩膀,有些失落:“我又没拿到冠军。”

江波涛安慰他:“轮回现在的体系不够成熟,不是你的错。”

“可周泽楷就可以。”孙翔撇嘴。

杜明打岔:“翔翔你也很棒啊!唉,早知道就多陪你一年了。”

孙翔唔了一声,冲着江波涛发牢骚:“江副,你怎么不多陪我两年?”

江波涛退的那年,轮回和兴欣再次在总决赛相遇。没有叶修的兴欣,经历了五年阵痛和磨合,构建起了以乔一帆为核心的新体系。而没有周泽楷的轮回,只能靠着孙翔带头猛冲,他们曾经是最年轻最稳定的队伍,也不得不向岁月带来的状态下滑年龄断层等问题低头,总决赛后,江波涛和吕泊远宣布退役。

他退役那晚上孙翔抱着他哭了。

那是江波涛第一次见孙翔哭,即使是周泽楷退役的时候,大家都伤感得不行,新任队长也只是红着眼梗着脖子给周泽楷放狠话说你等着,看我再拿两个冠军。

孙翔哭的时候江波涛才惊觉对于周泽楷的退役,孙翔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镇定,而是因为有他这个副队在,才不那么发觑。

“我做不来队长……”185的大个埋在他怀里呜咽,江波涛有种带孩子的心累感。

“你走了那些事情我做不来……”

“可以做,你一直做得很好。”

“可嘉世……”

“嘉世是嘉世,轮回是轮回。”

“我怕我毁了轮回……”孙翔又呜了两声,总决赛失利他心里一直憋得很,这下倒是破罐子破摔了,“这是周泽楷的……”

  江波涛被他哭得挺难受,他并不是什么温情的人,事实上他对孙翔一直挺严厉,没想到孙翔这样依赖他。“不会毁,你可是天才。轮回是小周的,也是你的。”他顿了顿,喊他:“队长。”

次年吴启和杜明也退了,队里多了很多新面孔,轮回在周泽楷退役后一直试图再挖掘一个“神枪”,再给孙翔找个搭档,但很无奈,“神枪”只有一个,配得上一叶之秋的,只有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像周泽楷这种“天降紫微星”,可遇不可求。

冠军队四个全明星到最后只剩下孙翔,外界并不看好轮回的未来,但孙翔还是咬牙挺住了,以一己之力带着一帮新兵在第十七赛季闯入总决赛,最终倒在了拥有双核的百花脚下。

有人甚至拿他和张佳乐比较。

说他职业生涯前半程和张佳乐一样倒霉,后半程和张佳乐一样悲情。

听起来似乎挺惨,手握四个冠军的孙翔不这么觉得,他只是累了。

 

2.

在ktv无非就是唱歌喝酒玩游戏,今晚的主角自然成了重点集火对象,孙翔又被他们灌了几杯,整个人晕晕乎乎的。

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孙翔喝醉了放得开得很,真心话也玩大冒险也玩,亲了唐昊抱了杜明给韩文清打了电话,方锐问他“最喜欢的女选手是谁?”他毫不犹豫指了唐柔,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还不忘揽着杜明悄悄问他:“你还喜欢她么?鼓起勇气表白啊!”

杜明被他臊得脸红,支支吾吾半天没说什么。

楚云秀也来逗他,让他选三个人问他最想问的问题。

孙翔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凑得离苏沐橙近了些:“你还讨厌我吗?”

苏沐橙扔他一脸瓜子皮:“讨厌得很!”

“哈哈!”孙翔开始傻乐。

肖时钦一直在旁边看着他,见他笑个不停连忙提醒他:“还有两个人呢?”

“哦。”孙翔点点头,开始摸出手机翻电话,翻了一会儿像没找到,又问苏沐橙:“叶修......电话多少来着?”

我去!有热闹看了!

