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袖手旁观


韩文清还是决定去一趟杭州。



张新杰在给他订机票前又问了一次:“真要去?周日上午要复盘,你周六过去当晚就得回来。”



韩文清嗯了一声,操着手看张新杰在电脑上选择航班,想了想又补一句:“订下午的。”



“会不会太赶?”



韩文清摇头:“那家伙下午才起床。”



张新杰点了点头,给他定了下午四点半起飞的航班,“六点二十到,回来只有十点四十这班。”他扶了扶眼镜,又确认了一次:“来得及吗?”



韩文清哼笑:“去揍他一顿,够了。”



叶修一下楼看见陈果站在网吧柜台边不住地往门外张望。



他挠了挠头发,恹恹地打了个呵欠,凑到陈果旁边顺着她的目光也往外看了一眼:“老板娘你干嘛呢?”



陈果被他吓了一跳,转过头嗔怪地拍了他一下:“走路不出声啊你!”



“哎我这不是看你这么专注不好打扰么。”叶修一边说一边钻进柜台里开电脑。



坐他旁边的值班小妹紧张兮兮地指了指门口:“叶哥,外面有一男的,戴一墨镜和帽子,跟一混黑社会似的,在网吧外面站半天了。老板娘还在说是不是过来砸场的。”



叶修有点好笑:“老板娘你还怕黑社会啊,那包子入侵不就是流氓么,没见你怕啊。”



陈果瞪他一眼,声音压低了训他:“你知道什么!那小流氓能跟混黑社会的比吗!开网吧的打架闹事收保护费的又不是没有!”



“得得。”叶修一边说一边登了qq,“要不要我出去看看?说不定人家就是站那儿等人呢。”



陈果看他没吃饭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嫌弃道:“得了吧,就你这身板,我还不如报警呢。”说着她把放柜台上的手机捞起来,“叶修你说,要不咱们还是报警吧。”



“哦,报警啊,好啊。”叶修敷衍道,刚打开qq就看见一个对话框弹出来,头像是霸图的标志,上面只有两个字:“出来。”



叶修愣了一下,连忙起身拦住要打电话的陈果:“老板娘,别报警!”



“可是……”



叶修把陈果往里推:“是我朋友来看我,我出去一下。”



陈果这才松了口气:“你朋友?那请他进来坐坐吧!正好我们还没吃饭呢。”



叶修笑了下:“他可不能进来,进来要被打。”



陈果皱眉:“你这话说的,我网吧的客人谁没事打人啊,又不是韩文清来了。”



叶修一听乐了,把丢椅子上的外套披上往外走:“你别说,还真是韩文清。”



韩文清站在兴欣门外已经半个小时了。



他身材板正,站姿一丝不苟,戴着墨镜和帽子,一脸生人勿近的表情,过路人都不敢回头看他一眼,一靠近他就急匆匆地走过,倒是这个网吧里有个女人探头探脑地看了他几次,一对上韩文清又嗖一下缩了回去。



他又站了会儿,正犹豫着要不要进门去问问叶秋起床没,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慢吞吞地从网吧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拉好羽绒服的拉链,也没戴围巾,脖子光秃秃的,冷风灌进他脖子里冻得他一哆嗦。



出息!



韩文清大步走过去,从口袋里摸了双皮手套甩到叶修怀里。



叶修从善如流地把皮手套戴好,才给他打招呼:“哟,又换了副新的啊,之前那副黑的呢?”



韩文清眉头跳了跳:“不是被你拿烟点了?”



叶修嘿嘿一笑:“这不是不小心么。”



他也没问韩文清怎么知道他在这儿,为什么来这儿,上去拍韩文清的肩膀:“没吃饭吧?走,我请你吃饭。”



“吃方便面?”韩文清没动。



“方便面怎么啦?老韩你这就不对了,想当年我们在网游里混时不都天天吃方便面么。”叶修夸张地叹了口气,一脸鄙视:“人啊,不能忘本。”



韩文清还是没动。



叶修无奈,径直拖着他往前走:“请你吃大餐行了吧!老韩你真是,还挑三拣四的!”



所谓的大餐不过是街角一个卖馄炖的小馆子,叶修上去问老板要了两份大碗,招呼韩文清坐。



“这店还是沐橙发现的,皮薄馅多,包您满意。”叶修说着把小桌子往自己方向挪了挪,手正要搁桌上,就把韩文清拦住。



韩文清没说什么,抽了两张纸把桌子擦了擦,擦完了还把上面的油渍拿给叶修看:“你也不嫌脏。”



叶修看得稀奇:“您可真是越来越贤惠了。”



馄炖端了上来,热气腾腾的,大冬天看着就觉得心里舒坦,叶修拿了勺子先喝了口汤,还不忘招呼韩文清:“你也吃啊。”



韩文清嗯了一声,也拿了勺子埋头开吃,就是这桌子太小了,他俩正对着坐,同时低头时还不小心撞上了。



叶修嘶了一声,往旁边挪了点,无奈道:“看来我俩不能一张桌上吃饭。”



韩文清往馄炖里加了点辣椒,问他:“你就不问我为什么过来?”




