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别扭男人

1.


吴羽策刚打开手机,就看见qq抖动个不停。


方锐正在五期小分队的群里疯狂艾特他:老吴,吴女士,策策?在干嘛呢?怎么没回我?


吴羽策抹了把脖子上的水渍:刚洗澡,什么事?


鬼迷神疑:哎哟,可算把你弹出来了


鬼迷神疑:【链接】第一鬼剑士之争,谁才是你心中的第一鬼剑

鬼迷神疑:看到这个投票没?


吴羽策点开看了看,投票的发起人是电竞之家官博,评论不少,略扫了几眼,就看到自己的粉丝和李轩的粉丝在底下争论不休。

鬼刻:发这个干什么?

鬼迷神疑:嘿嘿,去年你不是没争赢李轩么,等会儿我给你投票去😏让小周也投@一枪穿云 今年的第一没跑了

一枪穿云:不好


鬼迷神疑:哦,小周微博被俱乐部管着,又是队长,是不太好。没事,有锐哥就够了,反正老林不会管我😎


一枪穿云:你也别投


一枪穿云:不好


鬼刻:行了猥琐方,看热闹不嫌事大是吧


鬼迷神疑:当然不嫌啦😂


鬼迷神疑:真不在乎?电竞之家的投票哦,我看去年你不挺紧张结果的


鬼刻:嗯,不重要了


鬼迷神疑:哟,思想觉悟挺高嘛


一枪穿云:👍


吴羽策把链接又点开一次,投票结果得他自己投了才看得到,想了想还是退了出去。 


第一鬼剑之争。


自他出道后大大小小的投票好几次,对于这个结果,从一开始的好奇、在意、忐忑、暗自较劲,到后来成了绷在他和李轩之间的一条线,外界争论不休,队内心照不宣地回避。他和李轩小心翼翼又绝不妥协地握着线的两端,维持着必要的距离。

已经不重要了。


吴羽策把手机放在一旁,开始处理一些队务,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的同时,突然没忍住笑了一下。


那家伙知道了,又得为到底看不看结果纠结半天。


再没有第一次关注这个投票时,在对方手机里看到彼此给自己投了一票的截图更尴尬的事情了。


2.


十一点吴羽策弄完手头的事,又看了一眼手机。


有一个未接和两条短信,来自李轩:出去吃宵夜去,你要吃什么,给你带。


在忙?那我随便买了啊!


吴羽策给他回拨过去:“还没回来?”


电话那头喧闹声不停,吴羽策刚皱起眉,就听李轩喊了声“你们策哥打的,别闹了啊!”


他像是往安静处走了点,冬天风一吹,声音都有些抖:“吃烧烤,还有会儿。”


李轩站在街沿处,背抵着风,抬着肩膀把手机夹着摸了根烟出来点,哆哆嗦嗦地抽了一口才问吴羽策:“你刚干嘛呢?”


“弄点文件。”吴羽策说。


“弄完了?我们就在旁边那条街,你出来不?”


“算了。”吴羽策打了个哈欠:“你也别给我带了,困得很,你们别闹太晚了。”


李轩把烟头掐灭:“那成,你睡吧。”


“嗯。”吴羽策应了一声,却没挂电话。   


呼吸声隔着电波传递到对方的耳中,突如其来的沉默让气氛变得尴尬和黏稠,李轩愣了愣,试探性地说了一句:“晚安?”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吴羽策回了一句“早点回来”,爽快地挂了电话。


