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花有重开日


1.


一朵花的生长,要经历发芽、长叶、开花。


2.


张佳乐到霸图那天,只告知了同是二期出身,关系更亲密的林敬言。


林敬言把韩文清的路虎借出来去机场接他,见他的第一面就问:“张佳乐,你是不是胖了?”


张佳乐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好吧,在家里可能是胖了点。”


林敬言笑:“胖点好,你之前也太瘦了。”



张佳乐坐上副驾,问他:“老林,你到霸图多久了?”



“不久,也就比你早一点。”



“哦。”张佳乐在家待了一整年,极少出门和朋友见面,这会儿和林敬言说话,总觉得干巴巴的,跟没话找话一样:“霸图食堂怎么样啊?”



“挺好的。”林敬言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紧张啊?”



张佳乐挠了挠脖子:“……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什么,离开母队,背井离乡,放弃核心位置,不惜背负“抱大腿”的骂名去追逐冠军?



林敬言宽慰他:“老韩他们人挺好的,你跟我一宿舍,没事。”



等到了霸图,连同霸图老板、经理、韩文清和其他队员都在会议室等他,林敬言领着他过去时,张佳乐还步伐轻快,他本想悄悄地来,一进门却被雷鸣般的掌声震得腿软,霸图老板喜笑颜开地来握他的手:“张佳乐大神,欢迎!欢迎!”



张佳乐有些僵硬地打招呼:“您好。”



“谢谢。”



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后,张新杰把手里的队服递给他:“前辈,还有一个转会的新闻发布会需要你出席。”



张佳乐看着自己手上黑红配色的霸图队服,抿了抿嘴,利落地把外套换上:“走吧。”



发布会结束后队员们一起聚了餐,吃的海鲜,期间韩文清还给他剥了一只大螃蟹丢到他碗里:“多吃点。”



张佳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好。



吃过饭林敬言提出带张佳乐去超市买些生活用品,张佳乐跟着他去了,却站在百花牌蜂蜜前面长吁短叹许久,林敬言看不过去,连拉带扯地把他带走了:“你又不买,有什么好看的!”



张佳乐傻笑:“也是,也是,哈哈。”



睡觉前张佳乐站在窗台上抽了根烟,表情很是忧郁地望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林敬言正坐在床头和方锐聊天,顺嘴问他:“乐,老孙你们还联系吗?”



张佳乐把烟头掐灭:“没。”



“哦。他手怎么样了?”



“可能好点了吧,专门去国外治的呢。”



总归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林敬言就不再提:“早点睡吧,明天得早起,老韩管的严,可不能迟到。”



张佳乐倒是没失眠,倒枕头上没多久就睡着了,五点多林敬言被啪啪的响声吵醒,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一看,张佳乐把被子踢到一边,眼睛紧闭,手啪啪在裸露的小腿上打个不停,嘴里念着:“是不是有蚊子啊……”



“是吧。”林敬言起身,先去检查纱窗,果然张佳乐抽完烟没有把纱窗关好,让蚊子钻了进来。



他把空调温度调低了些,把被子捞起来给他盖好,结果自己也听到了蚊子嗡嗡嗡的叫声,大概是张佳乐血比较甜,自己才幸免于难。



张佳乐用被子把头盖得严严实实:“吵死了……”



“你等等。”



林敬言把灯打开,眯着眼追了房间的几只蚊子半天,毫不留情地啪一声打在墙上,全是血,估计一晚上盯着张佳乐就喝饱了。



打了几只后他又检查了一通,确定没有蚊子了才去洗手睡觉。



张佳乐起床的时候人还有些懵,坐在床边看着腿上的疙瘩发呆,林敬言从卫生间出来,戴好他的平光眼镜:“怎么还坐在这儿?”



张佳乐问:“老林你近视了啊?”



“没,平光的。”



“你今早上是不是起来给我打蚊子了?”



