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祝我生日快乐

1.


柳非一大早起来,就在宿舍的阳台上和家里人吵了一架。


说是吵,更多的是她妈妈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反复说着“你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收心”“你以为你还十七八岁吗?”“不是都考完了吗赶紧回来,你阿姨给你介绍了一个男孩子妈妈看着不错的”“毕业了赶紧找工作安定下来。”


柳非坐在阳台的小凳子上一边听一边想,她确实年纪大了,不是16岁,而是26岁,即使内心抵触,也不会宣于口中,而是选择了更体面的方式,日复一日地沉默,消极地于生活对抗。


电话那头的抱怨迟迟得不到回应,语气也变得激烈起来,柳非妈妈似是很后悔:“当初就不应该答应送你去打游戏,打几年游戏,挣了钱又怎样?出成绩了吗?耽误你这么多年,你看看你身边同学人家几岁,你好不好意思?”


柳非淡淡地回她:“我没觉得不好意思。”



“你不觉得我觉得!人家像你这么大的,早大学毕业,该工作工作该结婚结婚了,你看看你,混了几年混成什么样了?啊?”


“说去打游戏,打出名了吗?打到前程了吗?”


“我有没有前程不用你管。”柳非不想再听下去,啪一声挂掉了电话。


等她拉开阳台的滑门进屋时,室友也起床了。


她们才考完期末考,今天外地的室友要回家,正把行李箱拖出来收拾东西。


室友见柳非眼睛还是红的,也没说什么,默默地递了纸过去。


柳非小声地道了谢,又听她们问:“非非你今天回家吗?”


柳非摇摇头。


室友啊了一声:“你今天生日不回家啊?我们下午都走了。”


“没事。”柳非笑了笑:“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吧。”


2.


柳非妈妈日日为柳非的年纪揪心,却从来不是柳非避讳的事情。


她进校时就是大学生毕业时的年龄,又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背后议论不少,但柳非一直不怎么在意。


时间能冲刷一切,再久一点,便把她身上过去的印记冲刷干净,她曾经是职业选手,在荣耀里也会被人喊大神,穿冠军队的绿色队服,队长是声名赫赫的“魔术师”,而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按步就班地上课、吃饭、参加考试,大家都一样。


室友和她开玩笑:“其实完全看不出来你大我们五岁哎。”


“对对!感觉非非还没长大,还很少女。”


柳非不好意思地捂脸:“是我打扮太装嫩了吗?”


“是这个捂脸的动作很少女啊!”


柳非又连忙放下手:“我都26岁啦!”


“26岁又怎样?不还是很年轻吗?我师姐说女人最好的年纪是30岁,你还早得很呢!”刚满20岁的室友振振有词。


柳非笑着推了她一把:“好好好,我还小,什么都还早。”


送室友走后,柳非一个人坐在宿舍发呆。


期间断断续续收到几条祝她生日快乐的消息,她一一回了,又开始刷微博。


她用的是自己上大学后新开的小号,跟着同学关注一堆学校的官微、社团的微博、和同学们互相关注等等。


刷了一会儿只觉得索然无味,柳非想了想,终于还是切换了账号,重新输入密码,登上了微草柳非的号。


点开不出意外地收到一堆消息,草草翻了一遍有不少对以前微博的评论,最新收到的几条让柳非有些意外,是几个微草粉祝她生日快乐。


荣耀巅峰时期已过,发展已有式微之势,虽然新赛季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关注度却大不如前,但仍有一批执着的粉丝,坚持关注着每一场比赛,在赛季开始后自发换上支持战队的应援头像,为其呐喊助威。


柳非看着他们头像上的照片微草队徽,手突然有些抖。


已经三年了。


3.


柳非最终还是决定出门。


她如今怕冷,到冬天已懒得再买颜色鲜艳的大衣羽绒服,把自己打扮成一颗饱满欲滴的果实,混迹在微草绿油油的队伍里,十分惹眼。


柳非穿上黑色长至脚踝的羽绒服,戴好羊毛的格子围巾,把头发扎成丸子头,想了想还是没有化妆,只抹了一点唇膏,免得人看着太过苍白。


这倒是她在微草俱乐部外面看到刘小别和袁柏清时,第一反应是低下了头。


柳非原想,她就来看一眼。


结果就站在俱乐部门外几分钟的时间,街对面就迎来两个熟悉的身影。


她有些惊慌,下意识地想装作没看见他们两个,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走过去,却还是因为刘小别一声惊诧的“我靠!柳非吗?”而顿足。


柳非掩下眼底的酸楚,仰头做作地冲他们挥手:“哎呀!是你们!好巧!”


