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脸红的思春期


我改名字了!因为我觉得小呆子有点蠢!




1.

训练结束后,江波涛看着一前一后从凳子上弹起来呼呼啦啦地往外跑的周泽楷和孙翔,叹了口气,给了杜明一个探寻的眼神。

杜明心领神会:“刚刚翔翔在和队长打赌,看谁先抢到第一个鸡腿。”

江波涛:“……”

吴启正在玩手机,闻言一跃而起拍了杜明屁股一把:“有鸡腿你不早说!快点,就翔崽那个饭量,去晚了鸡腿就没有了!”

杜明追着他跑出去:“哪用得着跑这么快啊!你等等我啊!”

江波涛:“……”

等他到了食堂,四个为抢鸡腿速度七十迈的小学生已经齐刷刷坐在了一起,孙翔见了他冲他招手:“江副过来坐呀!”

江波涛打好饭菜走过去,孙翔刚刚把碗里的汤喝完,他好奇地看了江波涛的餐盘一眼:“你不吃鸡腿吗?还是没有了?”

他指尖还油花花的,指向自己盘子里剩的一只鸡腿:“要不你吃我的吧!”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把纸巾递过去,孙翔随意地接过擦了擦手,又转过头给周泽楷说:“我还想喝酸辣汤。”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他盛汤的碗拿过去老老实实去给孙翔打汤,江波涛心情复杂地看了自家队长一眼,问孙翔:“你俩跑这么快,谁抢到第一只鸡腿了?”

孙翔有点惊奇:“江副你知道啊!”他得意地指了指自己:“当然是我啦,不然周泽楷怎么这么听话。”

周泽楷把汤递给孙翔,冲江波涛微微一笑。

孙翔咕噜噜把汤喝了个干净,心满意足地揉了揉肚子:“周泽楷你还吃吗?”

“不吃了。”

孙翔哦了一声,对闷头吃饭的杜明吴启和一直看着他的江波涛打了个招呼:“那我俩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杜明摆摆手。

孙翔起身,动作麻利地把他和周泽楷的餐盘连同桌上的残渣收拾干净,一手端起两个餐盘和两只汤碗往餐具回收处走,周泽楷想伸手帮忙,被他拿肩膀顶开:“哎,你手是干净的,别弄脏了。”

周泽楷想了想,去拿餐盘上摇摇欲坠的筷子和碗:“怕掉了。”

“那走吧。”孙翔点头。

江波涛看着他俩放了餐盘,孙翔又拖着周泽楷去小卖部买可乐,才若有所思地收回视线。

杜明啃完一个鸡腿,终于得空炫耀:“副队!吴启刚刚抢鸡腿没抢赢我哈哈!”

吴启翻白眼:“爸爸照顾儿子,应该的。”

“当儿子的孝顺爸爸我,也是应该的。”杜明反击,还一脸邀功地看向江波涛:“副队,我厉害吧?”

江波涛呵呵一笑:“厉害死了。”

2.

我之前为什么会觉得轮回是一支高冷成熟稳重的队伍呢。

江波涛看着蹲在走廊上玩弹珠的周泽楷和孙翔,再次陷入了深思。

吕泊远正从外面回来,兴冲冲地跑去凑热闹:“哇,弹珠!好古老的玩意儿!”

周泽楷正专心致志地盯着自己眼前的珠子,枪王大大不仅游戏里百发百中,玩个弹珠攻击轨迹都清晰而精准,只见他手指轻轻一弹,蓝色的珠子迅速冲了出去,把孙翔的黄色玻璃珠打出了界限,而自己的母珠也稳稳地停在了他们画的圆圈范围内。

夏天天热,他们完全就借着大开着门的训练室泄出来的冷气乘凉。周泽楷摸了摸自己鼻尖沁出的汗,对孙翔笑了笑:“赢啦!”

孙翔撇了撇嘴,把弹珠塞到周泽楷手里:“给给给!”

吕泊远好奇:“队长赢多少颗了?”

