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粗棒针

1.

方士谦从被窝里爬起来接袁柏清视频,人还是恍惚的。


他看了眼时间,烦躁地挠了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接通了这个越洋视频:“你必须给我一个不neng死你的理由!”


袁柏清在视频那头抖着嗓子喊了声“师傅”,支支吾吾地开口:“队长生我和小别的气了。”



“哦?”方士谦一下子就清醒了,坐在床边翘着腿连连追问:“王大眼生气了?怎么生气了?有没有气到升天?哈哈快给师傅描述一下,薄情儿你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哈,居然能惹王杰希生气,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弟!”


袁柏清沉默片刻,等方士谦笑够了,才郑重其事地又重复了一遍:“队长真生气了。”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生个气有什么大不了的!”见袁柏清没说话,又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行吧行吧!案发时间、案发地点、作案动机,统统给为师交代清楚!”



2.



案发时间是昨天晚上。



案发地点是刘小别和袁柏清的宿舍。



作案工具是两根粗棒针。



方士谦打断袁柏清:“粗棒针?你们哪来的粗棒针?”



袁柏清说:“哦,这牵扯另一个案件,师傅你先听我说完。”



方士谦:“……您继续。”



作案动机嘛——袁柏清声音有些悲愤:“都怪刘小别那傻逼!”



正坐在旁边心不在焉偷听的刘小别不高兴了:“嘿凭什么怪我啊!你不也参与了?!”



“不是你先开的头?!”袁柏清瞪他。



“是……我开的头又怎样!”刘小别心虚道。



作为本案的犯罪嫌疑人,还疑似主犯的刘小别,最开始只是把粗棒针从柳非的房间拿了过来。



“你这已经是预备犯了。”方士谦说。



然后刘小别把粗棒针拿在了手上仔细打量:“这玩意儿是木制的啊,还挺粗。我妈以前用的是钢的,很细的那种。”



袁柏清接过一支:“细的是织毛衣的吧?”



“是吗?”对此一窍不通的刘小别顺手挥舞了两下,脑子一抽,把尖的那天握在手心,直直朝袁柏清的方向刺了过去:“看我的追魂光剑!”



方士谦倒吸一口凉气:“哇,实行犯!”



本来也是闹着玩,刘小别控制了力道,没刺到袁柏清身上就被袁柏清拿粗棒针挡了回去,两个人挥舞着手里的粗棒针乒乒乓乓呵呵哈嘿地打了几个回合,从地上蹦到床上,又从床上跳到地上,嘴里还不停喊着自己的技能名,有来有往好不热闹,完全没听到门外有人敲门,也忘了自己宿舍门没锁。



“你们在干什么?”王杰希黑着脸看着正打成电视里武林高手对峙时的经典对抗姿势的两人,“搞决斗?”



啪一声,粗棒针被刘小别扔到了地上,袁柏清连忙学着他的样子把自己的武器扔了,两个人并排站在王杰希跟前,呐呐地喊了一声“队长?”



王杰希没说话,走进屋俯身把粗棒针捡了起来:“这是哪来的?”



两个武林高手大气都不敢出。



“知道这东西多危险吗?”王杰希握着粗棒针在自己手心一点一点,像极了刘小别高中时拿着教鞭的教导主任。



“职业选手,快20岁的人了,还拿这个打打闹闹。”王杰希推门时瞬间被悬起的心这时才落回实处,不免有些窝火,语气也比平时重了些:“戳到眼睛怎么办?戳到手怎么办?还打不打比赛了?”



袁柏清垂下头:“队长我错了。”



刘小别抿了抿嘴,“那以后就不玩了呗!”



王杰希还是沉着脸:“先说这是谁的?你们从哪儿弄来的。”



“啊?”被袁柏清推了一把的刘小别,还在想借口,结果一看队长挺不高兴,脑门一热:“这是孙翔给我们的!”



王杰希:“???”



瞬间卖了小伙伴的刘小别毫无心理负担:“那傻逼自个儿爱上打围巾,还带着周泽楷他们一起打,这还不够非要祸害我们群的都打,这个粗棒针就是他寄过来的。”



袁柏清连忙掏出手机,翻出自己珍藏的轮回大秘密,狗腿地凑到王杰希跟前:“队长你看,他们还集体织围巾呢!”



