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头纱




唐柔一直觉得,孙翔是个很好懂的人。



和他做朋友,自己只需要做两件事,听他吐槽,给他顺毛。



但此刻,她陪着孙翔站在一家婚纱店的橱窗前已经快五分钟了,她还是没有参透孙翔到底想干嘛。



“有谁要结婚吗?”唐柔问。



孙翔总算舍得把黏在橱窗上的目光挪开,他皱着眉,露出一个颇为为难的表情:“你说,这婚纱有我能穿的号吗?”



唐柔:???



唐柔顺着他的目光又看向橱窗,露肩设计的洁白婚纱,套在假人身上,凹出玲珑的曲线:“恐怕没有。”



孙翔有点失望:“那……别的款式呢?”



唐柔很奇怪:“确定是婚纱?你要是喜欢,倒可以去定制一套礼服。”她看着孙翔快有自己两个宽的肩膀,联想了一下他挤在露肩婚纱的画面,没忍住笑了下:“哪有你这么大号的新娘子呀……”



孙翔被她一笑也不好意思了,涨红着脸把她往边上推了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次:“真没有吗?定做也不行?”



“定做要很久,而且你要是去量尺寸做婚纱……”唐柔没说完,孙翔也知道多半是不行,懊恼地揪了把头发。



唐柔好奇:“怎么突然想着穿婚纱?周泽楷要你穿的?”



提起周泽楷孙翔就是一肚子气,他脚往地上虚踢了几下,恹恹地应了句:“不是他,是我自己。”他把手机摸出来,翻照片给唐柔看:“这照片你在群里看到了吧?”



照片上是孙哲平和张佳乐,联盟曾经的模范情侣折腾数年后总算修成正果。第十二赛季霸图夺冠后,张佳乐还没实现抱着奖杯睡觉的愿望,就被孙哲平连夜塞上了去罗马的飞机,开启了一路狂晒的度蜜月之旅。



这张照片是孙哲平在叶修挑衅有没有更刺激的照片后甩出的终极版,他和张佳乐站在艾菲尔铁塔前笑容肆意,双手紧握,孙哲平穿着硬挺的黑色礼服,头发短短的,意气风发地搂着张佳乐,而张佳乐扎着小辫,靠着孙哲平的肩膀,脸颊通红,最重要的是,他穿着一条婚纱。



“卧槽!”就连叶修一时间都惊呆了。



这张秀恩爱的照片一晒出,便炸出潜水党无数,孙翔刚到训练室点开群虚扫一眼,还以为是谁家在晒婚纱照,定睛一看,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个身材修长胸口扁平脸蛋标志的新娘子是张佳乐?!!



孙翔把照片左看右看,不住啧啧感叹这照片拍得还挺好看,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倒是溢出的满满爱意甜得粘牙。



正巧周泽楷也进来了,孙翔献宝似的拿给他看:“周泽楷你快看这是谁!”



周泽楷刚一看到,脸上就露出了被惊艳的表情:“好看!”



“哈哈,是吧,看不出来张佳乐还有这一手。”孙翔随意地应了声,刚想把手机收起来,就被周泽楷拦住。



周泽楷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发给我!”



别人的婚纱照,你这么激动干嘛?



孙翔腹诽着把照片发给了他,也没怎么当回事,就当周泽楷想拿去仔细欣赏一下——



“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别人的照片,看看就得了还拿来当屏保?!”孙翔一想起周泽楷整天没事就把那照片盯着的痴汉样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是说他其实对张佳乐有意思?哇塞,好厉害哦,孙哲平的墙角他也敢挖!”



唐柔不厚道地笑了:“或者你问问他?”



孙翔撇了撇嘴:“我才不问。”



“好吧。”唐柔拍拍他的肩膀,“所以你想定婚纱是想和他也拍一组吗?”



孙翔磨磨唧唧地哼了一声。



唐柔逗他:“说不定周泽楷喜欢那照片是因为他想穿呢?”



孙翔闻言瞪大眼,捂着肚子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周泽楷穿婚纱?他那脸还凑合,可他那身材,塞得下吗哈哈哈哈!”



你比他还高四厘米呢傻孩子。



唐柔见他看着橱窗恋恋不舍的样,也心软了,主动给他出主意:“其实你们俩一起穿礼服拍也不错。”



“礼服啊……”孙翔有点犹豫,“拍宣传照也穿过啊,周泽楷也没这么……”



唐柔嗯了一声,目光游移到模特头上长长的披肩纱:“头纱呢?新娘子都戴头纱。”



孙翔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有点意动:“会不会很奇怪?”



当然奇怪啊!



“比婚纱好一些吧。”唐柔微笑,拉着孙翔往婚纱店里走:“买个头纱,定两套礼服,还有什么需要的?”



“真要去买啊?”孙翔不情不愿地踢踏着腿跟在他后面,“被人问怎么说啊?”



“就说你要去给家里的亲戚当伴郎。”



“哦,那我还要戒指和花。”



唐柔忍住朝他翻白眼的冲动,无奈地应了声好。



本来是出门陪唐柔逛街的,结果两个人在婚纱店里泡了半天,幸好没被人认出来,不然杜明不得挠花他的脸。



送唐柔上车后孙翔才大包小包地回了周泽楷的公寓。



周泽楷去亲戚家吃饭还没有回来,孙翔把几个袋子往玄关一丢,就忙不迭地倒在沙发上休息,逛街什么的,果然还是女孩的天赋啊!



