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厚此薄彼

1.


周泽楷被服务员领着进门时,孙翔正和江波涛说话,听到人喊“队长你来啦”,下意识地抬头去看。


为孙翔准备的接风宴,周泽楷因外出活动迟到了些,他进门先摘了口罩,冲扑上去搂他肩膀的杜明笑了笑。


“小周,坐这儿。”江波涛指了指孙翔旁边的空位。


孙翔不自觉地挺直了背,略显倨傲得扬了扬下巴,等着周泽楷——像其他队员一样,热情地给他打招呼。


周泽楷嗯了一声,目光把席间的人一一扫过,视线却不曾在孙翔身上有片刻停顿,他面无表情地走到孙翔旁边坐下,然后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


赤裸裸的视若无睹。


气氛有些凝滞,江波涛和方明华对视一眼,看了眼神色悠闲的周泽楷和表情有些阴郁的孙翔,暗叹了口气,这俩以后可是要做搭档的。


江波涛拍了拍孙翔,小声解释:“小周他不爱说话,性格比较内向。”


孙翔扯了下嘴角,没说话。


吴启坐在周泽楷左手边,菜单正好传到他手上,他便拿到周泽楷跟前让他看:“队长你想吃什么?”


周泽楷说:“都可以呀。”


“那先给你点个甜品吧?嗯……青团吃吗?”


“好啊。”周泽楷说,“你不点吗?”


吴启给他看前面的:“点了两个,你看看你还有什么要吃的。”


周泽楷说话倒是温温柔柔的:“你们点吧。”


吴启哦了一声,把菜单递给了坐在周泽楷右手边玩手机的孙翔:“那个……孙翔,你点吧。”


孙翔接过去,刚准备看,余光就注意到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飞快地转了回去。


吴启还在小声提醒他:“队长,你没跟孙翔打招呼啊?”


孙翔一直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闻言便端正了些坐姿,等着轮回队长给他打招呼。


等了好半天旁边都没有动静,半晌,周泽楷才小声说:“打了呀……”


孙翔皱了皱眉,菜单也不想看了,啪一声把菜单摔倒了江波涛面前:“我随便,你们点吧。”


江波涛从善如流:“那小孙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孙翔硬邦邦地说。



2.


轮回的队长不待见他。


意识到这个事实,被见了他本人脸上都要笑开花的轮回经理和热情的轮回队友抚平了一些焦虑的心又忍不住拧成了一团。


孙翔有些不爽,心里忍不住恶意地揣测自己的到来让这个枪王有了危机感,所以才会这样堂而皇之地漠视他。


别说这跟性格有关,从进门时他对别人都亲切温和,唯独对自己视而不见。


打个招呼而已,宁愿撒谎也不愿做表面功夫?


小气巴巴!


3.


他们吃的中餐,明明是餐后的甜点却先端了上来。


一个小碟子上铺着一片竹叶,上面摆着几个青团。


“小周吃吧,你不是喜欢这个?”


“还有小孙,试试?”方明华很热情。


孙翔自诩自己是比小气的枪王气量大些,即使满肚子气也不好拂了方明华的好意,等周泽楷夹了一个后,他也伸出了筷子。


太甜了。


青团很黏,孙翔废了好大的力才把它从碗底夹起来,里面裹着糖心,孙翔只咬了一口,就忍不住皱起了脸。


刚嚼了两口,就嘶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怎么了?”江波涛问他。


“甜得牙疼。”孙翔嘟囔。


一只茶杯被小心翼翼地放到他手边:“要喝水吗?”


孙翔诧异地转过头,看着垂着眸的周泽楷。


周泽楷正低头咬了一口青团,见孙翔看他,脸上的表情还呆呆的,好半天才挤出一个局促的笑来。


孙翔撇了撇嘴,举起茶杯喝了一口。


“笑屁啊。”他嘟囔。



4.


到底是些年轻人,之前再陌生,一顿饭下来关系也融洽了许多。


孙翔的表现出乎所有人意料,本来以为是个心高气傲不爱搭理人的主儿,服务员上菜时也能留神到席间人口味的偏好,主动调整盘子的位置,听他们聊联盟的八卦,也忍不住搭话:


“谁啊?”


