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头顶的花

1.

张佳乐头顶确实是有花的。

粉红色、小小的一朵,在风里颤颤巍巍地摇曳着。

但这花也不是人人都能看到。


2.

孙哲平是在第二赛季的夏休期看到的。

彼时繁花血景之名已响彻联盟,正是意气风发的好年纪,即使遗憾止步季后赛,也总觉得未来路还很长、机会还很多。

休假后张佳乐带孙哲平回自己家住了几天,又一起出发去乡下看他的外婆。

云南的夏天还算凉爽,被外婆招待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后,张佳乐拉着孙哲平出去闲逛。

两个人走在窄窄的乡间小路上,蓝色、紫色的野花开了一路,孙哲平伸了个懒腰:“你老家风景不错啊!”

“那是!”张佳乐得意,“这还是在山下,山上更好玩呢!”

孙哲平问他:“那还要去爬山?”

“改天吧,改天去租个帐篷,山上可以露营。”

孙哲平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两个人成天处在一处,总有说不完的话,这会儿凉风拂面、日光煦暖,倒是挺适合安安静静地走一段路。

张佳乐走在前面,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搔他的背。

他回头一看,一直没说话的孙哲平眼中含笑,手里还拿着几根狗尾巴草。

“干嘛?”张佳乐问他。

“喏。”孙哲平示意他接过去,“昨儿在大理,不是说你们这姑娘要花戴么,你一小伙儿,拿狗尾巴草凑合凑合得了!”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一把把狗尾巴草的拽过去:“戴你妹啊!”

他话是这么说,手却不自觉地摆弄着那几株小气巴巴的狗尾巴草,总归是孙哲平头回送他——草?嘴角不经意就泄出几分笑意。

看得孙哲平喉咙不自觉地滚了滚,心想,他完了。

十几岁时爱招猫逗狗,习得一身撩妹技艺还没找到姑娘实施,就栽到了张佳乐的陷阱里,自个儿还天天盼望着能在里面安营扎寨,爬都不想爬出来。

“把这个给我。”孙哲平冲他伸手。

张佳乐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了过去。

孙哲平没说话,拿着狗尾巴草在张佳乐中指上绕了一圈,似乎是在比大小。

他手上动作飞快,拿着狗尾巴草似乎是在编什么东西。

“手艺不错啊!”张佳乐感叹。

“好说好说。”

等东西编好了张佳乐却不敢说话了,他呆呆地任由孙哲平把一枚草戒指戴到自己的中指上,连手都忘了缩回去。

“定下来了,成么?”孙哲平拽着他的手,也有些紧张。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点头或是摇头,孙哲平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大了,他看着张佳乐头上正舒展花瓣的小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卧槽!你这头上什么玩意儿!”

张佳乐一惊,下意识地想捂住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看得到?”张佳乐不可置信,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孙哲平反问:“没人能看到?”他上前一步,借着身高优势仔细打量了一下张佳乐的头顶,还示意他:“哎,头低点。”

张佳乐哼了哼,还是依言垂下了头,总归是能看得到的,那就看个够吧。

孙哲平把那朵小花看了又看,总看不出是怎么长在张佳乐头顶的,倒是摸那花瓣时,花瓣还会收拢裹着他的手指,好像还挺喜欢他。

孙哲平一乐,拍了拍张佳乐肩膀:“乐哥,解释解释呗
!”

张佳乐嘟囔:“不就那么回事儿……”

本就是一件反自然科学的事情,一旦接了张佳乐头顶长花的设定,孙哲平还觉得挺带感。

“所以这花从小就有了?那我之前怎么没看见。”

张佳乐摸了摸滚烫的耳朵,有些不自在:“啊,也不是人人都看得见。”

“那都谁看得见?”

“我爸妈、外婆。还有一个小时候的发小。”

孙哲平哦了一声,跟在张佳乐身后又走了几步。

突然如福至心灵一般,匆匆追了上去,有些惊喜有些试探地问:“张佳乐,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张佳乐毫不扭捏:“是啊。”

一记直球打得孙哲平猝不及防,他有些无语伦次,唯恐落了下乘:“我、我也喜欢你。”

张佳乐笑:“我知道。”

4.

顺理成章在一起后,孙哲平把这朵小花记为了头号大功臣,搂搂抱抱时也不忘跟它打个招呼,在床上和张佳乐满身热汗抱着滚时,竟鬼迷了心窍:“乐,你这花这么小,要不要给它浇水施肥啊?”

张佳乐嘴角抽了抽,毫不犹豫地把孙哲平踹到了床下。

后又忍不住翻旧账:“你发小怎么看得见?”

