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商业互吹

第一次觉得紧张却是在训练营的门口。


方士谦走得磨磨蹭蹭,看着前面手拿训练营考核表的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叫住他:“那个……王……队长。”


王杰希回头:“怎么了?”


“就这么进去?”方士谦问,见王杰希诧异地挑眉,又补充:“我是说,你想好说什么了没有。”


王杰希摇头:“没想。”


“哦、哦。”方士谦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王杰希问:“你紧张?”


“放屁!”方士谦瞪他,“不过是个训练营的小子,老子有什么好紧张的?就怕遇到个榆木疙瘩,教都教不会!”


王杰希憋着笑拍他肩膀:“那就拜托方神了。”


“哼。”方士谦把手伸出来:“经理说的那小子的档案呢?给我看看!”


王杰希把装在牛皮纸里的一份档案抽出来给他。


方士谦拿着档案直接坐在了训练营大楼外的长椅上,“袁柏清……”他念叨着,先把这个经理推荐的不错的好苗子的训练营成绩扫了一遍,又去看他的个人资料:“10月12日……”


“哎,老王,10月12日什么座?”


“天秤。”


方士谦眼巴巴地望着他:“那天秤和天蝎合得来吗?”


王杰希做了个掐指一算的动作,还神神叨叨地翻了两个白眼:“合,天作之合。”


方士谦像是得了保障,又把这份档案捧着读了两遍,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来:“有你这个顶级神棍的话,我就放心了。”


“我不是神棍。”王杰希说。


“哎,你要不再算算我俩属相合不合,像鸡和狗就不能凑一块,鸡犬不宁知道吗?”


“我不会算属相。”王杰希冷漠道。


“等会儿我再问那家伙生辰八字,你再给算算啊!我的第一个徒弟,必须什么都能和我合上!”



“我也不会——”王杰希不耐烦地开口,想了想,干脆道:“闭嘴。”


方士谦眨巴眼,竟冲着他微微鼓起了腮帮子。


“前辈,卖萌我也不会算。”王杰希面无表情。


方士谦撇撇嘴:“装呢你!我就不信你不紧张!名单里可还有个女孩呢,先说好啊,下赛季夺了冠我就走人了,我得专心带我徒弟,这小丫头归你带!”


“嗯。”王杰希点点头,看了眼时间:“快迟到了。”


方士谦不情不愿地跟上,手伸到脑后交叉,摆了个放松的姿势:“你真不紧张?”


“还好。”


“时间真快啊,不是经理说,我都没想到我都可以带徒弟了。你呢小王队长,你的徒弟挑好了吗?训练营没有特别突出的魔道学者啊。”


“再看看。”小王队长说。


等走到训练室大门,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然后茫然地对视了一眼。


“哎。”方士谦先反应过来,坏笑着撞他胳膊:“小王队长,是不是卡壳啦?怎么不进去啊!”


王杰希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突然卡壳了。”


“哎,没事。”方士谦反而安慰他,“就跟以前来训练营一样,我们先看看他们实操,再说。”


王杰希抬手把方士谦衬衣的衣领翻好:“嗯。”


其实人都不是第一次见,以前王杰希和方士谦也会到训练营来和小队员们pk几把,可在近处观察pk成绩,真确定站在面前的男孩和女孩将在明年进入正选,以后要亲自指导时,新上任的方师父故作的严肃表情也箍不太住了。


“那个……柏清是吧?怎么想着玩牧师啊?年轻人很有眼光嘛!”


袁柏清也紧张,在他知道自己可能成为治疗之神的亲传弟子后,他一直有一种踩在棉花上的虚浮感,虽然和柳非私下讨论时,柳非给他建议要表现得成熟稳重一点,但看着自己崇拜许久的大神出现在面前,脑袋混沌得如浆糊一般,竟管不住自己嘴:“也没啥,就是觉得队友哭着喊爸爸奶我时觉得特别爽!”