叶修哦了一声:“那请问韩文清大大过来有何指教啊?”



“来揍你。”韩文清冷哼一声。



“哎哟我这都退役了嘉世和霸图的恩怨——”



韩文清打断他:“你退役是因为陶轩?”



叶修顿了顿,表情无奈地摇头:“各方面原因都有吧。”



韩文清没说话,闷头吃了两个馄炖,又问他:“怎么到现在这网吧的?”



“出去不知道干嘛,正好看到个网吧。”



韩文清哦了一声,“有衣服换吗?”



叶修瞪大眼,没忍住笑出声:“哈哈!老韩你今儿是怎么了,跟个老妈子似的!”



韩文清黑着脸:“你就说带没带。”




“放心吧,沐橙给我备了的。”



韩文清满意地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就坐那儿看叶修把碗里的馄炖吃完,这家伙整天一副吊儿郎当不着边际的样子,吃饭倒是斯斯文文的。


吃完饭叶修主动跑去结账,韩文清站他身后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零钱,一块五块的,数了好几张递给老板,脸更黑了。



吃饱喝足叶修想抽烟了,往口袋里掏半天,掏出个从柜台顺的打火机和一个干瘪的烟盒。



叶修把烟盒丢进垃圾桶,领着韩文清往街对面的便利店走,他走得快点,先给韩文清打声招呼:“老韩你等下哈,我买包烟先。”



韩文清手揣着衣服兜站门口等他,没一会儿叶修又从便利店里钻出来:“老韩你有五块钱么,买烟不够。”



韩文清嗯了声,把钱包递给他。



“谢了啊!”叶修接过去又进了便利店,出来的时候已经拆开烟盒把烟叼上了,钱包递给韩文清时,韩文清没接。



“干嘛?”叶修有点好笑,“你证件可都在里面哦。”



韩文清接过去,看叶修站风口打火一直被吹灭,又转了转身子替他挡了挡,叶修美滋滋地抽了口烟,打趣道:“老韩你今儿转性了?对哥这么好?”



韩文清没回答他,反而问他另一桩事:“当网管工资多少?”



“问这个干嘛?还凑合吧!”



“烟钱够么?”韩文清问。



叶修觉得这话有点耳熟:“怎么你也这么问?”



韩文清皱了下眉:“还有谁?”



“就刘皓,之前想来我网吧上网来着。”叶修看着韩文清一脸严肃,笑了笑:“亏得是你问,这话问得,听着多嘲讽啊!”



“谁嘲笑你了?”



“谁还能嘲笑我啊?”叶修摆摆手,“得了,别站人店门口了。”



“你要是烟钱不够——”



叶修打断他:“够!够!”他有点无奈,“不够你还给我买烟啊!”



“可以。”韩文清说。



叶修无语了,大冬天跑杭州来给他买烟?老韩你脑子没被门夹吧。“我在这儿有吃有住,又有工资,天天干的活也不累,挺好的!”



韩文清抿了抿嘴:“我看你是应该找点活干。”



“听听,老韩你这说得像话么,我好歹也是一职业选手。”



“你说你像话吗?”韩文清反问。



叶修连忙点头:“像话啊!劳动最光荣嘛!”



韩文清被他气笑了,没忍住在叶修脸上掐了一下:“你啊!”



叶修问他:“几点了?你今晚得回去吧?”



“十点多的。”



“哦。”叶修点头,“那去网吧待会儿?不过我们网吧里坐的可都是嘉世粉,小心被人发现了。”



韩文清摇头:“不去了,我等下就坐车去机场。”



他陪着叶修走回网吧门口,两个人默契地停了下来,对视时突兀地沉默了一下,倒是叶修没忍住:“不行,我怎么这么想笑呢!”



韩文清最看不得他这么不正经,抬手把叶修的帽子整了整,其实他有很多想说的,想问他你还回来么,想问他这一年有什么打算,想问他有没有考虑去其他队伍,如果他愿意,霸图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进去吧。”



叶修问他:“我送你去坐车呗?”



“不用。外面冷,进去吧。”



叶修也没坚持,冲韩文清挥了挥手:“那我进去了!你到青岛了,给我说一声。”



“嗯。”韩文清点头,看叶修钻进网吧大门里,又愣愣地站了会儿,才搓了搓他冻僵的手,大跨步离开。



快凌晨一点的时候,叶修正指挥唐柔和包子下本,突然qq弹了个对话框出来。



大漠孤烟:我到了



大漠孤烟:我等你回来。



叶修在键盘上的手突兀地顿住,网游里君莫笑也停了下来。



包子在耳机里喊“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叶修定了定神,说了句“没事,继续。”



他的手指重新在键盘上翻飞,如果韩文清问他你要怎么回来,他现在还回答不出来,这种在网游里打boss刷副本的日子,他也不知道还有多久,但韩文清给他的是一个陈述句。



君莫笑:好啊,等着哥。













评论(38)

热度(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