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小混球

1.



孙翔觉得自己最近状态有点糟糕。



但又说不上是哪里出了问题,先打电话给唐昊:“总觉得心静不下来,训练还好,其他时候经常走神。”



唐昊正在晾衣服,手空不出来,随口敷衍了两句:“你去找王杰希,让他给你做个法,把魂给你招回来,准行。”



后又去向唐柔求助:“就感觉心浮气躁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唐柔听了问他:“你走神是在想什么?”



孙翔啊了一声,手去抠桌上的裂缝:“没想什么啊,就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呗。”



“比如呢?”



“比如啊……比如周泽楷?”孙翔倒先反问了自己一句,“他要是没在我跟前,我老在想他在干嘛。”



唐柔哦了一声,又问:“还有呢?”



“还有?”孙翔想了想,“春节那会儿吧,差不多天天给周泽楷打五六次电话。不打心里不舒服,打了又没啥好说的。”



唐柔又嗯了一声,“你俩谈恋爱多久了?”



“就半年多吧,也没多久。”



唐柔笑了笑:“没事,这是正常的。”



孙翔不明所以:“什么正常啊?”



话刚问完唐柔就发了个链接过来,孙翔戳开一看——热恋期的十种表现。



“对得上号吗?”唐柔问。



孙翔一目十行,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讷讷地应了声:“也不是都对得上……”



2.



热恋期吗?



孙翔对着帖子里标红的大字“会变得特别粘人,对爱人的占有欲会变强”发愣,还没想明白呢,周泽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孙翔扫了一眼时间,接通时有些不高兴:“你还没回来啊?”



周泽楷在外面拍广告,休息的间隙躲一边打的电话:“还没有结束。”



孙翔哼了一声,没说什么。



周泽楷问他:“在干嘛呢?”



“哦,刚刚和唐柔打了电话。”孙翔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敲了几下:“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知道。“周泽楷小小地叹了口气:“你先睡吧,别等。”



“我说我要等你了吗?”孙翔撇了撇嘴,又问他:“今天拍摄好玩么?”



“不好玩。”周泽楷笑。



休息时间不长,两个人闲扯了两句,挂电话前周泽楷才听孙翔支支吾吾地说待会儿去他那边睡,周泽楷有些意外,但还是挺高兴:“好呀。”



方明华被经理安排过来陪周泽楷,正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看报纸,见周泽楷跟个小媳妇似的给孙翔报备行程,有点好笑:“看不出来,小孙把你吃得蛮死的嘛。”



周泽楷眨了眨眼:“有吗?”



“你就说你今天在片场跟他打几个电话了。”



周泽楷回想了一下,觉得“也不都是我打的,孙翔也打了两个”这句子太长,活生生给咽了下去,换了种说辞:“有事。”



老司机方明华呵呵一笑:“有事?不就是问你吃了没你想吃什么你刚干嘛呢你待会儿干嘛呢。”



周泽楷有些意外:“是啊!”



“是不是觉得最近孙翔特别黏你,离开半天都不行,出门必须给他交代清楚。”



周泽楷惊住了,连忙拖了个小板凳凑到方明华跟前:“不交代还要生气。”



“是不是觉得小孙变得比以前奔放了,当着人也粘粘糊糊的了。”



周泽楷连连点头:“很奇怪。”



方明华问他:“那你觉得烦吗?”



周泽楷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还露出一个笑来:“不烦,开心。”



方明华被他脸上的傻笑给闪了一下,强忍着这股浓烈的恋爱的酸臭味继续说:“其实也没什么,你俩谈这么久,该到热恋期了。”



“热恋期?”周泽楷歪着脑袋把这个词在嘴里咂巴着品味了一下,还没回过味来,助理就跑过来叫他,他晕晕乎乎地跟在助理后面,步子有些打飘。



方明华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跟在后面:“小周你情绪给我收敛一点!呆毛都快翘上天了!”



3.



