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雪地上的猎人

韩文清后来又去了一次杭州。


他去的那天杭州下着大雪,下了飞机直接拐去了离兴欣最近的商场,出来时大包小包提了满手,独自站在上林苑的门口等叶修出来接他。


叶修身上裹了件羽绒服,帽子也翻上来戴着,出了门被冻得直哆嗦,见了韩文清先抱怨他:“大冷天的你跑过来干嘛呢?”


他没戴手套,手指被冻得有些僵,伸手想帮韩文清提东西,被韩文清挡了一下。


韩文清抬手把他头顶的帽子往下压了压,一手拎着几大包一手按在叶修的后颈处把他往前推:“先上楼。”


等进了门,正在泡网游的方锐和魏琛同时伸长脖子去看他。


“哟,这不是韩队吗?”方锐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


“哎哟,小韩啊,欢迎欢迎。”魏琛嘴里叼着根烟,见了他热情地晃了晃手边的烟盒:“来一口不?”


韩文清摇头:“不用。”


叶修进了门就想往电脑跟前钻,刚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又被韩文清提溜起来:“先进屋。”


叶修无奈:“得得得。”


魏琛嘿嘿一笑,冲他挑眉:“老叶,要不我晚上给你腾个地儿?”


叶修随手揉了个纸团:“抢你的boss吧你!”


叶修的房门一推开就是股子烟味。他不以为意,韩文清却皱起了眉,径直走过去把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打开,冷风一灌进来,烟味是散了不少,却把叶修吹得嗷嗷叫:“哎呀你开什么窗户啊!房间没暖气,冷都要冷死了!”


韩文清没理他,问叶修哪张床是他的。


叶修指指靠门的那一张。


“你干嘛呢?”叶修探着脑袋看韩文清站在他的床边翻他的被褥,还伸手按了按,似乎是在检查厚度。


“晚上睡觉冷不冷?”韩文清问。


叶修了然:“不冷。这被子还是老板娘给我们新换的呢,放心吧。”

韩文清嗯了一声,又把堆门口的几个购物袋提过来,哗啦啦往下一倒,叶修伸手去翻,是两件羽绒服、两条裤子、两套保暖内衣、一双高帮的防滑马丁靴和几双羊毛袜子。



“试试大小。”韩文清说。



叶修却犯起了懒:“试什么啊试。你买的,准能穿。”



韩文清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你说你这跑来跑去的累不累啊,衣服沐橙会给我买。”



韩文清没理他,直接捞了件厚实的长至膝盖的黑色羽绒服,示意叶修换上。



叶修撇撇嘴,还是老老实实换了。



“多穿点。”韩文清给他把拉链拉到最高,“听到没?”



叶修敷衍他:“知道了知道了!”说完便急吼吼地打开门:“唉我们下本呢,你玩吗?”



韩文清摇头。



“哦。那、那你……”



“你玩你的,我出门早,在你这睡会儿。”韩文清说。



叶修笑起来:“那成,你睡吧,你买回去的票了吗?”



韩文清点头:“晚上10点的。”



叶修哦了一声,“那晚上和我们一块吃饭呗?”



“嗯。”



等叶修走了,韩文清叹了口气,开始叠堆在床上的衣服,又把叶修床头柜上烟灰缸里的烟头倒了,才脱了外套钻到被子里小憩。



韩文清醒的时候觉得有些气闷,猛地一睁眼就对上叶修懒洋洋的笑脸,他的鼻子还被叶修捏着,忙不满地哼了哼。



“醒啦!”叶修松开手,“快起来,要吃饭了。”



韩文清嗯了一声,皱着眉一抬手,先把叶修抱了个满怀。



叶修半边身子压在被子上,抬手去摸韩文清锋利的眉骨:“干嘛啊老韩?还冲哥撒娇呢?”



韩文清喉咙里滚出一声轻笑,把叶修放开了。



晚饭吃得热闹,陈果在一楼置了一张大圆桌,得知韩文清来了,自己忙活了一下午,神通广大地弄了桌火锅出来。



他们人多,乌泱泱地围着桌子,韩文清和叶修被挤在中间,头顶悬着暖黄的灯,煦暖又明亮。



几个小的都有些畏惧韩文清的声威,只知道闷头吃菜,唐柔和包子倒是天不怕地不怕,一直跃跃欲试地想邀请韩文清吃过饭竞技场。



魏琛和方锐在中间打着浑,韩文清话不多,但总能在关键处接两句,以避免冷场,倒是把几个女孩逗笑了几次,陈果偷偷地去戳苏沐橙,和她咬耳朵:“韩队人还挺好处啊。”



苏沐橙笑:“是啊是啊。”



吃过饭叶修想送韩文清去坐车,被他拒绝了。



“外面冷,我自己叫了车。”



叶修有些过意不去:“真不要我送你啊?”



“不用。”韩文清站在门口和他道别:“进屋吧。”



叶修点头,要是往常,他早就急着回去抱他的电脑了,今天却不知为何,脚上像灌了铅,定在原地舍不得挪步。



他看着韩文清进电梯,电梯门合上,韩文清跟他挥手。



叶修回过神来,急匆匆地进了屋,冲向了二楼。



魏琛嘴里叼着根牙签,见他往二楼跑,忙喊了句:“哎,老叶,不下本啊?”



“等会儿!”



叶修回到了自己房间,然后唰地拉开了窗户。



冷风吹得他快睁不开眼,他把羽绒服的帽子戴好,趴在窗台上安静地等。



没多久,韩文清就出现在了雪地里。



他今天出门穿的皮夹克,戴皮手套,厚厚的马丁靴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倒像是要扛着猎枪去打猎。



可不像是一个猎人么,浓眉大眼的,又爱穿皮衣,跟杨子荣似的。



叶修笑了笑,环顾左右,捞了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猛地往韩文清的方向扔。



他们住的楼层不高,叶修又控制了力道,矿泉水瓶正好砸到韩文清脚边。



韩文清捡起来,回头往上看。



叶修的手指间有火星闪烁,见韩文清回头,冲他挥了挥手。



韩文清没动,一直保持着往上望的姿势。



他们隔得远,听不到彼此的对话,也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但叶修明白他的意思。



他冲韩文清打了个手势,关上了窗户。



韩文清点点头,转身走了。



叶修站在合上的窗户后看他。



阴云散去,头顶的月亮给雪地抹上一层冷光,他的猎人走在寂静的雪地里,长长的影子跟着他走。



还有什么呢。



还有什么,也在跟着他走。




评论(55)

热度(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