刘小别拽着袁柏清跑过去,一脸稀奇地盯着她看:“非非?真是你!你怎么现在才来?”


柳非茫然:“我错过什么了吗?”


袁柏清摆手:“没有没有!就是真的好久没有见你了,你不是就在北京上学吗,怎么不来找我们玩?”


刘小别接话:“就是就是,还有你qq也不回,你电话也换啦?你搞什么,躲我们啊?”


柳非讪笑:“没有……就是忙……”


刘小别狐疑地看她一眼,嘁了一声:“你上学还这么忙?”


“我……”


袁柏清见柳非尴尬,连忙出来打岔:“没联系上现在不就联系上吗?难得回来,走走,跟我们回俱乐部去!今天休息,他们都出去玩去了,不过英杰还在。”


柳非点点头,跟着他们往俱乐部走:“英杰还好吗?”


“很好啊!你没看比赛?”


“看了,他现在更厉害了。”


“那是!也不看看他的队友是谁。”刘小别得意。


他们刚走到微草的宿舍楼下,袁柏清突然一拍脑门:“坏了,我把手机落超市了。”


刘小别踹了他一脚:“那你还不赶紧回去拿?”


“嗯嗯嗯!我现在去,非非,你跟小别先去找英杰玩儿啊!”


柳非笑着点点头。


刘小别望了一眼袁柏清飞快往外跑的身影,笑骂:“你说他是不是傻逼?”


柳非笑。


刘小别又回过头看她,表情有些严肃:“你说你是不是傻逼?”


柳非还是笑。


她笑嘻嘻地看着拧着眉的刘小别,半晌,讪讪地垂下头:“是啊。”


刘小别不解:“你躲什么呢?躲我们这么久?”


“没躲什么……”


“那你干嘛不跟我们联系了?”


柳非抿嘴不语,好半天才说:“别问了成吗?”


刘小别烦躁地挠了挠头:“行行行不问了。那你得跟队长联系啊,他问过你好几次呢!”


柳非点头:“知道了。”


刘小别受不了气氛这么尴尬,见柳非情绪低落,又去逗她:“等我们退役你就大学毕业了,说好的一起当文盲呢?”


柳非想起他们三个刚出道时立下雄心壮志,此生都要奉献给荣耀,读什么书,上什么大学,誓将高中学历进行到底的事,扑哧一声笑出来。


笑过之后,又有些惆怅:“抱歉,我失约啦。”


刘小别摆手:“也不是这么说,你一个女孩子,学历高些好,我们退役了还能开网吧什么的。”


“我也可以开网吧啊!”柳非说。


“行,到时候算你当股东!”


正笑着,袁柏清拿了手机也回来了:“你俩乐什么呢?”


“你手机拿到了吗?”


“在那儿,还好没丢。”


柳非说:“小别说他退役要开网吧,我给他当股东。”


“嘿,你还想当刘老板啊?”袁柏清揶揄。


“你要是没饭吃,就随随便便来当个网管吧!”刘小别豪气十足。


“我去你的,你要是吃不起饭,也可以给哥当小弟!”


柳非觉得她很久没这么笑了。


她总归不再是小姑娘,比以前娴静了许多,也自认为是个成熟的大人,哪有这么多可乐的事情。


可她此刻站在微草的宿舍楼下,听刘小别和袁柏清斗嘴都能咯咯咯笑个不停,她还是没忍住想,她那个时候,怎么就放弃了呢。


4.


柳非是第十三赛季退的役。


她17岁进训练营,第七赛季出道,满打满算6年时间,不算长,甚至是同期最早退役的选手。


但在她人生的维度里,却横跨了她的整个青春岁月,让她从少女变成女孩,再变成能独立承担责任的大人。


做出这个决定不算难。


有外力的推动,柳非的家人一直在催促她早点退役去读大学,不然年纪越拖越大,也有内心的驱使——


她在联盟里,见过神,那位即使潇洒退役了也将是荣耀最大的传奇,也见过真正的天才,譬如她的队长王杰希,魔术师打法在世决赛重现,令人拍案。职业选手都是万里挑一,人才济济,譬如刘小别有逆天的手速,袁柏清最终将双治疗打法融会贯通,而女选手更是凤毛麟角,苏沐橙楚云秀都是大神选手,心性坚韧,能肩扛战队逆风前行,戴妍琦是肖时钦亲手培养的雷霆未来的核心,如今也日渐独立,而她花了六个赛季时间,只把自己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刻苦的普通人。


或许她相对于玩家而言,是佼佼者,是大神,但在联盟里,她的天赋有限,甚至连心性都不如其他女选手坚定,大概是不够出众,便瞻前顾后,心思繁重,不似戴妍琦提起退役一派轻松:“以后就在我家门口开个超市好啦!”


