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耳洞

1.

王杰希发誓,他去找柳非,只是因为这两天训练她有些分心,所以准备来问问情况。

绝不是故意偷听她和戴妍琦聊天的。

两个人的对话都挺大声,房间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没有停过。

魔术师按习惯判断,柳非应该是开着视频和外扩,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和戴妍琦说话。

让他蓦地停下叩门的手,紧皱着眉头把耳朵贴在门上的起因,是戴妍琦的一句话。

“我让你试塑胶的你试了吗?”

“试了呀。”柳非小小的叹了口气,“就是不紧,戴着不舒服。”

嗯???王杰希瞪大了另一只眼。

“啊,这样,那螺旋的呢?螺旋的挺紧的。”

“紧倒是紧,可是太疼了。”

嗯?!!王杰希倒退一步,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消息。

王不留行:我问你,塑胶、螺旋能让你想到什么?

索克萨尔:你想到什么我就想到什么

王杰希有些头疼,在通讯录上翻了翻,又找上了最靠谱的张新杰。

王不留行:张队,有没有什么东西既可以是塑胶的又可以是螺旋的

大概隔了三分钟,张新杰回了一个网址过来。

王杰希镇定地点开——

D蕾丝的微博首页。

石不转:我翻了翻用户评论,好评率最高的还是颗粒的。

王不留行:……谢谢你张队

房间里女孩们的对话还在继续,王杰希黑着脸往回走,砰砰砰敲开了袁柏清和刘小别的宿舍门。

“谁啊?”躲被子里看鬼畜视频正看得起劲的袁柏清不耐烦地蹭过去打开了门,“卧槽——队、队长?”

刘小别被他一喊,吓得一个挺身从床上蹦到地上立正站好:“队长?”

“嗯。”王杰希阴沉着脸,看了他们一眼:“我问你们,柳非交男朋友了?”

袁柏清和刘小别对视一眼,两脸茫然。

“没有啊!”

“不知道啊!”

王杰希的脸更黑了。

混账!居然连正经对象都不是,就把我闺女(?)骗了?!

“那她最近有没有和谁走得近?”

“啊?小非平时不就跟我们在一块儿玩么。”袁柏清挠挠头,“小非她怎么了?”

王杰希没说话,深深地看了袁柏清一眼,要说柳非平时也是和他关系最好——

“柏清,不该做的事情不能做,知道吗?”

被自家队长死亡凝视的袁柏清有点腿软:“知、知道了队长!”

王杰希嗯了一声,又沉着脸走了。

“哎哟卧槽!吓死我了!”刘小别连忙把门锁上,“队长这是怎么了?跟小非有关?你俩闯祸啦?”

“没有啊!”

王杰希回到房间,坐在桌前沉思了一会儿,决定给叶修发个消息。

王不留行:你们兴欣那个流氓,是个真流氓?

君莫笑:王大眼你大半夜不睡觉问这个干嘛?

王不留行:就说是不是

君莫笑:那必须的,咱包子可是职业流氓(赞)

王不留行:哦,他还接活儿吗?

叶修正美滋滋抽着烟呢,一看差点被烟呛着:大眼你想干嘛?

王杰希冷笑:想打人,呵呵。

2.

辗转难眠的王杰希第二天训练更觉得柳非不对劲了。

小姑娘平时挺大方活泼的,马尾一扎,干净利落得很,这几天总是披发,今天更是像害羞见到人一样,遮遮掩掩的,还总时不时去摸她的耳朵。

“柳非,专心一点。”王杰希站到了她旁边。

“啊?”柳非惊慌地抬起头,又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下身子:“是,队长!”

王杰希拧眉,这丫头怎么转性了?难不成遇到渣男了?

靠!

王杰希没忍住,用力一锤桌子,训练室的人被吓了一跳,面面相觑,噤若寒蝉。

柳非的肩膀抖了一下,脸涨得通红,眼泪汪汪地看了王杰希一眼:“队长,我想去厕所……”

“……去吧。”

等柳非匆匆忙忙地跑出去,许斌咳了一声:“小非今天状态不太好啊,哈哈!”

王杰希嗯了一声,想了想还是跟了出去。

二楼的卫生间共同一个洗手池,王杰希本想顺道洗个手,却撞见柳非正在镜子前皱着眉弄她的耳朵。

“你耳朵怎么了?”王杰希问。

柳非被吓得手一抖,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他把那玩意儿捡起来,像是只耳环,挺长的,下方坠着两颗星星,唯一和他认识有出入的是扎在耳朵上的不是尖尖的像根针吗?这怎么是螺旋型的?


嗯?

等等!

螺旋型?

王杰希抿了抿嘴角,把东西递给柳非:“这是耳环?这个……夹子是不是也有塑胶做的?”

柳非有些惊讶:“队长你也知道呀,这个是耳夹。”

原来如此。

王杰希舒了口气,开玩笑:“我还以为耳环得打了耳洞才能戴。”

柳非眨眨眼,捏着她有些红的耳垂抱怨:“没有也能戴,就是戴着太疼了。”

“你以前好像不戴这些?”

