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园游会

1.



圆滚滚的气球争先恐后地飞向空中,熙攘的人群慢慢聚集在一起,苏沐橙跟着叶修慢吞吞地走在队伍最后,刚把入场券递给工作人员,就听砰砰砰三声礼花响起,绸纸撕成的彩带在入口处漫天飞舞,其间夹杂着白色的纸片,好奇捡了纸片的人发出尖叫声吸引着更多的人去捞还在空中的白色纸片。



叶修懒洋洋地把手揣在兜里,对这场园游会搞的噱头兴趣缺缺,刚侧过头想跟苏沐橙说让她自己去玩,就被人猛地向前推了一把。



同样被推的还有苏沐橙,两个人齐刷刷地回过头,就见苏沐秋穿着件白色涂鸦的t恤,头发短短的,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一双略带不满的笑眼:“你俩真是,难得出来玩,别这么懒好不好?”



他说完不理两个还傻愣着的人,积极地涌进了人群中,手臂伸得老长,连着蹦了好几下抓了几张白色的纸片在手中,展开一看,喜笑颜开地冲苏沐橙和叶修招手:“哎,快过来!这玩意儿是许愿券,可以换东西的!”



叶修盯着他挥舞的手,没动。



“快点啊!”苏沐秋不满。



倒是苏沐橙先一步回过神来,拽着叶修往前小跑了两步:“这就来了!”



他们三个头挨着头看苏沐秋手上的许愿券,只抓了四张:两张零食券,一张饮料券,一张命令券。



“这个就是可以换东西吃的吧?”苏沐橙挽着苏沐秋的胳膊问,“只有三张哎。”



“等会儿去看怎么多搞两张。”



“命令券?”叶修把它拿在手里,翻到背面看说明:“可以命令任何一个人做一件事。这个有意思。”



他四下张望了一番,还用脚踢了地上堆得厚厚的彩带。



苏沐秋喊他:“咱往里面走呗?你在那儿蹲着干嘛?”



“看看还能不能捡两张。”叶修站起身,略遗憾拍拍裤兜。



2.



苏沐橙初中的时候,遇上校庆,也参加了一次游园会。



说是游园,其实地点就在操场,没有气球彩带之类的花样,游戏规则很简单,去参加运动项目,成绩合格就能领券,攒够一定的券就可以去换东西。



因为是校庆,学校难得对外开放,苏沐秋就领着叶修去操场的看台晒太阳,怀里抱着苏沐橙的水杯和外套,叶修百无聊赖地支着下巴打呵欠,等苏沐橙又赢了一个项目兴奋地冲他们挥手时,才稍微坐直了些,表示自己在看。



苏沐橙运动细胞很好,玩什么游戏都上手很快,很快手里就攥了一把兑换券,被她手心的汗揉得皱巴巴的,一股脑全塞给苏沐秋保管,苏沐秋就耐心地一张张给她捋平,眯着眼看兑换点的礼品。



快结束时她跑去投篮,折腾好几次总算连投八个进篮,场边的男孩冲她吹口哨,苏沐秋拍了拍正在走神的叶修:“走了!”



他们刚走到篮球场苏沐橙就脚步轻快地跑过来摊开脏兮兮的手作势往苏沐秋衣服上。



苏沐秋往旁边躲了躲:“别瞎抹啊!小白眼狼,弄脏了衣服你洗啊?”



“我洗就我洗!”苏沐橙嬉笑着追着苏沐秋跑,倒是叶修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你看看你这手。”



苏沐橙喜欢闹自家哥哥,却挺听叶修的话,闻言小跑到水龙头边把手洗干净了,又问他们:“我得了好多券呢,去换什么呢?”



能换的东西倒挺多,苏沐橙在兑换点挑挑拣拣半天,就换了个厚笔记本,“剩下的换可乐好吗?”她指了指被包装成一箱的12听易拉罐。



“就换可乐呀?”



“零食也行,不想要什么文具。”苏沐橙嘟了嘟嘴。



“成成成,今儿我俩沾你的光反正。”



3.

他们三个走得慢,进了园里各个点都聚集着人,苏沐橙好奇地张望:“就是玩游戏,合格了就领券。”



“真麻烦。”叶修叹气。



苏沐秋斜了他一眼:“你就懒吧你。”



路过打气球的点时苏沐秋停了停:“哎,那小帅哥枪法不错啊!”



