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不冷



在微草粉丝心中,除了他们的天降紫微星,以天马行空的魔术师打法纵横联盟的队长王杰希,还有两样东西地位不可撼动。


一是俱乐部那只常年睡王杰希大腿的叫薄荷的猫。


二是由王杰希倾情带货的微草冬季队服。


冬季队服还是林杰在的时候定下来的,军绿色,大方的中长款,鸭绒含量高,耐脏保暖,据说是林杰跑遍了北京周边,才找到一家负责给中戏校服出货的工厂定制的。


衣服拿回来后获得众人一致好评,老板都跑过来要了两件。王杰希尤其喜欢穿,除去俱乐部发的两套,自个儿又买了两件当私服,假期被拍到也是队服加身,一个冬天都没换件别的外套。


最早粉丝不知情,以为是俱乐部苛待自家王牌,没有给他置装,在微博上还闹了一通,经理苦逼地跑去给王杰希打商量,问他下次去机场能不能换件大衣。


王杰希用他的大小眼淡淡地看了眼裹着羽绒服的经理,然后冷酷地拒绝了他。


脑回路一向异于常人的魔术师,在过冬这方面态度坚决,依旧我行我素地把队服当私服。出于对偶像的狂热崇拜,小队员们也学王杰希一个冬天队服不离身,导致每次微草在机场被拍都绿油油一片。


次数多了粉丝也看出来他就是爱穿队服,也就不闹了,反而爱屋及乌看出了这队服的好来,跑官微去打听是哪家工厂定做的,能不能出个粉丝周边款。


打听得多了俱乐部也重视起来,请团队设计了一个周边款回馈粉丝,在官网开售一分钟就被抢了个干净,一时间有价无市。


连叶修都找王杰希黑幕了一件。


理由给的理直气壮:这不懒得去买衣服么。

 

但厚实的冬季队服也不是人人都爱穿。


叛逆期少女柳非一开始就不爱穿冬季队服。


小姑娘臭美,对穿衣打扮有自己的要求,厚实普通的深色羽绒服显然还不在她的审美之内,见队里没有强性要求非比赛期间要穿队服,便欢欢喜喜地购置了不少小裙子小外套,即使是冬天的羽绒服,也选的是款式可爱颜色鲜嫩的款,再配上帽子围巾,在绿油油的队伍里显得特别扎眼。


王杰希没有非要大家保持一致的强迫症,偶尔见柳非穿了新衣服,还会夸两句好看。


唯一一次是刚入冬的时候,微草客场对蓝雨,出发的那天北京天气晴朗,柳非在衣柜里翻翻捡捡半天,选了条轻薄的连衣裙搭牛角扣大衣,头上还顶了个红色的贝雷帽,袁柏清来叫她出门时柳非正对着穿衣镜整理自己的帽子,见他过来颇不好意思地问了句:“会不会很奇怪?”


袁柏清连连摇头:“不怪不怪!好看!小非,把自己整漂亮点,说不定比赛完了要和蓝雨的一块吃饭,你再化个妆,羡慕死他们!”


柳非被他一撺掇,把周一北京会大降温的天气预报忘了个干净,也没想着带件厚外套,蹬着小皮鞋就跟着队伍出了门。


结果飞机刚落地北京就傻了眼。


下雪了。


北京的第一场雪就这样翩然而至,机舱里的乘客都挺兴奋,外地来的小队员有的是头一次见到雪,趴在舷窗上拍个不停,刘小别用胳膊肘撞了撞旁边的柳非:“你要拍不?我给你拍。”


柳非看着周围裹着羽绒服的乘客心不在焉地摇了摇头。


刚一下飞机柳非就明显地感受到了温差。


即使机场里开着暖气,身上这件薄薄的大衣也难以抵御严寒,柳非理了理在飞机上睡得乱蓬蓬的头发,把围巾裹紧了些加快步伐去取行李,祈祷着接他们的大巴已稳稳停在航站楼外面。


越想什么越不来什么,一行人刚出了接机口,王杰希就接到经理的电话,说是路上堵车,在路上已经一个多小时没动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得再等会儿。”王杰希挂了电话让他们自己找个角落休息,自己跑到外面去回手机里一溜儿的未接来电。接机大厅不比候机室暖气充足,刘小别就去找个插头的功夫,回来见柳非脸都冻白了,整个人哆哆嗦嗦地窝成一团,这才后知后觉地喊了句:“我去!小非你没事吧?”