“啊——就戴着玩嘛……”

“那遮起来干嘛?挺好看的。”

柳非脸有点红:“以前没戴过,不怎么习惯。”

“唔。”王杰希看了柳非有些红肿的耳朵一眼,“不习惯就不戴了,专心训练。”

柳非笑起来:“是!队长!”

3.

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王杰希很快就忘了。

没多久就是全明星赛,这次全明星由兴欣主办,第一天结束后叶修在群里吆喝几个战队的一起吃饭。

王杰希也慢悠悠地跟着去了。

到了地儿发现联盟里的几个姑娘像是约好了似的,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见了面先窜上去跟对方耳朵打招呼:“哎呀这个你买啦!我也想买这个来着!”

“沐姐姐你戴的这个珍珠好看!”

“小戴这个绒球好可爱哟!”

叶修叼着烟在旁边笑苏沐橙:“还真约好啦?哎哟,真是,晃得哥眼睛疼。”

苏沐橙把头发捋了捋:“这是小唐推荐的,好看吧?是不是很亮?”

“是是是,亮得跟灯泡似的。”

话刚说完呢,就看见孙翔凑到唐柔那儿,杜明一脸心酸地拖着周泽楷跟在后面。

孙翔盯着唐柔耳朵看了一会儿:“我去,唐柔你戴个灯泡在耳朵上干嘛?”

唐柔无语:“这哪里是灯泡?这不是圆球吗?”

“欸?看着像灯泡啊,还是透明的。”好奇宝宝凑近了些,“我能摸摸吗?”

“可以啊。”

孙翔伸出手指戳了戳那小球,又捏了下:“这是玻璃吗?”

“是啊,这就是玻璃……”

很轻的喀啦一声,玻璃碎了。

孙翔目瞪口呆:“这什么破玩意儿!我还没用力呢!”

唐柔冷酷地推开他,利索地把破了的耳环取下来::“不是,是你厉害。”

王杰希刚找了个位子坐下,楚云秀就风姿摇曳地过来了:“老王,我今天漂亮吗?”

王杰希懒洋洋地支着下巴:“还不错。”

楚云秀拨了拨她的耳环:“新买的,好看吧。”

“嗯。”王杰希看着她耳朵上的不对称耳环,笑了一下:“建议您找张队品评一下。”


楚云秀嘿嘿一笑:“正有此意。”


说完风姿绰约地奔霸图那边去了。


柳非和小戴说了会儿话,看到自家队长坐在一边喝茶,就走了过去。


“队长!你一个人在这儿啊?”


“嗯。”王杰希看了她一眼,柳非还是扎着马尾,围巾取了下来,露出光秃秃的耳朵和脖子。


怎么看怎么别扭——


竟然有种别家女孩都有自己闺女没有的不爽。


“小非,你怎么没戴…耳环?”王杰希指了指其他姑娘,“我看她们都戴了。”


柳非愣了一下:“戴着不舒服,太麻烦了。”


“她们戴的呢?”


“哦,她们有耳洞呀,有耳洞要好点。”


“你怎么不打?”


柳非皱眉,小声说:“我怕疼,而且外面打容易发炎。”


王杰希点点头,没问了。


4.

柳非很怕疼。


即使戴妍琦一直跟她说打耳洞不疼不疼,她也不敢去打。


秋冬耳环大势,联盟财富们整天种草个不停,她看得心痒,听小戴的买了几副耳夹试试。


塑胶的戴不稳,螺旋的戴久了耳朵会肿,最主要的还是她不太好意思,所以戴也是偷偷戴,把头发放下来遮得严严实实的,藏着的是她少女的羞赧与不安。


队长让她不要戴,反而松了口气。


哎,臭这个美干嘛,专心训练才是。


不过看别人戴,还是有点心痒来着。


回微草后柳非把她没戴两次的耳夹收了起来,刚收好就听见有人敲门。


“队长?”

柳非看着王杰希手里一把耳钉枪,袁柏清跟在后面拿着消毒药水,惊呆了。


“哦,这是新买的。”王杰希晃晃手里的家伙,“我问了一下,只要方法得当,不会疼,给你打一个?”


柳非连连摆手:“还是算了吧,我也不戴耳环了。”


“我看你那天吃饭全盯着苏沐橙了。”


“怎么样?信不信得过队长?”


柳非战战兢兢地坐下了。


袁柏清被指挥着在她耳垂上涂了药水,王杰希弯下身子标好位置。


她有些紧张,手攥成拳头,心想豁出去了。


喀一声。


咦?


柳非眨眨眼,看向表情淡定的王杰希和正捂着眼睛的袁柏清。


“怎么样?痛吗?”王杰希问。


“不痛!”柳非笑起来,其实耳朵开始有些胀痛,但比她想象中好太多了,“队长你真厉害!”


“嗯。”王杰希给她打好另一边:“以后训练不要戴,平时想戴就戴。”


“不用遮遮掩掩的,露出来好看。”


“嗯!”柳非笑嘻嘻地点头,忙不迭拿着镜子看。


队长打的耳洞欸——


少女柳非,也渐渐长大了啊。







(就想写一个带闺女的老王哈哈)




评论(205)

热度(5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