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该说的话

1.

周泽楷生日的前一天,孙翔被队友簇拥着去敲周泽楷的门,邀请他一起去吃火锅。


这主意还是江波涛出的,孙翔敲周泽楷房门时还有点不高兴,皱着鼻子抱怨:“都怪经理,周泽楷生日还要安排电台采访,那餐厅我好不容易才预约上,这下没得吃了!”


杜明去搂孙翔的肩膀:“哎呀翔翔,西餐有什么好吃的,我们一起吃饭不挺热闹么!”


“就是就是!不然你明天领着队长吃大餐,没我们份我们会吃醋哦!”吴启附和。


江波涛说:“这活动也是才接洽好,餐厅我给你去预约圣诞节的,这次就迁就大家一下吧。”


孙翔正嘟囔着“我也没说不去啊”时,周泽楷把门开了,手里捏着几张纸,江波涛眼尖,问他是不是在准备去电台要讲的内容。


“嗯。”周泽楷郁闷地把自己写的问题和回答递给江波涛:“你看看。”


足足要接受四十分钟的采访啊!周泽楷想想都觉得头疼。


等进了门杜明吴启和吕泊远都凑到江波涛旁边去看周泽楷写的东西,孙翔闷闷不乐地一屁股坐在周泽楷的床上,垂着头自顾自地玩手机,也不和周泽楷说话。


周泽楷走到他跟前去摸他的头发:“怎么了?”


“没事。”孙翔摇头,他仰起头看周泽楷,语气还硬邦邦的:“你的大餐泡汤了!”


周泽楷愣了愣,干脆坐到孙翔旁边,偏着脑袋冲孙翔笑了一下。


“笑屁啊你!”孙翔没好气地推了周泽楷一把,别扭劲儿也过了,“江副说晚上一起去吃饭。”



“好啊!”周泽楷点头。



孙翔往江波涛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们还在对着那几张纸叽叽喳喳,声音压低了些冲周泽楷抱怨:“你当然好了!反正计划不是你在安排!”



周泽楷觉得好笑,也学着孙翔的样子把声音压低了,凑近了些问他:“还安排什么了?”


“还能有什么?去餐厅吃饭,看个电影散散步之类的,日天说这是约会的标准流程。”


周泽楷煞有其事地点头:“挺好。”


“好也没用。”孙翔撇过头,“晚上大家吃完饭不还是集体活动。”


弄半天是为这闹别扭啊。


找到主因的周泽楷跟孙翔咬耳朵:“那吃完饭不带他们。”


孙翔的脸被他的鼻息一打有点发红,犹豫道:“这样好吗?”


“没事。”


他俩在这边旁若无人地絮絮低语,那厢几条单身狗互相挤眉弄眼推推搡搡地窃笑,江波涛连着被推了三下,实在受不了了,低咳了一声:“小周,这个问题我拿回去给你细化一下。”


周泽楷抬头时还有点懵:“啊?”


江波涛无奈地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哦,好。”周泽楷点头。


吕泊远嫌弃地摸了摸肚子:“队长,才吃了午饭,撑不下啊!”


孙翔啊了一声,没懂。


杜明和吴启憋着笑去拉他:“走吧翔翔,该回去午睡了。”


2.


寒潮来袭,这个天气围炉夜话倒是件挺惬意的事情。


锅点的鸳鸯锅,孙翔坐在红汤那边一边烫毛肚一边吐槽其他人:“我最奇怪的就是你们吃火锅居然不吃毛肚鸭肠,天了噜超好吃的好吗?!”


坐在清汤那边的杜明呵呵笑:“我吃肉片就好了。”


孙翔切了一声,从热滚滚的汤里捞出一片烫得卷卷的毛肚,伸长了手递到坐在杜明吴启中间的周泽楷跟前:“周泽楷你要不要试试啊?你能吃点辣吧?”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碗端起来让孙翔把毛肚放在他碗里。


他吃东西斯文,细嚼慢咽半天才把沾着红红辣椒的毛肚吃完,其他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他:“好吃吗队长?”


吃倒是挺好吃的,就是汤汁灌进嗓子里把周泽楷辣到了,他皱着脸慌忙丢下筷子,吴启连忙把果汁递给他,周泽楷连喝了好几口,才镇定下来,说了句好吃。


孙翔被他那滑稽的样子逗得不行,哈哈笑了半天:“周泽楷你行不行啊,这也能辣到你?”


周泽楷羞涩地笑了笑:“锅底太辣了。”


一顿饭倒是有说有笑地吃得热闹,江波涛说:“本来今天就想买蛋糕,但杜明说明天你那边采访结束了我们再一起给你过生日,先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好啊。”周泽楷笑,“谢谢。”


吃过饭周泽楷去了趟卫生间,其他人坐包厢里等他。


孙翔拿筷子心不在焉地戳着碗里的土豆片,还在想等会儿找什么借口打发其他人先回去,就被方明华揽住了肩膀:“翔翔待会儿我们先回去了,你和小周自己玩儿去。”


孙翔茫然地眨眨眼:“不一起去吗?”


