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fragments 5

孙哲平在大衣口袋里翻了半天,终于翻到了自己要的东西。


他手握成拳,深吸一口气,慢吞吞地伸到了张佳乐面前。


张佳乐有点懵。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心跳都停滞了,孙哲平陪他过了好几个生日,送的东西有大有小,有随手从路边摘的狗尾巴花,也有他看了很久没舍得下手的一块手表。


但他表情从没有这样郑重其事过。


“猜猜,是什么?”


张佳乐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孙哲平笑睨了他一眼:“怕了?”


“怕个屁!”张佳乐白了他一眼,即使心头的小鹿已经变成四处撒野的疯狗,脸上的表情依旧轻松。


他偷偷把左手伸到屁股兜后面擦了擦手心的汗,然后理直气壮地摊开手,故作凶神恶煞地说:“管它是什么,拿来!”


“收好了。”孙哲平把拳头轻轻抵在张佳乐的手掌上,然后慢慢松开。


“咦?”在看清手上的东西后,张佳乐愣了一下,然后蓦地松了口气。


是一枚瓶盖。


一枚发黄的,盖子上打着鲜橙多的logo,里面写着再来一瓶的瓶盖。


张佳乐下意识地抬头看孙哲平,却发现孙哲平有些紧张。


“这个还记得吗?”孙哲平问。


“鲜橙多?”


“我们头一次见面,你给我买的。”


张佳乐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还留着这个啊?”说完了他又觉得不对劲:“你中奖了没去换啊?”


“没有。”


孙哲平挠了挠他的板寸,“我这个人运气不太好。”

“以前打牌只要坐庄就输钱,玩骰子猜不对大小,划拳也划不赢别人,考试总是差那么20几分才及格——”


“噗。”张佳乐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就这饮料,我上学喝多少回了都是谢谢惠顾,但我跟你头一次见面就中了再来一瓶。”


“那之后我觉得我打牌手气都好了,本来还以为从此就能靠着乐哥转运走上人生巅峰。”


张佳乐扯了扯嘴角:“靠我?靠我不行。”


“可能我们都差了一点好运,这瓶盖你收好,我妈给我拿去庙里开过光,以后我的运气分你一半,不,全给你。”


孙哲平还是没忍住,伸手把看着有些呆呆的张佳乐拢在怀里:“离你太远,真没办法,只能祝你好运。”


“祝你从此以后,都是好运。”

评论(55)

热度(2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