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不用说

1.


周泽楷喜欢孙翔。


但他并不打算告白。


江波涛见他整天变着法儿向孙翔示好,把孙翔的一颗钢铁直男心撩成了45度,以孙翔闪躲的眼神和微红的脸颊为乐,却始终未进一步,十分困惑:”我看小孙对你挺有好感的,你要是真喜欢他,不如直接告白?“


周泽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个提议:“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


周泽楷想了想:”太傻逼了,不适合告白。“


周泽楷这般笃定却是事出有因,经过他长时间的暗中观察,他发现孙翔的泪点实在是太低了。


已经低到了他无法忍受的程度。


“要是告白,他哭了怎么办?”


江波涛无语:”小孙是有点爱哭,但不至于你告个白就哭吧。”


周泽楷很坚持:”如果?“


“哭了说明有被你感动,不好么?你再趁机安慰安慰他,拿下小孙的几率不是更高?“


江波涛说得合情合理,周泽楷遗憾地叹口气:“安慰不了。“


"嗯?有困难吗?”


周泽楷表情三分无辜七分犹豫,黑亮的眼睛一片坦荡赤诚:“他一哭,我就想笑。”


江波涛:......


2.

孙翔觉得他大概是喜欢周泽楷的。


可周泽楷的笑点实在是太低了,他很担心自己哪怕是在小巷子里把他堵住,衬衫扣子松开两颗,一脸狂拽酷炫地把周泽楷按在墙上,再背出自己精心准备的台词,天时地利人和齐聚之时,只要自己磕巴了一下,周泽楷都能毫不犹豫地笑出声来。


真是想想都觉得扫兴。


平安夜圣诞节跨年夜纷至沓来,朋友圈不甘寂寞的脱团狗变着法儿秀恩爱,连王杰希更在朋友圈的老黄历都写着今日宜嫁娶、宜表白,孙翔每天正常训练、和队友插科打诨,等晚上回了房间,才躲在被窝里偷偷翻看当天和周泽楷的聊天记录,如果能回忆起一两个戴了三米厚粉红滤镜的片段,那必定是要在床上愉快地滚上两滚的。


但即便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发烫的耳朵和面对周泽楷时鼓噪的胸腔共鸣,他也不打算告白。


3.


周泽楷不爱说话,却很爱笑,人前额发软软的,笑容也软软的,与游戏里锋芒毕露的枪王反差极大。


俗话说爱笑的男孩运气不要太好。


虽然话少,但凭借人畜无害男女通杀的笑容也颇为幸运地收获了珍贵的队友和对手的周泽楷,却因为笑点实在太低,让他在喜欢的人面前,少了一点好运气。


孙翔刚转会到轮回的那天,天气很热,江波涛和经理去高铁站接的他,其他人就留在训练室吹空调做些简单的训练。


新队友要来,又是一个毁誉参半实力强劲的新队友,大伙儿的心思都有些浮动,做完训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对孙翔的印象,聊累了就开始打牌,杜明输得最惨被差使着去买冰棍。


周泽楷刚美滋滋地拆掉绿豆雪糕的包装纸,就听见吴启在喊回来了回来了。


杜明和吕泊远扑到窗台边往院子里望,一边还不忘招呼周泽楷:”队长你来不来看啊。吕总你给队长腾点儿地。“


周泽楷把包装纸丢进垃圾桶:”要来。“


他们四个齐刷刷地探出脑袋往楼下看,果然新队友孙翔从经理的车里钻出来去拿放在后备箱的行李,江波涛也跟着下了车,一抬头看见他们四个了,还笑着招招手。


孙翔头天晚上失了眠,在车上经理一直和他搭话让他不得不强打精神应对,这会儿被明晃晃的日光一照更显得人恹恹的,经理还在热情地给他介绍轮回俱乐部的布局,孙翔心不在焉地听着,边听边打瞌睡,手上的力气越来越松,头一点一点地向下沉,然后又一个激灵,十分明显地抖了一下。


见经理和江波涛都盯着他,孙翔有些赧然,刚抹了把脸准备解释,就听见不轻不重的”噗“的一声。


是在笑他。


孙翔敏感地抬起头。


二楼的窗台上挤着四个穿着轮回队服的男孩,其中最漂亮的那个,嘴上叼着块雪糕,还没来得及掩饰自己满脸的笑意,尴尬地往里缩了缩。


孙翔一脸不爽地眯了眯眼。


周泽楷是吧,老子记住你了!


虽说一开始周泽楷不合时宜的笑声让孙翔默默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了他一笔,但相处久了,孙翔也发现周泽楷确实是笑点低。


比如唐昊一发在七期群里就冷场的冷笑话,孙翔发给周泽楷,周泽楷还要反反复复欣赏好几遍,自己笑个不停,还要分享到轮回的群里,附带一句真诚推荐:这个好好笑哦。


孙翔很不可置信:“这个笑话八百年前的了,哪里好笑啊!”