“嗯。”林敬言在柜子里掏了半天,摸了瓶花露水递给他:“你昨天窗子没关严实,蚊子飞进来了。”



张佳乐把花露水接过去,心情不错地跟他开玩笑:“six god!”



然后他就看见林敬言脸上露出了奇异的、震惊的、自己十分熟悉的表情。



林敬言抖着手指着他的脑袋:“卧槽!张佳乐,你头上长草了!”



3.



张佳乐对着镜子照了半天,也没看见他头顶有什么东西。



他过去是有一朵花的,但那朵花孙哲平走的时候就把它拔了。



也再没有出现过。



张佳乐问他:“真的看见了吗?它还在吗?”



“在,在。”林敬言犹豫着去摸他头顶嫩绿的新芽,回想起刚刚张佳乐头顶突然噗噗冒出一颗芽来的场面还有些惊魂未定,“你自己看不到吗?”



张佳乐若有所思:“可能只有你能看到吧。”



“啊?”



等听完张佳乐解释,林敬言先睨了他一眼:“张佳乐,不厚道啊,感情之前你不喜欢我啊?”



“嘿嘿。那你之前也没给我打蚊子么。”张佳乐嬉笑。



“行了,别照了。这花还能长回来也是好事,说不定长全了你就能看到了呢!”



4.



张佳乐保持头上发芽的状态保持了很久,以至于唯一能目击这朵嫩芽的林敬言从一开始的憋不住笑到后来都见怪不怪。



张佳乐在百花的时候,门卫那里总堆满了百花粉送给他的礼物和信件,转会后倒是收到过几次非百花粉的礼物,他也清楚自己的现状尴尬,虽然心里有些怅然,但同样对还惦念着他的粉丝心存感激。



中午吃过饭后,张佳乐收到了快递小哥的短信,说是包裹放在了门卫室,是件他挺喜欢的衣服,张佳乐探头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想了想还是兴冲冲地跑下了楼。



他走到门卫室的窗户外,发现张新杰也在里面,刚想跟他打招呼,就听张新杰问:“张佳乐前辈的包裹呢?”



张佳乐愣了愣,下意识地避到了一边。



门卫大叔把堆在角落的一堆包裹指给他看:“张副队,这段时间的都在这儿呢,你没来检查,我就没跟大神说。”



张新杰嗯了一声:“你做得很好。”



“有剪刀吗?”



门卫大叔连忙说:“有!有!”



张新杰接过剪刀,动作麻利地开始拆包裹,门卫大叔就给他打下手。



张佳乐在联盟时,也听了不少龌龊事,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是知道张新杰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又不敢确认。



只听门卫大叔嘶了一声,抖着嗓子说:“这些粉丝也太过分了吧。”



张新杰平静地强调:“这是黑,不是粉。”



门卫大叔看着纸盒子里的刀片,有些惊魂未定:“那副队,还拆吗?”



张新杰果断道:“拆。”



他们接连拆了七八个包裹,都不是适合拿到本人面前的东西,倒是最后一个打开,是个普普通通的百花缭乱的手办,还附了一张卡片。



张新杰草草扫了一眼:“把这个包裹包好,张佳乐前辈来的时候让他领回去。”



“哎!那这些呢?”



“丢了。”张新杰说,“注意不要让前辈看到。”



“知道知道。”



张佳乐站在门卫室的门口盯着脚尖发呆,注意到张新杰准备出来了,他连忙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露出惊讶的表情:“新杰?你也来取快递啊?”



张新杰嗯了一声:“来看看我的到了没有。”



“哦哦,我也是,我买的衣服到了。”张佳乐笑嘻嘻地冲他摆手:“你先回去吧!”



张新杰却若有所思地喊住他:“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紧张地顿足,“怎、怎么了?”



张新杰目光炯炯地盯着张佳乐的——头顶:“前辈,你头上为什么在长……树叶?”



张佳乐惊呆了。



这玩意儿,这么久都没动静,居然还要长吗?!



5.