“不敢不敢!”杜明夸张地摇头,“我们可不想当电灯泡。”


吴启嘿嘿一笑:“翔翔带身份证没?”


“啊?就看电影要什么身份证?"


吕泊远拍了下吴启的脑袋:“你说你咋这么猥琐呢!明天还得训练呢!”


江波涛淡笑不语,直接起身领着其他人往外走:“我们就先走了,翔翔你自己等小周吧,早点回来。”


等周泽楷回来时,包厢里就剩孙翔一人在那儿慢吞吞地嚼土豆片。


“其他人呢?”


“他们先走了。“孙翔冲他招手:“这土豆挺好吃的,你要吃不?”


周泽楷给他倒了杯茶:“你吃吧,太辣了。”


等孙翔把碗里的食物消灭干净,周泽楷又给他抽了餐巾纸擦嘴,孙翔揉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靠在椅子上喟叹一声:“爽!”


周泽楷捏了捏孙翔的耳朵:“歇会儿再走?”


“好啊。”孙翔喝了口茶,又说:“等过年我带你回重庆吃老火锅,比这好吃多了!”


“好啊。”周泽楷点头,把手机摸出来订电影票,孙翔给他念叨了几次想看才上的正义联盟:“ 八点四十这场?”


“嗯嗯!”孙翔凑过去看,头靠在周泽楷肩膀上无意识地撒娇:“等会儿进场前买杯奶茶喝吧?”


“爆米花还要吗?”周泽楷摸了把孙翔的肚子。


“要!”


周泽楷笑了下,侧过头捏着孙翔的下巴亲了口他被辣得红艳艳的嘴:“经理知道了又要说你。”


被严格限制饮食的两个人这方面可谓是同病相怜,孙翔嘟了下嘴:“哎呀这不你生日嘛!他给你安排工作我还没找他算帐呢!”


3.


为了不被人发现,两人在商场的安全通道里站了半天,等电影开场了才偷偷摸摸地溜进去,索性周泽楷买的最角落的位置,也不至于打扰别人。


电影挺好看,盖尔加朵是轮回最近的新女神,吕泊远一天要对着她的照片舔十遍,孙翔和周泽楷也挺喜欢她,两个人看得专心,倒是前排两个女孩一直在嘀咕蝙蝠侠是不是暗恋超人,孙翔听了两句,也觉得电影里两个超级英雄gay里gay气的,还撞了撞周泽楷的胳膊在他耳边窃笑:“你有没有觉得蝙蝠侠喜欢超人?”


周泽楷没听清,“嗯?”了一声。


孙翔凑近了些:“我说蝙蝠侠是不是喜欢超人。”


周泽楷垂眸看他,孙翔半个身子都倚了过来,头靠着他的肩膀,怀里抱着爆米花,眼睛亮晶晶的,看上去还有点兴奋。


周泽楷调整了一下坐姿,含糊地应了句“喜欢吧”,然后低头给了孙翔一个结结实实的吻。


奶茶味的。


结果是后半场孙翔一直扒着椅子边坐,一句话都没跟周泽楷说。


周泽楷想伸手去拿爆米花,孙翔哼了一声,把爆米花也挪远了:“不准吃!”


快结束时两个人先走了,出了门孙翔的脸还有点红,还瞪了周泽楷一眼:“人这么多,你还真是不怕被发现啊!”


周泽楷虚心接受批评:“错了。”


4.


这个商场离轮回不算远,出了门孙翔吸了两口凛冽的空气,提议道:“要不我们走回去吧?”


“好。”


之前大概是下过一场雨,地上还是湿的,离商场越远人越少,两个人磨磨蹭蹭地并排走了半天,手还是拉到了一块。


“冷不冷?”孙翔的掌心发烫,握紧了周泽楷的手。


“不冷。”周泽楷摇头,想了想问他:“今天开心吗?”


“开心啊!”孙翔晃晃周泽楷的手,笑起来露出明晃晃的白牙:“就散散步我也觉得挺开心的。”


“我也是。”周泽楷抿出个笑来。


这段路不长不短,两个人刚开始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到后来都沉默了下来,周泽楷不善于主动找话题,孙翔却是想起一件要紧的事,不知如何开口。


倒先打了个哈欠。


“困了?”周泽楷问,“快到了。”


“啊?还好还好。”孙翔心不在焉地摇摇头,步伐却越来越缓。


“你怎么了?”周泽楷问。


孙翔挠挠头,支支吾吾地问周泽楷:“我们能不回去吗?”