李轩把手机揣回兜里,又找了个垃圾桶把烟头丢了,对着垃圾桶发了会儿神。


倒是一阵冷风灌进他的衣领里,他没忍住一激灵,才“嘿”了一声,大步往烧烤摊边走。


结束的时候已经十二点,李轩领着队员回了宿舍,洗完澡把手机掏出来刷微博。


又投票。


李轩皱了下眉,下意识地把链接点开想看结果,已经点了自己名字栏,按确定时又蓦地停下,犹豫着把链接关了。


心不在焉地刷了会儿首页,李轩还是没忍住又把投票链接打开,手指在屏幕摩挲片刻,取消了投票结果自动生成微博的默认选项,最后按下了吴羽策的名字。


啧,想看个结果,老子还得投你一个友情票。


联盟里当然不止两个鬼剑士,但投票本质上就是虚空双鬼的角逐。


李轩看着确认后的投票界面,他们俩的票数咬得很紧,自己略微领先,一丝窃喜在心头转瞬即逝,争论不休的隐喻是名不副实,年年如是,便没什么值得高兴。


虚空是季后赛的常客,自己年年入选全明星,至今连第一鬼剑的名头都难以坐实,而形成这种牵制的,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好的搭档,他和吴羽策却不如外界猜测产生不和,反而年年都是最佳搭档的有力竞争者。可偏偏这种牵制,让他和吴羽策始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像隔着一层磨砂玻璃,朦朦胧胧的,看不透戳不破。李轩想得有些窝火,啪一下关掉了手机蒙头大睡。

3.


李轩头一次见到吴羽策,是在虚空的训练营。


吴羽策刚进训练营不久,成绩已经十分突出,经理特意给李轩打了招呼,让他去训练营指导的时候重点关照下。


训练营的学员排着队和李轩pk,轮到吴羽策的时候,李轩抬头看了他一眼。


一看就看愣了。

妈的,长得还真他娘的好看。


吴羽策肤白,个高,轮廓深邃硬朗,偏偏右眼下长了一颗泪痣,冲散了他周身的疏冷,多了分柔肠百转,站在李轩跟前时,背挺得笔直,声音清朗淡漠,不卑不亢:“吴羽策,请前辈赐教。”

李轩回过神来,虚咳了一声,沉声道:“坐,玩什么职业?”

“斩鬼。”吴羽策一边说一边刷卡登陆。


李轩哦了一声,看到屏幕里出现的鬼刻,又是一愣:“玩女号么?”

“嗯。”


“这号是你自己的?怎么不换个男号?”李轩心想这小子看着这么正经,怎么喜欢玩人妖号。


“好看。”吴羽策言简意赅,等进了竞技场,倒时结束后,直接冲了过去。


娇滴滴的鬼刻在吴羽策手下瞬间变得强硬刚猛,明明是鬼剑,却生生玩出了狂剑的气势,一个彻头彻尾的新人,却和李轩打得难分高下,除了经验上的欠缺,其他方面已完全具备正选队员的水平,李轩和吴羽策打了五把,赢了三把,等屏幕上出现荣耀二字后,他松开鼠标,没忍住长舒了口气。


“谢前辈赐教。”吴羽策收了账号卡,规规矩矩地站起来。


李轩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手速、操作、意识都很出众,功底很扎实,已经达到出道的条件了,却偏偏是个鬼剑士。


他想起了前不久的一桩大新闻。


轮回训练营的一名新人上位,下赛季将直接担任轮回队长,替代原队长张益玮使用王牌账号一枪穿云,张益玮正值当打却被放逐,至今没拿到新合同。

而这名新人,据说是个天赋水平极高的神枪,与张益玮对决五战五胜,最重要的是,长得非常帅。


危机感如阴云笼罩在李轩心间,虚空已经有了他这个王牌鬼剑士,这又选出一个,是想来替代他?


离开训练营后李轩心里一直在琢磨这事,倒是经理主动来找他,问他心里有没有下赛季上正选的名目。


“那个玩刺客的李迅不错。”李轩停顿了一下,“吴羽策也不错,就是职业……”他试探性地看向经理,“一场上两个鬼剑士,怕是不好打?”

经理倒是很随意地点头:“吴羽策和李迅是训练营成绩最好的,俱乐部的意思,下赛季就可以出道了。至于职业,给他重塑一个就是。”


李轩听经理的意思,倒不像是想换掉他,松了口气:“就是不知道他本人愿不愿意。”


“我先去和他谈谈,比赛为重嘛。”

正选名单下去后,李迅已经从训练营搬了过来,吴羽策却迟迟没有动静,李轩心中有疑,去找经理问情况,经理颇为苦恼地揉了下眉心。


“他不愿意换职业。”


李轩哦了一声,并不惊讶,转职要承担的风险,不是每个选手都能接受。

“好说歹说没用,那小子倔得很。”经理看向李轩,“要不你去和他说说?”