韩文清觉得队里有些不大对劲。



先是张佳乐总喜欢照镜子,又是林敬言总一脸慈爱地看着张佳乐,昨天他又撞到林敬言和张新杰站在张佳乐旁边摸他的头,三个人气氛很好的样子。



我被孤立了吗?



韩文清有些茫然。



但不拘小节的霸图队长,是不会对这种搞小团体的事情耿耿于怀的,倒是张佳乐在被母队粉丝丢矿泉水瓶和袭击后表现出的镇定、沉着让他颇为欣赏。



常规赛客场作战呼啸,面对昔日爱徒,张佳乐也发挥神勇,豪迈地完成了一挑二,唐昊黑着脸下了场,坐在选手席上把水瓶捏得咔嚓作响。



张佳乐在百花的时候,下场后喜欢和观众互动,比个手枪的手势biubiubiu对粉丝们开几枪,粉丝们就应声倒成一片装死,也是比赛的一大亮点。



现在的他可没这种心情,退场退得步伐匆匆,却不料一个男生突然站起来大喊:“张佳乐叛徒!”



一片哗然。



张佳乐愣了愣,抬头看那个男生,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呼啸粉丝有一部分是跟着唐昊从百花转过来的,逮着机会也跟着起起了哄,霸图粉丝要是换了以前,敢欺负自家选手,早矿泉水瓶满天飞、“干死他”“操你妈”地开干了,但是对张佳乐,他们始终还保持了一分观望,场面一时有些难看。



张佳乐低了低头,匆匆坐回选手席。



唐昊皱着眉骂了句娘,刘皓生怕他骂自家粉丝,连忙拉住他。



韩文清操着手哼了一声:“出息。”



他的身后坐着霸图粉丝团的核心粉丝,此刻想找韩文清拿个主意:“韩队,就让他们闹么?”



韩文清背过身看他们,一手摁着张佳乐的肩膀:“你们就记着他现在是霸图的人。”



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粉兴奋地哎了一声,直接站起来:“操你妈的!骂谁呢!”



韩文清风格强硬,霸图粉丝男粉占大半,在外日天日地,打架对骂的事也干过不少,这会儿有了主心骨,一下子就气焰嚣张起来,推推搡搡又闹又喊的。



“霸图的人你们也敢欺负?”



“没冠军的队伍不配跟你霸图爸爸说话!”



“打嘴炮有个几把用!傻逼!垃圾!废物!”



安保们迅速出动控制场面,对于韩文清今天这种有疑似煽风点火的行为,霸图经理很淡定,张新杰也很淡定。



张佳乐却有些不淡定,他犹豫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



韩文清正喝水,皱着眉看向他。



然后噗一声,把水喷到了张佳乐脸上。



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张佳乐,你脑袋开花了!”



6.



“按照前辈说的,看来前辈是接纳我们了。”



“就是挺喜欢我们呗!”



韩文清不满:“所以我是最后一个看到的?”



张佳乐有些害羞又有些尴尬:“那也看到了嘛……我还没看到呢!”



韩文清的视线根本无法从张佳乐头上移开,他没忍住,伸出手轻轻碰了碰那朵粉色的小花:“这花还能长大点么,这么小,不好看啊!”



张佳乐无语:“不能。”



韩文清压根不听他们说话,专心去逗那朵小花,张新杰提醒他:“韩队,这花不要碰掉了。”



“哦、哦。”韩文清遗憾地收回了手。



“所以现在是我们都看到了,你还没看到吗?”



张佳乐点头:“其实看不到也没啥。”



“你说你喜欢的人都能看到,那你不是……”林敬言突然停住。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看着张佳乐:“应该会有办法的。”



7.



张佳乐没想到,张新杰想的办法是半夜十二点被他们三个扯到了镜子前。



房间的灯全被打开,张新杰的脖子上还套着眼罩,他一脸严肃地对着镜子看了半天,示意张佳乐往左坐一点。



张佳乐很惊慌:“不是!你们大半夜干嘛呢!还有新杰,你这个点不睡觉吗你ooc了知道吗?!”



