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知道不知道

1.
黄少天夏天常穿一件t恤。


铅灰色,圆领,没什么图案,闻起来有淡淡的烟味。


一件——不属于他的t恤。


2.


他并不算爱惜它,隔三差五就要翻出来穿,出去踢球也好、吃火锅也罢,沾了污渍没洗掉也浑不在意。


只是大汗淋漓地回宿舍冲澡后,第一反应是去衣柜里翻这件衣服。


即使洗过很多次,那股熟悉的烟味依然在鼻端萦绕,混着他沐浴露的味道,总让他忍不住把衣领扯起来深吸一口气。


3.


其实他的衣服大都是亮色系。


夏天白色、蓝色、红色的t恤一大堆,上面印着五花八门的图案,穿上去明亮又利落。不像那件朴素又陈旧的t恤,尺码不太合身,洗得多了衣领都有些变形,穿着总觉得人懒洋洋的,再恹恹地打个呵欠,倒颇有几分宅男风采。


连宅男老王在夏休聚会时都忍不住问他:“怎么总见你穿这件衣服?”


黄少天瞪他:“我我我觉得好看不行啊!”


“你你你说话怎么结巴啦?”坐在一边剥瓜子的叶修也探了个脑袋过来逗他。


王杰希摇头:“没你昨天穿那件好看。”他指了指越洗越宽的衣领:“洗得变形了。”


黄少天被他一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靠靠靠都是大男人,衣服随便穿穿不就行了!”


“就是!”叶修搭腔,“老王你也太讲究了。我看少天这衣服挺好的,棉的吧?”


“纯棉的!”黄少天忍不住骄傲。


“哎哟纯棉的不伤皮肤,挺好挺好。”


王杰希听他俩一唱一和,大小眼从黄少天身上这件不合身的t恤扫到了叶修身上这件……泥巴色?没有图案的圆领t恤,突然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昨天去接黄少天,他又是换了几套衣服又是给头发抹啫喱的折腾他在酒店楼下多等了二十分钟,振振有词地要艳压全场,今儿怎么就穿得这么朴素低调了。


“是挺好。”王杰希点点头,起身给被他隔在两边的叶修黄少天腾了空来。


叶修不爱唱歌,进了ktv就默默坐在角落吃水果,水果吃够了就摸了一把瓜子来剥。


他冲黄少天挥挥手:“来,手拿过来。”


“干嘛?”黄少天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把手伸过去。


叶修把堆在旁边的一小捧瓜子仁抓到他手里:“慢慢吃。”


黄少天挺高兴,喜滋滋地一把塞嘴里吃了:“老叶你今天还挺像个人嘛!”


“说什么呢!”叶修掐了黄少天的脸一把:“还吃吗?”


黄少天眼睛瞪得圆圆的:“你给我剥?你怎么了?对我这么好?”


叶修笑了笑:“有得吃就成,哪儿这么多废话。”


4.


散场的时候喻文州陪王杰希去车库挪车,叶修和黄少天就站在停车场外等他们。


夏夜的风带着温热,他们并肩站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会儿话,然后就安静下来。


黄少天觉得有些局促。


他习惯热闹,却在叶修身边不自觉地安静下来。


“都没有星星啊?”他仰天看了看被霓虹灯照得晦暗不清的天空,轻轻叹了口气。


“城市里,哪儿这么容易见到星星。”叶修笑。


他回头看手揣在兜里若无其事哼口哨的黄少天,他身形还是少年的单薄,撑不起这样宽大的t恤,是看着有些没精神。


“这衣服大了,干嘛总穿?”


黄少天愣了愣,干笑:“就随便穿啊,你们今天怎么都在问我。”


“不太合身,不适合你。”叶修说。


黄少天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些,他撇了撇嘴,嘟囔着:“适不适合,我比你清楚……”


“呵。”叶修笑了笑,伸手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也是,不就是件衣服么,我们剑圣大大要买多少件没有。没事,你自己爱穿就行。”


黄少天避开他的手,眼睛直直地盯着叶修,冷笑:“只是习惯了,没什么爱不爱的。”


5.


回了酒店叶修揉揉肚子觉得自己晚上没怎么吃饱,进大厅时东张西望的。


喻文州问他:“前辈怎么了?”


“想买个泡面。”


“酒店房间里应该有。”


“哦,是么。”叶修点点头。


黄少天一路上没说话,喻文州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拍了拍他:“少天你晚上吃饱了吗?”


“啊?”黄少天被他一拍才回过神,“哦,吃饱了啊!”


“老王吃吗?”叶修热情地邀请王杰希。


王杰希摇头:“不了,谢谢。”


叶修遗憾地摇头:“唉,本来还想约个泡面局的。”


“前辈,泡面吃多了不好。”喻文州说。


“就是!你以为都跟你一样,整天吃垃圾食品!”黄少天没忍住接话。


“得了吧,不知道是谁把辣条藏衣柜里。”


“反正不是我!”