等回宿舍已过凌晨,孙翔给他留了一盏昏黄的床头灯,自己窝在被子里呼呼大睡,手上还虚握着手机,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把手机给他拿开,又把被子给他盖规矩,才拿了睡衣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小心翼翼地把被子掀开,刚躺进去,缩在墙角的孙翔就寻着热源凑了过来,头靠在周泽楷肩膀上迷迷糊糊地问他:“回来了?”



“嗯。”周泽楷摸了摸他的头发:“吵到你了?”



“没。”孙翔打了个呵欠,人也清醒了点,抬手去挠周泽楷的下巴:“我最近是不是不太对劲。”



“嗯?”



“就……好像是有点黏你啊。”孙翔有些不好意思,“我整天给你打这么多电话,你不烦啊!”



周泽楷垂下眼看他:“不烦。”



孙翔哼唧了两声:“烦我也不想改。”



周泽楷想起方明华说的话:“热恋期。”



孙翔一愣,抬起身手支着下巴看周泽楷:“你也觉得是?”



“方哥说的。”



“唐柔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孙翔哦了一声,又觉得不对劲:“可你也不黏我啊!”他泄气地趴在枕头上,思绪开始发散:“搞了半天是我剃头挑子一头热?我最近这样,你说,你是不是心里骂我傻逼呢?”孙翔越说越带劲,抬手去扯周泽楷的耳朵,盖棺定论:“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周泽楷被他气笑了:“嗯,傻逼。”



“你!”



周泽楷翻了个身压在孙翔身上,狠狠地拧了把孙翔的鼻子:“方哥都笑我被你管得严了,还不黏你?”



孙翔瓮声瓮气地反驳:“我可没有管你。”



他抿了抿嘴,嘟囔着:“我怎么觉得你没有我喜欢那样喜欢我呢?”孙翔看了一晚上的百度链接,满脑子都是“热恋期的十种表现”、“感情出现危机的八大症状”、“感情双方不平等的三大弊端”等等千字小论文,一张嘴就头头是道:“我们感情要是不对等的话,热恋期过了就完蛋了!”



周泽楷怔了怔:“完蛋了?”



“是啊!到时候你肯定都电话不接我的,出去玩也不带我,还要去外面招惹……唔!唔!”



周泽楷懒得听孙翔废话,直接低头堵住了他的嘴。



孙翔被他一亲把后面的话忘了个干净,手自发勾住周泽楷的脖子,两个人气喘吁吁地亲了一会儿,气氛总算从严刑逼供变得缠绵悱恻起来,周泽楷跟孙翔咬耳朵:“可是我爱你。”



孙翔耳朵尖尖红了个彻底,他不耐烦地把周泽楷的脸推开了些:“行了,我知道了。你快下去!重死了!”



周泽楷没动。



孙翔无奈,捧着周泽楷的脸敷衍他:“我也爱你,行了吧!”



4.



第二天起床后孙翔又忍不住旧事重提:“我想了想还是不能这样,你监督我,我给你打电话你也别接,久了我这毛病就改了。”



周泽楷正弯腰系鞋带,没说话。



孙翔踢了踢他的屁股:“你听到没有啊!”



“为什么?”周泽楷问。



“我不想这样啊!”孙翔把外套穿好,“我一个大男人,谈个恋爱还这么唧唧歪歪的,像什么话。网上都说了,谈恋爱要细水长流,细水长流懂吗?”



周泽楷哼了哼:“不懂。”



孙翔不理他:“总之,你去哪儿不用跟我说,我也不问你,我要是给你打电话,你也别接。过段时间就正常了。”孙翔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主意靠谱:“就跟咱刚耍朋友那会儿一样,你不管我我不管你,多自由!”



周泽楷有些委屈:“不是耍,是认真的。”



孙翔瞪他:“你在给我找茬吗?”



他看周泽楷不太乐意,凑上前把他翻好的衣领假意整理了一下:“我还不是为了我俩好,你记住了啊,我要是没忍住给你打电话,你千万别接。”



“那给你打呢?”