王杰希用他那双大小眼深沉地盯着这张照片看了半天。



江波涛没有出镜,镜头里的人摆拍还这么明显,江波涛啊江波涛,大家都是心脏候选人,你这道行真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再说这照片挺私人,他都没见过,袁柏清怎么会有。



王杰希看着献宝似的袁柏清,在心里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傻子。



刘小别还在补充细节:“他非给我俩寄过来,还说要教我俩呢!我和薄情儿没从,就是东西到了没忍住拆开……玩了一下……”



王杰希嗯了一声,面无表情道:“不管怎么说这个玩起来就是个危险品,东西我没收了,要是孙翔再要给你们寄——让他寄我这儿来。”



“知道了!”



“放心吧队长!”



等王杰希施施然走了,袁柏清没忍住推了刘小别一把:“刘大剑客,玩玩玩,玩脱了吧!”



刘小别摸摸鼻子:“这玩意儿被队长没收了,那咱计划怎么办?”



袁柏清苦恼地撇了下嘴:“问问小非吧!让她小心别被队长发现了!”



3.



方士谦打了个哈欠:“搞了半天还是个案中案,那照片怎么来的,先交代清楚吧!”



轮回的独家私藏,怎么会到袁柏清手里,说来也是一个巧合。



拍下这张照片的一周后,轮回客场对微草,比赛结束后江波涛按群里惯例请六期小公主柳非出去吃饭,两个人还一起拍了几张合照。



照片在江波涛手上,等回了宿舍柳非就迫不及待地戳江波涛微信,让他把照片发给她,她要发朋友圈。



彼时孙翔正好来找江波涛聊天,他心不在焉地听着,没留神,把手机里的轮回大秘密一并发给了柳非。



柳非惊呆了,然后火速点了保存。



她对着照片笑了半天,装作没看到江波涛的撤回,并顺手发给了袁柏清。



袁柏清又一个顺手发到了七期群里。



正靠着桌子和江波涛说话的孙翔屁股兜疯狂震动起来。



孙翔点开一看,七期群里已经被刷了屏,所有人都排着队形刷着“翔哥牛逼”艾特孙翔。



孙翔嘀咕着“搞毛啊”往前一翻——



“卧槽!”孙翔颤抖着拉住江波涛,“江副,照片!”



江波涛一看,知道他刚刚的手滑被柳非看到了,苦笑一声:“没留神发给柳非了。”



“哦。”孙翔也没说什么,倒是群里刷屏过后又开始嘲笑他,尤其是唐昊,孙翔怀疑他快在手机那头笑得背过气了。



孙翔怒了:笑屁啊你们!织个围巾而已,你们还不会呢!我笑你们吗?!



唐三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繁似锦:翔哥,想不到你还会这一手



飞刀剑:哎哟我们翔儿真是贤惠



冬虫夏草:可以说十分妇女了



一叶之秋:什么妇女?怎么就妇女了!我们以前班上男同学都会织,不会的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唐三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叶之秋:唐昊你就笑吧,织个围巾而已,瞧你们那少见多怪的样,我们轮回都会!



飞刀剑:哎哟你还挺骄傲



一叶之秋:就骄傲怎么滴吧!收礼物的人可开心了,我管你们说什么!



花繁似锦:翔哥你织围巾是给谁的啊?



唐三打:还能有谁,周泽楷呗。



一叶之秋:给我妈的!



冬虫夏草:……



唐三打:……



飞刀剑:哇,我竟然觉得有点感人



花繁似锦:其实我也……



冬虫夏草:翔哥,织围巾难不难啊?



唐三打:???



刘小别看群里袁柏清这么问,也有些奇怪,喊了一声旁边床缩被子里的袁柏清:“你问他这个干嘛?”



“哦。”袁柏清翻个身看着刘小别:“你说我们给队长也弄一条怎么样?”



刘小别皱眉:“从哪儿弄?”他回过神来,瞪大眼:“你说我们自己织啊?!”



“是啊!”



刘小别无语地和袁柏清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还是妥协了:“那我们也不会啊……”



“找小非呗。孙翔都会,我们肯定学学就会。”袁柏清说,“到时候我们仨一人织一段,又不耽误时间,怎么样?”



“额,那随便你吧。”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你可别让唐昊知道。”



袁柏清比了个ok,转头就给柳非发了消息,小姑娘对做手工还挺感兴趣,兴奋地回了个好啊,正好刘小别从孙翔那儿套了情报,毛线和工具都是唐柔买的,柳非就直接找上了唐柔,请她把地址发给她。



唐柔还有点奇怪,怎么最近织围巾都找她?