他甚至爽朗地笑出了两排牙。


方士谦大喜,狂拍他肩膀:“小子!有前途!以后就跟着师父干!”


袁柏清高兴疯了,连连点头:“谢谢师父!”


“师父先教你一手啊!知道牧师的真谛是什么吗?”


“什么呀师父?”


“就是既要会奶,又要会输出,两手准备要抓,两手都要硬!两张角色卡,看你接不接得住了哦!”


“啊?”


柳非端正地坐在凳子上,偷偷觑了坐在她旁边看她档案的王杰希一眼。


“柳非?”


“是!队长。”


“多大了?”


“17。”


王杰希嗯了一声:“神枪手玩得不错。”


“谢谢队长。”柳非拘谨地笑了笑。


王杰希想了想,把自己的电话抄在纸上递给她:“你和柏清先在训练营训练,等手续办好了,会有人帮你们搬到俱乐部去,以后我们一起训练。这几天有什么问题,随时跟我打电话。”


柳非迟疑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梦想成真。


她惊喜地接过纸条:“谢谢队长!”


王杰希笑了笑:”加油。”


他们没在训练营待太久,王杰希就被经理叫回了俱乐部,方士谦则留下和训练营的学员组织了两把团战。


等到睡觉前,方士谦才抱着枕头来敲王杰希宿舍的门。


王杰希过去开门,看着方士谦穿着睡衣拖鞋,连枕头都带上了,却不怎么意外。


他挑了挑眉,等方士谦开口。


“睡不着,来你这挤挤。”方士谦理直气壮。


王杰希无奈摇头,让他进门。


“你怎么还没睡?”方士谦把枕头丢到王杰希的床上,主动钻进被子里:“我洗漱好了来的啊!”


王杰希没说话,把主灯关了,开了床头灯。


“你在看什么?”方士谦凑过去看。


“随便看看。”王杰希退出微博。


方士谦哦了一声,平躺好,盯着天花板发呆。


半晌,他才幽幽开口:“老王,我还是担心。”


“不是挺满意的?”王杰希问。


“柏清天赋不错,人也聪明,我就是怕我教不好他。”他侧过头问王杰希:“你说万一他是那种放养型的呢,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我教他,会不会影响他啊?”


王杰希有些诧异:“这么谦虚?”


方士谦拐了他一肘子:“我说真的!”


王杰希正色:“不会。”


“真的?”


“特别真。”王杰希说。


方士谦这才高兴起来:“那你呢?那丫头看着有点内向啊。”


“挺有礼貌的。”


“带女孩肯定特别累。”方士谦说,“要是她犯错了,我反正是舍不得说她,要说你去说!”


王杰希气笑了:“合着好人都你干,坏事都我做是吧?”


“你可是威严的微草队长!大名鼎鼎的魔术师!”方士谦振振有词。


王杰希沉默了一下,突然说:“等这赛季结束了,微草就是大换血了。”


“是啊!”方士谦伸了个懒腰:“我都是老骨头了。”


“真要提前跑路?”王杰希问。


“我是荣归故里,衣锦还乡好吗!”方士谦瞪他,“要老子退也得你们争气啊!没冠军怎么退?”


“呵呵。”王杰希笑。


方士谦问他:“认真的?今天你真不紧张?以后都是新人了,你还得自己带徒弟呢。”


“紧张。”王杰希说。


“啊?”方士谦愣了愣。



“想把微草带好,这些小孩能有好成绩,也不是特别容易。”王杰希说。


“不能这么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以后肯定会更好。不行还有我呢。”


王杰希笑:“是吗?我努力。”


方士谦抬手戳了戳王杰希的脸:“我说真的,你一直是特别好的小王队长。”


王杰希侧过头,靠在枕头上看他,一双大小眼在暖色灯光的映衬下显出几分温柔来:“那你也会当一个特别好的方师父。”


就像今晚星星很多,明天一定会天气晴朗。







和 @谢家初八 太太的py交易 突然想到就写了 老王的粮食向😁
































评论(38)

热度(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