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自作多情

喻文州和黄少天进门的时候,王杰希刚好打了个呵欠。


一双大小眼顿时盈了一汪水,真是我见犹怜。


他倒不觉得尴尬,挡都懒得去挡一下,手上还捧着手机,冲坐自己对面正专心翻菜单的方士谦略扬了扬下巴:“来了。”


方士谦连忙回头,冲两位新晋冠军竖起两根中指。


黄少天正是春风得意,表现得十分大方:“干嘛干嘛,见着本剑圣这么激动?”他大步走上去,扯开方士谦身边的椅子,潇洒落座,一只胳膊肘撑着桌子,对着方士谦挑眉一笑:“晚上好啊,手下败将。”


方士谦把菜单砸黄少天怀里:“滚滚滚,谁跟你晚上好?”


喻文州走后面,手里还拎着一壶茶,黄少天拿着笔刷刷地勾菜单,他就把四个人的茶杯合拢一处,慢悠悠地给他们斟茶,末了亲自把茶递到王杰希跟前:“王队,请。”


王杰希道了声谢,问他什么时候走。


“我靠老王你什么意思,我们刚到你就赶我们走?哇不就抢你们一个冠军吗你们微草都这么小心眼的吗?”黄少天把菜单递给喻文州,还不忘冲王杰希做鬼脸:“王大眼小心眼。”


他们坐的方桌,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好坐他左右手,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转头看他,然后伸手把黄少天的嘴捏成了鸭子嘴:“吵死了。”


“唔唔!”黄少天不满地冲他瞪眼。


方士谦在一边幸灾乐祸:“wuli眼眼刚刚起床,叫你别去招惹他。”


王杰希哼笑一声,收了手。


就听喻文州重复:“wuli眼眼?”


他是地道的南方人,说话的口音总软绵绵的,有股子读书人慢条斯理的腔调,方士谦喊眼眼,像是在跟王杰希贫嘴,他这个眼眼喊出来,却窸窸窣窣地钻到了王杰希的耳朵里,搔得他耳朵有些发痒。


这是在冲我撒娇么。


王杰希意味不明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夏休期走向尾声,黄少天却觉得没有去王杰希面前耀武扬威一把这个蓝雨的夏天还不够圆满,一个电话打过去也不管王杰希答不答应就拖着喻文州去机场,王杰希算了时间睡了个冗长的午觉,五点多被方士谦从床上撬起来去微草外面的火锅店订位子——剑圣大大指定用餐地点。


火锅是地道的重庆火锅,微草队员们时不时过来打牙祭,王杰希和方士谦都吃得辣,点锅底时两个人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指向红汤锅底的中辣选项,势要辣得黄少天嘴巴发红无暇说话,临到给选项打勾时,王杰希却犹豫了,黄少天衣柜里还藏着辣条,喻文州却是丁点儿辣椒都不沾的,想了想还是点了个微辣加鸳鸯。


饭桌上有黄少天和方士谦永远不缺热闹,两人见面时还因夺冠之仇闹别扭,筷子下锅对煮好的肥牛夺来抢去几回,又勾肩搭背成了哥俩好,约好第二天一早先去天安门看升旗再去爬长城,完了故宫博物院逛一逛,晚上去南锣鼓巷吃东西,溜冰去么天天,你方哥溜冰技术可好了。


王杰希一想到要这样连轴转一天就心如死灰,倒是喻文州安静地听他们商量完,直接了断地拒绝:“不行。这样太累了。”


黄少天哦了一声,给了个折中的方案:“那队长明天你休息,我跟大眼四千去玩,你休息好了来找我们。”


他在桌下踢喻文州的腿:“难得来一趟,可不能这么放过大眼。”


他做的是和喻文州讲悄悄话的样子,声音却大得满包房都听得见,王杰希眉头一跳:“黄少天做人要善良一点,成么?”


喻文州却还是摇了摇头,“明天你和方神去玩,王队陪我到处转转,成么?”


他的后鼻音咬得很重,像是在学王杰希说话,混着自己的南方口音显得不伦不类。


黄少天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那队长你休息够了就来找我们啊。”


喻文州笑着说一定。


方士谦一看黄少天还挺听喻文州的话,心想那我做为副队也不能给小王队长跌份儿啊,连忙伸脚去踢王杰希:“那队长,明天我陪黄少去玩哦,你休息够了来找我哟!”


王杰希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方士谦大怒,摸出手机给他发短信:“给你涨面儿,你咋不知道接呢?!”


王杰希没看手机,他在看正对着番茄呼气的喻文州,心想:学我说话?有意思。


喻文州定的酒店就在微草俱乐部附近,吃过饭黄少天也没打算散场,热情邀请方士谦去酒店外面的网吧玩荣耀,方士谦今天和黄少天看对了眼,天天说什么都好好好,喻文州主动表示想回酒店休息,又问王杰希去不去。


王杰希嗯了一声,刚想说可以,却觉得眼睛有些痒,先伸手揉了揉。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说王队不去。


等目送跟火烧屁股似的往网吧跑的黄少天和方士谦走后,喻文州才转过头问王杰希:“要不要上去坐坐?”


