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不准笑

1.

化妆似乎是每个灰扑扑的青春期少女从懵懂走向明朗的第一步。


柳非也不例外。


她17岁进训练营,那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训练,看着自己的训练成绩在名单上一步步攀升已是生活的全部,对小姑娘们爱好的化妆打扮一窍不通,头发扎成马尾,每天规规矩矩地穿训练服,戴框架眼镜,除了自家妈妈监督着每天涂防晒和隔离的习惯,其他衣食住行都与男孩无异。


等她得偿所愿被俱乐部选中,成为微草唯一的正选女队员后,经理见她还像个读高中的规规矩矩的女学生,没有半点职业选手的气质,就指点过她两次,说以后媒体对她的关注度会上升,在外要注意形象,小姑娘嘛,该打扮打扮了。


微草有专门的公关团队,对队员的形象也很看重,每次比赛前都会请专门的造型师来给队员打理,柳非皮肤白,婴儿肥也没褪,满脸的胶原蛋白,负责化妆的小姐姐在发布会前头一见她就忍不住直夸“年轻真好”,等撩开她的刘海,又忍不住惊叹:“你的眉毛好浓呀,这个得修了才好看呀!”


柳非有些无措,小声问她:“啊?会很麻烦吗?”


“不会啊。”小姐姐熟练地把她的椅子放平,又从工具箱里摸了刮眉刀出来,在她的眼前比划了两下:“嗯……修个什么形状呢?”


柳非想了想:“就最普通的那种吧?不要太细了。”


“那就修一字眉吧。”小姐姐动作麻利,让柳非闭眼后对准平行后三两下就把眉毛给她修好了,“你五官长得挺标志的,就是眉形不好看,修了才好看呢!”


柳非凑到镜子前看了半天,有点奇怪,又觉得是秀气了些,腼腆地点点头:“谢谢。”


小姐姐第一次给微草的女队员化妆,有心大展身手,给柳非化了个全套,一边化一边给她说步骤,柳非嗯嗯哦哦地听着,一个字都没记住,倒是被上了散粉抹上口红之后,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呆呆地眨了眨眼。


“妈呀。”柳非手忙脚乱地去找纸巾在嘴唇上猛擦了两下,“这个口红颜色太红了吧?”



小姐姐赶紧拦住她:“不红啊,是正常的,哎哎,你脸上也别乱擦啊,弄这么久脏了怎么办?”



柳非很苦恼:“好奇怪啊看着,这个能卸掉吗?”



“别卸啊,上镜的妆是要比平时的浓一些,不然看不出来效果。”



“可是……”



两人正僵持着,王杰希来敲化妆室的门:“小非?该出发了。”



柳非飞快地转头看了王杰希一眼,下意识地垂下头。



“怎么了?”



小姐姐笑:“王队,你来看看,这妆化得浓吗?小妹妹说太浓了。”



王杰希走近了些,柳非把头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队长你看,脸上是不是画得跟猴屁股一样。”



王杰希倒先注意到她被擦花的嘴巴,腮边都有了口红印:“这儿给她擦一下。”



小姐姐哎了一声,上前把脸上的红印给柳非擦干净,又用唇刷把她花掉的口红补好:“再涂浅点就看不出来啦。”



柳非嗯了一声,又见王杰希拿了旁边的纸巾在她脸上轻轻擦了两下,就把纸巾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不红了,走吧。”



柳非朝镜子看了一眼,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果真觉得没之前的妆容那般浓,这才高兴了起来,朝小姐姐道了谢,乖乖跟着王杰希走了。



倒是小姐姐看着垃圾桶里只留了一点腮红印的纸巾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看不出来,王队还挺会忽悠人。”



2.



柳非回去后偷偷看了自己出席发布会的视频,第一次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下,表现还算得体,妆容被镜头吃了一些,看着挺自然,反而是嘴唇的颜色显得淡了些,和腮红眼影不太协调。



之后她便听化妆师姐姐的话了,有时还会问打在鼻梁上的是什么,阴影和高光有什么区别吗之类的问题,对化妆也渐渐有了兴趣,嘴上说了几次“我也想学化妆”,小姐姐在微信上她分享了一个长长的步骤和必备单品的清单,柳非看得云里雾里,想着反正比赛才化,自己不会也没事,便又把这事搁置了下来。



直到戴妍琦第八赛季出道,两个人一拍即合。



戴妍琦领人生第一笔薪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一堆日系的开架化妆品。



雷霆身家不比微草,没有专门的造型团队可用,戴妍琦来之前就是肖时钦负责检查大家的衣着是否整齐,戴妍琦来之后拿肖时钦的头发当试验品,练得一身好手艺,买了发蜡和啫喱给他们做发型,还做得像模像样。



