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一盏灯



   一盏灯


1.

房间的门被仓皇地踢开,又砰一声关上,玄关没有开灯,急促的呼吸声在黑暗中如哧一声点燃的火星,只待被握着火柴的人随手抛出去。孙翔背抵着门,任凭周泽楷把他的双手紧扣在门板上,炙热又焦躁的吻从他的额头落到眼睛,再到他的嘴唇,孙翔有些招架不住,唔了一声,忍不住挣了挣手。


周泽楷轻笑了一声,半搂半抱地带着孙翔往酒店柔软的大床上倒去。


阔别多年,再见面两个人统共就说了几句话,心照不宣似的,在送走了老友们后,火急火燎地奔向了附近的酒店。



似乎是有很多话想说,但此刻一句都派不上用场,他们在沉沉的夜色里握紧彼此的手,在无人的大街上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狂奔,渴望拥抱、渴望亲吻、渴望一场大汗淋漓,再没什么比直接了当的占有更能消除他们心头的阴影了。


暧昧升到顶点时,孙翔拨开了周泽楷额前濡湿的黑发,亲了亲他的眼睛。


“周泽楷……”孙翔怔怔地捧着他的脸,盯着他温柔又沉静的眼睛固执地看了半天,自个儿眼睛却悄悄红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周泽楷侧过脸亲了亲他的手心,语气里有浓浓的歉疚:“对不起。”


凉风将房间的热度冷却,周泽楷起身前给孙翔倒水。


等孙翔喝了水,才掀了被子钻了进去。他身上冰,孙翔依旧紧紧地贴着他,两个人鼻尖触着鼻尖呆呆地看着对方半天,还是孙翔先开了口:“我想回家。”


他翻了个身,对着天花板喃喃自语:“我很久没回家了,我想回重庆。”


周泽楷点头:“明天就回。”


孙翔偏着脑袋看他:“我想回我们的家。”



周泽楷愣了愣,镇定地压下心头冒出的些微喜悦:“房间还没整理。”


孙翔又强调了一遍:“我现在就想回去。”


周泽楷坐起身去捞收在一边的衣服:“那就回去。”

2.


孙翔已经三年没回这个小公寓了,周泽楷走之前他们争吵过很多次,他甚至当着周泽楷的面扔了公寓的钥匙。


这公寓是周泽楷私人的房产,家人偶尔过来帮他打理。


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三点,孙翔却没犯困,倒是在电梯里捂着屁股冲周泽楷发牢骚,说他走路都不舒服,周泽楷忍着笑给他打保证,说下次一定注意。


房子里冷冰冰的,冰箱空无一物,家具被盖着防尘罩,幸好水电还没有断,周泽楷的行李还丢在客厅,他拐去衣柜里翻没拆开的床上用品四件套,准备换了床单被套先将就睡一觉。


他一个人在卧室忙活,孙翔就在外面扯防尘罩,拿了抹布擦茶几和架子上的灰尘,挥舞了两三下就邀功似地冲进卧室问周泽楷换好了没。


周泽楷正在换被套,俯着身子去牵被芯的角,孙翔兴冲冲地跑另一边拉住被角,两个人协力把被子举起来抖了抖,就算是换好了。


“你动作真快呀。”孙翔咋舌。


周泽楷坐在床尾换枕套,听他语气里竟有几分喟叹,觉得好笑:“还不会?”


“是啊!”孙翔靠着桌子,双腿交叠,没心没肺地耸肩:“我就没自己换过被子。”


尚算年轻的小斗神学什么东西上手都很快,偏偏不会换被套,在越云经理给他换,在嘉世刘皓和肖时钦给他换,到了轮回以为得自食其力,周泽楷又主动接棒了。


“你走了之后就是江副小明帮我换的,等他们走了经理又来了。”孙翔无辜地摊开手,“我就是想学也没机会呀。”


还真是理直气壮,周泽楷想。


折腾半天两个人都有些困了,挤在浴室抱一块亲亲密密地洗了个澡,洗漱用品还是从周泽楷的行李里翻出来的,周泽楷给他抹沐浴露时孙翔还凑上去闻了闻,淡淡的海盐味,他皱起鼻子:“你现在用这味儿啊?”


周泽楷心绪一动:“那以前?”