周泽楷把手掌摊开:“五颗了。”

孙翔嘁了一声:“才五颗,看我等会儿全赢回来!”

“我也想玩!”吕泊远举手。

周泽楷问:“那你来吧?”

孙翔反对:“不行!我没珠子了!吕总你来跟周泽楷打!”

江波涛已经从休息室烧好了开水泡了杯柠檬茶出来,看吕泊远又和周泽楷干上了,孙翔龇牙咧嘴地扶着腰在一边观战。

“怎么了?”江波涛问。

“蹲久了,脚麻了。”孙翔伸手撸了一把周泽楷的头发:“你呢?你脚麻不麻?”

周泽楷茫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江波涛看了眼时间,觉得自家王牌的形象还可以抢救一下:“快训练了,不玩了吧?”

“江副等等等等!”吕泊远连忙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他紧盯着自己的珠子,终于调整好方向,用力一弹!

其他三个人情不自禁地探头望去。

中了!

吕泊远蹦起来:“哈哈!队长,我厉害吧!”

周泽楷说:“厉害。”

他想站起来,脸上却露出一个扭曲的滑稽表情,孙翔连忙去拽他:“是不是脚麻了?疼不疼啊?”

“没事。”周泽楷按了按腿,“你呢?疼不疼?”

孙翔把他任性的大长腿伸出来给周泽楷看:“我当然没事啦!我又不像你,娇滴滴的!”

周泽楷小声反抗:“你才娇滴滴的。”

孙翔笑嘻嘻地逗他:“我说的是你!”

“我也说的是你。”

吕泊远:“……”

江波涛:“……”

吕泊远小声道:“……副队,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酸臭味。”

“狗粮的味道。”江波涛冷静道。

3.

杜明正在吃西瓜,听完吕泊远的话,手里的瓜都快掉了。

“什么?队长?翔翔?他们不是俩男的吗?这怎么可能!”

吴启叫道:“哇!男的和男的就不能谈恋爱?搞歧视吗?直男癌!”

小直男杜明有些心虚:“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队长他们也不像在谈恋爱啊!”

在座的都是凭自己本事母胎solo二十几年的,见独自思了春的杜明这样肯定,江波涛也好奇地凑过去:“怎么说?”

“那,谈恋爱,两个人总要单独去约会嘛!牵手,接……那啥不也是必备流程吗?你们看队长和翔崽天天跟我们在一块儿,哪像在谈恋爱啊!”

江波涛摸摸下巴:“你说得不错。”

吕泊远举手:“那翔崽和队长关系好毋庸置疑吧?”

“他俩怎么关系变这么好?跟连体婴似的。”吴启问。

“我记得!我记得!最早他们俩互不搭理嘛,翔翔跟我们倒还处得可以。就有一次他折了个东南西北让我猜,队长问他那是什么。”

“哦哦对!后来翔崽就给队长折了一个,还教他怎么玩,他内侧全写的笨蛋,队长猜了半天全是笨蛋,结果把自己逗笑了。”

“哇!心机翔!故意引起我们队长的注意!”

“后来翔翔还经常陪队长在本子上下五子棋,队长平时不说话,可能也挺闷吧,翔翔来了有了玩伴当然关系好了。”

吴启问:“本子?什么本子?那个蓝色的草稿本吗?”

“是啊!”

吴启脸色一变:“怪不得上次我水打翻把队长本子弄湿了,他当时还有点不高兴。”

江波涛听得认真:“翔翔确实会玩的游戏挺多的。”

“他说他小时候在乡下住过一段时间,跳房子啊斗鸡啊踢毽子都不在话下,上次……上次我好像听到他给队长说,让他家里人给做个什么来着……”

他们在江波涛房间讨论得热火朝天,突然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四个人悚然一惊。

江波涛走过去开门,只见孙翔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江副,你看到周泽楷了吗?”

江波涛问他:“怎么跑这么急?要不要进来休息一下,我给你倒水。”

“不用了。”孙翔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咦了一声:“你们都在啊?”

