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清清啊


1.


韩文清保持站在马桶前脱裤子的动作已经五分钟了。


这五分钟里,他思考了许多问题。


比如如何打爆叶修,比如霸图早上例会的内容,比如打造冷暗雷还需要的几件稀有材料。


五分钟后,他颤抖着双手摸向了自己的裤裆处。


空无一物。


他曾经引以为傲的,被好好收在霸图专用内裤里的,尺寸惊人的大鸟,就这样,在一个平凡的夜里,飞走了。


与之对应的,是他发现自己低头时已不能看到自己的脚背,被练得匀称健美的两块胸肌变得沉甸甸起来。



他犹豫了一下,摸到了自己的胸口,拍了拍,又戳了戳,妈的,怎么是软的!



韩文清倒吸一口凉气,连水都忘了放,利落地套上裤子,冲到了镜子前。



“卧槽!”



谁能告诉他,镜子里这个浓眉大眼,一头披肩黑发,与自己有七成相似,乍一看有点虎的女人是谁!



韩文清冲她瞪眼,镜子里的女人也冲他瞪眼。



韩文清龇了龇牙,镜子里的女人也龇了龇牙。



韩文清一狠心,抽了自己一嘴巴,镜子里女人捂着脸颊一脸震惊。



操!



韩文清这下是真懵逼了,他只是半夜起来放个水而已,不仅没摸到他的大兄弟,他还变成了一个女人?!



韩文清第一反应是找张新杰,看了一眼时间,才三点,新杰还在睡觉,算了,还是别打扰他了,说不定自己是在梦游呢,要不还是回去睡一觉,天一亮就好了。



可要是天亮还没变回去,霸图怎么办?训练怎么办?



韩文清一想到自己变成女人可能会影响自己打荣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咚咚咚地奔到了电脑前,动作麻利地刷卡登陆荣耀,头发也顾不得管了,手指在键盘翻飞,完成了训练软件上的一套动作,看看成绩,又是一脸震惊,居然比他平时的成绩还好?!



韩文清手掌宽大,骨节修长,变成女人倒有了一双纤纤玉手,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白嫩嫩的双手,又抬头确认了一次训练软件上显示的成绩,竟蓦地松了口气:“还好不影响训练。”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韩文清又冲到了镜子前,还是一个女人的样子没错,他张了张嘴,试探性地开口:“我是韩文清。”



没有出现陌生的女人的声音,声线是那么的熟悉,一如既往地雄浑、低沉、有磁性。



操你妈!



老子变成女人但声音没变?!人妖吗!



韩文清恨恨地一捶墙,又转念一想,声音没变倒是能为他变成女人的事情遮掩一二,又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只要不露面粉丝和媒体也不会发现,这么看,人妖还是有人妖的好处啊……



等等!我已经接受人妖的设定了吗?



韩文清一回神,不禁打了个寒颤,又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见没有半分变回去的迹象,无奈地叹口气,又钻进了被窝里,不管怎么说,不影响正常训练已是意外之喜了,剩下的事,等新杰起床再说吧。



2.



张新杰一度以为自己没有睡醒。



他从队服口袋里摸出一张眼镜布,慢条斯理地擦了擦眼镜戴上,又抬起手腕确认了时间,七点十分,是叫自家队长起床的时间没错。



环顾四周,房间宽敞明亮,富余的空间摆了一套霸图老板特意为韩文清添置的黑色真皮沙发,茶几上还摆在头天他拿过来的电竞之家,是韩文清的房间没错。



所以——



“你是谁?”张新杰探究地看向正坐在韩文清的床边,穿着韩文清的条纹睡衣的女孩,问出了他从进门起就在大脑里不停翻涌的疑问。



女孩长发及肩,发尾乱翘,看着有些凌乱,正拘谨地坐在韩文清的床边,垂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发呆,手紧紧攥成拳,听到张新杰的发问竟如释重负般松一口气,拳头松了松,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算得上俊俏的脸蛋。



张新杰第一眼注意到她的眉毛。



联盟的女孩们在眉毛上都能玩出很多花样,苏沐橙喜柳叶眉,楚云秀偏心上挑眉,戴妍琦眉毛和笑眼一样弯弯,柳非图一字眉最方便,但总归都是秀气精致的,没有一个人像这个一大早莫名其妙出现在韩文清房间的女孩一样,有一对又黑又浓的剑眉,配上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和高挺的鼻梁,竟有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倒是和自家队长如出一辙。



