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公主与龙

1.

公主被恶龙抓走了!



2.

叶修嘴里叼着根草被卫兵们簇拥着走进国王的城堡,在大殿中把撑着遮阳的伞收拢:“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是万里挑一的勇士。”外交大臣江波涛说。



“只有勇敢的人才能打败恶龙,救回公主。毫无疑问,曾打败恶龙的你就是最勇敢的人。”丞相喻文州微笑着用手撞了撞在他旁边椅子上打瞌睡的国师。



国师扣在脸上的尖尖帽子掉在地上,露出了一双大小眼。



王杰希轻轻拍了拍手,侍卫刘小别和袁柏清把一张桌子抬了上来。



“不管是塔罗牌、算字、签筒,八卦、或是沙盘,连星星的方位都指向了你,你就是被上天选定的勇士。”王杰希把帽子戴好,“需要我再演示给你看一遍吗?”



“不用了,谢谢。”叶修把嘴里的草取下来,“我对营救公主没兴趣。”



“你必须去营救公主。”财政大臣张新杰走上前,表情十分严肃。



他身后高高的王位上坐着国王周泽楷,国王的呆毛从皇冠下挣扎着翘了起来,俊秀的脸因为着急显得有些红,见叶修不答应,十分心急,三步并两步走到叶修跟前,用力地嗯了一声。



“他这是什么意思?”叶修问。



“国王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去营救公主,他就杀了你。”江波涛冷笑。



周泽楷一惊,连忙转过去和江波涛对视一眼,才板着脸重重地点了点头。



“动不动就喊打喊杀可不是好习惯。”叶修呵呵一笑,把伞抗在肩上:“这种事就不用找我了吧,走咯~”



周泽楷急了,连忙拦住叶修:“不行!公主很——”



“我们公主十分娇弱,国王担心她受不了这个苦。”江波涛说。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又说:“恶龙他——”



“恶龙十分凶悍,一条人命随时可能丧生,叶神你也不想的吧。”江波涛急道。



叶修的脚步顿了顿,声音还是懒洋洋的:“你们这不是还有个话多的小剑客吗,听说他本事不错,让他去吧,啊。”



“叶神!”



“叶神留步!”



站在人群后和孙哲平翻花绳的农业部大臣张佳乐跳出来:“行了老叶,你跑一趟,我把我府上的稀有材料分三成给你?”



叶修理都不理。



孙哲平嗤笑:“五成。”



叶修充耳未闻。



昏君周泽楷拍板:“七成!国库的七成!”



叶修猛地转身:“你们公主叫什么?怎么走?什么时候交货?”



3.



“叶神你看。”肖时钦把地图展开,“你要一直向西走,会经过一座森林,一片山谷,穿过这片山谷,你会遇到一条河流。渡过这条河流,会遇到我们国境内最高的山,翻过这座山,会看到大海,恶龙就在海上的岛屿中。”



“这么麻烦?不去了。”叶修撇撇嘴。



“叶神留步!”林敬言连忙拉住他,“这些都不是问题,传送一下,传送一下就到了!”



“哟,你们这玩意儿还能传送呢?”叶修狐疑地看着他,“那国王传送他个十万兵马还怕救不回公主?”



“外挂,哈哈,开个外挂。”方锐讪笑,“那一般的勇士怎么比得上你,神一样的外挂配神一样的少年嘛!”



叶修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成,那现在就出发吧。”



“好!好!”方锐大喜过望,“老叶你是没看到我们小周国王前几天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公主被抓了,指不定半夜偷偷躲被窝里哭呢!”



叶修听着稀奇:“你们国王年纪轻轻的,女儿都这么大了?”



“嗨!哪是女儿啊。”方锐领着他往传送带上走,“我们公主比国王还大呢!”



“哦?原来是姐姐。”叶修坐到传送带的椅子上,林敬言帮他把安全带系好,又给他戴上传感器。



早等在一边的张佳乐从怀里掏出小手绢挥舞了两下:“老叶!早去早回啊!”



“知道了。”叶修说。



传送带的银光越来越亮,叶修突然想起一件要紧的事:“对了,你们公主叫什么?”