气氛一下子被点燃了,众人一下子围了过去,默契地屏气凝神,看孙翔摇摇晃晃地输叶修的手机号码,“好心地“帮他开了免提。

“喂?”还是一如既往欠揍的语调。

“叶修!”孙翔大着舌头喊,“叶哥!”

叶修顿了一下,有点无奈:“孙翔小朋友有何贵干啊?”

“我退役了!”

“哦,恭喜恭喜,有空来兴欣打工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老叶你想得还挺美!”

“少天也在啊?挺热闹的嘛,抱歉啊这边事情太多来不了。”

孙翔像是没听到,又喊了一遍:“我退役了!”

“嗯,退役了,挺好啊!”

“我就想问你——”孙翔打了个酒嗝,“一叶之秋败我手里了吗?”

帮孙翔举着手机的苏沐橙愣了一下。

叶修倒没怎么意外,语带笑意:“你不是江湖人称小斗神么。”

挂了电话大家又催促着孙翔去问第三个人。

孙翔起身扫了一眼,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江波涛。

“江副!”孙翔扑过去,半边身子倒在江波涛怀里。

我靠!不是吧孙翔!你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又抱着我哭一场吗!这么gay,会被他们笑死的!

江波涛惊恐地开始推他。

果然,孙翔呜咽了一声。

江波涛冷汗直冒。

“江副,周泽楷为什么没来看我?”

 

3.

周泽楷是第十三赛季退的役。

在他带领轮回拿下第四个冠军后。

他提出来的时候轮回从老板到队员都被吓到了,他一贯是拿来和叶修比较,大家都理所应当地认为“荣耀第一人”会统治联盟起码十年,更何况他的状态仍在巅峰。

老板派去的人连番游说无果,周泽楷一贯很有主见,对于退役他只给了一个理由:“累了呀。”

是真的累,联盟的脸面、广告商的宠儿、荣耀第一人、四个联赛冠军两个世界冠军,追逐在他身上的镁光灯越来越多,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背负的期望、注视、利益越来越沉重,周泽楷想,该告一段落了。

宣布退役后自是引起轩然大波,当第一人时就足够低调,真退了粉丝怕见不着他,再不想他进娱乐圈的心也动摇了,轮回老板在这块儿资源不少,很积极地问周泽楷牵线,被他一一婉拒。

再光芒万丈,骨子里都是一个安静羞涩的宅男。

退役后周泽楷准备考大学,他本来打算就考s市的学校,也方便他时不时能回去轮回看看,复习了半年多后突然改了主意考雅思,在新赛季开始后一个人飞去挪威读书,一待就是三年。

偶尔一次在媒体上看到他的消息,还是在挪威的留学生偶遇他,见长得帅忍不住偷拍发到网上,才被认出是曾经声名显赫的“枪王”。

孙翔已经三年没联系过他了。

他隐约记得两人是为周泽楷出国的事情吵了一架,放了“你要走就别再来找我”的狠话,赌气不去机场送他,一个人躲在训练室把键盘敲得啪啪作响,对周泽楷发来的消息视若无睹,隔着经纬度和时差,成功把他弄丢了。

他不是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走。

整个轮回都很依赖周泽楷,孙翔更是。

这种依赖性导致他退役后的轮回始终洗不掉“周泽楷”的印记,粉丝的心向着周泽楷,他们对孙翔百般挑剔的同时,还日日许着周泽楷复出的心愿。 

近一年的时间轮回的士气都很低落。

赢了比赛,是理所应当。

输了比赛,就开始无休止地感叹“如果周泽楷在,就不会这样”。

周泽楷替他们委屈。

等孙翔抱着他的腰撒娇,说出“你要是在就好了,我一点都不喜欢当队长”的话时,周泽楷就决定走了。

他留在这里,孙翔的心没办法坚定。

4.

江波涛被孙翔问得一懵。

孙翔见他迟迟不回应,又问了一遍:“我都退役了,他也不回来?”