杜明尬笑:“坐一块儿耍会儿,翔翔来吗?”

“周泽楷呢?我找他半天了,电话也没接。”

江波涛摇头:“可能队长出去买东西了吧,有什么急事吗?”

“没。”孙翔摇头,“那我去外面找他。”

说完他就大步走了,走了没几步,江波涛门还没关上,就听到了周泽楷的声音:“孙翔。”

江波涛当机立断,给其他三个人打了个手势,三个人连忙扑到门边,开始偷听他俩说话。

“你去哪儿了?”

“买雪糕。”

“又吃啊?”

“热。”

“哦,我刚找你来着。”孙翔看了他一眼,没藏着眼中的笑意,嘴咧了咧:“我妈妈给我寄了一个包裹。”

周泽楷见他高兴,便顺着他问:“是什么?”

“是我上次跟你说,让我三外公给我做的,想起来了吗?”

周泽楷迟疑地摇头。

“哎呀,就是那个铁的,圆圆的,还有一个带钩的铁棍,你不是一直想玩吗……”两个人的声音随着距离变远渐渐弱了下去。

吴启顺着他的话开始想:“这不是铁环吗?”

吕泊远一拍大腿:“就是说给队长做铁环!”

杜明:“啊……”

吴启:“他们两个……”

吕泊远:“真的不是……”

“小学生。”江波涛肯定道。

4.

当天晚上,小学生周泽楷罕见地在朋友圈发了原创小视频。

小视频里,联盟第一脸在轮回俱乐部的小花园里溜铁环,大概是练习了挺久,衣服汗湿了大半,脸晒得通红。无解的枪王大大溜起铁环也赏心悦目、动作流畅,背景音里还有小学生孙翔的激情呐喊。

“好!”

“周泽楷真棒!”

“慢一点慢一点!”

周泽楷看着评论区炸开的问号和哈哈哈哈哈的嘲笑声,还有孙翔气急败坏地一个个回复“你们笑屁啊!不会玩的没资格笑周泽楷!”觉得非常满足,并想发到微博上去。

还是轮回经理提前感知到了,连忙给他发微信:祖宗唉!千万别发到微博上去啊!

周泽楷闷闷不乐地哦了一声。

随后,小学生孙翔又发了一个小视频。

上书“谢了!兄弟!”

江波涛看到时还没点开,只看到下面刷了一排又一排的“yhooooo”,心下一惊,生怕两个小学生溜铁环高兴了公然出柜,点开一看,呼呼的风声里,孙翔坐在花园台阶上,周泽楷半蹲着给他系松开的鞋带,还认认真真地打了一个蝴蝶结。

江波涛忍了又忍,没忍住,也跟着发了一个“yhooooo”

孙翔正在趴在床上跟周泽楷聊天,看了眼评论区,十分困惑地截图给他看:yhoooooo是什么意思?

一枪穿云:呃,语气词?

一叶之秋:那这个o有讲究吗?

一叶之秋:就是打的个数不同意思不同?

一枪穿云:?没有吧

作为一个有钻研精神的小学生,孙翔直接把截图甩到了七期群里:你们发这个是什么意思?

七期群一下子炸开了。

唐昊带头阴阳怪气地冷笑:哎哟,秀恩爱来了!

刘小别:翔崽牛逼!居然泡到了枪王!

徐景熙:yhoooo的意思就是祝你们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袁柏清: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唐昊:啪啪啪啪啪啪嗯嗯啊啊啪啪啪啪!

刘小别:……噫。

袁柏清:……噫。

徐景熙:……噫。

邹远:@唐昊 涉黄 举报了

孙翔:???

孙翔:???你们在说什么?

孙翔:周泽楷是我的好兄弟!你们太龌龊了!

刘小别:……

徐景熙:……好兄弟给你蹲地上系鞋带?

袁柏清:还拍了小视频

唐昊:gay里gay气的 举报了!

孙翔大惊:什么?这就gay了吗?这是不可以的吗?

孙翔:总之!周泽楷是我好兄弟!没别的!你们不可以这样说我们的关系!

