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毛线团


1.



从孙翔转会到轮回的第一天,杜明就知道他是一个令人惊喜的boy。



在他身上,一切不合理都可能变成合理,你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丈量他。



但此刻杜明站在休息室门口,还是被里面的场景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是!”杜明扶住门框,手指微微颤抖地指着孙翔:“你手里拿的什么?!”



孙翔正专心致志地折腾手里的东西,见有人喊他,抬头冲杜明笑了下:“今天这么早啊!”



说完浑然不觉杜明震惊的表情,继续折腾手里的——



一摊毛线。



杜明倒吸一口凉气,直接窜到孙翔跟前:“你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倒是孙翔像是在毛线堆里找线头,找半天也没找着,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推到了杜明跟前:“小明帮我找下线头。”



杜明:“……”



找到线头孙翔满意地给了个赞:“还是你眼比较尖。”



“呵呵。”镇定下来的杜明干笑两声,好奇道:“翔翔你弄这么多毛线干嘛?”



“织围巾啊。”孙翔理直气壮地说。



他手上的动作倒一直没停,捏着线头围着手指一圈圈的绕,动作麻利,很快就绕成了一个小团。



杜明无语了片刻,干笑两声:“那你真棒,你慢慢弄——”



孙翔打断他:“你要是没事帮我一下?”



“呵呵,我也不会啊……”



“哦。”孙翔点头,状似无意地说了句:“这毛线还是唐柔给我买的。”



“翔哥你有什么帮忙的尽管开口!!!”



2.



自从和唐柔邱非混到了一块,孙翔就有一种“我也有小团体”了的兴奋感,每天都不忘在战法组的群里和他们聊两句,时不时寄些东西到上林苑和嘉世,邱非的衣柜里已经塞了四五件和孙翔同款不同号的卫衣,每次三个人聚会都要诚挚地给孙翔说一句“前辈我衣服真的够穿不要买了”。



不过全被孙翔当耳边风听了。



出于礼尚往来,唐柔对孙翔也是有求必应。但在收到孙翔让她帮忙挑选羊毛线的时候,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你要毛线做什么?”



“织围巾啊。”



“送人?”



“是啊是啊,你选个你喜欢的颜色就行,要贵的哦!”



唐柔点头:“还有其他要求吗?工具呢?”



“哦哦那你顺便把针棒也给买了吧!要粗的那种。颜色的话不要太深就行!”



唐柔回了个ok,既没对孙翔会织围巾表示惊讶,也没问他织了要送给谁,倒是孙翔努力地给她卖安利:“下次出来玩要不要我教你啊!很简单的!”



唐柔呵呵一笑:“不用了。”



唐柔动作很快,没几天孙翔就收到了一大箱子,里面工具齐全,店家还送了顶针,驼色的羊毛线摸着质量也很好,孙翔非常满意,还不忘给唐柔发了个“谢谢女神!”



杜明拭去眼角的一滴泪,哽咽道:“女神真好啊!品味都这么好!”



3.



吴启和吕泊远一起推开休息室的门时,一度以为自己没睡醒。



所谓男男搭配,干活不累,被临时抓壮丁的杜明双手挽线,孙翔坐在他旁边抱着一个圆圆的毛线团疯狂输出,和杜明一个捋线一个缠线,配合精妙,杜明的手还顺着孙翔缠线的方向时不时晃一下,走位十分风骚。



吕泊远饶有兴致地上前看了眼:“哟,这谁的啊?”



杜明用下巴冲着孙翔点了点:“翔翔要织围巾呢!”



“哦,是吗?准备织什么针法啊?平针还是元宝啊?”吕泊远问。



孙翔眼睛一亮,虚心请教:“我还没想好,你觉得哪种合适?”



“双元宝吧?”



“双元宝起针我不会啊!”



“哦,我会,我给你弄。”



杜明:“……”



吴启:“……”



沉稳的刺客没忍住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不是,你们俩为什么对织围巾这么熟练啊!”



“还有杜明,你这是在干嘛!”