“柠檬或者橘子吧。”孙翔抬手闻了闻手肘:“我不喜欢这个。”


“明天就换。”周泽楷把沐浴露丢在一边,捏着孙翔的下巴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等他们再度钻进被窝里时,孙翔觉得自己皮肤的质感都变了,变得和旁边的人一样,他们紧密地腻在一处,孙翔打了个呵欠:“明天陪我去俱乐部收拾行李吧。”


周泽楷半眯着眼去挠孙翔下巴上的肉:“嗯。”


“然后回一趟重庆。”


“好。”


“再去趟杭州吧,还有昆明、武汉、北京……”


“好。”


“我也去你们学校读书吗?瑞典冷吗?”


“有点。”


孙翔支着下巴去捏周泽楷的鼻子,表情郑重:“那说好了啊,以后我跟你走了。”


周泽楷仰头看着他没说话,只觉得头顶灯光照得眼睛有些刺痛,半晌才哑着嗓子承诺道:“说好了。”


3.


第二天早上还是江波涛给周泽楷打了电话。


孙翔正蒙着被子呼呼大睡,周泽楷起身去翻可以给他换洗的衣服,江波涛问他:“翔翔今天去俱乐部拿行李?”


周泽楷嗯了一声:“你们呢?”


“我们就在俱乐部外面那酒店的,那三个还在睡,等会儿你俩先过来吧,咱们一起回去。”


旧友重逢总令人兴奋雀跃,虽说头天晚上大家才见了面,但不妨碍周泽楷刚一到江波涛的房间门口就被藏在门后的杜明吴启和吕泊远团团围住,一个霸占他的左胳膊,一个霸占他的右胳膊,一个从后面扒着他不肯撒手。


江波涛也走上去握住周泽楷费力抬起的手。


起床气还没消的孙翔踢踏着腿不高兴了:“喂喂!有没有搞错啊!谁才是主角啊!”


他瞪了一左一右绑着周泽楷的杜明和吴启一眼,刚想说“你们把胳膊占了我抱哪儿”,周泽楷就冲他抬了抬腿:“你可以抱这儿。”


孙翔飞起就是一脚:“我去你的!”


事实上除了孙翔梗着脖子三年没联系周泽楷,其他人私下都和周泽楷保持着联系,周泽楷也常借他们之口打听孙翔的消息,一番寒暄后几个人雄赳赳气昂昂地被孙翔领着进了轮回大门,看门的大爷一度以为是他眼花,又或是他打一个盹儿的功夫,又回到了七年前。


他们最鼎盛、满怀希望、热烈灿然的好时候。


周泽楷回来得低调,婉拒了经理提出的将他回轮回的消息放出去的提议,他们一起回了一趟训练室,新一代的小队员们好奇地将曾经的联盟第一人团团围住,周泽楷好脾气地和他们一一pk,最后一个上场的是被孙翔选中的一枪穿云的使用者,和周泽楷的腼腆内向不同,很开朗大方的一个男孩,激烈的角逐后险胜周泽楷,脸上浮出少年人的兴奋喜悦,却还是毕恭毕敬地朝周泽楷鞠了一躬:“前辈我会继续努力的!”


江波涛等人站在后面观战,十七赛季小队员又换了一茬,孙翔独自扛起轮回大梁,比起对声名显赫的传奇的追慕,他们更舍不得陪自己度过每一个日日夜夜的队长。


此刻孙翔还忙着看他们早上的训练成绩,拉着新任队长不厌其烦地叮嘱,夏休期也要抓紧磨合,下赛季非要把其他战队打得满地找牙。


“那队长你呢?”队里年龄最小的女队员眼泪汪汪地问他。


“我?”小斗神指了指正专心pk的周泽楷,脸上露出一个肆意的、明亮的,却很少再出现的笑来,“我要跟你们枪王大大一样,读大学去啦!”


“翔翔今天很开心啊。”吴启和江波涛耳语,“很久没见他这么开心了。”


江波涛笑:“是啊,这几年他太累了。”


收拾行李根本就没轮得上他们动手,几个正选队员就主动跑去帮忙,孙翔倒是要收拾自己的衣物,便赶了周泽楷他们去休息室等。


“翔翔还蛮有威信的嘛。”吕泊远说。


“是啊是啊,我们都退了他一个人也不容易。”杜明挠挠下巴,“要不是去年那事,我还真以为他转性了。”


“什么事?”周泽楷问。


杜明有些惊讶:“队长你不知道啊?”