周泽楷歪歪脑袋,困惑地看着他:“好笑呀。”


比如杜明买到无聊的爆米花电影,演员表演生涩不说,抖的包袱都特别尴尬,他们七个人排排坐,四个人翻白眼,两个人打呵欠,剩下一个周泽楷抱着爆米花小声地笑出声。


五个人见怪不怪,剩下一个孙翔用胳膊肘去撞周泽楷,凑到他耳边问他:“不是,你在笑什么啊?”


周泽楷指了指做作地踩到香蕉皮滑倒的男主角:“摔地上了,哈哈!”


孙翔:......


比如周泽楷特别不能控制自己的笑点,遇到俱乐部召开的冗长的需要老板站在主席台上长篇大论的例会,他们听得无聊,就偷偷在下面传小纸条玩儿。


有一次是杜明开的头,画了一个秃顶的经理小人,然后传给旁边的人看,看的人想笑也就是脸上表情一时收不住,像江波涛这种修炼千年的老狐狸更是面不改色。孙翔上学时也经常画小人,接过纸条还添了两笔然后丢给一直眼巴巴望着他们的周泽楷。周泽楷拿了小纸条,颇为兴奋地偷偷在桌下展开,一看就收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倒是老板讲的兴起,被周泽楷一笑,吓了一跳:“小周啊,有什么问题吗?”


周泽楷茫然地摇摇头:“没有呀。”


“哈哈哈哈哈。”本就在憋笑的其他几个人也忍不住了,老板更加莫名其妙,把手里的稿纸放下,好脾气地问:“你们这是笑什么呢?”


江波涛头疼地站起身:“没有,您别在意,请继续。”


对于周泽楷笑点太低的问题,其他人也偷偷开小会讨论过,后来得出结论虽然队长有时候笑得没分场合,但不能怪他,笑点这玩意儿就跟g点一样,控制不住的。


吴启嫌弃地拍了杜明一巴掌:“你举例能别举这么猥琐的吗?!”


杜明冷哼一声:“那泪点!泪点行了吧!有些人泪点就特别低,听说根本控制不住。”


孙翔听得心不在焉:“是啊是啊。”


吕泊远嘿嘿一笑,顺手搂住孙翔的脖子:“这点我们翔哥可以说是经验丰富了。”


江波涛也赞同地点头:“小孙的泪点确实低。”


孙翔不服气:“不是在说周泽楷吗?关我什么事!再说,我的泪点哪里低了。”


4.


孙翔泪点很低,并且很奇怪。


跟他有关的事情,不管是遭遇的失败、嘲讽、质疑,或许会让他羞耻、害臊、慌张,却从未折弯他的挺得笔直的腰杆,嘉世没人见过他哭,连肖时钦都没有,大家见得最多的是他气鼓鼓地坐在电脑前,没日没夜地训练,咬着牙关在跑步机上奔跑,汗水不停滴落,眼神坚韧又专注。


泪点低是他的秘密,他一直藏得很好,却在轮回,没有瞒过任何人。


周泽楷第一个发现这个秘密。


彼时他正和孙翔面对面坐着吃饭,孙翔吃饭不太专心,有时玩手机有时看食堂的电视,周泽楷慢条斯理地喝完汤,见孙翔举着勺子半天没动,便想提醒他一下,结果刚一抬头,就见孙翔怔怔地盯着前方,泪珠子簌簌地往下掉。


周泽楷被吓了一大跳,第一反应是回头看了一眼,也没看见什么东西啊,他困惑地转过头,见孙翔一边无声无息地流泪一边拿手抹眼睛,眼睛抹得红红的,看着怪可怜的。


周泽楷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他伸出手去握孙翔的手腕:“怎么了?”


孙翔回过神来,面上掠过一丝狼狈,摇了摇头:“没事。”


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刚刚看的方向,垂下头,声音低低的:“队长,有纸吗?”


周泽楷愣了愣,站起身:“去给你买。”


食堂有柜台卖饮料和纸巾,周泽楷买了餐巾纸回来,直接坐到了孙翔的旁边,还帮他把纸巾包装拆开,把纸巾递到了他手边。


“谢了。“孙翔接过去,把眼泪擦干净。


“为什么哭?”周泽楷问,“有事?”


孙翔沉默半晌,抿着嘴指了指对面的电视机:“看这个纪录片,这个企鹅宝宝死了,好可怜。”


周泽楷愣了愣,顺着孙翔的解说看下去,纪录片讲的是南极的企鹅如何抵御严寒繁衍后代,大自然很残忍,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有的企鹅幼崽会倒在风雪中,是很可怜没错——


都为它们哭成这样了,孙翔的人设原来这么可爱吗!


“别哭了。”周泽楷低声哄他。


孙翔点点头,抽抽鼻子:“队长,你别给别人说哈!”


