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下落不明

1.

孙翔醒的时候才觉得不对劲。


他很久没睡这么沉了,梦境光怪陆离,总觉得自己像是陷在了什么东西里面,软塌塌的,腰上使不上力,想翻个身都困难。


等自己下意识地踢了踢腿,又伸展了一下手臂,却发现自己指节分明修长的手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圆鼓鼓毛茸茸的一小团,顶端露出一个尖来,便当作是手了。


“卧槽!”孙翔被吓得一个激灵,却发现自己根本坐不起身来,稍一垂眸就看见了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和有着黄色的像企鹅的脚蹼一样的……小短腿?


孙翔尝试着转了转头,发现自己身下一堆毛茸茸的企鹅玩偶,四周像是笼罩着一层玻璃罩,而他的头顶,正悬着一个银色的爪子,在对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光。


孙翔蓦地打了一个寒颤。


他好像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2.

正不知所措时,堆积成小山的一堆企鹅玩偶突然耸动了一下。


然后一根熟悉的呆毛冒了出来。


那座小山还在不停抖动,孙翔盯着那根毛绒绒的黑色呆毛似有所感,果然,在一番挣扎后,一个脑袋从成堆的玩偶里冒了出来。


孙翔这下是彻底被震住了。


眼前这个正转过脑袋冲他无辜眨巴眼,有着小企鹅身子和q版周泽楷形象脑袋,呆毛雀跃地动个不停的……的……玩……玩偶……


是是是是周泽楷?!


“Hi。”小企鹅周泽楷冲他挥了挥小爪子。


孙翔愣了愣,然后猛地一闭眼,开始装死。


小企鹅周泽楷歪了歪脑袋,迷茫地看着紧闭着眼瑟瑟发抖的孙翔,试探性地又喊了一声:“孙翔?”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叫我!!!我什么都听不到!!!”孙翔用力地抬起他毛绒绒的爪子捂着自己的眼睛。


啊,好可爱。


小企鹅周泽楷看着q版孙翔那头熟悉的黄毛,开心地蹬了蹬腿。


“我是周泽楷呀。”小企鹅周泽楷伸出手戳了戳孙翔圆鼓鼓的肚皮。


孙翔紧捂着眼睛的手松了松,他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爪子放了下来,一转过头,就对上小企鹅周泽楷笑眯眯的眼睛,终于还是认命地喊了一声:“队、队长?”


“是我。”周泽楷开心地笑起来。


“我靠!队长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现在是人?还是企鹅?不,不对,你现在不是一个玩偶吗?”


“还有这是哪里?我怎么觉得这里很眼熟?我靠我怎么一觉睡醒变成这样了?你呢?你怎么回事?我们还能恢复正常吗?我靠我们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吧?你说话啊队长?!”


孙翔心急得不行,语如连珠炮,一叠声地发问。


周泽楷安静地听他说完,然后安抚地抬起爪子摸了摸孙翔的头发:“别怕。”


孙翔:……


我果然还是在做梦吧!


3.


“所以我们现在在休息室的那台娃娃机里?还变成娃娃了?”孙翔听周泽楷说完,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问他:“你什么时候去抓的?”


孙翔下意识地反驳:“我靠我什么时候去抓了,无聊!”


“抓了。”周泽楷肯定地说。


“没有!”


“抓了。”


“都说了没有!”


周泽楷有点不高兴,他身子动不了,便狠狠地撇过头,以示不满。


孙翔看他扭过头不理自己了,反而慌了,拿手戳了周泽楷的后脑勺好几下,见周泽楷还是不理他了,这才松了口风:“好好好,我承认我抓了行了吧!”


周泽楷回头看他:“什么时候?”


“哦。就……”孙翔摸摸鼻子,含糊道:“就晚上呗……”


“半夜?”


“我半夜起来找吃的玩两把不行吗!”孙翔不耐烦地哼了哼。


扑哧一声。


孙翔不高兴地看他:“你笑屁啊!”


周泽楷摇摇头:“没笑。”


孙翔白了他一眼:“我懒得跟你说!”


周泽楷费力歪了歪脑袋,凑得离孙翔近了一些。


“为什么不和我们玩?”


孙翔盯着悬在上空的夹子,硬邦邦地回答他:“我都说了是顺便玩的!我才不喜欢玩这么无聊的东西呢!”


“喔…”周泽楷笑笑,慢条斯理地拆穿他:“可游戏币都被你用光了。”


“一大盒呢。”周泽楷补充。


“那、那是这破娃娃机太难抓了好吗!”孙翔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还有,你们轮回好歹也是豪门战队,居然在休息室摆娃娃机,难道不应该反省吗?”