光芒盛满整间屋子,叶修的意识有些迷糊,但他还是把屋子里那三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哦,我们公主姓韩。”



“小名清清。”



“大名韩文清!”



3.



“你是谁?”


“叶修。”



“你来这做什么?”



叶修随手挥舞了两下却邪:“你来干嘛我就来干嘛。”



山洞里火光跃动,端坐着烤兔子的男人沉默半晌还是开了口:“过来坐吧。”



叶修就奔着人那兔子去的,闻言喜滋滋地哎了一声。



一走近发现烤兔子的大侠身形魁伟、眉目俊朗,眼神坚毅地盯着木架,翻烤兔子的手势熟练,叶修咽了咽口水:“这兔子不错啊。”


“韩文清。”男人说。


“嗯?“



“我的名字。”韩文清撕下最为肥美娇嫩,烤得酥黄的兔腿,递给叶修:“吃。”


叶修有些受宠若惊地接过,暗叹自己走运,冲他咧嘴一笑:“谢了啊老韩!”



韩文清话不多,野外生存的技能却是满点,叶修吃饱喝足见他忙上忙下地拾柴火设陷阱,又把外袍脱下来铺在地上,连忙跑过去把自己的一件披风也取下来铺上:“这就睡了啊?”


“嗯。”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你睡里面。”



叶修有些心虚地摸摸鼻子:“瞧你这麻烦的。”



两个人背靠背睡在一起,总归是要踏实些,叶修看着手边的却邪,和他搭话:“唉,那个,老韩,你真来这里屠龙啊?”



“嗯。”


“你说你这图什么呢,跑这深山里,黑灯瞎火的。”


韩文清冷哼一声:“那你图什么?”



“我啊。”叶修倒是很轻松,“也不图什么,当勇士么,总有一点屠龙的梦想,再说,悬赏万金,你不想要?”


“不想。”韩文清闷闷地说。



“对了,你是哪儿的勇士?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韩文清沉默许久,久到叶修已经睡着,才挣扎地说:“我不是勇士......”


他们在龙之谷里待了十天,在迷雾森森的丛林中寻找龙的踪迹,在最后一天日落的时候,终于与黑色的恶龙在山顶不期而遇。


龙吟声响彻整个荣耀大陆,叶修和韩文清与恶龙鏖战整整三日,韩文清甚至被恶龙的尾巴甩晕过去,而叶修挣扎着最后一丝气力,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把却邪插入龙的腹部——他成为了荣耀大陆史上第一个屠龙的人。



醒的时候他身边有水、有御寒的衣物、有野果和烤好的兔肉,龙的尸体随着旭日东升僵化在山顶,叶修看着头顶绚烂的霞光,突然觉得很遗憾。


居然忘了问那个人要去哪儿。



4.


叶修看着正蹲在海边的石岩上磨菜刀的韩文清,觉得有些无语。


“老韩。”他走过去。



韩文清把繁复的裙摆撩到了腰间,他的衣领甚至都是蕾丝边。


“是你?”韩文清把菜刀拎起来,蹙着眉看着突然出现在这个无人海岛的不速之客。



“清清......公主?”叶修憋着笑,试探着问。



韩文清的脸彻底黑了下去:“谁叫你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听错吧,老韩?韩文清?屠龙的勇士,居然是公主?清清公主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笑得直打跌,“我说你怎么不告而别了,感情是回城堡了啊公主殿下!”



“闭嘴!”韩文清阴沉着脸打断他,“你怎么来的这里?”



“我可是你们国王,就是你——”叶修卡住。



韩文清闭了闭眼:“我弟。”


“哦,原来是你弟弟啊,我可是你弟弟花重金请过来救你的,怎么样,没被恶龙伤着吧,趁恶龙现在不在,跟我回去吧。”叶修把传感器掏出来,“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啊!”


韩文清有些疑惑:“国王让我回去?”


“什么叫让你回去?我可是来救你回去的,你回去可别乱说啊,我还要收材料呢!”叶修看着他身上华丽的蓬蓬裙,“你这是什么打扮?你还真是公主啊?”



“是啊。”韩文清坦然地点点头。


“哈?”