李轩皱眉:“这不能强求吧……”


“那小子之前在网游里名气挺大,估计私下联系他的俱乐部不少,现在优秀的选手太少了,哪家不是抢着要。再谈不妥,只能放人了。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就是这职业……”


李轩唔了一声,听懂了经理的弦外之音,俱乐部舍不得放人,又担心职业冲突让自家王牌选手不虞,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把选择权给了李轩。


队里再多一个优秀的鬼剑士,对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


鬼使神差地,李轩想起了吴羽策那双清冷的眼睛和他眼下那颗泪痣,还有他说他玩女号,是因为好看。


“让他过来训练吧。”李轩挠挠头,“转职业的事,之后再说。”

4.


直至第五赛季开始,吴羽策始终没有妥协。


这种固执让俱乐部十分恼火,上上下下派去游说的人不少,李轩撞见过几次经理找吴羽策谈话,甚至大声训斥,吴羽策就犟着脖子听着,然后沉默着摇头。


和他同期的周泽楷一出道便掠去所有人的目光,带领轮回一度领跑,蓝雨训练营出身练气功师的方锐转去呼啸练流氓后又转为盗贼,靠着猥琐流和黄金右手引人瞩目,同队的李迅场上表现优异,唯独他还坐在冷板凳上。


倒是虚空的粉丝眼尖,在微博上问了好几次坐在这个场边的帅哥是谁?明明穿着虚空正选的队服,却没有上过场。


吴羽策对此无动于衷。


他训练依旧勤奋,训练成绩依旧出众,除此之外还主动接管了不少队内杂事,帮着李轩把虚空管理得井井有条。


可这样,又何尝不是对自己天赋的浪费。


适逢与蓝雨比赛,虚空2:8负于蓝雨,积分榜上又跌一名,回俱乐部已是晚上,李轩没心思休息,换了身衣服就拐去了训练室复盘。


训练室没开灯,却有幽幽的蓝光。


吴羽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复盘,他看的是团队赛,李轩的视角,不停地倒回、暂停,看得很仔细。


李轩沉默着靠在门边看他,从口袋里摸了支烟出来。


“有意思吗?”李轩叼着烟,含糊着问。


吴羽策从电脑前抬起头,见李轩在抽烟,皱了皱眉:“训练室不能吸烟。”


李轩一抬手,往回退了一步。


“想上场吗?”李轩问。


“嗯。”吴羽策点头。


李轩吸了口烟,“就不愿意换个职业?”


“不愿意。”


李轩的轮廓在吞云吐雾中模糊起来,他看了吴羽策一会儿,突然开口:“下场个人赛,你上吧。”


吴羽策愣了一下,站起来:“好。”


李轩说:“就这一次机会,不能留在虚空,争取去个好地儿。”


吴羽策沉默,半晌,他才开口:“团队赛,我也可以上。”


李轩嗤笑,“团队赛?团队赛你要是能上,还能坐在这儿?”


吴羽策表情很坚定,又多了一丝恳切:“试试?就这一次。”


李轩沉着脸盯了他半天,最后点了头:“成,我去给经理说。”


虚空这赛季开局不佳,俱乐部针对李轩的提议开了个小会,最终决定给吴羽策这个机会,让他在对呼啸的比赛中出场。


就这一次。


吴羽策看着体育馆的电子公告牌上第一次出现的自己的名字,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加油。”李轩说。


吴羽策顿了顿,点头:“好。”


一战成名。


又或者说是大获全胜。


虚空以8:2的成绩大胜呼啸,个人赛吴羽策对阵方锐,方锐的猥琐流曾给不少选手蒙下阴影,却难以撼动吴羽策的意志半分,双方在公共频道上打了个招呼后直接开打,忍耐了近半个赛季的吴羽策发挥神勇,很快便将方锐挑落马下。


下场时方锐无奈地朝他耸肩:“憋这么慌?拿我开刀啊?”


