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一直

1.


孙翔没想到周泽楷会来。



宿舍外的廊灯坏了好几天也没人来修,周泽楷站在黑漆漆的走廊上,风尘仆仆的,还带着口罩。



房间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只开了一盏落地灯,暖黄的光泄出门外,映照到周泽楷的眼睛里。



孙翔一手撑着门框,见了他先皱起眉:“你怎么来了。”



“今天休假。”周泽楷瓮声瓮气地说。



“你怎么上来的?”



周泽楷又解释:“苏沐橙。”



孙翔哦了一声,把门拉开了些,头也不回地先进了屋:“进来吧,要来没说给我打电话。”



周泽楷喉咙里滚出个笑来,把放在脚边的两大袋子零食和生活用品提起来跟着进了门。



进门摘下口罩后才闻到房间有股奇怪的味道,吃剩下的外卖盒、泡面碗都堆在桌边,脚下是几个啤酒的易拉罐,孙翔走过去随意地踢了踢,又拉开椅子,坐在了电脑前。



他在看挑战赛决赛的视频,擂台赛和团队赛被他切成两个界面堆在屏幕上。



周泽楷走过去,安静地站在孙翔身后。



孙翔看得很专心,不停地暂停、倒回、暂停、倒回。



周泽楷把手搭在孙翔肩膀上,孙翔没动:“看吗?要看就找凳子来。”



周泽楷嗯了一声,拖了根凳子坐他旁边陪他复盘,他不需要指点孙翔应该这样做而不是那样做,只需要陪他坐一会儿就好。



团队赛的视频又看过一遍,孙翔又把挑战赛第六场他和叶修的对决翻出来看。



那记精彩绝伦的龙回头后君莫笑的背身格挡,自己亲手把一叶之秋送上绞刑架,被媒体津津乐道的杀死经典的“0.03”,还有他从未如此活跃地在频道里的喋喋不休。



“过来了没有?”



“怎么,恢复好了吗?”



“差不多?我劝你再多恢复一些才好,我不着急。”



“这样下去,怎么才能让我输得难看啊?我真的猜不到。”



“我怕再这样下去,你会不明不白地就挂了啊!”



像一记又一记耳光,打在孙翔的脸上。



决赛的视频他这两天看了很多遍,这只是又一次的重复,却因为周泽楷在旁边,让孙翔心里的羞耻感再度翻涌上来。



他看了一眼一直抿着嘴没说话的周泽楷,问他:“周泽楷,你说我是不是很傻逼?”



2.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也没搭理他,继续固执地看回放。



半晌,周泽楷起身,慢吞吞地把地上的易拉罐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又把还盛着汤汤水水的泡面碗外卖盒子拿到卫生间倒掉里面的残余扔了,拉开窗帘,把窗子打开,又围着孙翔转了半天,从他的台式电脑背后摸了个烟灰缸出来。



里面还有几个只吸了几口就丢掉的烟头。



他动静有些大,孙翔见周泽楷把他藏好的烟灰缸都翻出来了,有些心虚又有些烦躁:“别收了!你烦不烦?你大晚上的跑来给我当保姆啊?”



周泽楷把烟头倒了,烟灰缸给他洗干净放桌上,把垃圾袋放在了门外,洗了手,又把他从超市买的东西拎过来。



“饿不饿?”周泽楷问。



“不饿。”



周泽楷哦了一声,把自己买的两大盒草莓洗干净,坐到孙翔旁边。



“张嘴。”



“干嘛啊你?”孙翔皱眉,然后冰冰凉凉取了萼片的草莓就塞到了他嘴里。



“酸吗?”



孙翔嚼着草莓不说话。



然后又被周泽楷塞了一枚进去。



他们就保持着一人喂一人吃的动作,把草莓消灭了小半盒。不得不说周泽楷买的这草莓酸甜酸甜的,还挺好吃,孙翔不自觉多吃了些,才想起问周泽楷:“你怎么不吃?”



周泽楷又拿着草莓示意他张嘴。



孙翔瞪了他一眼,还是依依不舍地松开了他一直固执握着的鼠标的手,从盒子里选了一颗大的草莓,学周泽楷的样子把草莓的萼片摘了,侧过身别别扭扭地垂着眼递到他嘴边。



周泽楷笑了笑,就着他的手吃了。



“还可以吧。”孙翔说。



“嗯。”



孙翔的主动示好让两个人之前尴尬的气氛缓解了不少,周泽楷顺势凑过去,看清了孙翔眼下的乌青和眼睛里的红血丝。



他抬起胳膊,以一个不怎么舒服的姿势把孙翔肩膀搂住,头靠在孙翔的脖颈处,撒娇一般蹭了蹭。孙翔倒是很吃他这一套,即使心里烦闷无比,也没有发火,哭笑不得地拍了拍他:“干嘛啊你?”



周泽楷皱着鼻子在他脖子边嗅了嗅:“都臭了。”



孙翔哼笑:“那你别抱。”



“不行。”周泽楷又贴着他头发嗅了嗅,一脸嫌弃:“太臭了。”



孙翔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就两天没洗澡吗,有这么臭?周泽楷真是太娇气了!



“我靠你是狗吗?别闻了!”孙翔不耐烦地推他。



周泽楷直接起身去拽他:“洗个澡?”



“懒,不想洗。”孙翔木着脸地拒绝,“嫌我臭你回去啊,别待我这儿!”