叶修嗤笑:“什么小帅哥,人家现在可比你大。”



他俩说的是正站在小摊前平稳地端着玩具气枪,眼神专注锁定目标扣动扳机十发九中的周泽楷,孙翔在旁边问摊主要许愿券,余光扫到叶修,哼哼唧唧不情不愿地冲他挥了挥手。



“你们领什么券呢?”叶修和苏沐秋走上前去。



周泽楷也回过头,冲他们笑了笑:“饮料券。”



“这个好!”苏沐秋说,“哎这要求十发中几个啊?我也来试试!”



叶修从后面拽住他:“打气球没什么意思,再看看吧。”



倒是孙翔不高兴了,冲叶修吹胡子瞪眼:“什么没意思?你行你上啊!”



“哎哟哥一把年纪了哪还玩这些小孩玩的东西啊。”叶修呵呵一笑,“走啰!”



这个园游会做得热闹,一路上都扎着彩带和气球,苏沐秋给苏沐橙摘了个粉色的气球,把线缠她手腕上:“你想玩什么给哥哥说哈。”



“嗯嗯!”苏沐橙笑眯眯地点头,她和叶修并肩走着,苏沐秋走在前面领着他们,倒有点像以前三个人一起逛菜市场,苏沐秋趾高气扬地当着总指挥,带着他们在菜场里大扫荡。



她正侧过头准备和叶修说话,楚云秀就从背后猛地搂住她的脖子:“沐沐,老叶,刚还在找你们呢!”



楚云秀身后站着韩文清和张新杰,叶修跟他们打招呼:“老韩玩什么游戏啊?”



“打地鼠。”楚云秀接话,“老韩可厉害了,赢了三张券呢!”



韩文清黑着脸哼了一声。



叶修笑得合不拢嘴:“打地鼠?哈哈!不愧是拳皇,牛逼牛逼!”



楚云秀亲昵地搂着苏沐橙:“要不咱一起玩呗?你俩搁这散步呢?”



苏沐橙摇头:“叶修说陪我逛逛。”



“好吧,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啊,你们别走散了。”



“知道了。”



等他们三个人走远了,苏沐橙挽住在一边安静等他们寒暄的苏沐秋的胳膊:“哥哥,她是楚云秀,玩的元素法师,跟我关系可好了。”



“哦哦,你的小姐妹是吧?”苏沐秋笑:“人还挺漂亮。”



他转头又问叶修:“你刚说拳皇,是说大漠孤烟?”



“是啊!”



“就是他啊!”苏沐秋摸摸下巴,“真人倒是挺大漠的。”



“人拳套都被你顺了。”叶修笑。



“嘿那不是你爆出来他不要么!”苏沐秋瞪他一眼,“那可是橙武啊!”



苏沐橙推着他们走:“什么橙武银武,你们快点,人家都拿了好多券了!”



4.

“我靠,就这么一会儿你俩就吃上了?”叶修看着正站在张佳乐旁边喂张佳乐吃鸡蛋糕的孙哲平,见他手腕上缠两个装零食的口袋,身上还背一个小花图案的水壶,有几分无语:“老孙你这是带幼儿园小朋友春游呢?”



张佳乐正叉着腿套圈,他套圈玩的也是百花式打法,一次十个圈天女散花般扔出去,堪堪套中两三个,嘴里被孙哲平投喂的零食塞得没来得及说话,鼓着腮帮子含糊着骂叶修:“你说谁幼儿园小朋友呢!”



“谁答应谁就是呗。”叶修乐呵呵地应他,见张佳乐又十个圈扔出去,有点好奇:“你在这忙活半天套什么呢?”



“换券啊!一次套中五个就有两张券了。”张佳乐把自己胳膊上一串的竹圈圈撸下来,“你要不要试试啊?”



苏沐橙好奇:“一个一个地扔不是命中率更高吗?”



“那可多没劲。”张佳乐把竹圈递给叶修:“要不要试试啊?”



叶修呵呵一笑:“我怕我扔个十发十中,不是打你脸么?”



孙哲平操着手哼笑:“你可以试试。”



“算了,你们慢慢玩吧。”叶修摆摆手,“祝你好运啊,张四亚!”



“叶修我操你大爷!”张佳乐气得恨不得一双手有十根中指可以比。



苏沐秋倒把张佳乐看了好几眼,“四亚?真四个亚军?这么牛逼?!”



还未到傍晚,日光炙热又明亮,三个人还没玩游戏呢,就围着园子转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苏沐秋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把黄色的小花伞给苏沐橙撑着,正说找个树荫乘凉,就看见不远处有一遮阳棚,下面排排蹲着三人,正哼哧哼哧地啃西瓜。



苏沐秋问叶修:“哎,那是你朋友吗?去搞点西瓜来吃啊!”