她学化妆的事情肖时钦还挺支持,想帮她清购物车戴妍琦不愿意,看她没事哼哧哼哧地在微博上搜功课做笔记自己也帮不上忙,时间久了倒是学会提醒她每天晚上要卸妆,粉底液要买贵的。



化妆是个熟能生巧的事,在乐此不疲地尝试后戴妍琦也渐渐上了路,甚至可以指点柳非一二。



“隔离cpb 粉底液ysl羽毛 用香定妆,色号你去专柜让柜姐给你试。”



柳非一边听一边飞快地记笔记,“那其他的呢?”



“哦,我的遮瑕眼影眉笔睫毛膏啥的都是用的日系开架的,比较便宜,不过还蛮好用的哦!你要是喜欢大牌可以都买香家的,不过burberry和雅诗兰黛的口红也不错,强烈推荐!”



柳非想了想:“我也刚学,就用开架的吧,有链接吗?”



“有有有,我发给你哈!”



等快递一个一个寄到微草俱乐部,柳非又多了一项训练之外的私人活动,就是躲在宿舍里看戴妍琦发给她的教程视频,然后依样画葫芦地折腾她那堆化妆品。



她脸皮薄,学化妆都是背着队里偷偷学的,手法笨拙地抹单色眼影,在鼻梁打高光涂阴影,弄好了之后就给戴妍琦拍一张照片过去,让她看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不像戴妍琦,刚学那会儿还总拉着肖时钦给她点评,到底是橘色腮红适合她还是粉色腮红适合她。



“你今天这妆画得挺好看呀。”戴妍琦在视频里笑眯眯地和柳非聊天。



“好像是熟练了一点。”柳非摸了摸脸,“就是还是不太习惯。”



“多画几次就好了嘛。”戴妍琦不以为然,“就是你的眉毛长得好快呀,上次比赛我见你你是才修过吗?”



柳非下意识地摸摸眉毛,赧然地笑了笑:“我眉毛随我爸,又粗又浓,形状不好看。”



“这个修一下就好了呀,浓眉挺好的,修了眉笔都不用,现在流行野生眉,你上次那样就好看。”



柳非唔了一声:“那个化妆的姐姐让我自己平时也要修,我刮眉刀也买了的,就是总觉得自己修不对称。”



戴妍琦给她出主意:“那种专门给人化妆的路边小店呢?雷霆这边学校附近就有。我也是在外面修,五块钱一次,可便宜了。”



柳非摇头:“我们这边不靠学校,我出去转了一下,小区也没有。”



“啊……那怎么办?”



柳非随意地摆摆手:“再说吧,大不了刘海遮一下。”



“也是!”戴妍琦也不纠结,“你今天妆画得很自然哦,要不要自拍发朋友圈?”



“感觉怪怪的……”



“哎呀哪里怪了,快发快发,我去给你点赞。出师了也要验收成果嘛!”



到底是小女孩心性,被戴妍琦一撺掇柳非也有些意动:“那我换下衣服。”



戴妍琦很善解人意:“你那条红色的裙子就挺好看的,穿那条吧!”



晚上九点,很少在朋友圈发动态的柳非突然更新,还附有四张自拍照。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红裙笑意盈盈,对着镜头还有些拘谨地比耶,四张照片动作变化不大,配的文字是:有没有感觉哪里不一样😆



戴妍琦火速点赞留言:亲亲我的小美人。



第二个留言的是刘小别:我靠 你在宿舍?早知道叫你一起去吃宵夜了。



第三个留言的是袁柏清:难得自拍啊!感觉比平时更傻一点!



柳非无语地翻了两个白眼。



第四个留言的是王杰希:学会了?挺好看的。



柳非被吓了一跳,直接回复他:队长你知道呀?



王杰希大概是在忙,没回她,倒是袁柏清又回了一条:傻非,你的快递队长都帮你拿了好几个,你说他知不知道?



3.