王杰希目光沉沉地盯着他:“只要喻队不嫌我麻烦。”


“是王队就不麻烦。”喻文州笑。


酒店的房间挺大,窗边置有茶几和沙发,王杰希坐在沙发上看喻文州忙活着烧水洗杯子,然后端了两杯泡好的茶来:“凤凰单枞,试试?”


他指了指放在一边包装精美的礼盒:“这是少天给你选的。”


王杰希听他一说,便把茶杯举起来先品味,有一股天然的兰花香,入口浓醇鲜爽,是好茶叶。


他连忙道了声谢。


喻文州大概是嫌顶上的灯不够亮,起身去连电源线,把沙发旁的落地灯也打开了,暖黄的光映照到窗户的玻璃上,倒是很适合和朋友谈话的环境。


王杰希啧了一声:“别忙活了。”


喻文州用湿纸巾擦了擦手,坐在另一边沙发上,问他:“夏休期怎么过的?”


“复盘、训练。”


“看来下赛季的微草也不好对付啊。”喻文州笑。


王杰希扬了扬下巴:“微草什么时候好对付了?”


“转眼都第七赛季了啊。新的赛季,又有新人出道。”喻文州手指在沙发的手把上轻点。


王杰希冷笑:“你别来套我话,我知道你们蓝雨训练营出了个天赋不错的治疗。”


“你们就没准备?”喻文州反问。


“既然是准备,自然哪个战队都有。”


“那就期待下赛季的比赛了。”


王杰希突然觉得这样的对话有些无趣,他侧过头,身子朝喻文州倾斜了些,一贯四平八稳言行得体的微草队长竟对新晋冠军队队长露出几分傲慢和锐利:“喻队,你信不信,第七赛季,你们蓝雨还不一定是我们微草最大的对手。”


喻文州看上去很轻松:“当然,任何一个对手都不应该轻视。”


王杰希问他:“你觉得下赛季要有黑马,会是谁?”


喻文州摇头:“黑马?他不是黑马,他早有争冠的实力。”


“还有那家伙,要是疯起来的话……”王杰希自嘲一笑:“算了,何必想这么多。”


王杰希刚说完,喻文州就起身走到王杰希跟前,手还揣在口袋里,俯下身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王杰希的大小眼。


王杰希毫不回避地看回去,心里想着,厉害哦,你还敢直视它们。


“王队,你眼睛红了。”喻文州说。


王杰希迷惑地眨眨眼。


“你从坐下开始,揉了左眼六次,右眼八次,眨眼的频率也比平时快。”喻文州疑惑地看着他:“你不觉得眼睛不舒服吗?”


王杰希还真没注意。


喻文州从背包里翻了一瓶眼药水出来:“你眼睛有点发炎,先滴点眼药水吧。”


王杰希嗯了一声,刚想伸手接过,就听喻文州问:“要不要我帮你。”


王杰希的手顿了顿,他看了喻文州一眼,挑了挑眉:“成啊。”


喻文州觉得,王杰希这大小眼还是离远点看比较好。


此时他的手还撑着王杰希的眼皮,王杰希大概是紧张还是拘谨,瞳孔都放大了,这么近距离看,果然冲击力巨大。


“王队,你别紧张。”喻文州笑道。


王杰希身子绷得紧紧的,嗯了一声。


冰冰凉凉的眼药水滴进眼中,王杰希条件反射地闭了闭眼,眼泪混着眼药水簌簌地流。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声,逗他:“王队,只是滴个眼药水而已,你别哭啊。”


王杰希还眼泪汪汪地看他,眼神有些无辜。


喻文州正垂着眸,手腕转了转准备给他滴右眼,手指冰冰凉凉地拂上王杰希的眼皮,他的额发有些遮眼,不自觉地甩了甩,露出的眼睛明亮温和,像盛着一片深海。


王杰希喉咙滚了滚,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腕:“喻队,我总觉得你对我有意思。”


魔术师的脑回路一向清奇,此时像搭错了电路滋滋啦啦地闪起一路电光,烧得喻文州觉得有些烫手。


喻文州愣了愣,用了些力挣开王杰希的手,依旧慢条斯理地撑开王杰希的眼皮,给他滴眼药水。


“王队,那你觉得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


王杰希眨眨眼,视野从模糊到清晰,喻文州就站在他跟前,脸上的表情有些揶揄。


搭错电路的魔术师坐直了些,他摸了摸下巴,装得一本正经,口气却十分笃定:“我觉得么?我觉得不是。”









前两天点文和 @夏禅。 太太的py交易哈哈 期待太太的周翔~

王喻文没有写过 只能模模糊糊跟着感觉走 希望不会太ooc吧

新cp 期待大家的感想~有一些他俩cp向的感受 但怕抓得不准哈哈































评论(68)

热度(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