5.


“所以你们国家受了恶龙的诅咒,王室必会出生一男一女,公主18岁的时候就会被恶龙抓去?”


“传说是这样的。”韩文清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轻轻叹了口气:“父王生下我和小周两个男孩,国师却算得二十年后公主会被恶龙抓去。如果没有公主,恶龙会给国家带来灾难。”

“怎么成二十年了?”


“这个是幼龙,刚满十八岁。”



“那怎么不是你继承王位呢?我看你弟长这么俊俏,当公主倒是挺适合的,那恶龙要抓,也得抓他那样的嘛——”叶修顿了顿,语气变得有了几分敬重:“真是感人的兄弟情谊啊!”



韩文清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我是自愿当公主的。”



叶修忍着笑拍他肩膀:“不容易啊老韩。”


“那你那个时候怎么想去屠龙了?”



“想试试看这个诅咒能不能终结在我这里。”韩文清说。



“但恶龙还是来抓你了。”叶修遗憾地摇头,“抓你这么个公主回去,这恶龙心也够大的。”


韩文清皱眉:“谁说我是被他抓来的?”


6.


韩文清拎着磨得锃亮的菜刀,领着叶修走到了恶龙藏身的洞穴门口。


“他来是来了,但——”



“但看到你改变主意了是吧?”叶修竖起大拇指,“不得不说这条恶龙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


韩文清不理他,立地扎了个马步,气沉丹田:“恶龙!出来!”


没有任何动静。



“出来吧!让老韩跟你决一胜负!”叶修跟着凑热闹。



还是没有回应。



叶修问:“这恶龙还睡着了?”



韩文清比了个稍等的手势,拿菜刀敲敲石壁:“烤兔子,吃不吃。”


半晌,一个挺年轻的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你烤好给我扔进来。”



“那就别吃了。”韩文清冷笑,独自转到山洞旁的一个临时搭的烤火架旁,叶修一看眼睛都直了,忙不迭地凑过去:“老韩,快让我尝尝你这手艺退步了没有!”



韩文清被恶龙抓来时手里还攥了一瓶孜然粉,洒在烤得香飘飘的兔子肉上,馋得叶修不行。



韩文清把兔肉撕成一条一条地递给叶修,叶修一边吃一边问:“你拿着把菜刀来找恶龙决斗啊?”


“正好在厨房做菜,恶龙就来了。”韩文清说。



“它怎么还不出来呢?”



韩文清转了转烤架,“马上。”


话音刚落,地动山摇。



龙吟声从洞穴中传出来,震得叶修耳朵疼,他连忙回头去看,一只金灿灿的威风凛凛的小龙从洞穴中钻了出来,居高临下地悬在半空,金瞳流光溢彩,表情十分倨傲。


“张嘴。”韩文清说。



小龙不情不愿地喷了两口气,张开了嘴。


韩文清丢了一只兔腿进去。


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这条金色小龙摇晃着尾巴把兔子肉吃了,还不忘把骨头吐出来:“哟,还挺讲究。”



小龙皱着眉看他:“是你?”


叶修一惊:“你还认识我?”


小龙又别过头不说话了。



韩文清又丢了一块肉给它,它慢条斯理地吃完,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是来和你决斗的。”


“你想杀我?”


“决斗。”韩文清强调。



小龙不耐烦:“他又要不高兴,不和你打!”


叶修打断他们:“那啥,你俩在这轴上了,我还得回去跟国王交差呢,老韩,既然人家小龙都不想跟你打,你就跟我回去呗!听方锐说你被抓走后国王每天以泪洗面啊!”


小龙愣了愣,“国王?”


“是啊,就他弟。特意请我来的。”


“周泽楷怎么了?他还哭了?”小龙有些紧张。


“担心公主呗!”叶修当和事佬,“我说恶龙,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不学好,学龙拐公主啊!”



小龙涨红了脸:“我不想拐他!是他非要跟我来的!”



“老韩,你这就不对了,小龙也是有审美追求的,拐国王也比拐你强啊!”


小龙大惊:“你怎么知道?”


韩文清眼神冰冷:“你别想打国王的主意!”



