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周泽楷有点欠



江波涛到轮回的第一个星期,就发现周泽楷很无聊。



无聊到什么程度呢?



他走在路上时周泽楷会嗖一下从某个角落里蹿出来,拍了他的左肩之后马上躲到右边,如果江波涛往左看,他就会洋洋得意地挥挥手“我在这边呢”。



一次两次江波涛还顺着他陪他玩,装作一副被吓到的表情,多了江波涛就麻木了,头都懒得转一下:“小周训练要迟到了。”



“知道了。”周泽楷恹恹地应了声。



新来的副队长不好玩,周泽楷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找杜明和吴启。



休息时间杜明都会去茶水间喝杯酸奶,周泽楷就先一步躲在门后面准备吓他,倒真的吓到过杜明一次,彼时杜明正和吴启聊周泽楷新出的广告,正唾沫横飞地表达对自家队长面对高清镜头都毫无死角的敬意,门后突然冒了个脑袋出来,龇牙咧嘴地冲着杜明“哇”了一声,杜明当时就吓愣了,瞪着笑嘻嘻的周泽楷起码三秒才回过神来,抖着嗓子喊了一声“队、队长?”



杜明本来以为周泽楷是一时兴起恶作剧没当回事,结果周泽楷一个星期有五天都躲在门后面,搞得杜明都有心理阴影了,进门前先扫射一番门后是否有异常,还逮到过周泽楷几次:“队长出来吧,我都看到你了。”



周泽楷不服气,把藏门后的功夫练得炉火纯青,都快成灯下黑了,杜明莫法子,进门都进得鬼鬼祟祟,有一次福至心灵一般把门往墙上重重一拍,刚想着这次总没人了吧,就听见一声闷哼,连忙把门拉开,就看见紧紧贴着墙壁的枪王大大捂着鼻子,被砸得眼泪汪汪的。



“妈呀!”杜明这下魂都吓飞了。



索性只把鼻子撞红了,没流鼻血,方明华知道了把他们两个叫过去说了一顿,杜明竖起中指对天发誓再也不这样玩了,周泽楷心里叹口气:“唉,又少一个。”



其实周泽楷最想和吕泊远玩。



因为吕泊远不怕他。或者说不那么顾及他队长的身份。



吕泊远特别怕冷,冬天的时候把自己裹得跟熊一样,正好周泽楷从外面拍了宣传照回来,手冻得通红,进门看到吕泊远正耸着肩膀咬着指甲抱着手机看鬼片,十分专注。周泽楷蹑手蹑脚地走到他后面,猛地把手伸进吕泊远的衣领里——



“卧槽!”吕泊远一下子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汗毛直立惊魂未定,意识到不是手机里女鬼缠身,立马转头怒视始作俑者,周泽楷表情无辜地站在那里,一脸期待。



吕泊远瞬间觉得周泽楷特别欠揍,二话不说就把手伸出来想往周泽楷衣领里塞,周泽楷赶紧脚上抹油往外遛,吕泊远就气势汹汹地追在后面,喊着“队长是男人你就给我站住!



他俩围着俱乐部楼上楼下追了个遍,吕泊远还是没逮到周泽楷,喘着粗气手扶着膝盖奄奄一息地怒斥懒洋洋地把身子靠在上一层楼梯栏杆上的周泽楷:“队长,你他妈是打了鸡血吗?!”



“打了呀。”周泽楷一本正经地点头。



被人追杀过一次的周泽楷玩上了瘾,时不时就去惹一下吕泊远,吕泊远又追着他屁股跑了一次,觉得没劲,自动开启了周泽楷免疫系统,随便他怎么来惹他,自己都如泰山巍峨不动。



周泽楷很心碎,为什么都没有小伙伴和我玩。



然后孙翔来了。



孙翔来的前一天周泽楷满脸兴奋。



江波涛严肃地警告了他:“听说孙翔脾气不好,你不要去随便惹人家,小心被打。”



周泽楷漫不经心地挥挥手:“知道了。"



孙翔来的时候表现出乎江波涛的意料,没有想象中的目中无人嚣张跋扈,比较沉默,对他态度也挺好,平时训练很专注,pk输了会摔鼠标,总的来说是个优秀的小青年。



周泽楷暗中观察了小青年一个星期,决定给他开一个友善的玩笑。



吃晚餐的时候孙翔一个人点了一锅小火锅,正大快朵颐,周泽楷悄悄走到了他身后,猛地拍了他一下。

然后孙翔就被辣椒呛着了。



孙翔咳得惊天动地,周泽楷被吓到了,呐呐地站在原地想给他道歉,就见孙翔涨红着脸灌了半杯冰可乐,把筷子一丢咬牙切齿地站起来:“周泽楷你要死啊!”



周泽楷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在孙翔脚踏出来的前一秒,嗖一下跑了。



“卧槽!你他妈还敢跑!”孙翔快被他气死了,哪顾得上咕噜咕噜煮着的小火锅,立马追了上去。



江波涛对孙翔的评价是:天才 专注 有毅力。



周泽楷深以为然。



因为他们已经围着俱乐部跑了两圈了,孙翔还雄赳赳气昂昂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还隐隐有追到之势。



超标了,周泽楷想,这运动量超标了。



战无不胜的枪王大大在本次轮回夏季马拉松比赛中输给了小斗神。



然后被小斗神堵在楼梯间。



“靠……”孙翔喘着气瞪着累得说不出话的周泽楷,“周、周泽楷,你他妈……真能跑啊……”



“你也……”周泽楷谦虚地摆摆手。



啪一声。



孙翔往周泽楷背上拍了一下。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他,只见孙翔潇洒一转头,表情冷漠:“别以为你是队长我就不敢怎么样,你刚拍了老子,老子非得拍回来。“



在那么一瞬间,周泽楷觉得浑身短路的电源像是接上了电,因为队友不配合而黯然熄灭的灯泡,叮一声亮了起来,足足有一千瓦。



“火锅都没吃完。”孙翔撇撇嘴,“我最讨厌吃饭被人打扰了,下次你再这样,老子揍你!”



周泽楷喜出望外地点头:“好。”



孙翔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我说。”周泽楷舔了舔唇,“还要吃火锅吗?一起。”



孙翔愣了愣:“你能吃辣?”



周泽楷笑得腼腆:“一点点。”



“哦。”孙翔想了想,伸手去拽他:“那去外面吃吧,我请你。”



相处的第二个星期,周泽楷觉得他找到了人生的灵魂伴侣。



怎么会有一个人这么可爱,拍他左边就往左边看,回回躲门后都能吓到他,每次惹了他都要窜起来追杀他。



“最佳搭档。”联盟的奖项出来后孙翔意得志满地搭住了周泽楷的肩膀,比了个耶。



“嗯,最佳搭档。”周泽楷严肃点头,然后趁孙翔不注意猛地扯下了他的裤子,露出了里面蜡笔小新的四角内裤,然后飞奔离去。



“卧槽!周泽楷你给我站住!”孙翔手忙脚乱地把裤子提起来就往外冲。



总算等来搭档的周泽楷,从此在轮回多了一个训练项目:遛孙翔。





(一个番外:

被遛了近一个月的孙翔终于被惹毛了,这一次他从凳子上窜起来时,手里提了根凳子。


杜明和吴启惊恐地抱住他的腰:“翔哥!冷静一点!打队长可以!千万不要打脸!”)



评论(108)

热度(3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