“哦,不熟。”


“我靠真的吗?”


满满一大桌的菜被扫荡得七七八八,吕泊远意犹未尽:“还是要吃饭才行,你们谁还要吃米饭的?”


江波涛闻言叫了服务员:“那再炒个下饭的菜。”


孙翔连忙举了下手:“我要吃。”


“其他人呢?再吃点呗,不还有菜吗?”吕泊远问。


孙翔臭毛病不少,但打小就不爱浪费粮食,听吕泊远一问唯恐单点的菜他俩吃不完浪费,忙拿胳膊肘撞了撞正专心喝汤的周泽楷:“哎,周泽楷,你吃饭吗?”


周泽楷被他撞得手一抖,脸上浮出几分诧异的神色,然后点点头:“好啊。”


孙翔哦了一声。


心想你连招呼都不给我打,我还问你吃不吃饭。


还是翔哥大度。



5.


吃饭的餐厅离轮回俱乐部很近,吃过饭大家揉着圆鼓鼓的肚子纷纷表示要走路回去。


孙翔还不习惯和队友并肩,故意把耳机拿出来戴好,音量放大。


周泽楷动作比他还慢,坐在位子上戴口罩,又摸了一副平光眼镜出来。


“你近视啊?”孙翔问。


他戴着耳机,没意识到自己声音有些大,周泽楷指了指他的耳机,示意孙翔摘下来。


“干嘛?”


“不近视呀。”周泽楷说。


孙翔翻了个白眼,刚想呛他一句装逼,就见杜明站在门口鬼鬼祟祟地喊他们:“队长、孙翔,走吧,现在没人注意。”


“来了。”周泽楷站起身。


孙翔走在最后面,看着杜明和周泽楷的后脑勺。


周泽楷的头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一根翘起来,还翘得挺精神,不知道打点发胶能不能压下去。


倒是杜明拉着周泽楷嘀嘀咕咕半天,周泽楷回头看了孙翔一眼。


“干、干嘛?”孙翔警惕地看着他。


周泽楷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脸居然红了。


他飞快地转过头,又听杜明说了什么,然后骤然放慢脚步,踱到了孙翔身边。


孙翔的眼神可不算友善,即使吃饭的时候周泽楷给他递了一杯茶,他也没忘这个轮回的队长不待见他。


周泽楷挠了挠头发,慢吞吞地和孙翔并肩走了几步,才小声地开口:“你好呀……”


“我是周泽楷。”


哈?


6.


周泽楷没给孙翔反应的机会,他的表现跟传言中倒是相符,沉默木讷,但这突如其来的羞涩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快步走开了,只留下不明所以的新队友一脸懵逼。


杜明给他解释:“队长他性格有些内向。”


孙翔:“呵呵。”

“可能头一次见他的人是容易觉得他不好相处,其实他挺欢迎你来的,也想给你打招呼来着,就是太慢热了,表现不出来。你别见怪。”


孙翔皱眉:“这什么毛病?”


杜明嘿嘿一笑:“反正你就记着我们队长人挺好的,以后你就知道了。”



7.


一开始孙翔对周泽楷“人挺好的”半信半疑。


到后来孙翔对周泽楷“慢热,表现不出来”半信半疑。


周泽楷人确实挺好的,对他尤其好,好到让他年纪轻轻就在周泽楷的阴沟里翻了船,两个人窗户纸还没捅破时,就整天黏黏糊糊地待在一块儿,互喂水果趁机舔舔指尖的把戏玩了不少,颇为没羞没臊。


久而久之,孙翔便把周泽楷慢热的属性忘了,等到江波涛提醒周泽楷陪老板去吃饭的时候不要不理人时,孙翔还笑他:“周泽楷什么时候不理人了?江副你想多了吧?”


江波涛笑而不语:“是你小周当然不会。”


作为轮回的王牌,周泽楷有时也会被老板带着出席一些必要的宴会,老板派车来接他时,孙翔正好也在楼下,他蹦过去问:“老板,你们去吃什么好吃的啊?带我一个呗?”


轮回老板大方挥手:“上车!”