张新杰沉默地打量面前这个五官仔细看竟和韩文清有七分相似的女孩,心里已有了包含几种可能性的备选方案,只等她揭开谜底。



女孩蹙了蹙眉,又忍不住挠了一把头发,这个动作张新杰十分熟悉,果然,在沉默了半分钟后,女孩还是开口了:“新杰,我是韩文清。”



张新杰:“……”



虽说张新杰行事一向严谨,什么事都得再亲身验证一番,但眼前的女孩一开口说话,熟悉无比的声线已让他确认,眼前这个曲线玲珑货真价实的姑娘确实是自家队长没错。



“那个,咳,韩队,发生什么事了?”张新杰扶了扶眼镜,尽量自然地掩盖住自己略微上翘的嘴角。



“谁知道呢?”韩文清一摊手,站起身走到电脑前给他看自己的训练成绩:“成绩反而比以前好了。”



张新杰俯下身摆弄了两下鼠标,突然觉得自己的搭档身量娇小了许多,一垂眼视线却有些尴尬地移开:“队长,你先把外套穿上。”



“穿外套干嘛?我又不冷。”韩文清手撑着头,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我自己试了两把,感觉手上的负担没有以前重了。”



张新杰径直拿过外套披在韩文清身上:“你现在是个女孩子,要注意一下。



韩文清眉头跳了跳,一低头看见自己鼓鼓囊囊的胸口,有点无语,还是麻利地穿上了:“我只想早点变回去。”



张新杰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会有办法的,在此之前,还得需要给你准备一些必需品。”



韩文清操着手点头:“你看着办吧。”他站起身,“这个点该吃早饭了。”



张新杰连忙拉住他:“你现在还不能出去。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韩文清不耐烦:“不能出去,早上训练怎么办?”



“不耽误训练。”张新杰把韩文清按在椅子上,“着装得重新打理。”他把女版韩文清上下扫了一眼,在心里暗暗记下了他可以穿的尺码:“我去给你拿新队服,买些日用品。头发也要梳一下。”



韩文清绷着小脸点点头:“例会8点半开始,你现在出去?”



张新杰想了想:“我让经理去买。头发呢,要扎起来吗?”



韩文清随手抓了把自己的发尾,啧了一声:“张佳乐那儿有橡皮筋吧。”



张新杰点头:“我知道了,我去后勤拿队服,顺便让张佳乐前辈过来。”



3.



张新杰来敲门的时候张佳乐正在漱口,满嘴的泡沫包着含糊着示意他有事说事。



“张佳乐前辈,你这里有多余的橡皮筋吗?”



张佳乐嗯哼一声。



“那麻烦你,去帮韩队扎下头发。”



张佳乐以为自己幻听,呆呆地眨眨眼。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次:“出了一点事故,韩队变成了女人,头发有点长,麻烦前辈去给韩队扎一下。”



张佳乐瞪大眼张开嘴,直接把嘴里的泡沫噎了下去。



在他身后的林敬言正从床上爬起来戴眼镜,半边身子悬在半空,闻言一下子栽了下去。



等张佳乐随手扯了两根橡皮筋和梳子咚咚咚奔到韩文清房门时,他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哈哈哈哈哈哈我来给你扎头发了哈哈哈哈。”



张佳乐猛地一推开门,正披着队服坐在电脑前的韩文清皱着眉回过头,他回头的动作有点大,长发在空中甩出了一个飘逸的弧度。



虽说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并迅速脑补了无数金刚芭比的形象,但张佳乐看到韩文清的第一眼,还是卧槽了一声,肌肉呢!凶神恶煞呢!虎背熊腰呢!怎么是个高挑清瘦看着有些冷的俊俏丫头,画风不对啊!



八百年没摸过女孩手的小处男张佳乐突然害羞起来,他收敛了自己咧开的嘴角,站得规规矩矩地摸了摸自己的鬓角,四下张望:“那啥,这位妹子,老韩呢?”



韩文清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轻启朱唇:“我就是。”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雄浑。



咔啦一声,张佳乐脆弱的少男之心破碎了。



“噗。”晚到一步的林敬言趴在门上指着韩文清笑得半天没说出句话来:“老韩你这声音怎么回事!人妖吗哈哈哈哈!”