也因此,止步于此。


她把这个决定告诉了王杰希。


彼时王杰希已经退役,正在国外休假,半夜接到柳非哭哭啼啼的电话,吓得不行,连声问她出什么事了。


柳非抹了把眼泪,结结巴巴地说她想退役了。


还说了很多,说她觉得自己天赋有限,不能为微草做更多贡献,说她家里人一直在催促她退役,说她想为以后早做打算,规避风险。


王杰希安静地听她说完,哄她:“别哭了。”


“想退就退,这没什么。”


“没有人怪你,不是想去上大学吗,退役后就安心准备考试。


“谁跟你说你在微草没有贡献的?”


柳非哭得更厉害了。


她想,她连戴妍琦都比不得的,肖时钦去嘉世,戴妍琦也能咬着牙在雷霆坚持,她不行,她一向受王杰希庇护,在他的茂盛树荫下成长,性子都被养得有些娇气,连退役,都得王杰希推她一把。


5.


他们三个去敲高英杰的门时,高英杰正在复盘。


见了柳非又是惊讶又是高兴,一叠声请她进屋坐。


“非姐,真的好久没见你了。”


“嗯,是呀。”


“是去上学了吗?还在北京吗?”高英杰问。


“在的。”


高英杰困惑:“那你怎么不来找我们?”


刘小别插嘴:“你非姐作业太多,才做完。”


“哈哈。”柳非干笑。


高英杰比以前大方健谈了不少,年纪长了,弦外之音自然也听得懂,也就没有追问,四个人坐在一块说了会儿话,高英杰像是想到什么,拿手机出来翻备忘录。


然后猛一抬头:“非姐你今天生日啊?”


“啊?”刘小别茫然。


“嗯?”袁柏清也掏出手机开始翻,“卧槽!真是,去年这时候我还给她发了红包,收都没收!”


柳非挠挠头:“那我请你们吃饭呗?”


他们四个头靠着头对着手机研究半天,最后决定去吃火锅。


刘小别以方便叙旧为由要了一个大包厢,包厢是是张大圆桌,他们坐得松散,高英杰给柳非拆碗筷的包装,刘小别刷刷刷地勾菜单,袁柏清去拿饮料,柳非看着锅里咕噜噜升起来的泡泡,和他们身上的微草队服,轻轻地叹了口气。


席间气氛热闹,柳非情绪也被带动起来,主动和他们说了些上学时的趣事,袁柏清问她,有没有同学找你要签名啊?


柳非想了想:“他们来找我,其实是想要队长的签名。”


高英杰说:“非姐你给队长打电话呗,队长之前问过我们你好几次呢。”


柳非点头:“我回去就打。”


刘小别低着头看手机,嘴角微翘:“干嘛回去打?你想说什么,现在就给队长说。”


柳非有些手足无措:“现在?给队长打电话吗……我,我怕我不知道说什么。”


“先负荆请罪,向队长认错,放心,队长对你好得很,你抱他大腿哭一通,保证什么事都没有了。”刘小别哼笑。


柳非嗔怒地看了他一眼:“认什么错呀!”


她话音刚落,有人来敲包厢的门。


四个人齐刷刷地回头去看,是服务员在推门:“你们的客人到了。”


柳非愣了一下,然后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北京已连下了几天的雨,空气都有些湿冷,门打开时携裹着冷空气灌了进来,柳非脱了羽绒服,没忍住抖了一下。


高挑挺拔的身影跟在服务员身后不疾不徐地走进来,他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大衣,戴灰色围巾,手里拿着一把黑伞,面目清隽,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额发上沾了水滴,被包厢的吊灯一照,光折射到他那双沉静的大小眼里,流光溢彩。


他把伞交给服务员放好,冲众人颔首:“抱歉,来晚了。”


柳非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打翻了手边的茶。


“队长?!”


