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半夜睡不着觉

1.


凌晨2点,张佳乐睡醒了。


他半眯着眼把被子里的手机摸出来,看了眼时间,不耐地翻了个身,开始刷微博。


一条关于他转会霸图的新闻下塞满了百花粉丝的歇斯底里和哭哭啼啼,张佳乐看得太多,连中心词都能总结一二,无非就是“叛徒”“懦夫”之类,实在没有新意。


倒是黄少天半夜报社,发了一堆美食图片,评论的蓝雨粉有样学样,晒了许多家乡美食,张佳乐刷着刷着,没忍住“操”了一声。


刷饿了。


2.


胃里仿佛藏了一只空虚的巨兽,没有食物填补,便吞噬情绪。


张佳乐怔怔地盯着天花板,下意识地想喊旁边的人。


第一个音节还没有喊出口,他就活生生咽了下去。


这里是霸图,没有被他一脚踹醒就一边骂他有毛病一边爬起来穿衣服,把门摔得震天响出去给他买吃的孙哲平。


怎么还没习惯呢?


张佳乐觉得有些挫败。


挫败归挫败,肚子还是要填满的,他挣扎地爬起来,抓了抓自己睡得蓬乱的头发,准备找点吃的。


结果翻箱倒柜半天,连行李箱都找过了,就只找到一袋棉花糖,张佳乐坐在床尾拆棉花糖的包装,有些泄气地想,要是在百花,有邹远在,他的房间从来不缺零食和水果——算了,算了,总不能怪老林吧。


糖倒是吃了小半包,却没什么用,张佳乐叹了口气,把糖纸扔进垃圾桶,刚准备爬回被窝睡,林敬言醒了。


“张佳乐?”林敬言把壁灯打开,“你干嘛呢?”


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啊?”


“没。”林敬言走过去,看着他旁边的棉花糖,有些了然:“饿了?”


“是啊!是啊!”张佳乐连忙点头,“老林你那儿还有吃的吗?”


“我找找。”林敬言问他,“你想吃什么?”


“泡面有吗?最好是泡椒牛肉味儿的!”张佳乐来了精神,一脸期待地望着林敬言。


林敬言在自己柜子里翻了翻,却只翻到一包小饼干:“就剩这个了,吃吗?”


张佳乐啊了一声,有些失望。


但有总比没有好,张佳乐把饼干拆开,先递给林敬言:“老林你吃吗?”


林敬言便拿了一块。


两个人一坐一站,很快把饼干分食干净,张佳乐摸摸肚皮,苦巴巴地望着林敬言:“我怎么感觉越吃越饿了。”


林敬言苦笑:“其实我也……”


“那怎么办?好饿啊!饿得睡不着了!”


林敬言想了想:“茶水间冰箱里有酸奶,喝吗?”


张佳乐恹恹地踢了踢地面:“可我现在想吃泡面。”


“要不先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先填饱肚子。”


3.


茶水间在宿舍楼的二楼,本来坐电梯就能下去,张佳乐总觉得半夜坐电梯容易撞鬼,非要走楼梯,林敬言只好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在前面引路,边走边听张佳乐骂黄少天半夜不睡觉发美食照片勾引他。


刚走到茶水间门口,门半掩着,林敬言正准备推门进去,却被张佳乐猛地拖住。


张佳乐敏捷地拖着林敬言往旁边躲了躲,警惕地看了茶水间的大门一眼,冲林敬言比了个嘘。


“怎么了?”林敬言看他一脸严肃,也不免紧张起来。


“老林,不对劲啊。”张佳乐压低声音,“这茶水间门也没关好,里面灯也亮着……是不是有鬼?”


林敬言听他一说,表情也严肃起来,他弯着腰,用盗贼的步伐摸到了茶水间门口,侧耳听了听动静,突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呢?”张佳乐很兴奋。


“来,过来。”林敬言冲他招手。


张佳乐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学着林敬言的样子去听茶水间的动静。


门内的声音中气十足,低沉浑厚,字正腔圆。


用一种棒读的口吻铿锵有力地念着:


“手下败将!何足挂齿!”


“呵呵!”


“你这么能耐,要不要我给你鼓鼓掌!”


“打成这个样子,早点把卡吃了吧!”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叶修……狗……狗……傻逼!”


张佳乐没忍住,噗一声笑出声来。


“这是老、老韩?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韩在干嘛?半夜发疯吗?”


林敬言连忙示意他小声点:“韩队在练习垃圾话。嘘!别笑啦!这么大声,小心被韩队发现了……”



张佳乐笑得花枝乱颤:“老韩这什么爱好?半夜在茶水间骂叶修?带我一个啊!”



林敬言也乐得不行:“我,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老韩打嘴炮的本事是差了点。”


“何止差了一点。”张佳乐摇摇手指,又和林敬言听了一会儿,见茶水间安静下来,心想韩文清大概是练习够了,便双双直起身,做作地打了个呵欠,若无其事地推门进去。


“好饿啊……来看看有啥吃的。”张佳乐一进门,就看见站在茶水间的流理台边的韩文清:“欸?老韩你也在这儿啊!这也太巧了吧!”


林敬言在他身后吐槽:“你还能再假一点吗?”


韩文清倒是很淡定地嗯了一声,问他:“饿了?”