江波涛咳了一声:“不是大事,就是去年进了支新队伍,那队长人挺自负,头一回对轮回,在后台挤兑我们几个小队员,孙翔把他揍了一顿。”


吴启接他的话茬:“我看那小子就是欠揍,嘴贱得很,这事儿老板亲自来压的,就没传出去,不过老冯给了处罚,禁了翔翔两场赛,对外称的是生病了。”


周泽楷唔了一声,心想怪不得那会儿没见孙翔上场,问江波涛才说是生病了。


不小心把约好守口如瓶的秘密暴露,杜明有些不好意思:“队长你都不问那场比赛轮回赢没赢啊?”


周泽楷哼笑一声,“还用问吗?”


孙翔行李不多,该扔的都扔了,就一个大箱子和一个行李箱,他把队员赶回了训练室,才来敲休息室的门:“弄完啦!我们走吧!”


中午一行人在食堂吃的,下午回的周泽楷的公寓,在外面办事的方明华也赶了回来,几个人分工合作煮饭的煮饭买菜的买菜,零食水果啤酒摆了满满一个茶几,最后大家都喝醉了,横七竖八地倒在客厅里,孙翔躺在周泽楷的大腿上呼呼大睡,杜明红着眼睛问周泽楷:“队长我们以后还能见面的吧?”


“会啊。”周泽楷拿纸去抹他满脸的眼泪:“我保证。”


“天哪小明你丢不丢人,有什么好哭的!”吴启踹了他一脚,“队长翔翔跟你去读书啊?”


“嗯。”


“那读完了呢?”


周泽楷嗯了半天,“不知道呀。”


方明华把倒在自己身上的吕泊远拨开,“其实没什么,不管以后去哪儿,大家想见都能见的。”


“是啊。”江波涛和周泽楷碰杯,“总会再见的。”

4.

宿醉后大家的精神都恹恹的,孙翔连着几天没睡好,谁也不理躲房间补觉,江波涛问了周泽楷接下来的打算,得知他要陪孙翔回重庆,连忙带着他出去给未来丈母娘买东西。

吕泊远和方明华有事先走了,吴启和杜明闹着要去江波涛那里玩几天,他们跑商业街给孙翔的父母挑选礼物,一个劲儿给他出主意:“队长你过去了要勤快一点啊,要主动提出洗碗。”


周泽楷点头:“好。”


杜明又补充:“但说洗不是真洗,有那个意思就行了。”


吴启点头:“对对,就装个样子。”


周泽楷很疑惑:“到底洗不洗?”


江波涛扶额:“你临场发挥吧。”


“对了队长,翔翔爸妈应该知道你吧?你俩在一起这么久了。”


周泽楷愣了愣:“我不知道。”


杜明也愣了愣:“哈?”


江波涛沉痛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停下来为他选购礼物的手:“既然这样,东西不要带太多了。小周,你要是被打了……”


“或者被赶出来。”吴启接话,“你就来找我们吧 !”


“那孙翔呢?”周泽楷虚心求教。


“翔翔应该也会被打一顿吧。”杜明的语气有点哀伤,“等他逃出来,你就把他接回上海。”


“办好签证。”


“连夜私奔。”


周泽楷:“……”


5.


重庆夏天很热,孙翔特意选了傍晚到的航班,他爸妈开车去江北机场接的他们。


“总算退役了!”孙妈妈扑过去抱了自家儿子满怀,把他肩上的背包扯下来丢给孙爸爸,忍不住在他背上拍了几下:“这下好了!可以在家陪妈妈了吧!”


“再说再说。”孙翔有些不好意思,等挂他脖子上的孙妈妈松了手,连忙把周泽楷扯过来:“妈,这是我队长,你知道的吧,周泽楷。”


孙妈妈愣了愣,连忙去扒周泽楷身上的背包,周泽楷避了一下:“谢谢阿姨,我自己背。”


说完又冲孙爸爸颔首:“叔叔好。”


“小周啊,阿姨好久没见你了。”孙妈妈笑眯眯地拍了拍他肩膀上的灰:“你是不是出去读书了?”


“嗯。在瑞典读书。”


“读书好啊!”孙妈妈一手拉着一个往停车场走,“你们难得回来,在家里多玩两天。”


到家了孙妈妈又忙着去厨房做饭,孙爸爸放下行李问她:“你给小周把客房收拾一下吧?”


孙妈妈瞪了他一眼:“有撒子好收的,两个男娃,让他就睡孙翔那儿。”


“有你这么待客人的么?”


“你会待你去收啊!你知道个锤子。”孙妈妈推了他一下:“起开!我去做饭。”


倒是周泽楷进了孙翔屋有些不安:“你爸妈……他们知道么?”


“啊?知道什么?”


“我跟你的事。”


孙翔摇头:“没打算告诉她。”


“那怎么办?”