热茶顺着桌面,不停地往柳非身上滴,柳非浑然不觉,站在原处呆呆地看着王杰希。


王杰希嗯了一声,上前把她往旁边位子拉了一把。


柳非任由他拉过去,袁柏清连忙拿纸去擦桌面。


“傻了?”王杰希问。


柳非啊了一声,回过神:“没有,就是太意外了。队长你怎么来了?”


王杰希悠闲地在她旁边坐下——柳非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但凡是微草内部聚餐,王杰希旁边一定有个位子是她的。


“你生日,我不能来?”王杰希反问。


柳非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不是!是我太开心了!”


王杰希笑了笑,接过高英杰递过来的碗筷:“上场比赛我看了,新队员磨合得不错。”


高英杰嗯了一声:“就是节奏还跟不太上。”


“你是队长,要带动队伍,练习时也注意让他们理解指令。”


王杰希点拨了几句,听得高英杰连连点头。


刘小别戳了戳柳非的手臂:“怎么样,看着大家都还挺好吧。”


柳非想,是啊,都挺好的,和他们在一块,总觉得跟过去没有什么区别。


王杰希问完高英杰,又按例询问他们三个。


小别现在要注意保持状态,不能一昧消耗,柏清现在治疗压力大不大,训练营带的徒弟怎么样。还有柳非,大三了?和同学关系好吗,毕业了准备做什么。


柳非跟他撒娇:“我还没想好呢。”


“那就慢慢想。”


“可我都26岁了……”


王杰希皱眉:“26很大?”


袁柏清接话:“就是就是!非非你这话说的,在座的哪个不比你大啊?”


高英杰默默举手:“我……”


酒足饭饱后,王杰希拿手机发了一个订单截图给刘小别:“给柳非订了个蛋糕,去取一下。”


刘小别一拍大腿:“艾玛!我都忘了这茬了!还是队长英明,我这就去!”


柳非连忙道谢:“谢谢队长。”


“没事。”


“哎,那要不我们等会儿一起去唱歌呗,顺便把蛋糕吃了。”


王杰希看向柳非:“没事就去,晚了我送你回去。”


“没事没事。”柳非摆手:“我来订吧?”


“你一学生!订什么订!”袁柏清站起来:“英杰,我俩先去,就我们经常去那家。”


“哦哦好。”


“那队长跟非非跟着过来啊!”刘小别说。


6.


包厢里只剩了王杰希和柳非两个人,柳非有些坐立不安。


她还是心虚,不声不响消失了整整两年,以为能把过去抛下,却还是忍不住背上这个背包。


王杰希慢悠悠地喝了杯茶,柳非又给他满上。


“换号码了?”王杰希问。


柳非愣了愣,点头。


“Qq和微博也没用?”


柳非沉默。


王杰希叹了口气:“手机拿来。”


柳非讪讪地把手机递过去。


“输号码。”


柳非嗯了一声,解开锁屏,王杰希的电话她能倒背如流,她把号码输上,又听王杰希指示:“打过来。”


“好。”


系统自带的手机铃声响起,王杰希拿出手机,也拦住了柳非想挂掉的动作。


他看了一眼柳非的新号码,在柳非的不明所以中接通了电话。


王杰希靠在椅背上,垂下他的大小眼,声音冷淡平稳:“喂?”


柳非手抖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放在了自己耳边。


她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王杰希嘴巴一张一合,耳边的声波震得她鼻子一酸,她的队长表情有些严肃,和她训练出错时的表情有些像,想板着脸,又怕真的吓到她。


电话那头的人问她:“柳非?你跑哪儿去了?”


柳非没忍住,眼泪唰一下流了下来。


王杰希还是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没动,他静静地看着柳非,等她把话说出来。


柳非紧紧地攥着手机:“对不起。”


“队长对不起。”


“我后悔了。”


“我怕看到你们,因为我后悔了。”


柳非以为,她是个大人了,即使做出了有些勉强的决定,她也能坦然接受,不会后悔的。


可等她真的成为了一个局外人,才知道自己无法忍受在一边旁观却无法参与的无力感。


她看着自己的队友们还穿着微草的队服全国各地地跑,还在赛场上拼杀,有胜利有失败,同甘共苦,分享喜悦与眼泪,他们这样耀眼、独特、受人瞩目。


而自己只是一个年纪有些大的学生,一个普通人。


她后悔了。


她人生最美好的几年都给了荣耀,她爱这个游戏,却没办法为它付出更多。


她瞻前顾后、畏畏缩缩。


她该后悔的。


所以狠下心断掉与荣耀的一切联系,捂住眼睛耳朵,不听不看,学鼹鼠躲在小小的宿舍里冬眠。


她没脸见他们。


柳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王杰希叹了口气,挂掉了电话,给她递纸。


“谢、谢谢队长。”柳非边哭边打了个嗝。


王杰希被她气笑了。


“你啊。”


7.