叶修反问他:“你还能吃西瓜?”



“我不吃,沐橙总要吃吧!”苏沐秋催促他,“快过去打招呼啊!”



叶修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踱步过去,一看就乐了:“我说张佳乐,你不套圈啦?”



张佳乐把西瓜籽吐出来:“大孙套着了,换券去了。”



“你们这组合还真够稀奇得嘿。”叶修盯着蹲地上斯斯文文吃西瓜的王杰希,和他旁边扔一堆西瓜皮的唐昊,“大眼儿,你们从哪儿弄的西瓜啊?还有吗?”



王杰希指了指旁边小凳子上的水果盘:“自己拿。”



叶修看了一眼,还有两块,便冲苏沐橙招手:“沐橙,过来吃西瓜。”



叶修拿了一块,硬挤到王杰希旁边:“哎,张佳乐,往旁边挪点,给哥留点位置。”



唐昊把手里的西瓜啃完,满足地把西瓜皮一扔:“爽!”



他站起身,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谢了啊王队!”



王杰希淡定点头:“不客气。”



苏沐橙站在叶修旁边秀气地吃西瓜:“这西瓜是王队弄的呀?”



唐昊一听来了劲,连比带划:“欧,太欧了!硬币猜正反,十猜八准,八张券,换这么大一个西瓜。”



张佳乐闻言也冲王杰希竖起大拇指:“老子第一次见转糖人那生肖一转就转个龙的,老王,等会儿我就跟你玩了!”



唐昊殷勤表示:“那我也一起吧!”



王杰希点头:“可以。”



苏沐秋在旁边听着来了兴趣,撞了撞苏沐橙的胳膊:“你想吃西瓜不?哥哥去给你赢券。”



苏沐橙想了想:“我想吃钵仔糕。”



叶修把兜里的三张券递给苏沐橙:“喏,自己去换吧。”



张佳乐嘁了一声:“老叶,你也太懒了吧,什么游戏都不玩,这券是门口捡的吧?钵仔糕也得五张券呢!”



叶修无奈:“大眼儿,你刚在哪儿猜的硬币啊,哥也去玩玩。”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把西瓜皮丢到垃圾袋里,站起身,目光看向苏沐橙:“你玩吗?”



苏沐秋愣了愣,笑嘻嘻地冲他点头。



“往前一直走,靠近湖边的位置。”



叶修抹抹嘴:“成吧。”



他给三人打招呼,领着苏沐橙走了,苏沐秋也冲王杰希挥了挥手,王杰希脸上没什么表情,却冲他颔了颔首。



“我靠!”苏沐秋忍不住又回望了一眼正指挥张佳乐和唐昊收拾西瓜皮的王杰希,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你这大小眼朋友开的天眼啊!”



“他见着你了?”叶修很淡定,“刚是在问你?”



“我冲他打招呼他点头了。”



“哦。”叶修笑,“大眼儿是有点神神叨叨的。”



猜硬币正反的游戏看着简单,要想连续猜中不出错却并不容易,苏沐秋决意要自己玩这个游戏,叶修就负责报他猜的答案,没想到十猜十中,顺利换了十张券。



“哥哥好厉害!”



“欧神附体啊苏哥!”



叶修把摊主给他的许愿券递给苏沐橙:“喏,你的钵仔糕。”



5.

黄昏将至,天空已成琥珀色,叶修三人把园子逛了个遍,期间遇到了沉迷夹娃娃的方锐,玩飞镖赚了一大把许愿券的李轩和吴羽策,在湖边捞金鱼,捞了又放放了又捞的黄少天和喻文州,还有为了给孙翔换哈根达斯冰淇淋一直打靶没归来过的周泽楷。



苏沐秋伸了个懒腰:“人间啊!”



“哟,你还感叹上了。”叶修嘴里叼了个棒棒糖解烟瘾,“还有几张券,再去换个什么吧。”



苏沐橙揉揉被投喂得圆滚滚的肚子:“吃不下了。”



“那就换个别的。”苏沐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发,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一个放着头饰的小摊,兴冲冲地拉着苏沐橙过去。



“哎,这扎头发的可以啊。”苏沐秋在摊位上选了半天,选中一个草莓图样的头绳。



苏沐橙给摊主指了指:“这个可以换吗?”



