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清清呀


戴妍琦没想到自己就从酒店溜出来这么一会儿,居然遇到了韩文清。


还是韩文清先发现的她。


彼时戴妍琦正戴着耳机,在酒店不远处的一条步行街溜达,步行街上允许摆摊,到了晚上很是热闹,她穿梭在人群中,目不斜视地经过做糖人的手工艺人、奶茶店、烧烤摊,最后停在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推车前。


小推车上摆满了色泽浓郁鲜亮的冰糖葫芦和冰糖草莓,草莓上裹着厚厚的糖霜,个大鲜嫩,隔着几步距离,似乎都能闻到草莓和冰糖的甜香。


深度草莓控的戴妍琦没忍住咽了咽口水。


摊主的是个老人家,戴妍琦上前问他能不能用手机付钱,摊主摇了摇头:“我一个老头子,搞不来这些啊。”


“您一个人出来摆摊吗?”戴妍琦问。


“是啊。儿子媳妇在外地打工,就我一个人。”


戴妍琦点点头,拍了拍空空的口袋,赧然笑:“出门太急,忘带钱了。”



她环顾四周,正想着要不要找个路人问能不能转账,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一转过头,就看见韩文清穿着黑色的羽绒服,戴着帽子,高高大大的,投下一片阴影。


“韩、韩文清前辈?”戴妍琦紧张得舌头都快打结。


韩文清嗯了一声。


“我、我是雷霆的戴妍琦。”戴妍琦脸上堆出笑来,尽量自然地和他打招呼。


韩文清有些莫名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


他又看了一眼戴妍琦刚才一直眼巴巴望着的糖葫芦摊:“想买?”


“欸?”戴妍琦愣了愣,意识到韩文清说的什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买倒是想买,就是不能用手机付钱。”


“你一个人出来的?”韩文清问。


戴妍琦小鸡啄米似地点头:“队长和张新杰前辈吃饭去了,我没事就出来逛逛。”


“前辈你呢?”戴妍琦没忍住好奇。


韩文清听她一问,脸先黑了几分,把戴妍琦唬得不行,结结巴巴地问他:“不不不不能说吗?”


“不是。”韩文清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姑娘有些怕他,连忙缓和了表情,还挤了个安抚的笑来:“我来给张佳乐买奶茶。”


戴妍琦疑惑:“不能点外卖吗?”


韩文清皱眉:“打牌输了,惩罚。”


扑哧一声,戴妍琦没忍住笑出了声。


韩文清无奈:“你笑什么?”


“抱歉抱歉,我只是没想到前辈也会打牌。”戴妍琦笑。


“偶尔玩一下。”韩文清说。


他往前走了两步,指了指摆满冰糖葫芦和冰糖草莓的小推车:“要吃哪个?”


戴妍琦眨眨眼,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买——”


韩文清打断她:“你不是没带钱?”


“呃——”戴妍琦语塞,她一向是个爽快的性子,也没有忸呢:“草莓的可以吗?”


韩文清嗯了一声,开始摸钱夹。


“草莓的10块。”摊主伸出手比划。


韩文清扫了一眼他冻得通红的手,又扫了一眼小推车上的冰糖草莓串,直接摸了两张红票子出来:“麻烦您,草莓的全要了。”


戴妍琦和摊主同时抬头看他。


韩文清有些不自在地抿了抿嘴,沉声道:“我赶时间。”


摊主一个老人家,被他的钱包脸一吓,连忙收了钱,给草莓套上专用的纸袋。


戴妍琦凑过去,小声道:“韩文清前辈,我吃不了这么多……”


“带回去给队友吃。”


“可是……”


韩文清有些不耐烦,他实在不善于和小姑娘打交道,不过几串糖葫芦,买了走人,多简单的事情,怎么就能墨迹成这样呢。


于是他保持沉默。


冰糖草莓还剩18串,满满地装了两大袋,摊主找了钱,又把袋子递过去。


韩文清拎在手里,问戴妍琦:“你自己回去,还是等我买了奶茶送你?”


小推车上挂着明亮的灯泡,映照出韩文清冷硬的侧脸的同时,又给他打上了一层暖色。


戴妍琦呆呆地看着他。


韩文清扬了扬眉:“戴妍琦?


“啊?哦,哦,前辈你要去忙是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戴妍琦回过神来,慌张地垂下头,耳朵有些发烫,她倒是想和韩文清一起走,但她更想掏出手机和她的小伙伴分享这一奇遇。


韩文清点点头,把袋子递给她。


戴妍琦有些不好意思:“谢谢前辈……”


“没事。”


因为有两个袋子,戴妍琦看了一眼,又分出一袋递给他:“要不我们一人一半吧?”


“你们雷霆来了几个人?”韩文清问。


“8个,加上经理9个。”


韩文清闻言笑了下:“你不是喜欢吃么,都拿回去,你能多分点。”


戴妍琦又开始呆了。


韩文清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太晚了,坐车回去,有钱坐车吗?”


戴妍琦愣愣地点头:“有,可以用微信。”


“好。注意安全。再见。”韩文清说。


“前辈再见。”戴妍琦机械地摇手。


韩文清转身走了。


他个子高,身材挺拔,肩宽腿长,即使在夜色中、人群里,也依然显眼瞩目。


戴妍琦站在原地,好久才回过神。


神是回过来了,少女的羞赧却一层层攀到了脸上,她揉了揉发红的脸颊,没忍住在原地雀跃地蹦了几下,嘴里嘟囔着:


“这、这也太犯规了吧!”




评论(76)

热度(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