但她还是什么都没问,爽快地发过了地址。



随后三个人就颜色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至于款式为什么没有争议,是因为柳非表示她只会最简单的那种。



飞刀剑:绿色!必须绿色!多微草啊!



冬虫夏草:靠 绿的多难看啊!不能因为微草绿就把队长整一身绿吧



叶下红:我也不喜欢绿的



飞刀剑:那就棕绿,拼色的不挺好看的



叶下红:还拼色,纯色的都不一定能织出来呢



冬虫夏草:小非你说!你觉得什么颜色好



叶下红:黑的吧?



飞刀剑:黑的太深了



冬虫夏草:那驼色?我看孙翔那个挺好看



飞刀剑:靠 凭什么和他的一样啊!



叶下红:灰色呢?我看队长穿灰色的毛衣可好看了!



冬虫夏草:这个好!低调不失沉稳!



飞刀剑:随便你们吧……



颜色定了下来,毛线和工具也准备齐全,柳非还抽了个空给两人用普通的毛线来了个临时教学,一切准备就绪,准备开干了——



工具被没收了。



4.



柳非穿着睡衣披着队服没好气地白了耷拉着脑袋的两人一眼:“幸好我准备充分,给你俩的就没指望能用。”



袁柏清“嗯?”了一声,喜笑颜开:“小非你那儿还有多的啊?”



“是啊!”柳非耸了耸肩膀,我已经起针了,开头这段我先弄好,你俩没事就过来练练。”



刘小别连连点头,“就是队长今晚上挺生气的,我怕再被他发现了——”



柳非想了想:“咱再拉一个人下水,你俩织的时候让英杰放风去!”



“这个好!”袁柏清干巴巴地鼓了下掌,兴冲冲地去敲高英杰的门:“我这就给他说。”



一脸茫然地高英杰在被三位前辈围住叽叽喳喳半天后,欣然接受了任务。



还想着再贡献一份力量:“要不我也一起织吧?”



“不用不用!”刘小别拍拍他的肩膀,“队长管你管得最严,要是被他发现你弄这个,咱计划不就泡汤了么,要再说你两句,可不得哭鼻子。”



高英杰脸有点红:“我没……”



“你就给我们放个哨就行,好好训练才是正事。”袁柏清附和。



“好吧。”高英杰点点头,“有什么要帮忙的请给我说。”



方士谦听到这儿有些不对劲:“你们这万事俱备,哨都有人放,不挺顺利么。”



袁柏清挠挠头:“顺利是顺利,就是队长好像还在生气。师傅,您说我们该怎么做啊?”



方士谦唔了一声:“他怎么生你们气了?”



袁柏清想了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感觉吧,觉得队长还有点不高兴。”



“骂你们了?甩你们脸子了?不理你们了?”



袁柏清连连摇头,“反正就感觉,我和小别都这样觉得。不会错的。”



方士谦哦了一声。



王杰希是微草的精神内核,是这帮小年轻的榜样、或者靠山,也是影响整个微草气氛的漩涡中心。



所以王杰希情绪一直很平和,以免给其他人负面影响。



久而久之,他的精神、心情、灵与魂像是扎根在了微草的土壤中,但凡有一些波动,队员也能敏感地察觉出来。



所以方士谦没当袁柏清在胡说八道,反而安慰了他两句:“你们队长不会生你们气的,他就是更年期提前了,行了,你们那计划早点弄完安心训练,我去问问他。”



袁柏清不胜感激,连带着刘小别也凑过来喊了句“谢谢方神!”



方士谦关了视频又睡了个回笼觉,隔了两天特意找了个王杰希在睡觉的时间,给他打了一通越洋电话。



半夜被惊醒的王杰希有些火大,披着外套走到阳台上吸了两口冷空气:“你必须给我一个不neng死你的理由!”



“哟,睡着呢?”方士谦笑。



“不然呢?”王杰希看着沉沉的夜色:“找我干嘛?”



“听说你最近情绪不太稳定啊。”方士谦说,“别急着否认,薄情儿都给我投诉了,说你更年期提前,给他和小别穿小鞋呢!”



王杰希呵呵两声,直接过滤掉方士谦的垃圾话:“他找上你了?”



