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周泽楷夏天不爱吃饭

1.

周泽楷夏天不爱吃饭。


更喜欢把水果冰淇淋零食当正餐。


2.


其实他本身就有些挑食,比如不吃内脏、不吃苦瓜、不吃鸭肉。他也并没有像外界揣测的那样为了维持身材被俱乐部勒令节食,反而因为身形瘦削又吃得少整天被队友盯着劝着多喝一碗汤也好。


但他到了夏天,就不喜欢吃饭,找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比如“太热了”、“人多了心烦”、“不饿”、“不想吃”,有比赛还好,再没胃口也会逼着自己吃一碗饭保持体力,等到了夏休期一到饭点能躲就躲,躲不了被队友围在中间也会消极地拿筷子戳完吃一点点表示抵抗,整个人看着不如平时精神饱满,急得轮回经理发际线都忍不住后移了两公分。


不过他也真饿不着。


休息室的冰箱里放满了各式水果和冰淇淋,周泽楷觉得夏天有个冰箱他就能活,吃两串葡萄再吃两支绿豆雪糕不也挺好,但一次两次可以,顿顿拿冰淇淋充饥,胃迟早要生毛病。


队员们私下商量,水果可以多吃,冰淇淋必须节制,能哄队长去食堂最好,哄不动也得留个人盯着他不许翻冰箱。


他们这么一合计,周泽楷却觉得自己夏天的乐趣被生生剥夺,实在没滋没味,但他也清楚大家是为了他好,虽然吃不到冰淇淋委屈巴巴,但也只是让呆毛蔫了,以示不满。



3.


从老板那儿得知孙翔和一叶之秋要转会轮回后,周泽楷心里也是百感交集——虽然和孙翔只是比赛时握个手的关系,孙翔人也有他那么高、像他那么帅、身形也偏瘦,不知道是不是也像他那样不爱吃饭呢,那要是孙翔也不爱吃饭,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训练结束后吃冰淇淋吃到够呢?


一思及此,周泽楷也不免涌现出几分对新队友的小期待。


孙翔到轮回的时候临近中午,被经理和江波涛领着和大家打了一个照面后就到了饭点,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食堂吃饭,周泽楷也难得没有磨蹭,手插着口袋跟在人群后面,看着孙翔金色的发顶,欢天喜地地想:比我还高呢。


吃饭时他坐在孙翔的斜对面,一碗小米粥还没有喝干净,一抬头孙翔就盛第二碗饭了。


等他慢条斯理地把碗里的米粒挑出来完,孙翔已经吃了三碗饭喝了一碗汤外加一只鸡腿,末了还干掉半听可乐,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嗝。


周泽楷看着都觉得撑。


孙翔把嘴巴擦干净,抬眼就看到周泽楷盯着他,不禁皱起了眉:“看什么看?”


周泽楷慌忙摇头:“没。”


孙翔看了他的碗一眼,嘁了一声:“吃这么少啊。”


“够了。”周泽楷小声说。


“哦。”孙翔不以为意地站起身,本想直接走人,但看身边的江波涛、杜明都坐着等周泽楷,又犹豫了一下:“那个……我先回宿舍了。”


江波涛笑眯眯地点头:“小孙先去吧,中午好好休息。”


等孙翔走了,江波涛才无奈地看了周泽楷一眼:“人家这个年纪,正在长身体,你想什么呢?”


周泽楷恹恹地哦了一声。


杜明听不懂:“什么什么?副队你在说什么?”


江波涛怜爱地看了杜明一眼:“没事。去,再给你队长盛碗粥。”


杜明比了个收到的手势,拖过周泽楷的碗就跑。


周泽楷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我吃饱了……”


“再吃一碗,喝粥而已,上个厕所就没了。”江波涛冷酷地拒绝了他。


4.