“我跟他关系好呗。”

孙哲平刚皱起眉,就被张佳乐打断:“你别想太多,这花鬼得很,不分亲情爱情友情,别瞎吃醋, 成么。”

孙哲平不以为意地撇撇嘴,老子倒想看看,还有谁能看得见。

Flag立了没多久,他们在训练营挑中了唐昊和邹远,张佳乐对自己也能带徒弟很是兴奋,对邹远可以算是倾囊相授。

然后有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邹远和唐昊看见了张佳乐头顶的花。

两个人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瞪着那花半天说不出话来,孙哲平顺着他们视线往上一看,心里暗骂了一声我操,黑着脸冲他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邹远听完孙哲平解释,乐得晕头转向:“队长,前辈真的喜欢我吗?”

唐昊站在一旁,还是板着个脸:“那我怎么能看到?”

“说明前辈也喜欢你呀!”邹远喜滋滋地说。

唐昊闻言,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谁要他喜欢。”

孙哲平没好气地赏了他一个爆栗:“臭小子!”

5.

至于要是把这花拔了会发生什么,孙哲平也好奇过。

张佳乐茫然:“不知道呀,我妈说这种东西不能随便拔的。”

“也是。”孙哲平惯例摸了摸小花的花瓣,“就这样挺好。”

他倒是按捺住了蠢蠢欲动的手,看着自己心目中的大神天天顶着朵花在他跟前晃,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狂野男孩唐昊却没忍住,有一天趁张佳乐不注意,直接伸手扯掉了一片花瓣。

张佳乐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他表情阴沉地看着唐昊,问他:“想打败我吗?”

唐昊愣了愣,竟有些底气不足:“当、当然。”

张佳乐呵呵冷笑:“就你?还差得远。”

在训练营横惯了的小霸王从没想过张佳乐居然用这样轻蔑的口吻和他说话,他当然知道张佳乐说的是时候,但少年人的自尊心逼得他无法低头:“打嘴炮算个屁,有本事来pk啊!”

“就怕你不敢。”

等孙哲平从外面回来时,唐昊已经杀红了眼。

在众人的围观下,他和张佳乐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劝他们休息的,一个充耳不闻,一个继续气定神闲地挑衅,最重要的是,平时亲和力十足的副队长一下子变得高贵冷艳、不可侵犯,实在是令人生畏。

邹远早在俱乐部大门候着孙哲平的车开回来,孙哲平见他急得团团转,问他:“怎么了?”

“队长!唐昊他把前辈的花给扯了!”

孙哲平愣了愣,刚想这家伙能耐啊,老子不敢干的事被他抢先了,又听邹远说:“前辈像变了个人一样,队长你快去看看吧!”

等到了训练室,唐昊已和张佳乐接连pk了二十几局,少有胜利,孙哲平一进去队员们纷纷让道,张佳乐余光扫到孙哲平回来了,问他:“事办完了?”

“办完了。”如此高冷的张佳乐孙哲平还是第一次见,他有些心悸地拍拍张佳乐肩膀:“还pk呢!都六点了。”

“我让你买的东西买了吗?”张佳乐问。

孙哲平啊了一声,先说买什么,后又拍拍脑袋:“哎呀,忘了!”

“忘了?”张佳乐睨了他一眼,在迅速击败唐昊后,取卡走人,“忘了还要我教你吗?不知道去买?”

他的周身气场太强大,孙哲平惊呆了。

唐昊还不甘心,冲着张佳乐背影叫到:“你走什么,继续打啊!”

张佳乐头也不回:“还没打够?你现在可不配当我的对手。”

孙哲平直接上前往唐昊头上一拍:“打个屁,叫你手痒!”

要是以前孙哲平忘了张佳乐交代的事情,随便糊弄两句就过了,今天他可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去了超市买张佳乐要吃的蛋糕。

等他去敲张佳乐门的时候,定睛一看头上的花果然缺了个口,不禁有些心疼。张佳乐却没给他心疼的机会,他抬了抬眼皮:“哦,买回来了啊。”

“吃晚饭了吗?”孙哲平把东西递给他。

“吃了。”张佳乐接过袋子,直接摔上了门。

孙哲平愣了愣,火一下子冒了出来,想踹张佳乐的门几脚,犹豫了一下,只是恨恨地捶了捶墙,耷拉着脑袋走了。

孙哲平失眠了一夜,满脑子都是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却又不是那个张佳乐,越想越气,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操!张佳乐变这副德行,他还是喜欢他,这他妈不是有病么。

第二天他打着呵欠刚打开门,就遇到了也刚刚出门的张佳乐,孙哲平还没做好接受这个高贵冷艳的张佳乐的心理准备,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大孙?”张佳乐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头上的小花跟着晃啊晃的。

孙哲平定睛一看,瞬间热泪盈眶。

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孙哲平想,他这样年轻,总归是喜欢甜甜的那个。

6.