韩文清无语:“有什么好笑的!”



他扫了一眼已经被吓傻的张佳乐,眉头一紧:“张佳乐,还愣在那里干嘛呢!”



张佳乐回过神来,觉得腿还有些软,打着哈哈:“老韩,你这样还真是,别致啊!”



韩文清哼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过来帮我扎一下。”



“哎!好!我这就来!”张佳乐狗腿地凑到韩文清跟前,犹豫半天:“老韩,你转过去,千万别说话哈!”



韩文清转过身,露出修长的脖颈和瘦削的肩膀:“啰嗦!”



“求你千万别说话!”



张佳乐一手梳子一手皮筋地在韩文清头发上摆弄了起来,他一向是个记吃不记打的,刚刚破碎的少男心又迅速缝合,一想到自己居然给韩文清扎小辫儿又想笑又挺美,思绪一飞就忘了张新杰交代只要像他这样扎起来就好,直接给韩文清梳了个双马尾。



张佳乐把梳子放进自己口袋:“可以了老韩。”



韩文清嗯了一声,一抬手去摸了自己的头发,觉得不对劲,又一个箭步冲到了卫生间,一声暴喝响起:“张佳乐!”



韩文清甩着他不算长的双马尾气势汹汹地走了出来,张佳乐嗖一下躲到了林敬言身后:“老韩!你现在一个姑娘家家,得好好打扮知道吗!”



“打扮个屁!”



“姑娘家家的,不要说屁啦!”



韩文清咬了咬牙:“张佳乐你是不是找死!”他一抬手想像以前那样拎小鸡儿一样把张佳乐拎出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拉不动张佳乐,张佳乐也发现了,反而笑嘻嘻地凑得离韩文清近了两步:“哈哈!老韩,我现在可比你高!”



韩文清沉默片刻,转身就往外走,林敬言连忙拦住他:“韩队,现在你不能出去!”



“那你去给我找个剪刀来。”



张佳乐问:“老韩你要剪刀干嘛?”



“把这头发剪了!”



张佳乐被吓了一跳,飞扑上去抱住韩文清的腰:“别剪!别剪!”



“张佳乐你放开!”



“老韩,你一个女孩子,头发很重要的!千万别剪!”



“老子是男人!”



“可你现在就是女孩子啊!”



“张佳乐你快点让开!”



两个人一个想走一个不让,正拉拉扯扯闹作一团,林敬言围着两人不知所措地团团转,一个冷静克制的声音响起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使劲挣扎的身形一顿,张佳乐看向门口:“新杰!老韩他要剪头发,你快拦住他!”



张新杰挑了挑眉:“张佳乐前辈,我有给你说过给队长扎什么头发。”



张佳乐心虚地松开韩文清的腰:“哎呀,就随便发挥一下。”



张新杰把新队服放到一边:“男女有别,前辈请注意一下。”



韩文清气呼呼地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张新杰走过去慢条斯理地拆了他的双马尾,问张佳乐要了梳子重新给他梳好简单的马尾:“韩队,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剪头发,这个程度比较称你的脸型。”



韩文清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



张新杰把梳子还给张佳乐,“韩队,刚刚老板有给你打电话。”



韩文清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事?”



“说是老板夫人回来了,想过来和你一起吃早餐。”张新杰顿了顿,“这件事俱乐部内部是瞒不住的,所以我告诉老板了。”



韩文清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五秒钟后,他不可置信地瞪大眼:“新杰,你刚刚说什么?”



外界有个说法,说韩文清是霸图秦老板的亲儿子,要什么给什么,支持他的一切决定,说一不二。这话说对了一半,韩文清与这位在q市房地产业做得风水水起的秦老板确实没什么血缘关系,但秦老板也确实把他视如己出,当自己孩子疼爱,他和秦夫人有一个儿子常年待在国外,韩文清人虽然看着冷硬,但为人正直热心,投了他们夫妻的眼缘,秦夫人只要在q市总要去霸图俱乐部找韩文清陪他们两口子吃饭,再嘘寒问暖一番。



果然,张新杰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有些歉疚自己没有招架住秦夫人的反复追问,虚咳了一声:“秦老板和秦夫人,应该快过来看你了。”