新来的队友饭量惊人,期待的共享冰箱愿望落空,周泽楷觉得人生真是了无趣味。


尤其是下午休息时吴启去冰箱把他的绿豆雪糕抱了一堆出来发,偏偏没有他的份的时候,周泽楷挠着冰箱门,看着坐在休息室悠闲啃冰淇淋的其他人,觉得委屈极了。


孙翔夏天爱喝可乐,不太爱吃雪糕,而且轮回怎么这么奇葩,为什么雪糕都一个味儿?吴启把雪糕发给他时,他本想拒绝,想了想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还是接过去了。


他皱着眉看着绿色的包装,刚想拆开,就感觉有股灼热的视线落在了他身上。


他抬头一看,周泽楷靠在冰箱门旁边,两手空空,眉头微蹙,双目含情地盯着他手里的……雪糕?


孙翔以为自己看错了,错开视线,又转回去,狐疑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抿了抿嘴,欲言又止。


孙翔居然看懂他的意思了,他扬了扬手:“你要吃?”


周泽楷呆呆地眨了眨眼。


孙翔起身走过去,把沁着水汽的雪糕递给周泽楷:“喏。”


周泽楷没接,反而下意识地看向其他人。


孙翔惊呆了。


搞什么?周泽楷不是队长吗?吃个雪糕没他的份,吃他的还要看人脸色?


这么可怜吗?!


陷入疯狂脑补的孙翔看向周泽楷的眼神都变得柔软了,他一把把雪糕塞周泽楷手里,表情酷酷地催他:“快吃吧,不然化了!”


杜明刚想说什么,又被江波涛制止住。


周泽楷开心地嗯了一声,站直身子开始啃他的雪糕。


他吃东西动作秀气,吃雪糕也是小口小口地咬,时不时还要伸出舌头舔一下,好看的人做什么都赏心悦目,孙翔站在他旁边情不自禁拿余光打量他。


周泽楷很快把雪糕吃完,颇有些意犹未尽,他虽不说话,但对身边人的想法也算门清,往常江波涛他们会约束他吃冰淇淋,今天却是希望孙翔和他关系尽快融洽默许了——


“好吃。”周泽楷对孙翔笑了笑。


孙翔还不太习惯别人对他释放善意,不自在地嗯了一声。


“还想吃。”周泽楷小声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江波涛他们一眼。


孙翔懂了,他更同情周泽楷了。


不就吃根雪糕吗?孙翔直接上前,把冰箱门拉开:“你吃什么味儿的,哦,就一个味。”


休息室的冰箱放在窗台旁边,在周泽楷的暗示下、江波涛的默许下、孙翔的纵容下,周泽楷终于吃雪糕吃到了饱。


孙翔就站在窗台边没走,看着院子里的大榕树发呆,等余光注意到周泽楷心满意足地揉了揉凉凉的肚子,他才转过头问:“吃够了?”


“嗯!”周泽楷重重点头,露出他极少使用的招牌小甜甜笑容:“谢谢。”


孙翔被他谢得有些不好意思,不就几块雪糕么,还不是他买的。


但周泽楷他娘的真的长得太好看了,就冲他这么一笑,孙翔就忍不住嫩脸一红。


“谢、谢什么。你,他们要是不准你吃,你找哥,哥给你买。”孙翔想尽量表现得豪迈一点。


周泽楷看着孙翔通红的耳朵愣了愣,心里不知道是被一种突如其来的命运感还是以后源源不断的雪糕塞满了,又烫又爽。


真可爱啊。


周泽楷想,坠入爱河,原来真的是一瞬间的事。



5.


孙翔最近有点烦。


这是桩不为人道的事情,作为一个懵懵懂懂20年的小处男,在一个被惊醒的半夜,他发现他情窦初开了。


开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队长,周泽楷。


孙翔懊恼地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把弄脏的裤子和床单卷起来。偷偷摸摸地拿去盥洗室清洗。


洗衣机在深夜里安静地运转。他靠在洗衣机旁,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梦,梦里周泽楷正在吃雪糕。吃了一支又一支,还都是伸出舌头慢慢去舔,看得孙翔不停地噎口水。


龌龊!太龌龊了!


周泽楷是我的好兄弟,我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不对,都是那根冰棍的错,要怪就怪周泽楷吃雪糕样子不端庄!像翔哥这么正直的人都忍不住心生妄想,那其他觊觎周泽楷美色的人看到了,不知道脑子里都塞的什么黄色废料呢!