恶龙的金瞳瞳孔骤然放大,它显得有些情绪激动:“我只是想接周泽楷来我家玩!我不会伤害他!”



“你是恶龙,他是国王,恶龙的诅咒从不失灵,我不能相信你。”韩文清说。


“那你就拿菜刀砍我?”小龙不可置信,“你要像杀了黑龙那样杀了我?”


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起来。



韩文清愣了愣,固执道:“我是公主,也是勇士,屠龙是我的职责。”



小龙的表情一下子阴鸷起来:“好!好!”



它蓦地腾空,露出锋利的龙爪和尖锐的金光闪闪的鳞片,咆哮着朝叶修和韩文清扑去,韩文清丢掉菜刀,准备以双拳应战,叶修撑开千机伞挡在韩文清面前,试图给这一龙一人再找出一线回寰的生机。


7.



恶龙来得气势汹汹,锋利的爪牙几乎要撕裂苍穹,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衣着华丽的男人冲到了韩文清的面前,手持双枪,凌空放了一响空枪。


“孙翔!”周泽楷急道!



叶修只来得及去拽韩文清,却没料到远在荣耀大陆上的国王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恶龙狠厉的表情有片刻缓和,下冲的速度却毫不减缓,周泽楷沉默地看着它,双枪垂了下去。


然后刺啦一声——


恶龙用爪子把周泽楷抓了起来,然后衔着他的衣领,把他扔到了自己的背上。



周泽楷紧紧抱着恶龙的脖子,看着它与地面擦身而过,然后飞到了海面上,在上面不停盘旋。


它很委屈:“周泽楷!你哥哥要杀我!”


“他要杀我!我也要杀他!”



周泽楷小声地安抚它:“你别怕。”


“他要杀我!”叫孙翔的恶龙强调。



“不会,没人能杀你。”周泽楷说,“我保护你,没人能杀你。”


孙翔在海面上盘旋了很久,直到周泽楷有些头晕,才重回了地面。



回到地面后,周泽楷先跳下来,抱着他巨大的身体,在他的嘴巴边轻轻亲了一口。



恶龙有些脸红:“大白天的你干嘛!”


“让我哥哥看看你。”周泽楷笑。



只听嘭地一声,恶龙变成了一个金发的年轻人,比周泽楷还高了几公分,一双金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我不喜欢你哥哥了!”孙翔说。


韩文清黑着脸,刚想说什么,就被周泽楷用眼神打断。



周泽楷轻轻地抱住他:“对不起呀。”



孙翔撇撇嘴:“我没生你的气。”



他是恶龙,周泽楷是国王,他没办法去深究,他们能不能在一起。


如果是公主就好了,恶龙也这样想过,是公主,穿上华丽的蓬蓬裙,戴上王冠,周泽楷就会像诅咒一样,顺理成章地被他带走。


结果穿蓬蓬裙的是韩文清,还提着菜刀追过来要砍他,真是想想龙肺都要气炸了。



“那去我家?”周泽楷问。



孙翔一屁股坐在地上,摇头:“我更喜欢这里。”


周泽楷也一屁股坐在他旁边:“那你下次,抓我来吧。”



他看了一眼韩文清,像是做好一个决定:“像抓走公主那样。”



8.



“搞了半天人家是两情相悦啊老韩。”叶修看着坐在海边的两个年轻人,“你说,当年我们屠龙,是对的还是错的?”



韩文清想了想:“不后悔就是了。”



“说的也是。”叶修笑了笑,“折腾半天还不是你在那儿棒打鸳鸯,看小周的意思,你得回去当国王了吧。”



他冲韩文清摆摆手:“行了,我走了,这次不用不辞而别了。”


叶修转过身,背影渐渐融化在夕阳里。



韩文清突然冲过去拉住他。



叶修含笑问他:“还有什么事啊?国王陛下?公主殿下?”



韩文清的喉咙滚了滚,眼睛直直地盯着他,表情很是严肃:“你,你要是愿意,我这随时欢迎你。”





 @luo135 太太的py交易 太太想看的韩叶童话paro 好久没写啦 谢谢大家 让我放心自己还没有过气😂

评论(41)

热度(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