周泽楷走得很干脆,干脆到所有人都很清楚他的态度。

粉丝们哭归哭闹归闹,最终还是坚定地站在了孙翔身后。

孙翔一直赌着口气,卯足了劲儿带着队伍两进总决赛。尤其是第十七赛季,老一批的队友都退了干净,他领着一帮新兵依旧气势如虹,一路高歌猛进,在职业生涯的末尾,终于像个称职的队长——带新人、盯训练、安排队务、鼓舞士气——从没心没肺的男孩长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勉力支撑豪门,平稳完成新旧交替,即使痛失两冠,对缺陷明显的轮回而言,已是功不可没。

唐柔站在一旁,听他问得眼睛有些发酸。

邱非拍拍她的肩膀,两个人上前一左一右地把孙翔从江波涛身上架起来,孙翔顺势把两个人搂在怀里,问了第三遍:“周泽楷不回来了是吗?”

唐柔给他倒水:“谁说的?”

她想起第十一赛季,机缘巧合下战法小分队成立,三个人跟谈恋爱似的热乎,一放假就聚在一起打游戏吃饭聊叶修,孙翔忍无可忍,一拍桌子表示抗议:“叶修叶修,怎么天天都说叶修,烦死了!”

“哦。你上次和霸图那场那个新打法......”唐柔看了他一眼,顺势换了个话题。

对于新打法邱非表示很感兴趣,放下勺子凑过来听。

孙翔不满:“我们就不能说点游戏之外的事吗!”

“前辈想说什么?”邱非问。

唐柔直觉很敏锐:“你有心事?想跟我们说?”

孙翔开始结巴:“我说了你们不能告诉别人......”

他确实是有心事,还是了不得的、必须在轮回三缄其口的心事,他朋友不多,思来想去还是给唐柔和邱非说最靠谱。

唐柔挑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孙翔警惕地四下看了看,把凳子拖得离他们近了些,压低声音含糊道:“那什么,我喜欢周泽楷......”

“噗!”邱非没忍住,一下子把水喷到了唐柔脸上。

唐柔淡定地拿纸巾擦脸,在邱非忙不迭地道歉中问孙翔:“那他喜欢你吗?”

孙翔“啊”了一声,茫然摇头:“应该不......吧......不过他对我挺好的。”

“前辈你这玩得有点大啊!”邱非咂舌。

“你还小,不懂很正常。”孙翔高深莫测地揉了把他的头,狗腿地凑到唐柔身边:“求女神指点!”

唐柔“嗯”了一声,其实她也没有谈恋爱的经验,凭着女孩的直觉问了孙翔几个问题,听了回答倒是笑了:“你想追他?”

孙翔瞪大眼:“可以吗?”

“可以试试。”唐柔说。

唐柔跟周泽楷没什么交集,她对他的印象只是从“一个很强的对手”变成了“一个很强的孙翔喜欢的对手”,等第十二赛季孙翔春心荡漾地拖着周泽楷请她吃谢媒宴,自豪地介绍她为娘家人时,唐柔也忍住没向孙翔科普“娘家人”是女孩的说法,含蓄地笑了笑。

周泽楷走后,唐柔和邱非跑去轮回看孙翔。

孙翔见了他们很高兴,还把杜明叫过来和唐柔pk。

PK完了三个人去外面吃饭,唐柔问他哭了没,邱非补一句“前辈别难过。”

“靠!谁说我哭了!”孙翔怒,“老子好得很!”

“嗯,那就好。”唐柔点头,“我明年准备退了。”

孙翔一愣:“你不是第十赛季出道的吗?”

“可我比你大啊。”唐柔伸出手,“年龄到了,状态有些跟不上了。”

孙翔哦了一声,他不擅长安慰人,想了半天冒出一句:“冠军是轮回的!”

唐柔一乐:“是兴欣的!”

邱非在一边嘬饮料,连忙举手:“是嘉世的!”