正好周泽楷发短信说会晚些回来,孙翔看了一眼丢在茶几上的捧花,干劲十足地爬起来去洗澡,准备给周泽楷一个惊喜。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不就是羡慕人穿婚纱么,老子这就满足你。”孙翔嘟囔着换上了笔挺的礼服,系上唐柔临时教学的温莎结,用发胶在头上抓了抓——



日!怎么这么帅!



孙翔自得地在卧室照了会儿镜子,才把装在纸袋里的头纱拿出来。



柔软洁白的一尾头纱,明明轻飘飘的,捧在手上时却蓦地多了分沉甸甸的重量。



孙翔吞了吞口水,慢慢把头纱展开。



头纱很大,能将两个人笼在其中,孙翔一抬手直接把它罩在头上,长长的下摆乱糟糟地堆在肩头,他手忙脚乱地想把它扯平,结果越扯越乱——



真是蠢毙了!



孙翔不耐烦地把头纱扯下来,想直接丢地上,想了想还是稍收整了一下,平摊到旁边沙发上。



哦,还有花和戒指。



孙翔把戒指盒揣到兜里,手整了整领结,把花拿在手上,对着镜子露出一个狂霸酷炫拽的表情:“怎么样啊周泽楷,要不要跟老子过一辈子啊?”



“是不是太欠打了。”孙翔嘟囔着,虚咳了一声,换了个腔调:“别羡慕别人了,你想要的翔哥都能给你。”



“嗯……余生请多指……靠——恶心死了。”



“周泽楷,嫁给我吧!”



“你愿不愿意死了进我家的墓地……呸呸呸!”



对着镜子玩了半天,孙翔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倒在沙发上发呆,头纱安安静静地放在手边,他瞪了它半天,泄气地把它抓起来往头上胡乱一盖。



“唉,买都买了。”孙翔耐心地把下摆理好,又摸了摸口袋里的戒指,把捧花抱在怀里,打了个哈欠,“怎么还没回来啊。”



周泽楷回来的时候已近十二点。



一打开先看到乱七八糟丢在玄关的各式购物袋。



周泽楷无奈地笑了笑,把袋子一一捡起来放在沙发上。



卧室的灯亮着,不知道孙翔睡着没有。



周泽楷想着拐进了主卧,刚到门口就停住了。



房间被孙翔折腾得很乱,始作俑者正没心没肺地摊着一双大长腿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



虚拢在他怀里的捧花咕噜噜地掉在地上,周泽楷想,完了。



光照得周泽楷的眼睛有些刺痛,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不住翻涌的炽热与酸胀,走了进去。



孙哲平和张佳乐那张婚纱照,周泽楷的确很喜欢。



喜欢之余,还有难以启齿的艳羡。



艳羡他们跌跌撞撞走过十年,爱得坦荡肆意,大大方方地走在日光下,接受所有的祝福与诋毁。



他甚至把它作为屏保,时不时看一眼,以示鞭策。



要再努力一点,再强大一点,再勇敢一点。



和孙翔谈恋爱之后,周泽楷才知道,感情牵扯住的不止两个人。



他们身上背负着粉丝的爱与期望、联盟的形象、俱乐部的利益,还有很多很多,此刻还不能舍弃的东西。



孙翔对此无知无觉,他本来也不怎么黏人,俱乐部让他不要太频繁和周泽楷互动,他就听了,明明一身反骨,这方面却迟钝听话得让周泽楷牙痒。



孙翔的心很小,他没兴趣去谈论以后的事情,未来对他太遥远,退役后要如何,十年后要如何,孙翔的脑子一片空白。



可周泽楷不一样,他一直是个冷静很清醒的人,孙翔讳莫如深的退役早早被他列入人生行程之中,他总要将先孙翔一步退场,到那个时候,隔着人群山海,他和孙翔怎么办呢?



在看到那张照片时,周泽楷才惊觉,他的艳羡之外,藏着的东西。原来他对这份感情不如他想象的笃定,他渴望和孙翔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却不得其法,他甚至不知道,孙翔哪一天心血来潮计划未来时,会不会带上他。



可现在,那个毛躁的、不确定的、像一颗小炸弹一样点燃他的人生的人,正披着头纱穿着礼服在他的房间里等他。



足够了。



周泽楷慢慢蹲到他跟前,朦胧的白纱柔和了孙翔凛冽的五官,唯独嘴还不高兴地翘着,向周泽楷抱怨着他等得多么不高兴,真可爱,周泽楷想。



他把捧花捡起来放在孙翔旁边,手触到头纱的尾端时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只要把它掀开,他将完全属于他。



周泽楷抿了抿嘴,隔着头纱去拧孙翔的鼻子。



孙翔被拧得一激灵。



“靠!”孙翔瞪了眼冲他无辜眨眼的周泽楷,松了口气:“你回来了啊……”



“嗯。”周泽楷笑。



孙翔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捧花掉了,礼服皱了,头纱还稳稳地戴在他头上。



周泽楷肯定觉得他是个傻逼。



孙翔连忙解释:“这不是我的,是唐柔买的!”



周泽楷没说话,他按住孙翔慌乱地想扯下头纱的手,神情郑重地凑上去隔着柔软的白纱亲了孙翔一口。



“晚上好,新娘子。”



孙翔呆呆地看着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绵绵地抬手抱住周泽楷的脖子,喃喃道:“晚上好。”



































评论(76)

热度(2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