孙翔越想越气。


思来想去,自己之前一直纵容周泽楷吃雪糕确实是不妥,冰箱被人守着不准开,他就大热天出去给他买,之前周泽楷把雪糕当饭吃,他没觉得怎么样,现在想想,这对身体多不好啊!


不行!不能吃了!



6.


周泽楷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他坚定的盟友,不畏副队强权也要给他买雪糕,从来不劝他吃饭的孙翔同志突然倒戈了。


雪糕没有了,还得去食堂,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他看着和江波涛一前一后走进训练室的孙翔,有些不高兴。


到了饭点,孙翔喊他:“周泽楷去食堂呗!”


周泽楷直接了当地拒绝:“不去!”


似乎和孙翔达成什么不为人知的py交易的杜明吴启吕泊远冲上来围住他:“走嘛队长!今天食堂菜不错哦。”


“就是!就是!要多吃点饭啊!”


周泽楷摇头:“没胃口。”


外面的日光明晃晃的,地面温度还很高。周泽楷往窗外看了一眼,闷不作声地起身往外走。


其他人面面相觑,孙翔摸摸鼻子,有些摸不准周泽楷是不是在发脾气,嘟囔着搞什么啊,就追了出去。


外面很热,周泽楷沉默着匆匆往外走,孙翔追上去喊他:“周泽楷你搞毛啊!”


周泽楷不说话,步伐加快了些。


孙翔问他:“你在闹别扭?为什么?就为我们喊你去吃饭?”


周泽楷闷声回答他:“不想吃。”


“可你这样真的对身体不好啊!”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冷漠:“那你之前怎么没管?”


孙翔愣了一下。闭嘴了。


要他怎么说?之前把你当兄弟,看你雪糕都不准吃,可怜巴巴的,才不顾他们反对纵容你,吃不吃饭关我什么事。


不吃就不吃,自己身体自己负责么。


可现在不一样了。


突然对你产生了责任感,希望你身体健康,无病无灾。


更何况你吃个雪糕,都能让翔哥洗床单。


周泽楷没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沉默了下来。


俱乐部外面有家小超市,队员们经常去光顾,周泽楷径直走过去,从冰柜里拿了一只绿豆雪糕。


孙翔无奈地叹口气,递给老板两块钱。


“你说你怎么这么倔呢?有这么爱吃雪糕吗?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周泽楷转过身子装没听到。


孙翔自觉对周泽楷心怀不轨,一直压着脾气,看周泽楷居然对他放置play,一下子就火了:“我靠!你以为谁稀罕管你呢!要不是担心你,谁他妈这么热追出来啊?”


“担心我?”周泽楷问,“那以前为什么不?”


孙翔不耐烦:“情况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周泽楷转过身看他。


孙翔看他脸都被晒红了,忙拉着他走到树荫处。


“反正不一样!你别问了!”


周泽楷咬了一口雪糕,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


“回去吧,你不至于一直在这儿吃雪糕吧?”孙翔拉他。


周泽楷抬起眼,眼神意味不明:“你要吃吗?”


“不想吃。”


他又举起雪糕:“你咬一口,挺好吃的。”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孙翔没办法拒绝周泽楷的亲昵,他比周泽楷高一点,闻言微微弯了弯腰:“那吃了咱们就回去。”


“好。”周泽楷举着雪糕不动。


孙翔低下头,刚要叼住雪糕,一个温软的东西突然凑了上去。


关键时刻,周泽楷发挥了职业选手的优势,飞快地移走了手里的东西,换上了他的嘴唇。


他一只手绕到孙翔脑后,按住他的后脑勺,用力地摁了下去。


他刚吃过雪糕,嘴唇冰冰凉凉的,舌头迅速钻到孙翔的口腔里舔了舔,然后退了出来。


周泽楷一脸无辜地问他:“好吃吗?”


孙翔呆呆地看着他,半晌,涨得通红的脸才转过去。


他嘟囔着:“就一口,不知道好不好吃。”








(写了一个叛逆楷和两个心怀不轨的家伙😁)

三月开始 先投放我滴两个宝贝儿给大家~

评论(104)

热度(3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