学会化妆前的柳非和学会化妆后的柳非人生际遇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对她而言学化妆不过是取悦自己的一种途径,自己开心就好了。



王杰希对此没有做任何评价,就像他即使头疼夏天流连在柳非短裙上的不怀好意的视线,也只是选择帮她遮挡一二,而从未对她提过一句“裙子不要穿太短”的话。



第八赛季微草的队伍调整,新鲜血液的注入给它带来的是转型期的阵痛,赛季结束后,柳非和队里的人主动留下来跟着王杰希加训,虽然一个夏休期都没有休息,但她却倍感充实和快乐。



唯一的烦恼竟只有一桩,没有比赛,化妆的小姐姐也不会到俱乐部来,微草附近找不到给她修眉毛的小店,天气已热得留不住她的刘海。



柳非用夹子把刘海别在头顶,对着她开始肆意生长的野生粗眉叹了口气。



化妆久了自己审美也变了,虽说就顶着这样的眉毛去训练那帮钢铁直男也看不出任何区别,但自己始终觉得不顺眼。



柳非纠结了半天,还是去淘宝搜索了“刮眉刀 初学”的关键词,把底下信誓旦旦的“第一次用 很方便 修得很整齐”之类的评价翻了个遍,还是下单购买了所谓的“一字眉”神器。



等神器拿到手后,柳非对着镜子比划半天,又恶补了不少修眉教程后,还是对着自己的眉毛磨刀霍霍了。



结果不出所料,在平稳修好一只眉毛换另一只眉毛时,柳非的手抖了一下,直接把自己的眉毛刮秃了一块,所幸她动作轻,还没破条口子。



柳非卧槽了一声,对着自己秃掉的右边眉毛欲哭无泪。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缓了缓神,把剩下的部分修好,这才放下刮眉刀,捏了捏自己一手的汗。



“这怎么弄啊……”柳非皱着眉在屋子里团团转,又拿了眉粉和眉笔试图拯救,可秃掉的眉毛再怎么填充都比旁边的看着突兀,柳非试图拿刘海去挡,偏偏她最近刘海长过了眼睛,分也是往左分,挡不住右边的眉毛。



柳非给戴妍琦发消息:我刚刚把眉毛给刮秃了。



鸾辂音尘:欸?!!很严重吗?



叶下红:特别明显……



鸾辂音尘:那怎么办?拿眉笔画一下呢?



叶下红:试了挡不住



叶下红:也是我自己倒霉 眉粉也不行 刘海也盖不住



鸾辂音尘:你眉毛长得挺快的嘛,说不定下个星期就好了……



叶下红:没事 我就跟你吐吐槽 秃了就秃了吧



4.



柳非对着镜子摸眉毛摸了半天,又翻出百度确认刮掉的眉毛能不能长起来,一看提问的网友也有这问题,想着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倒霉啊,苦中作乐般,心里还安慰了些,第二天她破罐子破摔似地也没整理她刘海,就大剌剌地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秃掉的眉毛去了训练室。



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对着电脑,无暇分心,柳非就把这一茬给忘了,结果等吃饭的时候刘小别坐她对面,时不时抬头好几次,突然一脸震惊地指着柳非的眉毛叫出声:“卧槽!小非你眉毛怎么秃了?!”



柳非条件反射地低下头捂着眉毛。



“我去?真的假的,之前都没注意到!”袁柏清想凑过去看,还拉了拉柳非的胳膊:“欸小非你挡着干嘛,哥又不会笑你,话说你怎么搞的,眉毛都能弄秃,手法够6啊!”



柳非避开他的手,瞪了两个损友一眼:“不小心刮到的,有什么好看的!”



“哎呀就看一眼嘛,秃掉的眉毛我还没见过呢!”刘小别没心没肺地继续逗她,没注意柳非的耳朵已经羞得通红。



“不给!不给!”柳非本来就为这事耿耿于怀,被他们一逗脸涨得通红,直接趴在了桌子上把头埋着。



“你别趴桌上啊,刚吃了饭脏不脏啊!”




“起来吧非非,不逗你了,你这在食堂趴着看你的更多啊!”





柳非一动不动。





两个熊孩子对视一眼,心道不好,忙起身围着趴着的柳非团团转,左一个“走非非带你去医院看看去”右一个“非姐,我错了,你快起来吧”,柳非还是埋着头,理都不理。



三个人坐的角落,正僵持着,王杰希过来了。



他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刘小别和袁柏清,心想这俩小子怕又是故意贫,惹柳非生气了,只是以往柳非还会追着他们打,今天是被欺负得狠了?趴这哭呢?!



王杰希的大小眼陡然冲两人发出寒光。



刘小别后背一凉,连忙开口:“队长!都怪袁柏清,非非都生气了还故意惹她!”



袁柏清惊呆了:“我靠不是你开的头吗?!”



王杰希没说话,把餐盘放在桌上,伸手拍了拍柳非的肩膀:“趴这儿做什么?”



柳非抬起头,脸还是红红的,一手紧紧捂着右边眉毛,眼泪汪汪地看着王杰希:“没做什么。”



王杰希皱眉:“你额头怎么了?”