杜明羞涩地笑了笑:“这毛线是唐柔买的。”



“哦。”吴启冷漠地白了他一眼,转头向孙翔和吕泊远表达了他的震惊:“翔翔就算了,干什么我都能接受,吕总你这什么新人设?ooc了好吗!”



“会织围巾很奇怪吗?!”孙翔和吕泊远同时道。



“我高中班一个班的男生都会织围巾。”孙翔陷入对过去美好的回忆中,“哦,也不是,我们坐后面几排的男生会,前面的都是乖宝宝。”



“咦翔翔你不是说你从小就坐讲台边上吗?”



孙翔叹气:“高中长个儿,我们女班长说我坐前面挡到人了。”



孙翔从小就坐讲台边,直到高中按身高排座位被迫搬到了后面。



潜意识里把“坐最后一排”和“坏学生”划上等号的乖宝宝才在桌上恹恹地趴了一节课,就和后面三排的男生打得火热,每天一起打球一起吃饭放学一起去网吧,别提多自在了。



织围巾忘了是谁带的头,像是病毒感染一样莫名其妙地把他们后排都传染了遍,大家架也不打了,手机也不玩了,每天下课第一件事就是从桌子肚里掏出一个袋子来,手指翻飞热火朝天地……织着围巾。



孙翔也是那会儿从四面八方学会了围巾的n种织法,可惜织到一半就被班主任没收了。



提到这一茬孙翔就没忍住想笑:“我、我们教室后面那门不是有玻璃么,我们班主任老站那儿偷看我们,结果有一天语文课他站后门那儿,发现我们三排全低着头在打围巾哈哈哈哈!



吕泊远一拍大腿:“我们寝室也是!我室友特牛逼,围巾手套毛衣什么都会!”



吴启听了望天半晌,没忍住也拖了个小凳子过来:“那你这毛线团团好了,就要织了吗?”



“是啊!”孙翔用胳膊肘撞了撞吕泊远:“到时候帮我起下针哈!”



4.



周泽楷总觉得自己最近被孤立了。



虽说每天大家训练吃饭玩游戏都在一处,但他还是隐隐有一种和队友产生隔阂的感觉。



尤其是孙翔和吕泊远最近老凑在一块拿着手机嘀嘀咕咕,杜明和吴启也时不时凑上去发表意见,周泽楷竖着耳朵偷听了两句,就记得“什么针什么针”,听起来倒是和荣耀没什么关系。



只知道暴雨梨花针的周泽楷表示很委屈。



电竞选手对手的保护很重视,轮回的训练安排很合理,训练中途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供他们喝水吃东西做手操。冬天天冷,往常大家就都待在训练室,插科打诨也是乐子,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亲密起来的四个人一到休息时间就结伴成群地往训练室跑,回来时各个红光满面有说有笑。



这不刚一到休息时间,孙翔就迫不及待地丢掉鼠标,冲他旁边的吕泊远使了个眼色:“吕总,弄完没?”



“没呢,哪这么快。”



孙翔伸了个懒腰:“我也是,还差一点。”



杜明凑过来:“我昨天弄一半卡住了,翔翔你帮我看看呗。”



“好啊!你带了吗?”



“带了带了。”杜明连连点头,吴启也凑过来:“我也带了。”



孙翔嗯了一声,站起来,大手一挥:“那咱们今儿还是走起!”



说罢四个人鱼贯而出,还不忘给周泽楷打了招呼:“队长我们出去一下哈!”“周泽楷我去隔壁待会儿!”



周泽楷:???



自方明华退役后变得更加忙碌的江波涛也不在,被一个人撂在训练室的周泽楷出离愤怒了。



他看着开着空调暖烘烘又空荡荡的训练室,一拍桌子,怒气冲冲地往休息室走。



他可不管他们瞒着他是在吃东西还是玩游戏还是聚众撸管,反正他今天就要把自己这几天压抑的空虚、寂寞、不满、猜疑都统统说出来,然后立场坚定地——



加入他们!



5.



周泽楷站在紧闭的休息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



周泽楷,今天把你的不满说出来吧!



暗暗给自己打气的周泽楷猛地拧开了休息室的门,哐一声把门推到了一边。



“你们在干嘛!我也要……加入你们?”