韩文清面如死灰。



不过几分钟时间,走廊上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温柔的女声混着低沉的男声,带着几分焦急,一声声敲响了韩文清要完蛋了的警钟,韩文清手足无措地站起身,两个衣着矜贵的中年人就冲进了他的宿舍。



“文清!你真变成姑娘啦!”秦夫人一眼就认出了韩文清,惊喜地冲过去抱住了他。



韩文清木木地应了声:“只是暂时的事情。”



他拍了拍秦夫人,又冲秦老板颔首:“老板好。”



秦夫人僵了一下:“文清啊,你的声音咋没变啊!”



秦老板已经激动地快要撅过去了。



张佳乐赶紧扶住他,见他抖着嘴唇不知道说什么,跟他开玩笑:“老板,韩队变成姑娘,你这么激动啊!”



秦老板抹了抹一滴老泪:“声音没变就没变吧,真想不到我五十岁了,还能圆女儿梦。”



张佳乐:……



韩文清:……



秦老板和秦夫人来去匆匆,风一般把韩文清连拉带扯地带走了。



“文清啊,当姑娘可不能这么随便了!你看你穿的啥,走走走,阿姨给你买衣服去!”



“阿姨我……”



“就是!就是!咱闺……呸,咱们霸图的队长,得穿得体面些,文清啊,跟你阿姨去吧,叔叔还得去开董事会,刷叔叔的卡,随便买。”



“我还要去训练。”



“嗨!就一上午,不耽误你事儿的。”



“马上要开例会了……”韩文清觉得自己可以再抢救一下,他回头望了装作没事人的三个人,实在挣不脱老两口的辖制,倒是秦老板给张新杰打招呼:“新杰啊,例会你负责一下。”



“是。”张新杰点点头。



“清清,阿姨一辈子都没个女儿……”



“我去!我去成了吧!阿姨你别哭啊!”



4.



张佳乐一上午都有些心不在焉。



张新杰敲敲他的桌子:“前辈,专心一点。”



张佳乐回过神来:“新杰,你说老板他们会把老韩折腾成什么样啊?”



张新杰摇头:“不知道。”



这事毕竟瞒不住天天在一起训练的正选队员,秦牧云听了来龙去脉还有些不可思议:“韩队真变女孩啦……天,那得什么样啊……”



张佳乐嘿嘿一笑:“他回来你不就看到了。”



林敬言无奈地摇头:“你就幸灾乐祸吧,要是韩队变不回去怎么办。”



张佳乐博闻广识,胸有成竹:“这不就是性转么,性转文可多了,我保证啊,说不定就一天,老韩就变回来了。”



张新杰若有所思:“前辈,你看的性转文,一天就变回来,有什么数据支撑或者科学依据吗?”



张佳乐语塞,傲娇地一甩头:“你就等着看吧。”



白言飞也参与了讨论:“张佳乐前辈你可别惹队长了,等队长变回来,小心挨揍。”



“谁要挨揍?”熟悉的声线在门口响起。



众人齐刷刷地把头转到了门外。



又齐刷刷地把嘴巴张成了一个o形。



韩文清冷着脸靠在训练室的门口,身穿黑色的连衣裙和黑色平底鞋,肩上背了一个小羊皮菱格包,脖子上戴着细细的项链,似乎是画了妆,本就比他本身柔和俏丽的五官精致了许多,一双凌厉的剑眉让他显得英气勃勃,头发被精心打理过披在身后,他个子高,变成女孩也是高挑纤瘦的款,如果不是知道他是韩文清,和他的嗓音没有变化之外,活脱脱一个靓丽的小御姐。



“真是不可思议啊……”林敬言喃喃。



宋奇英迷茫地眨眼:“这个姐姐是谁?我明明听到队长声音了啊。”



“啊啊啊我瞎了!”白言飞捂住眼。



张新杰上下扫了韩文清一眼,还算得体,但训练还是要换衣服。



秦牧云回过神,撞了撞旁边的张佳乐:“前辈,你怎么不说话?”



张佳乐呆呆地转过头来:“说什么?”



韩文清困惑地看向他。



秦牧云一脸震惊:“卧槽!张佳乐前辈,你流鼻血了!”







评论(113)

热度(2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