张佳乐的花陪了他很多年。

直到有一天洗脸的时候,那朵花从镜子里消失了。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试探地伸到头顶摸了摸,没有熟悉的柔软触感,只有毛茸茸的发顶。

但他没心情对这朵消失的花大惊小怪。

出了卫生间,他径直去敲孙哲平的房门。

孙哲平正在收拾行李,房间乱糟糟的,东西丢得满地都是。

张佳乐把脚边的盒子踢开,闷不作声地接过孙哲平手里的衣服开始叠。

孙哲平就顺势坐在床边,一边抽烟一边看他收拾:“就带些衣服走,其他的别收了。”

张佳乐的手顿了顿,低声道:“好。”

“我买的下午的机票。”

“嗯。”

“俱乐部已经把我宣布退役的消息发出去了。”

“嗯。”

“以后就是张队长了,好好干啊。”

“嗯。”

孙哲平有些不耐烦:“你嗯啊嗯的,就没别的话想说?”

张佳乐抿了抿嘴,站起身去摸他缠着绷带的手:“病历和拍的片子带了吗?”

“不用,去国外也用不上。”孙哲平把张佳乐扯到自己怀里,抱着他的腰,头抵在张佳乐肚子上:“别耷拉着脸了,顾好自己,知道吗?”

张佳乐沉默半天,摸了摸他的头,说好,等着哥把冠军给你拿回来。

7.

孙哲平走得低调,没和其他人打招呼,张佳乐开车送他去机场,两个人一人专心开车一人看风景,没一个人说话。

这本就是件令人挫败的事情。

自孙哲平被确诊手伤无法再继续打荣耀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从亲密无间再到小心翼翼,最后如履薄冰。

他知道,孙哲平爱他,却不会为他留下。

他爱孙哲平,但做不到挽留他。

他们的命运被荣耀紧紧绑在一起,又被荣耀斩断。

到了停车场,张佳乐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车停好。

因孙哲平不是本地人,买车的时候两人商量了一下就一人出了一半的钱买了一辆大G来开,张佳乐才拿到驾照不久,倒车入库不太熟练。

孙哲平探头往外看了看,示意他再把方向摆正些:“回去多练练车,你要是怕,把唐昊带一块儿。”

张佳乐握着方向盘,嗯了一声。

孙哲平说:“我走了?”他盯着张佳乐,没动。

“再坐会儿吧,还早。”张佳乐说。

孙哲平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他头上的小花:“这花最近不怎么精神啊。”

张佳乐有些吃惊:“你还看得到吗?”

孙哲平皱起眉:“什么意思?”

“我看不到了。我以为它消失了……”

孙哲平若有所思,却没有说什么。他跟张佳乐开玩笑:“消失了也好,别人就见不着了。”

张佳乐反问:“不想别人看到?”

孙哲平愣了愣:“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

“你能。”张佳乐肯定地说。

8.

人总希望离开的时候能云淡风轻、潇洒利落,孙哲平不想在此刻让两人为感情伤怀,岔开了话题。

“当队长琐事多,不想做就不做,让经理收拾去。”

“训练营也要盯着。”

“邹远还不太成熟,唐昊那小子现在在练流氓?挺好,流氓比狂剑适合他,你也注意看看,有没有什么狂剑的好苗子,别人家养的也算。”

“我能做好吗?”张佳乐问。

“当然。”

张佳乐笑了笑,又听孙哲平说:“还有你这花,注意别让唐昊那小子给你拔了,要是别人能看见……那也别让人碰。”

对拔了花瓣毫无记忆的张佳乐问:“拔了会怎么样?”

“花瓣吗?就变得很高冷?反正把唐昊收拾惨了。”

“那直接拔掉呢?”

孙哲平愣了愣:“没拔过,怎么知道。”

张佳乐果断道:“拔了吧。”

他盯着孙哲平:“拔了试试。反正我已经见不着这花了,顶着麻烦,被人看到我也有负担。”

孙哲平把手放到张佳乐的头顶,笑道:“拔了就怕你疯了啊。”

“疯了就疯了吧。”张佳乐不以为意,“现在不疯,还等到什么时候呢。”






(我自己比较喜欢乐乐头上有花的设定 虽然争议挺大哈哈。把花拔了会解除封印的梗来自@迷路少年 风太画的双花~














评论(53)

热度(2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