“是啊!那苦大仇深的样儿,王大眼你不能趁我不在欺负我徒弟啊!”



王杰希笑了声:“哪能呢?”



“那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他和小别是有事儿瞒着我吧?”王杰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小非。”



“嘿嘿,挺敏锐嘛!”方士谦卖了个关子,“你过两天就知道了。”



王杰希唔了一声,半晌,似笑非笑地摇摇头:“这俩小子还挺敏感。”



5.



有方士谦打包票,三人组的织围巾大计进行得十分顺利,顺利得还有空闲在收尾前给围巾上织两个字。



“就写王杰希吧?或者英文首字母?”



“英文不好勾吧?”柳非摇头,字多了不好看,要不就写个“王?”



刘小别摸摸下巴:“加个大字怎么样?”



袁柏清想了想,“这个好!霸道!”



柳非无语片刻,问旁边的高英杰:“英杰你说呢?”



高英杰腼腆地笑了笑:“大王吗?好啊。”



少数服从多数,负责绣字上去的柳非屈服了。



收针之后三个人都没忍住,靠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总算弄完了!”



高英杰连忙捧场:“大家辛苦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给队长啊?”



“圣诞节?”



“哇,等这么久?还有快一个月呢!”



柳非幽幽地来了一句:“我想的是父亲节。”



袁柏清咸鱼一般瘫在椅子上:“什么节不节啊,要我说今天就送。”



“送礼没个由头啊?”



“要什么由头,就今天送。”刘小别拍了板,“英杰你去整个盒子来包装一下。”



6.



思索了好几天刘小别他们三个在做什么的王杰希,在一个下着雨的冬夜,毫无原由地收到了一份礼物。



“给我的?”王杰希又确认了一次。



被推上来打头阵的柳非脸有点红,笑嘻嘻地把盒子塞到王杰希怀里:“是啊!队长,你一定要收下哈!”



刘小别和袁柏清跟在后面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王杰希看着刘小别后面的高英杰,有点头疼:“英杰你也参与了?”



高英杰慌张摇头:“我只跑了跑腿。”



“哎呀队长不说了,我们先走了!”柳非脚底抹油准备开溜,袁柏清和刘小别跟在后面,却被王杰希叫住:“柏清、小别,谢谢。还有小非,谢谢。”



刘小别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故作潇洒地挥了挥手:“多大事儿啊,队长你喜欢就好。”



袁柏清点头如捣蒜:“就是就是。”说完四个人一溜烟跑了个干净。



王杰希无奈地笑了笑,回屋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躺着一条质地良好的灰色羊毛围巾,还挺长,适合男人戴的款式。



王杰希展开一看,没忍住笑出了声。



围巾一看就是由三个人分三段完成,一段针脚绵密扎实,一段线头毛躁,打了数个结,一段针脚疏松,泾渭分明毫不协调,底端还歪歪扭扭地绣了两个字——“大王”。



一条滑稽又可爱的围巾。



王杰希把它仔细地围在脖子上,细致地整理好。



看着镜子里也变得有些滑稽的自己,一双大小眼眯成了一条缝。



7.



第二天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围着围巾进了训练室。



即使暖气充足,也没舍得取下来。



他浑然不顾其他人惊异的眼神,倒是送礼物的三个人连带高英杰,心照不宣地在电脑后埋下头,偷偷笑了起来。



方士谦听说了特意在发了个视频过去。



视频里王杰希正悠闲地喝可乐,脖子里还围着那条围巾。



几个小子折腾半天给他织的哦,待遇真好。



方士谦酸溜溜地想。



王杰希问他:“什么事?”



“这不是听说某人收礼物了吗,慕名前来参观参观。”



“哦?”王杰希闻言把镜头挪远了些,方便他看清楚,脸上虽没什么表情,眼中却露出几分愉悦:“不要太嫉妒。”



“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方士谦故意挑刺儿,“你看这织的,一段一段的,针脚也不齐,还飞毛,等等,下面还绣了字是吧?”



靠!随便搞搞不就行了,还给他绣字!



“这绣的什么来着?什么王?“



“大王。”王杰希说。



“呓——您脸皮真厚。”方士谦总结陈词:“总之,像这样粗制滥造的围巾,我是绝对不会嫉妒的。”



“是么?”王杰希笑了笑,抬手把围巾理了理:“我觉得很好。”



“我特别喜欢。”














评论(70)

热度(3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