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清清惹


韩文清是一个有站子的男人。


站子成立得很早,前线炮姐美工剪刀手文案一应俱全。


平时主要更新韩文清的比赛截图、机场街拍和私人图透,照片都是精修过的,美工组混过韩饭圈,p的图风格统一,色调明朗,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新团的爱豆。


评论里聚集了一大堆韩文清的颜粉,以女孩为主,清清、老公地喊着,一口一个太迷人了!眼神太温柔了!看得不小心刷到的路人怀疑人生。


站子走人傻钱多路线,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给韩文清买广告牌,建站目标是要韩文清承包整个青岛所有的广告牌。


事实上她们也这样做了,韩文清生日的时候买过巴士广告、地铁广告、机场灯箱、公交车站宣传栏广告,以霸图俱乐部为中心向外辐射,逐步扩大规模,让韩文清一大早出门买小笼包,就撞见印着自己大头照片的公交车从霸图门口缓缓开过。


据说韩文清生日前后半个月,青岛的犯罪率大幅下降,青岛人民的安全感大幅上升。


场面越闹越大,即使韩文清在微博上耿直表示“你们不要乱花钱,我比你们有钱”,也没能控制住这帮姑娘撒钱的手,给韩文清修过路,命名过星星,又跑去认养野生动物。


还是野象、鳄鱼、金钱豹之类,越凶悍越好。



因为俱乐部的提醒,韩文清关注自己后援会的同时也关注了自己的站子,看站子发应援报告,韩文清有些无奈地评论了一个“谢谢你们,不要破费了。”



考虑到主要是一帮女孩弄的,可以说口吻十分委婉了。



女孩们丝毫不在意韩文清的苦口婆心,一口一个“抱住清清!”“清清我爱你!”“老公该回家了!”“想给清清打钱!”把韩文清团团围住。



韩文清捧着手机看着满屏的清清清清,不知所措:“真是胡闹!”



倒是隔壁后援会的男粉见这帮小妖精吸引了韩队的注意,有些羡慕又有些不屑,吐槽她们把追星的那一套放在韩文清身上,简直侮辱了他们的信仰。



“就追!就追!”女孩们不以为意,继续热火朝天地搞她们的“清清大业”,写文的写文、画图的画图、剪视频的剪视频,韩文清一个采访视频能翻来覆去地赞美八百遍美颜盛世,就是参与撕逼时也个个牙尖嘴利气势汹汹,和自己清清的不擅嘴炮形成鲜明对比,看得其他家粉丝叹为观止。



适逢联盟新赛季新周边上市,霸图举办了一个粉丝见面会回馈粉丝,场馆里人头攒动,男粉主要聚集在韩文清和张新杰这里,女粉等张佳乐一出场追着他屁股后面跑了八成。



剩下的两成排在队伍里,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和礼物,掂着脚张望端坐在前的韩文清,莫名有些紧张。



“哎,妹子,你这花给谁的啊?”旁边队伍的男生好奇问。



捧着花的女孩笑了笑:“给韩队的。”



“哇哦。”男生感叹了一句,没说话了。



等走到韩文清跟前了,对着他不怒自威的脸把打好的腹稿忘了个干净,腼腆地把花束递过去:“韩队,送你。”



韩文清愣了愣,站起身双手接过:“谢谢。”



女孩把签名板递过去:“请、请给我签名。”



韩文清问她:“学生?”



女孩愣了愣,点头。



“下次就这样来,别破费了。”韩文清说完,给她签了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谢谢韩队。”



女孩拿过签名板欢喜地走了,后面又跟上来一个,身量娇小,怀里抱着好几个礼品盒,还有一堆周边,慌慌张张地低着头把礼物往韩文清的方向塞:“那个,清、清清,这是我们给你的礼物。”




她声音不大,但周围的人都听见了,不少人听到她的称呼笑出了声,张新杰也没忍住,扶着眼镜一边签名一边弯了弯嘴角。



女孩被旁边人一笑更臊得慌,也不看韩文清的反应,匆匆说了句“比赛加油”就想跑。



韩文清一声冷喝:“站住!”



女孩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韩文清板着脸冲她招手,跟逗小猫似的:“不签名了吗,回来。”



回俱乐部后,经理带着人去车上帮他们搬礼物。



收到礼物最多的是张佳乐,毕竟是转会过来后让霸图女粉大幅增长的功臣,光是鲜花就有七八束。



韩文清东西不多,没让人帮忙,自己拿了回去。



拆开看有书、有香水、有零食、茶叶,都是些小丫头心思,包装得认真而细致。



有一个大盒子里装了花花绿绿满满一盒,上面画的大概是大漠孤烟?



韩文清翻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用,便去找见多识广的张佳乐。



“哦,这是吧唧。就是徽章,别衣服上的。”



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第二天降温,他穿了件厚实的黑色连帽外套,一如既往地霸气侧漏。



唯一违和的是衣服口袋上别了两个吧唧,上面的清清有胖嘟嘟的脸蛋和圆鼓鼓的肚皮。



张佳乐噗嗤一声:“哈哈哈哈不是吧老韩,你还把这玩意儿带身上啊?”



韩文清疑惑地反问他,“不是你说别衣服上吗?”



他理了理衣服下摆,把吧唧摆正了些,若无其事地哼了哼:“就是太难扎了,麻烦。”






评论(129)

热度(2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