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一半

周泽楷的左眼眼皮上有一颗小痣。



很小,在眉毛下面一点,总是被额发遮住,并不算显眼。



孙翔过了很久才发现。



发现时他正拿着毛巾准备给周泽楷擦头发,湿漉漉的刘海被他一把撸到后面,露出的额头光洁饱满。



“你这还有颗痣呀。”孙翔有些惊讶,凑得离周泽楷近了些,手指轻轻戳着周泽楷的眼皮上,“之前还没发现。”



周泽楷闭了闭眼,背靠着床头柜,懒洋洋地哼了哼。



“别靠别靠。”孙翔拉了他一把,“头发都湿的啊!”



周泽楷闻言又坐正了些,还调整了一下位置,给孙翔留了个方便给他擦头发的空。



孙翔看他没自己动手的打算,有些鄙视:“真是懒不死你!”



“哎,眼皮上有痣好不好啊?”孙翔一边问一边把毛巾盖到周泽楷头上。



“不知道呀。”毛巾宽大,一盖上去就把周泽楷的脑袋盖得严严实实。



周泽楷安静地垂着头,任孙翔毫无章法地摁着他的头狂揉一通。



等孙翔觉得揉得差不多了,小心翼翼地把宽大的毛巾掀开时,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种掀盖头的荒谬之感。



毛巾慢慢被掀起来,露出一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来。毛巾搭在头顶,周泽楷被揉得头毛乱飞,看着有些滑稽,孙翔被逗乐了,哈哈笑个不停:“我真应该拍下来,瞧你这傻样!”



周泽楷也不恼,嘴角抿出些微的笑来,一双眼被头顶的吊灯映衬得亮晶晶的。



孙翔愣了愣,有些尴尬地打岔:“我去找吹风给你吹头发?”



周泽楷摇摇头,小声拒绝:“不想吹呀。”



“不吹一时半会儿也干不了啊?”孙翔皱眉,“你不是早困了吗?”



周泽楷还是摇头:“不想吹。”



“吹一下呗,很快的。翔哥吹头技术很好的!”孙翔耐着性子哄他。



周泽楷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托尼老师?”



“不不不,托尼不在,我是村口孙师傅,小哥,办卡吗?”孙翔笑嘻嘻地问。



周泽楷想了想:“办卡有优惠吗?”



“有啊!那看你是包年还是包月了,时间越久折扣越多。”孙翔来了劲,一本正经地和周泽楷对上了戏。



“嗯……”周泽楷摸摸下巴,“包你呢?打几折?”



孙翔推了周泽楷一把:“去你的!翔哥卖艺不卖身好吗!”



周泽楷大概是困得很了,边笑边打了个呵欠。



孙翔催促他:“快点,我去拿吹风了啊,吹干了你就能睡了。”



周泽楷别过头:“不想吹。”



“我靠周泽楷你今儿是倔什么啊?”孙翔毛了,把毛巾一甩,“小爷我不伺候了!”



“嗯。”周泽楷不以为意,掀开被子就要往床上倒。



孙翔头都大了,赶紧拦住他:“你头发还没干,不能睡!”



周泽楷无辜地眨眨眼。



“干嘛啊?为什么不想吹头发啊!”孙翔觉得周泽楷简直是无理取闹,“还有你这破毛病得改改,洗了头要吹干才睡,不然以后头有得你疼的!”



周泽楷把毛巾从床上捡起来:“你给我擦?”



孙翔愣愣地接过去:“擦可以,干不了这么快。”



周泽楷竟嘟了嘟嘴:“不想吹。”



孙翔盯着他圆鼓鼓的腮帮子,感觉心似重鼓,被人狠狠捶响,四面皆是回音。



敲里妈。孙翔想,你他娘的还学会卖萌了。



孙翔泄气地跑到卫生间又拿了条干毛巾出来,一屁股坐到周泽楷旁边,把毛巾搭在自己腿上,大腿拍得啪啪响:“上来吧。”



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孙翔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立马利索地躺了下去,把头搁在了孙翔的腿上。



“周泽楷你大爷的!”孙翔恨恨地骂了一句,手却轻轻地拨开他的刘海,开始拿毛巾慢慢揉搓他的头发,揉干一撮又拿手给他梳理顺开。



“你以前洗了头也不吹啊?”孙翔问。



若不是比赛前他和周泽楷被分到一个房间,见周泽楷洗了头随便拧了两把就想睡觉,他才懒得管呢。



周泽楷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头发没干就睡?”



“不是,今天有点困。”周泽楷解释。



“哦……”孙翔擦掉他耳朵边的水,目光又游移到周泽楷眼皮上的痣来:“以前看照片也没觉着这有颗痣啊?”



周泽楷含糊地应他:“可能p掉了。”



“是吗?”孙翔嘀咕着,头垂下去,还扒着周泽楷的眼皮研究:“有痣倒是特别一点。”他想了想,竟想出个好槽来,忙不迭和周泽楷分享:“这是你的防伪标痣哈哈哈。”



孙翔笑得没心没肺,没注意他凑得离周泽楷更近了,气息打在周泽楷的脸上,挠得周泽楷的心蠢蠢欲动。



“你喜欢吗?”周泽楷直勾勾地盯着孙翔,突然开口问他。



“什、什么?”孙翔的心蓦地停了一拍,随后开始狂跳起来。



“喜欢……”周泽楷犹豫了一下,“这颗痣。”



“哈?”孙翔往周泽楷肩上拍了一巴掌:“一颗痣而已,喜欢个毛啊?我耳朵上还有痣呢!”



周泽楷仰头看他:“我看看?”



孙翔把头埋下去,费力地指了指右耳的耳垂:“喏,就这儿,看得没?”



周泽楷懒得起身,把头抬起了些,果然看到了支棱在孙翔的一头黄毛里通红的耳朵,和耳垂上的一颗小痣。



“嗯。”周泽楷点点头,又躺回了孙翔的腿上。



孙翔一边给他擦头发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周泽楷你看你问的问题多蠢,还喜欢这颗痣吗?翔哥也有,我就不会问你。”



“喜欢呀。”周泽楷说。



孙翔怔怔地停住手。



周泽楷歪了歪脑袋,语气又轻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喜欢的。”



“哦……”孙翔结结巴巴地开口:“那、那又怎样,喜欢也没用,总不能把这痣弄你耳朵上,对、对吧?”



周泽楷轻笑了一声,点点头。



孙翔摸了把周泽楷的头发,还有些濡湿,见周泽楷已经困得眼泪汪汪的,便劝他:“你困就直接睡吧,头发我再给你擦一会儿。”



周泽楷点头:“好呀。”



大概他是真的困得狠了,和孙翔一说完,脑袋一歪就在他腿上沉沉睡了过去。



孙师傅擦了好一会儿才收工。



收工后他看着周泽楷沉睡的侧脸,轮廓深邃又优美,没好气地扯了一把他俊俏的脸蛋:“故意撩老子是吧!”



“还冲老子撒娇!”



“真以为我不知道?”



他手上用了点力,把周泽楷的脸扯得有些变形,得亏周泽楷睡得死,对此毫无反应。



“话故意说一半,把我当笨蛋,哼,你才是大笨蛋!”

评论(44)

热度(1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