唐柔一直觉得,孙翔是他们中最不被时间带着跑的一个。

即使外界都喜欢用“成长”来定义他,夸赞他变得成熟稳重,但唐柔知道,孙翔的心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

他的世界是混沌的、懵懂的、坦率的,有些尖锐,却很容易读懂。

周泽楷没退役的时候,轮回的队友曾聊起退役后的事情。

在联盟里摸爬滚打几年,每个人对未来的轨迹都有明确的方向,孙翔百无聊赖地支着下巴听他们说完,咕噜噜干掉了杯子里的牛奶,总结:“好无聊!”

“那翔翔你以后想干嘛?”杜明好奇。

孙翔脑子一片空白,摊开手:“不知道啊,没想过,唉,想这么多干嘛,不如想今年拿冠军。”

“可我们总有退役的时候啊!”

“额......”孙翔拿胳膊撞了撞周泽楷:“那周泽楷你想干嘛?进娱乐圈?”

周泽楷摇头:“读大学。”

“哦,那我也读大学好了。”孙翔觉得这主意还不错,“不如我们读一个学校吧,以后住一个寝室打荣耀哈哈!”

吕泊远跟江波涛咬耳朵:“真羡慕这家伙啊!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傻!”

江波涛笑:“傻人有傻福,挺好。”

5.

孙翔可算不上傻人有傻福,他的运气并不好。

丢了冠军,丢了周泽楷。

唐柔给他喂了杯水,安抚他:“谁说他不回来了?”

众人见孙翔情绪低落,也没再闹他,他俩的事情大家都或多或少知道些,连连哄他:“你退役了小周肯定回来!你看方四千不就等大眼退役就回了吗!”

“对啊对啊,这不刚退吗!说不定小周明天就到了!”

吴启看他那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推了推杜明,开他玩笑:“唉,唐柔妹子在这儿,机会难得啊,不表现表现?”

杜明傻乐:“算了,还是算了。”

“怎么?移情别恋了啊?女神有男朋友了?”吴启逗他。

杜明沉默了一下,含糊说:“我回家相亲去了......挺温柔一姑娘......”

吴启一愣:“会打荣耀吗?”

“不会......她是个老师。”

“哦,那还挺好的。”吴启拍拍他,“女神嘛,拿来欣赏就好了,日子还是得脚踏实地地过。”

杜明唔了一声,看着搂着唐柔邱非嚷嚷着要周泽楷的孙翔,叹了口气:“有时候还真是羡慕这家伙。”

“谁说不是呢。”

唐昊看不下去了,给孙翔灌了杯水:“靠!叽叽歪歪烦死了!老子这就给周泽楷打电话!”

“好好好,这个好!”

孙翔仰头看他,眼神亮晶晶的,电话那头的忙音让唐昊有些心虚,他撇撇嘴:“关机了,没接!”

孙翔哦一声,笑了一下:“也是。”

这笑得,真他妈戳人心窝子。

唐昊在邱非旁边坐下,开始啪啪打字:“行了,你等着!老子非得把周泽楷给你翻出来!”

孙翔和周泽楷谈恋爱的事情被瞒得很好,唐昊一个钢铁直男,不懂其中的弯弯道道,两个人谈了大半年,还是孙翔没忍住跟他说了,他听了大怒:“操!你居然先跟别人说不跟我说?”

做了知情人再看这两个人就觉得刺眼,两个大男人整天黏黏糊糊的,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隔着一面墙聊天也能聊大半夜,唐昊嘲笑他:“你俩可真够纯情的!这么多废话干嘛不一张床上说?”

孙翔闻言涨红了脸:“你瞎说八道什么呢!”

唐昊被他逗得有点心痒,“唉,你俩几垒了?”

“什么几垒?”孙翔鄙夷地看着他,“日天你怎么这么猥琐!”

“哦,行,我猥琐。”唐昊不怀好意地在他身下扫了一眼,“那你和枪王哪个大啊?”

“靠!当然是我!”