宴会觥筹交错,孙翔一进去就看到了自己很喜欢的一个篮球运动员也在,便把周泽楷撇下过去搭讪,等他心满意足地要了签名回来,就发现周泽楷被一帮姑娘团团围住,表情还是呆呆的,任她们说什么都只“嗯”啊“哦”的。


孙翔甚至注意到周泽楷皱起了眉。


他连忙冲过去,拨开人群,把周泽楷从椅子上拉起来:“队长,我们去吃东西吧!”


一直面无表情的周泽楷眉头松了松,冲孙翔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嗯!”


妈耶!


孙翔一瞬间觉得自己眼睛都被晃花了。


周泽楷这什么设定,对别人是冷若冰霜的高岭之花,对他是热情似火的小白菜?


这么言情吗?


孙翔的心砰砰直跳,这种反差感竟让他生出无限满足,他忍不住放声大笑,慢热好!慢热太好了!免得总有人动不动就跟周泽楷搭讪,都给小爷我闪一边去!


8.


自那之后,孙翔就时常观察周泽楷的表现。


杜明说得没错,周泽楷本来就不爱说话,对上不熟悉的人更是局促,连招呼都不知道怎么打,只能面无表情地故作高冷意图蒙混过关,但要是他的朋友、同事,他又自动恢复了小甜甜模式,有问必答,主动搭话,还时不时奉上迷人的微笑。


这种亲疏有别的表现,孙翔真的满意死了。


全明星赛的时候,七期聚会,孙翔吃饭吃到中途忍不住给周泽楷发消息问他在干嘛。


周泽楷回他在和方锐吴羽策吃饭。


在他们住的酒店外的xx火锅馆。


然后问,你呢?


孙翔看了地方一乐:我也在这里呢!和日天刘小别他们,你要过来吗?


等了一会儿周泽楷才回:好啊。


孙翔乐颠颠地出了包厢去大厅找他,周泽楷刚刚被方锐洗了脑,认定孙翔带他去和朋友吃饭四舍五入就是想和他搞对象,激动得不行,见到人了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包厢走,心里不停给自己打气,势要表现得热情大方,人人都夸枪王好。


孙翔在他耳朵边絮叨:“待会儿见到他们,他们要是跟你搭话,别理他们!”


“不说话也没事,反正你跟他们不熟。”


“也不用笑,高冷一点知道吗?”


周泽楷停下来,迷茫地看着他:“啊?”


“啊什么啊?你平时不就这样吗?我是说,你不用因为我改——”


周泽楷摇头:“不是这样。”


孙翔不高兴了:“怎么不是了,你跟他们本来就不熟,干嘛理他们?”


“不礼貌。”


“哼!那你第一次和我吃饭还不理我呢!凭什么厚此薄彼啊!”


周泽楷见孙翔翻起了老账,有些心急,火锅店人来人往,他不能在这儿跟他争吵。


正好旁边包间的客人走了,服务员刚刚收拾干净也走了,周泽楷便拽着孙翔躲到了旁边包厢里。


“干嘛啊?”孙翔问。


周泽楷脸有些红:“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你朋友,要礼貌。”


孙翔听不进去:“是我朋友又不是你朋友!”


“你以前都不理我,凭什么理他们啊?你们又不熟!你什么意思啊周泽楷?看菜下碟是吧!”


“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孙翔瞪他:“反正就是不准!”


“为什么?”周泽楷紧紧地盯着他。


孙翔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啊,为什么?打个招呼而已,这不是礼节吗?为什么他会不爽?


“为什么带我去?”


“因为他们是我朋友!”


“那为什么不准打招呼?”


“因为他们是我朋友!”


周泽楷突然笑了,他上前一步,孙翔便被他逼得退后一步。


直到背抵在了门板上。


周泽楷探究地看他:“你吃醋?”


“放、放屁!”孙翔结结巴巴地说。


周泽楷继续问:“你是不是——”


他抬手,摸了摸孙翔的有些干燥的嘴唇,试图压下心底的躁动。


他贴得离孙翔更近,用一种笃定的口吻强调了一遍:“你喜欢我。”


他用的是陈述句。


不接受任何反驳。





评论(59)

热度(2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