周泽楷为难地停了手,板着脸望着大门不知道在想什么,孙翔偷偷抬眼觑他,心想周泽楷要这么滚蛋也好,别打扰老子。



“开车来的,很累。”周泽楷换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困。”



“哦,那你去睡吧。”孙翔冷酷地指了指自己乱糟糟的床。



周泽楷摇头:“一起睡,不然睡不着。”



“行啊,反正我不想洗澡,就这么睡吧。”孙翔抬杠,站起来要往床边走。



周泽楷拖住他,指了指浴室,又眨了眨眼。



孙翔有些鬼火冒:“行了!洗洗洗!周泽楷你真的烦死了!”



3.



孙翔浴室的热水器有些问题,要放很久才能出热水。



他懒洋洋地靠在洗手台旁边,看周泽楷一边放热水,一边弯腰把他许久没用的浴缸清理干净。



“你干嘛?还要伺候爷泡澡啊?”孙翔逗他。



周泽楷拿手试了试水温,还挺烫,便把浴缸塞子塞好,开始蓄热水。



“过来。”周泽楷招手。



孙翔啧了一声,磨磨蹭蹭地走过去。



五月天气不算热,孙翔房间又常年开空调,他穿了件薄薄的长袖T恤,下身穿了条在大润发买的沙滩裤,浴霸被周泽楷全开了,他往周泽楷跟前一站,略弯了弯腰,鼻尖挨着周泽楷的鼻尖,学电视里的浪荡子坏笑:“怎么,真要伺候爷洗澡啊?”



周泽楷扯了扯嘴角,一抬手把孙翔的上衣扒了下来。



孙翔脖子上还戴着周泽楷送他的子弹项链,子弹是铂金做的,拿黑色的绳子套着,孙翔一向贴身戴着,洗澡都舍不得摘。



周泽楷摸了摸那枚有温度的子弹,一抬眼见孙翔目光灼热地看着他,干脆地捧起他的脸亲了上去。



孙翔心思有些浮动,他知道周泽楷是专门来陪他,他们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大概周泽楷今晚上是想拉着他干一炮?



啧,真是。



孙翔的手不自觉插进周泽楷的头发里,配合地贴得与周泽楷更近。周泽楷一边亲他一边把他推到浴缸边上坐着,居高临下地加深了唇舌间的纠缠,两个人情绪都有些激动。



等孙翔觉得他快喘不过气了,周泽楷才松开他。



周泽楷的脸也有些红,他抬手捏了捏孙翔的脸,又拍了拍他的背:“把裤子脱了。”



4.



孙翔坐在浴缸里时,脸还气鼓鼓的。



孙翔的长腿曲起,大爷似地撑着手臂,周泽楷坐在他身后正准备给他抹洗发水。



“头仰一点。”



孙翔乖乖地扬起头,精致的下颌线和桀骜不驯的眼睛在周泽楷的视线里冲击力变得更大。



他的喉咙没忍住滚了滚,孙翔还在生他的气,眼睛怔怔地盯着浴霸灯,问他:“周泽楷你是不是不行?”



周泽楷手上都是泡泡,没好气地捏了他屁股一把:“要试试?”



“切。”孙翔没当回事,“要不我自己洗吧,你小心点啊,别弄我眼睛里了。”



“不会。”



周泽楷在给孙翔揉头皮,他力度适中,揉得孙翔舒服地哼了哼,冲泡泡时周泽楷让他往下躺了一点,免得他眼睛被水溅到。



“舒服吗?”洗完头发,周泽楷又给他搓背,见孙翔神情惬意地连打三个呵欠,才开心了些。



“你今天怎么啦,对我这么好?”孙翔问他。



周泽楷没回答:“要不要去上海?”



孙翔愣了一下才理解周泽楷的意思,摇头拒绝:“马上就季后赛了,你专心一点。”



“那你呢?”



“我?训练啊!下赛季——”



“不可能再打一年挑战赛。”周泽楷斩钉截铁。



孙翔一愣,怒气冲冲地问他:“你什么意思?”



“嘉世,不会。”



“为什么不会?我又不会走!”孙翔猛地拍了拍水,“是,这次我输了,但下次我肯定能赢,就一年,我保证能带嘉世回联盟。”



周泽楷直起身,静静地看着他:“不是这样的。”



孙翔不服气地瞪了他半天,心里却明白周泽楷说的是对的,兴欣是背水一战,嘉世也是,苏沐橙走了,小事情呢,他还愿意耽误一年吗?还有其他人,还有陶轩,他会怎么做。



他突然意识到,他的冠军梦尚遥不可及,而他的下个赛季,已在风雨飘摇中。



5.


周泽楷知道把这些事实摆到孙翔目前很残忍,但他必须直面这个问题。



水有些冷了,周泽楷沉默地走过去,拿大毛巾搭在孙翔身上:“还泡会儿?”



孙翔抿着嘴嗯了一声。



他有185的个子,蜷缩在浴缸里有些滑稽,也有些挤,但他还是不想动。



浴室灯光太明亮,水太热了,他在这一方天地里,起码周泽楷还陪着他。



周泽楷俯下身给他重放热水,孙翔没动,反倒伸出两只湿漉漉的手臂搂着周泽楷的脖子。



“周泽楷。”孙翔觉得眼睛有些酸,他努力撑着让自己不眨眼:“我想睡觉了。”



周泽楷点点头:“洗完澡就去睡。”



“那你呢?”孙翔问。




周泽楷伸出柔软的指腹,抚过孙翔发红的眼睛,然后捧着他的脸轻轻地在他的眼皮上亲了一下:“我一直陪着你。”







评论(46)

热度(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