周泽楷重复:“你们轮回?”


“是你们轮回啊!”孙翔顶嘴。


周泽楷冷哼一声,直接挥舞着小爪子捂住了孙翔的嘴:“我们轮回。”


孙翔怔了怔,半晌,才嘟囔一句:“我们就我们……”


周泽楷满意地收回手。调整了一下头的位置,方便他睡得更舒服。


孙翔见他气定神闲准备在娃娃机里睡个回笼觉的样子一下子急了:“你还真睡得着啊?出不去了怎么办?”


“天快亮了。”


“你说我们天亮就能出去?”孙翔这下倒是反应得很快,“怎么出去?我们动不了啊?不会原地变身吧?我靠,塞都塞不下啊!”


周泽楷被他吵得心烦,言简意赅地打断他:“反正可以。”


孙翔撇撇嘴,“你说的啊!”


他的脚正好抵着娃娃机里的隔板,孙翔踢了踢:“这都什么事啊……不就抓个娃娃么……”


周泽楷笑笑,又问他一次:“以后一起玩?”


“不要!”


“不喜欢……我们吗?”


孙翔垂下眼:“我是来打比赛的。”


“嗯?”周泽楷不解。



“我说,我是来打比赛的!我天天训练不就行了吗?和你搭档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要一起玩?我一点都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玩!让我自己待着不好吗?!”孙翔有些恼怒,他刚到轮回不久,也看得出轮回的其他人都有意识地在接纳他,热情地拉他参与集体活动,可他真的不想。


这种黏黏糊糊的,上个厕所都要成群结队,吃了晚饭还要齐聚休息室玩游戏的队友情,他以前没有过,以后也不想要。


周泽楷呆呆地眨了眨眼,半晌,才吐出两个字:“不好。”


孙翔气:“周泽楷你——”


“他们喜欢你。”


“我也喜欢。”


“想和你一起玩,不然的话——”周泽楷露出委屈的表情,天知道他现在一个玩偶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会不开心。”


咚、咚、咚,咚咚咚。


有什么东西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


跳得孙翔无暇去思考自己这幅玩偶企鹅的身躯里,还有跃动的心脏吗。


孙翔结巴起来:“队、不对,周泽楷你怎么回事你,你现在只是一个玩具……你不开心,关,关我……”


他自暴自弃地闭上眼:“行了行了。只要能出去,集体活动我都参加好了吧!”


周泽楷笑起来:“好。”


4.


两个人说了半天话,孙翔有些困了,也学着周泽楷的样子挪了挪脑袋,和他的靠在一起。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回事呢。”


周泽楷用自己圆圆的下巴蹭了蹭孙翔的发顶:“不太清楚,可能是超能力?”


“哈?”孙翔嘲笑他,“你的超能力就是变成玩具啊?那不是很没用。”


“嗯……”


周泽楷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休息室的娃娃机,是第八赛季夺冠后,经理送给他们的礼物,有着樱花粉的机身,装点着黄色霓虹灯,玻璃罩里挂着天蓝色的小帘子,投币处还画着一个圆滚滚的小企鹅,里面装满了轮回的吉祥物,


队员们对它爱不释手,三天两头就聚在一起抓娃娃玩,小企鹅购置了一批又一批。


新晋冠军队队长事务繁忙,又要为新赛季做准备,那段时间周泽楷有些失眠,他睡眠浅,很容易被惊醒,有天半夜鬼使神差地溜到休息室抓娃娃玩,玩够了看着躺在娃娃机里的小企鹅,竟生出“要是变得和它们一样就能睡个好觉了”的念头,谁知一道白光闪烁,自己真躺在了娃娃机里,变成了有着企鹅身子周泽楷q版脑袋的玩偶,在一堆玩偶里呼呼大睡。


第二天引起骚乱是必然的,队长失踪江波涛心急如焚,带着队友遍寻未果,最后在娃娃机里看到了睡得正香的周泽楷娃娃,这等怪力乱神之事他不敢做主,对着娃娃机纠结半天,最后拍了照给王杰希,诚恳求救:王队,您看看这娃娃能不能抓。


王杰希天生神棍,只扫一眼便了然:抓吧。


抓娃娃是吕泊远强项,没废多大劲就用爪子稳稳抓住了周泽楷的身子,然后丢到了箱子里。


从娃娃机里解救出来后小企鹅周泽楷才幽幽转醒,见众人将他团团围住,皆是一脸惊诧,迷茫地伸展了一下身子,然后又是一道白光,小企鹅周泽楷变回原样,坐在地上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


“天呐!队长你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小周你没事吧?”


