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fragments 2

方锐有一个说不上是不是优点的优点。

他不认床。

不管是被方世镜一个电话拐去蓝雨,还是听喻文州说南京的鸭子名满天下就乐呵呵打包飞往呼啸,或是一顿饭被叶修砍掉几百万年薪带着不破不立的决心前去兴欣,他都能在钻进被窝的那一刻呼呼大睡,第二天神清气爽地下楼跟新同事打招呼,一口气吃八个小笼包。

似乎是天生适应力超群,转职转得像陀螺也没阻碍他封神,人好相处嘴巴又甜,头一次见到林敬言,浑然不觉对方尚存的一丝芥蒂,热情地邀请他一起厕所嘘嘘,洗个手的功夫就和二期的前辈称兄道弟,不过一个星期,都能扭着林敬言费,非要去他家品尝林妈妈的手艺。

林敬言拗不过他,特意找了个周末带他回家,让林妈妈做了一桌地道的金陵菜,吃得方锐肚皮鼓鼓,他是独生子,在家宠坏了,也不大懂什么为客之道,吃完了说了句谢谢阿姨真的太好吃啦把碗一丢就钻到林敬言卧室玩手机。

偏偏林妈妈觉得他人长得精神,一双大眼忽闪忽闪惹人喜爱,也学着他的样子把碗一丢钻进厨房去给方锐切水果,只留下林敬言慢条斯理地承包盘中剩菜,收拾碗碟去洗碗。

等洗完碗林敬言推开卧室门一看,水果盘还剩了一半,各式水果都留了林敬言的份,方锐穿着帽衫仔裤,球鞋也没脱,一半身子倒在他的床上一半落在地上,手里虚握着手机睡得正香。

林敬言无奈地叹口气,给他脱鞋脱袜子,又粗鲁地扒了他的帽衫,把被子扯开把他揉进去,做完了叉着腰在床边一愣:怎么不自觉还给这小子当老妈子了?

但方锐也不是随便到谁的床一躺下就能睡着。

真要论第二次是在魏琛那儿。

彼时他转会兴欣,饱受转型的困扰,队里又是一帮新兵蛋子,只能靠叶修魏琛两个老年人和自己这个风华正茂的职业大神撑着,三个人整天钻屋子里复盘讨论战术是常有的事。

两个老年人都是夜猫子,方锐熬不过他们,困得很了想说就在魏琛枕头上靠一会儿,一躺下就靠了一声“老魏你这床都一股子烟味。”

魏琛呸了他一声:“嫌老子床你别躺啊!赶紧起来,老子还没睡呢!”

“就靠会儿,待会儿叫我呗。”

叶修眼睛盯着屏幕:“困了就去睡。”

“没事没事,还熬得起,不就熬个夜么。”

结果一靠就靠到了大天亮,方锐醒的时候觉得全身都跟被车碾过一样,靠下去什么姿势现在就什么姿势,一条腿还落在地上,肚子上搭着一条被子,空调打得挺热,睡了他一身的汗。

方锐揉着脖子下楼时,叶修和魏琛正坐在楼下电脑旁争论什么,见他起来了冲他喊:“桌子上有早饭,赶紧去吃。”

“哎!好。”方锐愣了愣,应了一声,跑餐桌旁一口气拿了八个小笼包。

餐桌靠近阳台,阳光投射进来照得方锐有些睁不开眼,他一边吃一边走神。

走神的时候想到林敬言拐弯抹角地教育他即使是男孩也不要随便睡别人床上,去做客准备礼物应当如何吃完饭应当如何,做他的副队发布会满嘴跑火车没关系,唐昊来了你要稳重一点,和他关系处好,你也是前辈了要有前辈的样子。

方锐想,林敬言大概是会为他自豪的,他已经长成了出门会关好训练室所有电源的靠谱的副队长,也有足够的勇气和担当抛掉曾经的一切去拼一个崭新的未来。

他有了新的职业,新的账号卡,新的队友,队友都是老熟人了,有一个还是真正的荣耀之神。

虽然有些恶心,但他们老男人也是会互相关怀的,听起来很不错的对不对,但方锐心里很清楚,没有人会比林敬言对他更好。




(速写一个林方找找感觉 锐锐的个人向得慢慢磨一下)

评论(31)

热度(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