“可以。”摊主把草莓头绳递给她,收下了他们的许愿券。



苏沐橙冲苏沐秋撒娇:“哥哥给我扎头发。”



“哎,我扎不好。”苏沐秋摇头,“让叶修给你扎。”



“也是。”苏沐橙点头,把头绳递给叶修,冲苏沐秋抱怨:“你扎的丸子头一点都不稳。”



叶修手法熟练,把苏沐橙的一头长发握成一束,向上一挽一扭,再把头绳给她戴上,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看得苏沐秋目瞪口呆:“你这手艺不错啊!”



“哥这手艺练了快十年,你说呢。”



“这手艺可不能丢啊!”苏沐秋拍他的肩膀。



叶修摇头:“丢不了。”



6.



暮色四合,湖边的灯笼渐次亮起,煦暖又朦胧,湖边有一棵大榕树,古树参天,树干粗壮,看得苏沐秋跃跃欲试。



他们最终决定去爬树。



苏沐秋身姿灵活,蹭蹭蹭几下就爬到了树干上,试了试承重,觉得没问题,冲树下的两个人招手:“上来吧,我来拉你们。”



苏沐橙被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连拖带抱地弄了上去,坐上去时还有点害怕,苏沐秋安抚地搂她肩膀:“别怕。”



叶修在树下喊他们:“给哥留个位置啊!”



“先上来再说吧你!”苏沐秋扯了把树叶丢他。



叶修虽是个货真价实的宅男,真要爬树,费点劲也上去了,三个人坐在高高的树梢上,紧紧地挨在一处,头顶悬着深蓝的夜幕和一轮皎月,脚下满湖的灯笼摇曳生姿。



“真美啊。”苏沐橙感叹,“像一场梦。”



“傻。”苏沐秋揉她的脑袋。



苏沐橙把头靠在他胸膛:“哥哥怎么回来了?”



“想你们了,就回来呗。”



叶修侧过头看他一眼:“那是得多想想。”



“哎,说起来,咱们还有张券没用是吧?”苏沐秋问。



苏沐橙点头,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把他捡的那张命令券递给苏沐秋:“这个用不上了。”



“命令券啊。”苏沐秋把手里的卡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就命令谁干什么事都成是吧?”



叶修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干嘛?”



苏沐秋想了想,把命令券递给苏沐橙:“命令听起来不合适啊,就希望吧,希望沐橙天天开心。”



苏沐橙眨了眨眼,皱了皱有点发酸的鼻子:“好啊。”



“几点了?”叶修问。



“七点多吧。”苏沐橙把手机摸出来看时间,“哎,云秀给我打电话来着,是不是该吃饭了?”



“是吧。”叶修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正说着,就有人在树下不远处朝他们招手:“我靠老叶,你怎么把苏妹子带树上去了!我说我们怎么找半天没找到你们,快快快下来,出去吃饭了!”



叶修往树下一看,黄少天、喻文州、张佳乐、王杰希、韩文清……还有很多,在等他们一起去吃饭的朋友。



“该吃饭了。”苏沐秋笑,“去吧,别让他们等。”



苏沐橙仓皇地看了他一眼。



“去吧。”



叶修嗯了一声,利索地顺着树干跳了下去。



“你也去吧。”苏沐秋拍了拍怀里的妹妹。



“我……”苏沐橙有点犹豫,“我怕高。”



“叶修不在么。”



“苏妹子怎么不下来?”方锐问,“是不是害怕啊?”



韩文清想了想:“我去接。”



孙翔和周泽楷也跟了过去。



叶修抬起头,苏沐秋冲他笑了笑:“把我妹妹接好啊!”



“还用你说?”叶修冲苏沐橙张开手臂,“来,别怕,你要是怕我接不住,还有老韩呢!”



苏沐橙闭了闭眼:“哥哥,我跳了。”



“跳吧。别怕。”苏沐秋说。



云聚了又散,轻盈高挑的少女从树干上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到了叶修的怀里。



“没事吧?”孙翔凑过来问。



“没事。”苏沐橙摇头。



楚云秀走过来拉她:“走吧走吧,饿死了都!”



苏沐橙嗯了一声,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棵参天的大榕树上,还坐着一个瘦削的男孩子,他的眼睛明亮又温柔,总让人想到鹿,见苏沐橙回头看她,便朝她挥了挥手,之后便别过了视线,嘴角还挂着笑,似乎是在看月亮,也像是在看星星,他一直坐在那里,像不会消失,又像从未出现。







评论(81)

热度(1656)

  1. L-52KL姜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