“队长!你变成娃娃好可爱哦!”


关怀的声音不绝于耳,周泽楷挠挠头:“没事呀。”


江波涛若有所思:“看起来你精神不错。”


周泽楷大力点头,露出笑来:“睡得很沉。”


5.


“所以你跑这儿来睡觉的?”孙翔无语。


周泽楷也困了,打了个呵欠:“是呀。”


“那我怎么回事?”


周泽楷也不知道,嗯了半天才想出个理由来:“可能吵到我了?”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不知道怎么反驳。”孙翔听他说完前因后果,放下心来,这才脑袋一歪,和周泽楷头靠着头睡着了。


周泽楷再醒的时候听到有什么人在外面大呼小叫。


“队长又失眠了啊?”


“吕总呢?赶紧叫吕总过来!”


杜明走过去,发现睡周泽楷旁边的小企鹅一头黄毛,再定睛一看,这不是孙翔吗!


“卧槽!江副你快过来看!”杜明连声嚷嚷,把江波涛吴启方明华都引了过来。


众人围了上去,对着捧着肚皮呼呼大睡的孙翔指指点点:


“好像还真是。”


“孙翔怎么也进去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变成玩偶好萌啊!”


正说着周泽楷一转头见孙翔还没醒,连忙冲玻璃罩外面的人比了个嘘。


杜明会意,压低声音:“队长你们等一下哈,吕总等会儿就过来了。”



周泽楷点点头。


孙翔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四周戳来戳去。


冰冰凉凉的,还伴随着发动机响起的声音。


有人在围着他说话:“吕总你这好不好夹啊。”


“应该可以。等等,队长我先把你弄一边去哈。”


周泽楷说好。


孙翔困得不想睁眼,心里想着,周泽楷跟谁好什么呢?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明显是夹子的东西夹住了他的屁股。


我操!


孙翔一下子就吓醒了。


他猛地睁开眼,看见周泽楷四仰八叉地躺在不远处看着他,而自己却被一股牵引力牵引着慢慢上升。


孙翔又是气又是害怕。


妈的是谁啊!夹娃娃夹我屁股干嘛!


他不满地蹬了蹬腿,然后又跌回了企鹅堆里。


“欸?孙翔醒了?你千万别动啊!”吕泊远专注地操控着杠杆。


孙翔背对着他,有些不高兴:“你不能换个地方夹吗?!”


可惜他的声音隔着玻璃罩,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


然后又一次,夹子夹住了他圆滚滚的屁股。


这次孙翔不敢动了,他拧着眉去看还四脚朝天的周泽楷,刚想笑,周泽楷就冲他扑腾了一下。


“别怕。”


周泽楷说。


总算是顺利出来了。


小企鹅孙翔趴在地上,眼巴巴地望着刚从娃娃机里捞出来的小企鹅周泽楷。


杜明把他们放在一起,不顾孙翔反对,欢天喜地地拍了个照。


“别气。”小企鹅周泽楷安抚地拍了拍他。


吴启和杜明同时捂住心口:“天啊!真是太萌了!”


孙翔哼了哼,“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变回去啊?”


“马上。”周泽楷说。


一道白光闪过,周泽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回过头,见恢复原状的孙翔还呆呆坐在地上,有点好笑。


想了想,还是冲他伸出手。


“吃早饭?一起?”


孙翔抬头看他。


年轻的轮回队长有一张帅得天怒人怨的脸,此刻在晨曦的映照下脸上竟露出几分薄红,他一向是寡言而羞涩的,此刻冲自己伸出手,脸上的表情管理却不到位,只泄露了一丝丝笑意,不像他的眼睛,明亮又温柔,写满了无法抗拒。


休息室的其他人都有默契地同时屏住了呼吸。


这位新来的队友,一向独来独往,对大家的好意都敬谢不敏,会不会冲队长甩脸色啊?


孙翔抿了抿有些干的嘴唇,抬头冲周泽楷一扬眉,露出个骄傲又肆意的笑来,然后啪地一声,抬手握住了周泽楷的手。


“一起就一起。”


这本不是什么难事。



(这篇其实是看图说话 图来自 @(:3[▓▓]暮兮  太太好像还没有发 是群里妹子无意看到的一个预售广告上有周翔手机壳 就是娃娃机图案 炒鸡炒鸡萌 没忍住就动手了😂 )









评论(40)

热度(1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