周泽楷目瞪口呆地看着休息室沙发上一人抱着一个毛线团和一个还穿在棒针上的半成品手指翻飞不停的四个人,愣是把感叹句变成了疑问句。



孙翔抬起头,见是周泽楷,给他打了个招呼:“你怎么过来了?”


他举起手里完成度最高的围巾:“怎么样?好看吗?”



周泽楷慢吞吞地挪过去,背着手审视了一番,点了点他矜贵的头:“还可以吧。”



“队长我的呢!”



“还有我的!”



“队长这颜色你喜欢吗?”



被孤立自己的队友热情淹没的周泽楷被蒙蔽了双眼:“好,都好。”



吴启才刚开始织两天,见周泽楷孤零零地站那儿没事做,忙去拉他:“队长你要不要试试,挺好玩的还!”



周泽楷:“好!”



6.



江波涛和经理谈完事情,径直回了训练室。



他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训练室愣了两秒,转身去敲隔壁休息室的门。



江波涛扣了两下门,说了声:“训练要开始了哦!”就拧开了门把。



房间里气氛融洽,周泽楷正被其他几个人围在中间,吕泊远和孙翔坐在他左右,杜明给周泽楷举着毛线团,吴启从后面抱着周泽楷的脖子,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专注地看着周泽楷——



织围巾。



开门声响时,周泽楷还抬起头对着江波涛露出一个羞涩的微笑。



“对不起打扰了。”



江波涛面无表情地甩上了门。



他在门口冷静了几秒,倒是孙翔手里挽着个袋子来开门,笑嘻嘻地拉他进去:“江副你回来啦!”



江波涛嗯了一声,故作镇定地问:“你们这是干嘛呢?”



7.



搞清事情原委后,江波涛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所以你们就跟着翔翔一块织围巾了?”



杜明点头:“是啊是啊,江副你要不要也试试?”



江波涛冷漠地拒绝了他:“那这些毛线和工具也是翔翔买的?”



孙翔正忙着给他的围巾收尾,周泽楷偏着脑袋在旁边看,他不会起针,收尾倒收得漂亮:“不是啊,都是唐柔给我买的。”



“买这么多?”



“哦,我给她说我们都要织,她就给我寄了。”



收完尾的罪魁祸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弄完啦!好看吗!”



“好看好看,翔翔这个真不错。”



“哇你动作这么快,我才弄一半呢!”



“厉害。”



江波涛无语地看着被捧到自己跟前的驼色羊毛围巾,还是给面子地说了个不错,然后问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翔翔织围巾是要送人,那你们织好了给谁?”



“给方哥啊!”杜明吴启吕泊远异口同声地说。



周泽楷惊慌地看了他们一眼,什么?这个织好了不是自己处置吗?



“人生第一条试验品,我可不敢随便送人,给方哥最合适了!”吕泊远振振有词。



周泽楷想了想,觉得有理,附和地“嗯!”了一声。



江波涛头疼地看向正美滋滋给自己围巾拍照的孙翔:“说起来,翔翔是要送给谁啊?”



“是哦!这么用心,不会是给我的吧?”杜明叫道。



“说不定是给队长的!队长不是快生日了!”



周泽楷眼睛一亮,目光炯炯地盯着孙翔。



江波涛故作严肃:“一定要老实交代,你花这么多心思,没一个令人信服的对象不行哦。”



啊?”孙翔挠挠头:“我织给我妈的啊!”



这个对象太牛逼,江波涛屈服了。



8.



不管怎么说,大家还是饱含热情地参加了一项集体活动。



江波涛觉得这场面绝无仅有,值得留恋,便让其他人做了一个摆拍的织围巾的姿势,给他们拍了几张照片。



拍完照孙翔不忘叮嘱他:“江副这照片不能流出去啊!”



“嗯,放心。”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信誓旦旦。



此刻的他,心里想的是其他人是不准再织了,下周是和微草的比赛,王杰希还没退役,高英杰日渐独立,必须严阵以待,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张照片,还是一不小心,流了出去。



Tbc.




















评论(39)

热度(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