“给我打……”孙翔有些犹豫,最后还是一咬牙:“没事打什么打,别打!”



“周泽楷你听进去没有?!”



“知道了。”周泽楷恹恹地应了声。



5.



虽说是有意要拉开距离,给对方空间,但两人本就同吃同住同训练,不外出都形影不离,电话形同虚设。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孙翔一翻通话记录,果然比之前干净了许多,晚上睡觉时跟个大爷似地把周泽楷搂在怀里心里还挺美:“我这办法好吧!是不是觉得比之前自由多了?”



周泽楷心里本就窝着火,看孙翔还喜滋滋的,呵呵一笑。



硬生生把他想说的事情给噎了下去。



第二天孙翔就傻了眼。



早上迷迷糊糊地摸旁边被窝就发现人不在,又溜去食堂和训练室找了一圈无果,房间没个纸条,手机里没个短信,正对着周泽楷的位子发愣呢,江波涛进来了。



“翔翔来这么早啊?”



孙翔嗯了一声,下意识地张嘴想问江波涛周泽楷跑哪去了,又想起自己的宏伟大计,便改了口:“哈哈!是啊!”



江波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嗯,要专心训练哦。”



孙翔精力倒是一向很集中,训练的时候无暇分心,到了饭点跟着杜明一行去食堂吃饭,席间吴启聊起新出的一部电影,把女主角从头到尾点评了个遍,杜明和吕泊远跟着应和,孙翔对这些没兴趣,筷子一下一下地戳着饭菜,时不时沾点米粒。



“翔翔今天胃口不好?”方明华问。



“啊?没有啊!”



“我还以为小周不在,你没胃口吃饭了。”方明华逗他。



“哈?关他什么事!”孙翔把旁边的汤勺捞起来狠狠挖了一大口饭塞嘴里,“我胃口好着呢!”



杜明还在说那个女主角的事:“好像队长这次就是要和她……”



孙翔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



吴启猛地撞了杜明一下,杜明立马换了个话题:“今天早上的球赛看了没有?”



“看了看了!”吴启吕泊远窃笑着应和,“我买的彩票还中了五块钱。”



“哇,吕总牛逼,请客请客!”



演技如此拙劣,孙翔再迟钝也领悟到他们是故意瞒着他了。



好你个周泽楷,出门不给我打报告就算了,还串通他们来整我?真以为你翔哥关心你死哪儿去了?有种就别回来!



一直到了晚上周泽楷也没回来。



孙翔终于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他在屋子里没头没脑地转了半天,一枪穿云在qq上挂着,联盟群聊天周泽楷还跟着排队形,孙翔故意把队形排在一枪穿云后面,群里阴阳怪气地乱叫“轮回的不要跑出来虐狗”,孙翔还没想好是回“就虐你了”还是回“谁虐你了”,周泽楷的回复就跳了出来。



一枪穿云:呵呵。



呵你妈啊呵!



孙翔毛了,果断把手机掏出来给周泽楷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被掐断了。



孙翔一愣,又打了一个,还是被掐断了。



孙翔不服气,又继续打,电话响了七八声,总算被接通了。



“干嘛不接我电话?”孙翔怒气冲冲地问。



耳边只有滋滋滋的电流声,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无辜地回答他:“你说的不接啊。”



“我什么——”孙翔猛地顿住,靠,还真是他说的。



孙翔冷哼一声:“那你还接?”



“那我挂了?”周泽楷问。



孙翔被他气得要死,“接都接了,挂个屁啊!”



“哦。什么事?”



“你今天去哪儿了?”



“要说吗?”周泽楷声音很平和,带着诱哄:“想我了?”



孙翔猛地一激灵。



他之前的打算是什么来着?不是不过问周泽楷的行踪吗?不是要给彼此自由空间吗?说到做到啊!