“我向王队征询了一下意见,他认为对着镜子做法,晚上十二点最合适。”



“什么做法?你们不要吓我啊!”



韩文清顺手操起了一把水果刀。



张佳乐觉得他呼吸都要停滞了。



然后看着韩文清接过林敬言递过去的一个苹果,开始认真地削皮。



“韩队,苹果皮不能削断,没问题吗?”



韩文清嗯了一声。



“好,前辈,你现在看着镜子。”



张佳乐看着镜子里的三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能不能放我回去睡觉啊!你们变得好可怕!”



“哦,是吗?”张新杰笑了笑:“那这样呢?”



“……变得更可怕了。”



林敬言把手搭在张佳乐肩膀上:“张佳乐很仗义,说一不二,人大方,不记仇。”



“实力很强,以前是不可轻视的对手,现在是值得依靠的队友。”张新杰说。



“不错!”韩文清重重摇头,想了想,又重重点头。



“长得好看,扎小辫儿也好看。”



“为霸图女性粉丝的增长提高了可能性。”



“对!”



“勇敢、坚韧、从来都不服输。”



“前辈在百花那三年,非常佩服。”



“很棒!”



张佳乐有点想笑,又觉得眼眶热热的:“你们在闹什么啊?”



“你有没有喜欢自己?”专心削苹果的韩文清问。



张佳乐愣了愣,他呆呆地看着镜子,但他还是没有看到那朵粉色的小花。



“我……我当然喜欢我自己啦。”



张新杰问他:“看得见吗?”



“没……”



林敬言叹了口气,顺手拿走了韩文清刚刚削好的苹果:“好了,可能是王杰希的办法不顶用,他真的是神棍吗?”



“略有涉猎吧。”张新杰说。



韩文清挥手:“睡觉去!”



8.



主场对阵百花,张佳乐也没之前那么紧张,比赛结束后他说要出去买支冰棍,林敬言想了想,也没陪他。



“要是遇到极端粉丝……赶紧跑知道吗?”林敬言叮嘱道。



张佳乐叼着冰棍,看着台阶下穿着百花粉色t恤的几个女孩,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跑。



“张、张队!”女孩们很兴奋,眼巴巴地望着他,想跑上去,又有些胆怯。



张佳乐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还不回去吗?”



“马上就回!真没想到还能在这儿遇到你!”



“来看百花比赛?”



“嗯嗯!”几个女孩忙不迭地摇头,见张佳乐没说话,互相推搡了几下。



“大神!你比赛真好看!今年一定能拿冠军的!”



张佳乐有些诧异地指了指自己:“我?我已经不在百花了。”



“不是的,不管你在哪儿,我们都希望你能拿冠军!”



“嗯嗯!我们都喜欢您很久啦!不是你,百花根本撑不下去。虽然现在更支持百花,但霸图今年势头这样猛,真的希望你能夺冠。”



张佳乐觉得有些难过:“谢谢你们。”



“大神要是夺冠了,还会回百花吗?”



张佳乐摇头:“不会。”



问的女孩露出遗憾的表情,其他人拉着她准备走:“没关系,我们也会支持你的!我们先走啦,张佳乐大神加油!”



女孩们兴奋地跑开了,张佳乐还呆呆地站在原地。



似乎下起了雨,张佳乐下意识地抬手去摸他的头发。



半晌,他的手指僵住。



然后像疯了一般,冲到了便利店的门口。



借着便利店玻璃的反光,他看到了他的头顶。



那朵熟悉的、陪伴他多年、曾被他亲手舍弃、又顽固地重新生长却不被自己所知悉的粉色小花,在他的眼睛里,轻轻地摇曳着。












(这篇我自己挺喜欢的 感觉埋的梗比较有意思 希望大家喜欢的话给姜姜一点反馈吧~

    小花的设定来自上一篇头顶的花 拔花的梗来自 @来一只口耐的喵吗  风太画的双花~





















评论(220)

热度(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