“我也没说是谁啊。”


等回了房间,王杰希先去洗澡,洗完澡出来看叶修泡面都拆了,还在摆弄开水壶。


“怎么了?”王杰希问。


“这水壶用不了啊。”


正说着喻文州过来敲门:“找王队说些事情。”


“哦。”叶修让他进门,“你们那屋水壶能用吗?”


“水壶坏了?”喻文州走过去看了看,“少天还没洗澡,前辈直接去敲门吧。”


叶修点点头,一手拿着泡面碗一手去拎放在旁边的背包。


“还是头一回见前辈背包出来。”喻文州笑。


“装的鼠标键盘,说是怕酒店电脑不好用。”王杰希解释。


6.


叶修站在黄少天门外一边敲门一边想,他不就泡个面么,怎么这么麻烦。


可偏偏黄少天就是不开门,他还不能直接走人。


“不是,你跟我闹什么呢?”叶修隔着门板问,“这走廊人来人往的,你先让我进去啊。”


黄少天硬邦邦地回答他:“没闹什么。”


“那你开门呗?”


“不开。”


“哦,那我走了。”


“哼。”


叶修还挺茫然,黄少天脾气好,以前招惹了他生气随便哄两句就好了,今儿他什么都没干啊,怎么还拧上了呢。


叶修批评他:“少天同志,你这态度不行啊,哥今天还给你剥瓜子呢,不就借你房间水壶烧个水吗?”


黄少天沉默。


半晌,他才回了一句:“不就是剥瓜子吗?我明天剥了还给你!”


叶修顿时觉得头都大了,剥什么瓜子啊!你先让哥吃口泡面行吗?


7.


叶修半边身子倚在门板上,努力回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他和黄少天说衣服的时候,黄少天似乎是有些不高兴。


这什么事儿啊!


叶修一下子精神起来,又开始拍门:“少天,给哥开门,有东西给你。”


“不要!”


“唉,我错了成吗,其实你身上那衣服你穿特别好看,显得人特成熟,特有气质。”


一直躲在门板后面的黄少天没想到叶修这么快反应到这事上面。


他怔怔地盯着房门,心想,那你记得这衣服是谁的么。


他这样想着,嘴比心还泄露得更快,问得叶修一乐:“我知道啊,你从我衣柜拿的我怎么不知道。”


还是上一个夏休期,黄少天跑去嘉世找叶修pk,他懒得去找酒店,就跟着叶修混宿舍,书包里就塞了几条内裤和两件t恤,叶修就拿自己衣服给他穿,被他嫌弃烟味难闻。


他在嘉世玩了一个多星期,走之前还穿着叶修的灰色t恤,想说脱下来洗了还给他吧,见他浑不在意的样子,想了想就装没想起来,背上书包就走了。


衣服上那股淡淡的烟味,他既怕洗不掉,又怕洗没了。


可你说,不就是件衣服么。


黄少天闷闷地说:“是你的又怎么样,反正现在是我的。”


“那也没说不是你的啊。快开门,哥还举着泡面呢,手都酸了。”



“我还觉得那衣服大了,给你买了件新的,唉,没良心啊没良心,连面都不让我泡。”


叶修耐心地等了一会儿,门开了,黄少天从屋里探出个脑袋来,看着还没有消气,气鼓鼓地盯着他:“我不要你的衣服。”


“真不要?就跟你身上穿的一模一样,给你换了个小码。”


“那也不要。”黄少天让他进门,“你进来吧。”


叶修有点奇怪:“新衣服都不要?我特意从杭州背过来的,赏个脸收下呗。”


他把泡面碗放在桌上,从包里翻了半天,翻出一件挺新的没有吊牌的t恤:“是一样的吧。”


黄少天看了一眼,又飞快地垂下眸:“哦。”


“喏。”叶修递给他。


黄少天拿着衣服没动,叶修已经忙着去烧水了。


他看着手里的衣服,突然生出了一种冲动:“不是一样的。”


“嗯?”叶修嘴里还叼着叉子,迷茫地看着他。


黄少天不笑的时候,更像是出鞘的剑,泛着盈盈的冷光,变得非常凌厉。


他看着叶修,眼神变得有些坚决:“你知道哪里不一样吗?”


叶修却冲他挑眉一笑:“我知道啊!”


黄少天愣了愣。


叶修把叉子放下,走了过去。


他俯下身,凑在黄少天耳朵边上,表情还挺认真。


他说:“我还知道,你喜欢死哥了。”








疯狂搞新cp 欢迎大家评论哟~







评论(118)

热度(2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