孙翔冷酷地摇头:“你别说!我也不问了。”



周泽楷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成吧。“



倒是孙翔试探地问他:“你想我问你哦?”



“你说的不问的。”



孙翔撇撇嘴:“本来就不准备问。”虽说还是不知道周泽楷在干嘛,但好歹听到人声音了,心里舒坦了不少,孙翔打了个呵欠:“我要睡觉了。”



“嗯,去睡吧,晚安。”



临挂电话前孙翔又忍不住问周泽楷:“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周泽楷捂着话筒忍住没笑出声。



他收敛了下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没有,你别生气就行。”



“我才不会生气!”



6.

 

等孙翔又睡醒一觉,周泽楷还没回来。



他呆呆地坐在床边看手机,还是没有短信和未接来电。



“我说不打就不打。”孙翔恨恨地戳着手机屏幕,“你平时怎么不这么听话!”



起床后孙翔一个人去食堂吃了饭,中午杜明又聊起新出的一款手游,下午江波涛给大家点了奶茶和蛋糕,一切都表现得很正常。



但孙翔的心态崩了。



下午训练结束的时间是五点半,到了五点孙翔就坐立不安起来,江波涛见他不专心,主动提出要pk两把,等到了五点半孙翔从凳子上弹起来,窜到江波涛跟前,眉头紧锁猛一拍桌子:“江副,周泽楷他到底干嘛去了!”



哄堂大笑。



杜明捂着肚子闹吴启:“我说翔翔忍不住了吧!给钱给钱!”



吴启长叹口气:“翔翔,你!唉!”



孙翔脸涨得通红,恼怒地瞪了他们:“你们都等着看我笑话是吧!”



“哎呀,想见队长就明说嘛!干嘛非要忍着,我们又不会笑你!”杜明作势要给周泽楷打电话,“我这就给队长说,让他赶紧回来!”



“不用了!”孙翔连忙拦住他。



倒是江波涛发了个地址到孙翔手机上:“小周在市郊拍广告,晚上才能收工,要不你去接他?”



“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7.

周泽楷是晚上九点收的工。



结束后他请化妆师帮他卸了妆,见经理还有些细节要和广告商这边的人谈,便给他打了个招呼,自己先出了摄影棚。



手机被他塞在羽绒服的口袋里,周泽楷点开一看,还是没有孙翔的未接和短信,不免有些失望。



他慢吞吞地往停车场走,心里琢磨着故意治孙翔两天也效果甚微,以后还是该报备报备该打电话打电话好了。



这小混球犯懒犯浑,又不听话,还是得靠他拽着往前跑。



正想着得会儿回去还得买两块慕斯蛋糕哄哄他,江波涛的电话就来了。



“什么事?”周泽楷问。



“你那边结束了吗?”



“嗯。”



“先别急着走,有个大惊喜给你送过来。”



“嗯?”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惊喜是什么,就看见一个高挑的人影从停车场外面的车子里跳了下来,四下张望着找入口。



“看到了。”周泽楷笑,“大惊喜。”



周泽楷想,他也得犯一次懒。



他装作一切都不知情的样子,磨磨蹭蹭地走到自己的保姆车跟前,靠在车门边,长腿懒洋洋地支着,还颇为心机地让自己的侧脸正好对准孙翔的视线。



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他的小混球一言不发地像一个小炸弹一样冲到了他的怀里,把周泽楷撞得一个后仰。



孙翔难得弯下身子,紧紧搂着周泽楷的腰。



“怎么了?”周泽楷终是没绷住,拍着他的背笑了笑。



“你故意的吧周泽楷!”孙翔头埋在周泽楷的脖颈处,咬牙切齿:“你就是故意整我!”



“是啊。”周泽楷说,“那你来干嘛呢?”



“还能来干嘛?”孙翔蹭了蹭脑袋,毛茸茸的头发搔得周泽楷喉咙发痒。



“我想你了,来接你回去。”

































评论(75)

热度(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