“管他呢!到时候我跟我妈说,跟你这个乖宝宝一起去上学,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天高皇帝远,隔这么远她也管不了我!”


周泽楷唔了一声,没说什么。他知道跟家里人坦白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大的风险,这些他曾经经历过的事,他宁愿孙翔越晚经历越好。


孙翔还有个姐姐,晚上也回来吃了饭,晚餐很丰盛,孙妈妈手艺很好,还照顾了周泽楷的口味,吃过饭孙翔姐姐被指使着洗了碗,周泽楷无措地站在厨房探头探脑:“要不要帮忙?”


“不用不用!”孙翔姐姐赶他,“翔翔不是说带你去看夜景么?跟他出去玩吧!”


6.


看夜景的地方是在南山,他们出发得晚,开的家里的车,没有堵车一个小时就到了山脚。


孙翔一边开车一边给他介绍:“这上面也有个大学,春天樱花特别好看,看夜景是在观景台,再往上走有个植物园。”


周泽楷嗯了一声:“这边空气不错。”


“是吧!”孙翔得意地笑了笑,“重庆就是热了点,其他都挺好的。”


“比如火锅?”周泽楷问。


“那当然!明晚上我带你去吃老火锅,比轮回外面那家好吃多了!”


车子开得不快,越高视野越宽阔,孙翔心情不错,在车上摸索半天把歌按出来听。


车载cd是孙翔爸爸准备的,连换了几首都是没听过的老歌,倒是有一首钢琴的前奏挺入耳,有些熟悉,孙翔停了下来。


“曾经自己,像浮萍一样无依。


对爱情莫名地恐惧 但是天让我遇见了你。”


低沉醇厚的男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响起,听着有些伤感,“这什么歌?有点耳熟啊。”


“我是真的爱你。”周泽楷说。


孙翔愣了一下,耳朵偷偷红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歌名。”周泽楷笑,“李宗盛的歌。”


孙翔撇撇嘴,“你还听李宗盛啊?”


“唔。不过不是他的版本。”


孙翔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南山上弯道很多,他不敢分心,倒是在转过一个大弯后,孙翔把车靠边停在了一颗大榕树下。


“你看外面。”


周泽楷依言看向窗外,他们已经开到了半山腰,虽被树木挡着视线也能俯瞰半个南坪区,此刻万家灯火像是从天空坠落的星海,带着俗气的、烟火味的霓虹的色泽,点亮了脚下的大地。


“好看吧?”孙翔发动了车子,“观景台我还没进去过呢!听说视野更好。”


“好看。”


Cd里男歌手压抑的情绪逐步攀升,带着明显的颤音和哭腔,用一种算不得用力的胸腔共鸣反复地唱着:“请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我愿陪在你的身边,为你挡风遮雨。”


孙翔跟着哼了两声,听周泽楷说:“好渺小。”


“什么?”


周泽楷脸贴着窗户,怔怔地看着山下的灯海:“我们好渺小。”


“是啊!”孙翔跟着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我们以后也在这些灯里吧。”


“不管在外面多风光、多出名,回到家也只用开一盏灯。”


沉郁的歌曲唱到了高潮,男中音不停得重复着:“请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孙翔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动。


“喂,周泽楷。”孙翔轻声喊他,“我妈说她想买房子呢。让我明天陪她。”


周泽楷直起身:“我一起么?”


“她买房子,你去干嘛呀!”孙翔嗤笑一声,“正好我早想给她换大房子了,重庆比上海房价便宜多了。”


“买在哪儿?”


“不知道啊!渝北或者江北吧,离机场近一点。”


“嗯。”周泽楷想了想,“你钱够么,带我的卡去。”


“去你的,翔哥比你有钱!”孙翔翻了个白眼,“那说好了啊!明天我发小,就小胖儿,他先接你出去玩,我陪我妈去看房。”


“好啊。”


歌曲唱到尾声,男人的声音低落下来,重复着“我是真的爱你,我是真的真的爱你。”


孙翔想,这歌还挺好听,挺适合他。


观景台快到了,他握着转盘拐了个弯,排在长长的车尾后,长舒一口气。


就明天吧。


明天给爸妈换个大房子,告诉他们他要跟周泽楷去上大学了,告诉他们他要和周泽楷在一起。


如果他们不同意,他就自己以后有机会单独回来看他们。


如果他们同意,等读完书,他们就一起住在新买的大房子里,一家人坐一起看电视,只开一盏灯。


只要他跟周泽楷在一起,怎样都好。



















评论(45)

热度(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