吴羽策一扬眉,“还没结束。”


团队赛上两个鬼剑士的出阵引起现场一片哗然,李艺博和潘林也在讨论这个冷板凳选手的上阵和他们另辟蹊径的布阵到底是特立独行还是病急投医。


最终,吴羽策凭借和李轩严丝合缝的配合和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证明了两个鬼剑士,也不是不可以。


李轩下场时没忍住,往吴羽策肩头擂了一拳,“说吧,这打法,你琢磨多久了?”


若非背后下的苦功,怎么可能这样精确地读懂他的意识,跟上他的步伐,在自己的鬼阵落下后恰到好处地落下下一个。


吴羽策说:“有一阵了。”


“好。好。”李轩不住点头,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回去我俩再练练,我看这打法可行。”


“嗯。”吴羽策没忍住,笑了一下。


李轩被他难的露出的笑容晃了下眼,也跟着笑了起来。


5.


李轩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起晚了。


早训即将开始,他披着队服睡眼惺忪地往训练室走,想着去不了食堂去休息室倒杯水喝。


刚走近休息室就听见李迅那个大喇叭叭叭叭:“这电竞之家怎么又搞投票?真是,搞这么多次,怎么投啊。”


“迅哥你还敢投啊?我都当没看到,不然投谁啊?”唐礼升接话。


“手心手背都是肉嘛。”李迅和吴羽策同期出身,说话也随意些,“投谁都尴尬啊,是吧策哥。”


李轩停住脚步。


吴羽策没直接回答他,“别在你队长面前说这些。”


李轩心里像是被刺了一下,突然有些不爽。


他也不知道他在不爽什么,就是有点想冲吴羽策发火。


什么叫“别在你队长面前说这在些”,搞得像是我很在乎一样,你不在乎吗?


李轩酝酿了一下,黑着一张脸推开门:“干嘛呢你们,怎么还不去——”


“起来了?”吴羽策靠在桌边喝水,见他进来问了一声。


“啊?嗯。”李轩下意识地应了一下。


“给你带了早餐。”吴羽策指了指桌子上的餐盒,“在这吃了再去。”


李轩像是一只被戳爆的气球,恹恹地应了声:“好。”


李迅和唐礼升先往训练室去了,吴羽策坐在一边等他。


早餐是一碗小米粥外加两个馒头,还热着,吴羽策甚至给他备了咸菜,李轩坐下咕噜噜喝了个干净,被填满的肚子舒服了不少,李轩把筷子一丢,用手把嘴巴一抹——


吴羽策把餐巾纸盒递给他。


李轩讪讪地接过去,把嘴擦干净了,看着自家副队冷峻的侧脸和那颗柔柔的泪痣,一时没忍住:“那票我投你了。”


“嗯?”吴羽策把手机放下,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就一投票而已,随便投投呗。”李轩故作轻松地耸耸肩。


吴羽策笑了笑,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机,提示音在李轩的手机上响起,他点开一看,吴羽策把票投给了他,还默认发到了微博上。


李轩有点尴尬,”你这......"


吴羽策凑得离他近了些:“你在乎吗?”


李轩反问:“你不在乎吗?”


吴羽策想了想,“以前。”


眼下的泪痣给了这个冷硬的男人柔柔的眼波,笑起来如大雪初霁:“我比较在乎最佳组合。”


咚咚咚。


咚咚咚。


李轩的心一下子狂跳起来。


像是拧在他心口的一团麻结被一把剪刀咔嚓一声剪断,隔在他们之间的毛玻璃也被一只大手戳破,又像是一直紧握在他们手中的那根线被同时撒开了手,随之而来的是从未有过的轻松爽快。


李轩的脸突然有点发热,他撇撇嘴,嘟囔了一句:“这破投票,谁在乎啊。”


“那你在乎什么?”吴羽策问。


李轩抬头看他,换上一贯的吊儿郎当和理所当然的语气,“最佳组合啊,不然呢。”


评论(44)

热度(2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