唐昊:好感人,我差点就信了

刘小别:既然这么说了,让我们为这样单纯不做作的纯洁友谊鼓掌吧

袁柏清:啪啪啪啪啪啪啪

徐景熙:有节奏感一点 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邹远:……@孙翔 翔哥 你真的不喜欢周队吗?

孙翔愣住了。

另一边,周泽楷也被拉进了一个轮回小分队的讨论组。

他进组看了一眼:没有孙翔。

【一枪穿云退出讨论组】
【一枪穿云加入讨论组】

杜明:队长留步!

吴启:队长!我们不是要搞小团体!

吕泊远:是有事要问你!

周泽楷:什么事?

方明华:小江下午跟我说了,小周啊,你和翔翔是在谈恋爱吗?

周泽楷茫然:没有啊

江波涛:小周,你是不是喜欢孙翔?

周泽楷也是一惊。

半晌,他的手指微微颤抖:真的吗?!

江波涛一口老血快喷在屏幕上。

我们问你喜不喜欢孙翔,你反问我真的吗?!

但江波涛绝不认输:“在我们看来是这样的哦!而且看得出来,翔翔也喜欢你的,大家都是队友,你俩感情好,我们还是祝福你们的。如果你喜欢翔翔,放心大胆地上吧!”

周泽楷惊呆了。

他跳下床,开始原地转圈。

孙翔喜欢他……孙翔喜欢他……表白……表白……他也……喜欢……孙翔……

小组里消息跳个不停,大家都很热情地问他如果表白要不要帮忙。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不了吧。

方明华:有什么困难吗?

周泽楷发了个脸红的表情:不好意思呀。

然后下一秒,他就被踢出了讨论组。

5.

孙翔抱着手机辗转反侧了半个小时。

满脑子都是邹远在问他“你真的不喜欢周泽楷吗?”

他喜欢周泽楷吗?孙翔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是知道答案的,但他的心被荣耀占了九成,剩下的一成都拿来琢磨怎么陪周泽楷玩了,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想,不管喜不喜欢周泽楷,周泽楷对他好,他也愿意费心思对周泽楷好,他们都是最好的玩伴、最合拍的搭档、最好的……兄弟?

想了想,他又给周泽楷发了条消息:铁环好玩吗?

一枪穿云:好玩,谢谢三外公

一叶之秋:不客气!他还会做陀螺呢,下次我给他打电话,让他给我们做个陀螺玩

一枪穿云:好呀

一叶之秋:那早点睡觉吧!晚安!

周泽楷也回了个晚安,还回了个小企鹅啾啾飞吻的表情。

孙翔愣了一下,脸有点红,周泽楷真是的,大晚上还给他卖萌。

他迅速在自己存的表情包里翻了一圈,可恶!为什么全是学友!

不行,不能输。

孙翔想了想,回了个:啾啾啾~~

周泽楷握住手机,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手无意识地搭在心口。

他被击中了。

6.

虽然两个爱情上的小呆子因为各种神助攻或多或少地开了窍,但他们却没有把精力放在上面,反而更加专注于比赛。

常规赛轮回一路高歌猛进,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不仅让周泽楷和孙翔获得了最佳搭档的荣誉,也给了孙翔真正追逐冠军的底气和勇气。

常规赛第一、进八强、四强、总决赛。

他的每一步都走得踏踏实实,不是踩在虚浮的吹捧和臆想的云端上,而是一场场胜利为他搭成的天梯。

他很优秀、很强、会妥协、会试着改变,他融入了轮回,他将为轮回做出贡献。

他有了最佳搭档。他有周泽楷。

他的心从未如此坚定,他离梦想仅咫尺之遥。

7.

在那6.5秒之后,孙翔有一瞬间的呆滞。

体育馆人声鼎沸,彩带纷纷扬扬地飘落,他呆坐在电脑前,直到周泽楷去拽他。

“让我先回去。”孙翔红着眼,有些恳求地望着他:“我先回去好吗?”