刘小别忍不住插嘴:“队长,非非她眉毛秃了!”



柳非又瞪了刘小别一眼,眼泪都快瞪出来了。



王杰希抬手去拉柳非捂着眉毛的手:“我看看?”



柳非没动,嘟囔着:“没什么好看的……”



王杰希没说什么,拍拍柳非的肩膀,“先回宿舍吧。”



柳非哦了一声,捂着眉毛匆匆走了,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坐下吃饭,看着旁边两个傻子还愣着,有些无语:“吃饱了把柳非的餐盘也收一下,回去休息吧。”



袁柏清挠挠头:“那小非她……队长,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王杰希嗯了一声:“柳非一个女孩子,跟你们关系再好,你们逗她也要注意分寸知道么?”



“知道知道!”刘小别连忙点头,“那队长,非非她眉毛秃了怎么办啊?”



王杰希唔了一声,“我先去看看。”



5.

王杰希算了时间,看柳非差不多午睡该起了才去敲她的门。



一敲门柳非果然刚睡醒,夏天热,房间只她一个人住就只穿了件小背心,开门时人还迷糊着,打了个呵欠给王杰希打招呼:“队长下午好。”



她拉开门想让王杰希进去,王杰希没动:“把外套穿上。”



“啊?哦!”柳非反应过来,身子往后缩了缩:“队长你等等哈!”



等她重新打开门,刘海已经放了下来,但也没怎么遮掩住她秃掉的眉毛。



柳非倒不是怕人看,就是刘小别和袁柏清一唱一和地逗她让她一时间臊的慌,觉得有些丢脸罢了。



“我看看你眉毛。”王杰希说。



柳非愣了一下,还是把刘海拨开了些,颇委屈地指了指自己秃掉的那一块:“就是这里。”



其实看着是有些滑稽,但王杰希没笑,他伸手轻轻碰了一下那块灰白的皮:“痛吗?”



“不痛。幸好没刮出血。”



王杰希点点头,朝她的梳妆台看了一眼:“不是有画眉毛的吗?能不能遮一下?”



“啊,我试过了,还是很奇怪啊!”



“拿来给我试试?”王杰希问。



柳非一怔,忙摆摆手:“不用啦队长,我也不是很在意这个。”



王杰希笑了笑:“去拿。”



“哦哦!”柳非一向不违抗他,乖乖跑去拿了眉笔和眉粉递给王杰希:“这个是笔,拧开直接画的,这个是眉粉,可以填充也可以直接画。”



王杰希把手上的东西摆弄了一下,又摸出手机:“你等下,我先看看这个怎么画。”



柳非见自家队长对自己的事还挺上心,心里也有几分雀跃,老老实实地等王杰希搜索完毕,听他指挥:“小非,你坐窗口那边去。”



“好。”窗口光线良好,柳非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王杰希一手拿手机,一手拿眉笔。



柳非眨眨眼:“真要画啊队长?”



“试试。”王杰希弯了弯腰,又调整了一下方向:“把眼睛闭上。”



“哦。”



笔触很轻。柳非闭着眼想。



每一笔都画得很慢,中途似乎是觉得手机碍事,把手机放在了桌上,扶了扶柳非的下巴固定好,又继续画。



毛茸茸的触感是换上了眉粉,中间大片的停顿是在观察位置吗——



果然,另一只眉毛也画了。



柳非有些疑惑:“两边都画吗?”



“嗯,这样看着自然一点。”



又等了一会儿,柳非听到眉笔的笔盖被塞紧的声音,王杰希说:“可以了。”



柳非睁开眼,就看见王杰希递过来的小镜子。



他不会画什么眉形,眉笔的走向是顺着柳非修好的画的,但画得很细致,尤其是秃掉的部分被他涂抹过渡得很自然,虽然还是有些明显,但比自己画的好了太多太多。



柳非终于笑起来,第n次说出同样的话:“队长你真厉害!”



王杰希没接她的话,“下午训练将就这样,等训练完出去剪个齐刘海挡一下,之后长好了就好了。”



一件对自己而言如晴天霹雳的意外就这样被自家队长轻轻化解,柳非心里松了口气,总算高兴起来:“刘小别他们还笑我,这下我看他们怎么笑!”



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点头:“不准笑。”



柳非吐吐舌头:“也不是不准……”



她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听到了王杰希的下一句话,有这句话在,柳非想,他们就是不准笑我。



王杰希说:“谁敢笑你,队长揍谁。”








评论(207)

热度(3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