“好,不说。”


周泽楷自以为发现了孙翔旁人无从得知的萌点,像是和孙翔共享了一个秘密,两个人眼神接触时,都比以往多了一分心照不宣的默契。


但这份心照不宣,只持续了一个星期。


周泽楷最近迷上了爸爸去哪儿,每个星期都要抓人陪他看,到后来干脆大家都抽空买了零食在他的房间一起看,就当做集体活动。


他看的是第一季,看到他最喜欢的那个胖嘟嘟的小姑娘左手一只鸡右手一个菜篮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来就笑个不停。孙翔一边吃薯片一边嫌弃地推开快要倒他身上的周泽楷:“有这么好笑吗?”


杜明看到小姑娘想让小狗帮她提篮子也咯咯笑起来:“还是挺搞笑的。”


周泽楷愉悦地嗯了一声。


这一集的游戏是让小朋友自己玩,快要结束的时候五个小朋友都走到了河边石栏杆上趴成一排,见自己的爸爸出现在视野里兴奋地喊了起来,煽情的音乐声响起,一声声清脆的爸爸声中混杂着几分抽泣。


吴启坐在前面,正好听到了,嘀咕了一声:“谁在哭吗?”


倒是吕泊远一侧过头,看到旁边的孙翔泪流满面,惊呆了:“卧槽!翔翔你哭啥?!”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转过头,看着孙翔红着眼慌乱地擦眼泪:“看屁啊!”


江波涛有些担忧:“小孙怎么哭了?”


周泽楷接话:“看爸爸去哪儿。”


江波涛:......


杜明一听喜笑颜开:“不是吧翔翔,这么感性?听小朋友喊爸爸都能听哭?”


孙翔瞪了他一眼:“我觉得感人不行啊!”


“行啊!”吴启给杜明和吕泊远打了个眼色,偷偷摸出手机,“快让哥哥们看看,安慰安慰你。”


他们三个一拥而上,拿出手机明目张胆地想拍照,孙翔一着急,乳燕投林般扎到了旁边周泽楷的怀里。


就是力道没控制住,撞得周泽楷一声闷哼。


周泽楷摸了摸孙翔通红的耳朵,冲吴启摇摇头:“不要拍了。”


等时间再长些,大家就发现孙翔的泪点又低又奇怪,平时气焰嚣张被骂被怼都不哭,偏偏看电视特别容易哭,看电影也是,不管是亲情的友情的还是爱情的题材,只要音乐声一响起,鼻子就忍不住酸酸的,要是主角开始哭,孙翔也要跟着流泪,问他真的有这么难过或是感动吗,他又茫然地摇头:“就是忍不住啊。”


周泽楷有点不高兴,他揣在心里反复回味的萌点真是越来越奇葩了,要哭就在他面前哭就好了,怎么这么不矜持,在其他人跟前也能哭,久而久之萌点成了他的笑点,一看孙翔哭他都想笑。而最过分的一次是杜明黑着眼圈跟他吐槽说孙翔半夜不睡,抽泣着给他打电话,说在看周杰伦04年的演唱会,被帅哭了。


哇,真是敲里妈,周泽楷更不想表白了。


5.


世间比秀恩爱更无耻的事,就是搞暧昧。


而互相嫌弃对方傻逼的两个人,暧昧期似乎特别长,长到身边的人都受不了了,开始做作地送助攻。


可任凭身边的人怎么撺掇,周泽楷和孙翔都巍然不动,坚决不表白。


还理直气壮:“我怕他哭,他一哭我就想笑。”


“我怕他笑,他一笑我就想揍他。”


吕泊远狂翻了几个白眼,在群里疯狂艾特江波涛:“副队!真的没办法收拾他们俩了吗?!”


江波涛叹了口气:“坚持就是胜利,总会开窍的。”


所幸孙翔开窍的时候不算太晚,跨年夜队友们纷纷找了借口,把他和周泽楷送做一堆,不知道是周泽楷故意还是什么,打扮得人模狗样,一晚上都对孙翔体贴有加,陪吃饭逛街看电影毫无怨言,眼神温柔又专注,像带着小钩子似的挠得孙翔心神荡漾。


偏偏什么都没说。


孙翔翻了个白眼:周泽楷我敲里妈。


电影看到中途,煽情的音乐又响起了,孙翔有些懵逼,妈的这不是喜剧片吗,然后他依旧没控制住,眼泪哗哗地流。


周泽楷也没忍住。噗一声笑出了声。


孙翔红着眼瞪了他一眼。


借着大荧幕的光,周泽楷看清了孙翔红透的眼角和湿漉漉的眼睛。


然后毫不犹豫地捏着他的下巴亲了下去。


孙翔没有反抗,反而歪了歪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新年快乐。”周泽楷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男朋友。”


孙翔没好气地嗯了一声:“新年快乐。”




评论(117)

热度(2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