钢铁直男对好基友突然弯掉的事情倒接受得挺快。

毕竟是周泽楷啊。有时候看他俩站在一块,也会这样想。

虽然人是傻了点,但能配得上他的,也就周泽楷了。

周泽楷去国外,唐昊倒挺理解:“他一直留在这儿,对你和轮回都是负担。”

孙翔还是有点赌气:“哦。”

“啧。”唐昊看不惯他没精打采的样,“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姑娘了?磨磨唧唧,叽叽歪歪。”

“谁像姑娘了?!”

“不是么?”唐昊斜他一眼,“你退役也就这几年的事,周泽楷又不是不回来。还又哭又闹的,干脆上吊好了。”

孙翔像瘪了气的气球,没精打采地趴桌上:“万一他就不回来了呢?”

“嘁!”唐昊不屑,“不回来就不回来,国内这么多姑娘小伙,你想花哪个花哪个。”

孙翔哪个都不想花,他就想要周泽楷。

6.

闹过一轮,大家都有些累了,在包厢里各自捡了个位子开始玩手机。

孙翔迷迷糊糊地靠着邱非打盹,唐昊在他耳边打招呼:“我出去抽根烟。”

唐柔在和吴启杜明说话,苏沐橙和楚云秀点了歌唱,张佳乐和其他人凑在一起打牌,房间渐渐安静下来,孙翔半眯着眼看着这帮与自己相爱相杀数年的对手、队友,觉得还挺踏实。

“哐!”又过了好久,唐昊猛地拉开门,大步冲了进来。

他沉着脸没说话,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把孙翔从沙发上扯起来往门外拖。

“操!日天你干嘛!”

唐昊没有理他,把他往门外一推,把好奇的众人拦在了包厢里。

几乎所有人都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孙翔。

黄少天兴奋地捂住嘴,和方锐肖时钦挤在一块:“我想的是不是和你们一样?”

“我想是的。”肖时钦笑。

“孙翔知道吗?”刘小别问。

“瞧他那傻样儿,肯定不知道。”吕泊远也笑。

唐昊和张佳乐趴在门上,忙回头嘘了他们一声:“小声点。”

被丢在门外的孙翔有些茫然。

他靠了一声,提了提裤子,准备去厕所放个水。

刚走了两步,就愣住了。

靠在走廊上的人——长身玉立,穿着黑色的t恤,剪短了头发,肩膀宽厚了些,锁骨还是像小匕首一样突兀。

周泽楷刚走的时候,孙翔想等他再见到周泽楷,他一定要掏出一堆冠军戒指去砸他,傲慢地甩一句:“昨天你爱理不理,今天翔哥你高攀不起!”

可如今他两手空空。

但——都没有关系。

孙翔大跨步上前,压下自己眼底快要涌上来的泪意,抿住快要咧开的嘴角,摆出他面对小队员时的沉稳表情,像个成熟的大人一样问来人:“来了?”

“嗯,来了。”周泽楷笑。

“还走吗?”

“不走了。”

孙翔看了他一眼:“哦?你毕业了吗?”

周泽楷无奈摇头:“还没......”

“没毕业还说不走?”孙翔瞪他,“哄鬼呢你!”

“嗯。”周泽楷伸手去摸他的一头乱毛,“现在哄不了你了。”

孙翔冷哼一声,抓住周泽楷的手。

他还是没忍住,眼睛开始发酸发涨,声音也有些抖:“没毕业没关系,以后我跟你走。”

周泽楷去抱他瘦的过分的背脊,像安抚孩子一样拍拍他的肩膀:“好,跟我走。”






设定是

          周泽楷十三赛季退役

           江波涛 吕泊远十五赛季退役

           杜明吴启十六赛季退役

           孙翔十七赛季退役

           轮回十一、十三赛季夺冠 十二赛季楚云秀转会霸图夺冠  十五赛季败给兴欣 十七赛季败给百花  

           都是私设 随便看看就好 不要在意


 

 

 

 

 


评论(118)

热度(2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