他声音不大,只有周围的几个人注意到,高英杰探头过来看:“非姐你怎么了?”


柳非固执地摇头,嘴上抿了个笑:“没事啊!”


“那我怎么觉得你在抖?”刘小别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她还穿着头天的那身衣服:“你怎么穿这么点?毛衣都没穿?羽绒服呢?怎么不拿出来穿!我靠你是不是冷啊?”


柳非被他追问得不好意思,头垂得低低的:“我没带……”


早已屈服于寒冬,放弃自己的皮夹克牛仔外套穿上队服的高冷小潮男无语了,他站在柳非跟前抓耳挠腮地也不知道怎么办,半晌朝柳非竖了个大拇指:“非姐,还是你牛逼!要风度不要温度,还这么抗冻!”


柳非瞪了他一眼。


正说着袁柏清上厕所回来了,见柳非冻成那样连忙摘了围巾让她拿着捂手,高英杰忧心忡忡地问她:“非姐,要不你穿我的吧?”


柳非见他说完就准备脱外套,连忙按住他:“英杰我不冷!真的!你别给我——”


啪一声,一件队服丢到了柳非腿上。


王杰希站在一边,穿着灰色的毛衣,里面翻出条纹的衬衫领,皱着眉打量柳非:“怎么穿这么少?”


柳非声音有些怯怯的:“忘了带了……”


“嗯。”王杰希没说什么,“把外套穿上。”


“我不冷——”柳非抱起腿上的外套试图塞回王杰希怀里:“队长你自己穿吧,我真不冷。”


王杰希后退了一步,“穿上。”他声音清冽冷淡,没有带祈使词时更像是不容置喙的命令,说完了觉得有些生硬,又补了一句:“听话。”


柳非怔怔地停止了手,半晌耳根子居然有些红,讷讷地应了声:“哦。”


队服很大,柳非穿上后已经盖过了膝盖,看着有些滑稽,王杰希倒满意地点点头,又指使立旁边的两个傻子去给柳非接热水,袁柏清一拍大腿:“哎呀我这都没想到!”赶紧拖着刘小别跑了。


等喝过热水,又裹着厚厚羽绒服的柳非又活蹦乱跳起来,王杰希坐在高英杰旁边和他讨论上一场比赛,柳非支着耳朵听了半天,又没忍住打断他:“队长你冷不冷啊……”


王杰希也没生气,安抚地冲她笑了笑:“我衣服穿得厚。”


柳非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我以后也穿队服。”


王杰希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穿你喜欢的就是。”


所幸他们没有等太久,一个半小时后,大巴车到了。


袁柏清拖着行李去拿柳非换下来的大衣,嘴里不忘去贫她:“哎呀小非,都怪我不好,本想着让你打扮漂亮点给我们长长脸的,这脸还没长到,先把你给冻傻了。”


刘小别啐了袁柏清一口:“瞎说八道什么呢?咱们非姐冻傻了也是顶漂亮的傻子!”


柳非气得丢下行李去踢他们,三个人正走到门口嘻嘻哈哈地闹着,寒风往柳非的脖子里一钻,先把她冻了个哆嗦。


然后羽绒服的帽子就被人掀起来给她戴上了。


宽大的帽子把柳非的脸遮了大半,她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压着她,她知道是谁在旁边,不用抬头就知道。


于是她盯着地面,听到站在她旁边,手随意搁在她帽子上的王杰希,用一种毫无起伏又特别认真的语调对袁柏清说:“谁说的?我觉得特别长脸。”























评论(119)

热度(3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