“是啊是啊!”张佳乐打开冰箱翻了翻,能直接吃的就只有酸奶了。


林敬言给他拿吸管,“这还有番茄,吃吗?”


“算了。唉,就酸奶吧。”


张佳乐喝了口酸奶,凑过去看韩文清:“老韩你吃的什么?”


韩文清让开了些给他看:“泡了碗面。“


张佳乐的眼睛一下子就绿了。


然后果断扑上去,抱住了韩文清的胳膊:“老韩!韩队!韩老大!还有吗还有吗?赏乐乐一碗面吃吧!”


韩文清皱着眉呵斥他:“什么赏不赏的?”他顿了顿,又说:“就剩一碗了。”


张佳乐痛苦地摸了摸发烫的碗:“那……老韩……你吃吧……我看看就行……”


韩文清无语,“柜子里有碗筷,你自己来夹。”


“啊啊啊谢谢老韩!”张佳乐飞奔向柜橱,霸图果然土豪,一个茶水间都弄得跟厨房似的应有尽有,他刚拿了只碗出来,又想起正在旁边喝酸奶的林敬言,冲韩文清尴尬一笑:“老韩,老林也饿了……”


林敬言羞涩地点点头。


“那就拿两只碗!”韩文清眉头跳了跳。


一碗泡面被三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分着吃,后果是连汤都喝干净了三个人还意犹未尽,反而被泡面勾出更多馋意来。


张佳乐问:“老林你吃饱了吗?”


“还行吧。”林敬言说话就比较委婉。


“老韩呢?”


韩文清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耿直地反问:“你说呢?”


张佳乐笑了笑:“怪就怪今天日子不好,怎么大家半夜都饿了呢!要不咱还是回去睡觉吧?睡醒了就有东西吃了。“


韩文清哼了一声。


张佳乐却福至心灵地领会了韩文清的意思:“要不,我们再碰碰运气,看看谁还没有睡觉,谁那里有吃的……”


4.


张新杰黑着脸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三个人,尽量压制住了自己想打人的念头。


“韩队、张佳乐前辈、林敬言前辈,这么晚有什么事情吗?”


敲门敲得战战兢兢的张佳乐在张新杰开门的一瞬间就嗖一下躲到了韩文清的背后,他探出个脑袋,冲张新杰笑了笑,又偷偷推了韩文清一下。


韩文清有些尴尬地虚咳一声:“新杰,你这儿有吃的吗?”


张新杰愣了愣,“你们都饿了?”


“是啊!是啊!”张佳乐忙不迭地点头,“新杰你有泡面吗?”


“方便面是垃圾食品,还是不要吃为好。”


林敬言干笑:“别的也行,别的也行。”


张新杰看了一眼面前饿得眼冒绿光的三个人,想了想,还是走出了门:“走吧。”


“去哪儿?”韩文清问。


“茶水间。”


张佳乐才知道茶水间的灶台锅炉都是能用的。


他看着张新杰有条不紊地从冰箱里取了几个鸡蛋,洗了番茄,烧了开水,又找了一把挂面出来,没忍住用胳膊肘拐了林敬言一下:“老林,你不早说茶水间可以煮面,就不用麻烦新杰了。”


林敬言问他:“你会煮啊?”


“我不会啊!”张佳乐理直气壮,“那你肯定会吧!”


林敬言摇头:“我也不会。”


两个人的脑袋同时转向了韩文清的方向。



韩文清正洗了碗,忙着把四只碗端端正正地摆在流理台上,连筷子都放得整整齐齐。


林敬言叹气:“看样子也指望不上韩队。”


张佳乐倒想得很开:“管他呢!有得吃就行。”说完主动跑到张新杰旁边,问他要不要帮忙。


张新杰刚打好了鸡蛋,番茄也切成片,便指挥张佳乐去拿柜子里的盐、生姜、辣椒酱。


生姜被林敬言拿起切成了小粒,鸡蛋煎得喷香,水开了,准备好的拌料一一丢了进去,面条在沸水里翻滚,鸡蛋金黄、番茄鲜红,看得张佳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一大碗番茄鸡蛋面被端了上来。


张新杰看了眼时间:“韩队你们吃饱了把碗筷收拾一下,我先回去睡了。”


张佳乐已忍不住先喝了一口汤:“新杰你不吃啊?这么多,一起吃呗!”


“我不吃宵夜。”张新杰冷酷地拒绝了他。


“行了,赶紧吃了睡觉。”韩文清夹了一筷子鸡蛋到张佳乐碗里,“这下总能吃饱了吧。”


张佳乐嘿嘿一笑,忍不住感叹:“这感觉太好了!”


林敬言逗他:“吃饱了这么高兴?生活需求很低嘛!”


“你懂什么?”张佳乐摇头。


“其实我也觉得挺好的。”林敬言说,他看向张佳乐:“你懂我的意思吧。”


张佳乐眼睛亮晶晶的:“我懂。”


韩文清已经把碗里的面刺溜干净,闻言皱起了眉:“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呢?”


“没什么啊!”张佳乐伸手搭住韩文清的肩膀,嬉笑:“就是觉得,霸图还是挺好的。”


韩文清毫不客气:“那不是挺好,是非常好。”









评论(152)

热度(4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