周泽楷摇头,一声不吭地拽着他,他们自发列成一队,依旧昂首挺胸,十分有风度地向新科冠军表示了祝福。

孙翔不自觉把背挺直。

回去后孙翔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江波涛有些担心:“要不要去看看他。”

周泽楷回想了一下,孙翔的房间还有一些零食,他摇了摇头:“让他睡一觉。”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去敲孙翔的门。

孙翔意外地马上就打开了。他似乎是刚洗过脸,脸上还挂着水珠,眼睛却布满血丝,周泽楷看了他开着的电脑一眼,了然:“饿了吗?去吃早饭。”

“周泽楷,你难过吗?”孙翔问。

周泽楷点头。

“我难过。”他揉了一把有些发红的眼圈:“我饿了。”

“那去吃饭。”

“还困。”

“那吃了饭就去睡觉。”

“我想要冠军。”

周泽楷坚定地说:“那我们就拿冠军。”

8.

世邀赛的消息最先只在内部流传。

周泽楷隐隐听到一些风声,但他一向寡言,就没有去打听。

直到江波涛去了一趟经理办公室,回来后也十分振奋:“消息确定了!在苏黎世举办,中国队参赛!”

训练室里欢呼声一片,跟着就叽叽喳喳讨论起进国家队的人选。

“队长!肯定有队长吧!”

“还有翔崽!翔崽是最强的近战!”

“黄少天喻文州也会去吧。”

“韩队、张佳乐、张新杰?霸图要上三个啊!”

听着大家讨论,孙翔也不免紧张起来,他悄悄去摇周泽楷的手:“周泽楷,你想去吗?”

“当然。”

“那你紧张吗?”

“嗯。”

孙翔摸摸鼻子:“你也紧张呀?”

周泽楷想了想:“国家队啊。”

“我会入选吗?”孙翔问。

周泽楷笑:“当然。”

在和老板通电话后,江波涛确定目前确定的人选只会通知到各家战队内部,至于国家队到底有哪些人,要大家去北京集训后才知道。

而轮回,会在下午三点,接到来自体育局的函件。

周泽楷怕孙翔紧张,中午给江波涛打了个招呼,直接去孙翔房间陪他睡午觉。

接到电话时孙翔正穿着背心,迷迷糊糊地睡在周泽楷的腿上。

周泽楷轻轻地摇醒他,难得的喜形于色。

孙翔挑了挑眉:“出来了?”

“嗯。我们两个,孙翔、周泽楷,入选国家队。”

孙翔愣了愣,心中一块大石卸下,他对自己的实力是有自信的,但人难免会对不确定的事情担惊受怕,得到这个结果,是意外之喜,也是意料之中。

孙翔眨了眨眼,眼泪唰一下落了下来:“周泽楷,我好高兴啊。”

周泽楷抹去他的眼泪,他知道孙翔一直在经历苦熬。

“我也高兴。”

“国家队唉……”孙翔念叨了几句,开始傻笑。

他仰头看着周泽楷温柔的眼睛,被他们一直控制好的的,应当谈论的,也再难掩饰、即将破土而出的感情终于浮上了水面。

“我喜欢你。”小呆子一号说。

小呆子二号闻言低头亲了他一口:“我也喜欢你。”










(系鞋带录小视频来自真实的身边直男朋友哈哈


哼!我生气了!你们光看到啾啾啾 咋没看到日天开黄腔呢!





   写了三十几篇周翔 还在不停校正我心里的周泽楷和孙翔 希望他们能展现原作的万分之一的魅力  

有时候真的很感慨 时时自省角色是虫爹的 大家的喜爱源自原作 我只是一个二次创作者  没有原作我什么都不是 写东西更应当谨慎 

看到有小伙伴说因为我喜欢周翔 真的非常开心  我无法去对别人指手画脚 只愿自己能对角色常怀尊重之心  能贡献出一点点的力量 让大家对他们两个有更准确的认识

毕竟原作里的周泽楷和孙翔 才是大家喜欢的根源








评论(98)

热度(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