“刚退役的时候,我也有些不习惯。”


“有时候也一整天泡在网游里,也想过是不是还能再打几年。”


“但确实打不动了。”


柳非忍不住反驳:“队长还能打。”


王杰希摇头:“打这么多年,也该休息了。”


“其实大家都一样,职业生涯就这么多年,早退晚退,最终都是要离开的。”


“我只是……”


“只是看大家都在坚持,自己却先退了,不好意思是么?但真的没有人笑话你。”王杰希抬手把柳非腮边的泪珠子擦掉,“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呢?你看你一退役参加高考就能考上,很多人也羡慕你啊。”


柳非沉默。


“过开心一点。比赛也好,上学也好,我都希望你过得开心。”


王杰希从未对柳非说过这么多话。


柳非不像戴妍琦那样黏肖时钦,也很少与王杰希安安静静坐下来说话,她敬他、崇拜他,也有些怕他,但她知道王杰希对她很好,不比任何人差。


她把王杰希说的话默默消化完,联想到刘小别他们对她依旧亲近的态度,不觉为自己死活钻牛角尖的行为害臊起来。


她不该躲的,他们曾经是队友,现在是朋友,不该躲朋友的。


柳非瘪了瘪嘴,抬手去揉眼睛:“知道了……”


8.


到ktv包房时刘小别已迫不及待把蛋糕摆出来点好了蜡烛。


柳非凑过去看,是一个精致的翻糖蛋糕,花团锦簇的,上面坐着一个小姑娘。


王杰希把大衣围巾放到沙发上,也走过去:“生日快乐,许个愿吧。”


“哎哎!那要唱歌吗?”


“不要!你唱歌难听死了!”柳非狂摇头。


“靠!小爷我还懒得唱呢!那,那你就许愿吧!多许几个,许咱们微草今年夺冠!”


“这个好!这个好!”袁柏清附和。


高英杰说:“生日能许三个吧,不过非姐不要说出来啊。”


柳非无奈:“我知道啦!”


她不是第一次和他们过生日,事实上在微草的时候,每年生日她都过得很热闹。


但她确实有三年没过生日了。


柳非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安静站在一边的王杰希,又看了一眼拿着刀叉准备切蛋糕的刘小别袁柏清和高英杰,终于还是充满仪式感的双手合十,闭上了眼。


第一个愿望:希望微草所有人都一切顺利,队长万事如意。


第二个愿望:微草拿冠军!


第三个愿望:祝我生日快乐,祝我,从今以后,都比今天更快乐一点。










老王带闺女系列完结啦!

这篇思考了很久 很抱歉给了柳非这样一个设定 但是我心里一个比较符合我想象的设定了 柳非在原著中出场不多 也没表现出特别的天赋 更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写柳非  会害羞 会自我怀疑 遇到事情会躲起来 娇滴滴的小姑娘 因为想象中老王带的闺女肯定不会吃啥苦 性子养得娇滴滴的😂

第一次写老王是耳洞那一篇 其实也是半夜心血来潮 写完了觉得挺简略的 意外地收到了很多喜欢 开始疯狂涨粉😂 老王真的是流量担当了 后来慢慢写不冷 粗棒针 不准笑 等啊等 越写越喜欢王杰希 觉得他真的好苏好苏呀 连带着微草仨儿子也好喜欢  

这个系列挺日常的 就是想表现老王的苏力 但写多了也有些千篇一律 挺套路的 所以还是决定结束这个系列了  不管大家能不能接受这个终结篇 但我自己也算是写了想写的东西了

以后也会继续写老王的粮食向  因为他真的超迷人!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让我们先在希锐相见吧!(我爱死这个无比少女的组合名了😂)




































评论(195)

热度(3658)

  1. 五芒星姜姜 转载了此文字
    以后的每一天都比今天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