周泽楷愣了一下,遗憾地摇头:“明天要训练啊。”


“也是。”孙翔耷拉着脑袋,踢了踢脚边的石子。


他抬头看了眼寂静的街道,数起了路灯。


这么走过去,到轮回大门,还有三十四盏灯。


5.


孙翔想起的要紧事其实是七期群里的一段对话。


彼时他正为如何给周泽楷过生日烦恼,只好找上了好基友们来出谋划策。


花繁似锦:应该就吃饭看电影散步之类的吧 


飞刀剑:再拉拉手亲个嘴


唐三打:再为爱鼓个掌


一叶之秋:滚滚滚日天你猥不猥琐


唐三打:哟 乖宝宝你听得懂啊


花繁似锦:翔哥你准备礼物了吗?


冬虫夏草:哎哟还要什么礼物啊 我们翔儿自个儿打个包扎个蝴蝶结往枪王床上一躺不就行了


唐三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蝴蝶结哈哈哈哈哈


唐三打:脑补了一下 不好意思


一叶之秋:邹远礼物我买好了。 袁薄情你再胡说八道我…我拉黑你了!


飞刀剑:哎哟好怕怕


唐三打:那你礼物也买了 行程也有了 还问个几把啊?


一叶之秋:我就是觉得还差点什么


唐三打:还差什么?简简单单挺好,你别老想着要搞什么花样,像张佳乐以前每年孙哲平过生日都给他折腾得鸡飞狗跳的


花繁似锦:可孙队挺高兴啊


唐三打:他有什么不高兴的,跟个傻子似的,张佳乐随便喊个心肝宝贝表个白就屁颠颠跟着张佳乐跑了


孙翔隐约觉得抓到了重点:“表白?怎么表白?”


唐三打:是表白啊?怎么了?


唐三打:靠 不是吧 你没跟周泽楷表白就把他搞上手了?


飞刀剑:牛逼啊翔哥!


冬虫夏草:我看翔儿平时都周泽楷周泽楷地喊,啧啧。


一叶之秋:啊?不喊周泽楷喊什么?


花繁似锦:一般来说,情侣之间都会有特别的称呼吧


一叶之秋:哦,我试过,喊不出来啊


唐三打:你俩都谈了一年了,你都没给你家枪王说两句好话听过?


孙翔虚心求教:说什么?说我爱你?


唐三打:不好意思啊 爸爸不爱你


一叶之秋:滚滚滚


蓦地想起这一出,孙翔才惊觉他是没有跟周泽楷说过“我喜欢你”或者“我爱你”,他俩在一起时,也只是周泽楷支支吾吾半天,问他要不要搞个对象而已。


有必要吗?多肉麻啊!


可是……周泽楷也这么想吗?


又或者,他对周泽楷的感情,已经达到能说出“我爱你”的程度了吗?


孙翔偷偷觑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对他好,喜欢他,或许也爱他。


他喜欢周泽楷,想时时刻刻跟他处在一处,想和他一起拿很多很多冠军,想永远做他的搭档,或许他也爱他。


路灯还有十二盏,孙翔想,再走过两盏灯,就试试好了。


一盏、两盏。


孙翔停了下来。


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我,我爱你。”孙翔结巴着说。说完觉得自己蠢毙了,名字也没喊,铺垫也没有,这样贸贸然就说了出来,莽撞又突兀。想了想觉得实在不妥,又重申了一次:“我是说真的!”


他紧张兮兮得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明显是被他惊住了,愣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眼睛却突然红了。


“我操?!”孙翔被他吓个半死,抬手去握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你怎么了?靠,不是吧?你要哭了?!你别吓我啊!


周泽楷很少有情绪这样外露的时候。


那一瞬他确实被孙翔吓到了,满脑子想的是“他刚刚说什么?”“这是孙翔吗?”“他说他爱我?”“他终于开始爱我了吗?”


周泽楷吸了吸鼻子,把眼底翻涌的泪意压了回去,抬手抱住孙翔摇摇头:“没事。”


“没事就好!你刚吓死我了!”孙翔拍拍他的背,“那我们回去吧?”


还有十盏路灯就到了。


“好。”


6.


回了宿舍孙翔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害羞。


自个儿倒在软绵绵的被窝里滚了几滚,脸红扑扑的,心里想着这话威力这么大啊,周泽楷都快被我感动哭了!


“说出来也不是这么难嘛。”孙翔嘀咕着,给周泽楷发短信:“说吧,是不是被翔哥我感动死啦?”


周泽楷回得很快:“很高兴。”


孙翔嘴巴没忍住翘了翘,想了想又发了一条过去,发完了不好意思地把手机往旁边一丢,有些紧张地等待着。


“可你还没有回答我。”


手机的震动声响起,孙翔心如擂鼓。


他从未如此紧张过。


手指点开屏幕时还有些发颤,周泽楷连发了两条过来。


“我也爱你。”


“也是真的。”




评论(49)

热度(1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