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温火慢炖



1.



第一次见面是在嘉世主场的比赛通道里。



被嘉世战队打了个8比2的蓝雨战队再不复出场前的踌躇满志,个个像霜打的茄子似的,一声不吭地退场,自出道后便饱受赞誉,个人战至今未败一场的黄少天面无表情地走在队前,喻文州安静地跟在队尾。



闭着眼都能想到今天的新闻是什么标题,春风得意的蓝雨双核复制的不过是百花的结局,团队赛的尽力周旋,也抵不住一叶之秋在掐到蓝雨团队赛的软肋是索克萨尔后的一顿猛攻,索克萨尔倒下了,依托索克萨尔而建立的战队体系瞬间溃不成军。



经过嘉世休息室时,门打开了。



黄少天目不斜视催着郑轩走,喻文州却顾忌礼数,略停了停。



走出门的是个挺年轻的男人,夹着根烟还没点,队服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



“叶秋前辈?”喻文州直觉道。



叶修见是他,笑了笑:“哦,是你啊。”



黄少天听到动静回头,气鼓鼓地又冲到叶修跟前:“你等着,下次我们绝对不会输!”



听了太多放狠话的叶修不以为意,“行,我等着。”



这气氛也太融洽了,黄少天有些不知所措,他下意识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喻文州会意地冲叶修颔首:“前辈,我们先走了。”



他话刚说完,叶修背后的门打开,苏沐橙站在他身后咦了一声:“喻队?黄少天?”



叶修让开了些,往外走:“来来,你们同期的说话,我去抽口烟。”



“你别又直接出去了啊!”苏沐橙冲他喊。



“知道了。”叶修摆摆手。



“你们急着回去吗?”苏沐橙问,“不急的话晚上我让叶秋请你们吃饭。”



有同期出道的情谊在,场上再怎么剑拔弩张,场下也不会甩对方脸色,黄少天脸色缓和了些:“苏妹子你和叶秋很熟哦?”



苏沐橙狡黠地眨眼:“他是我队长嘛。”



“怎么样?晚上一起吃饭?”大美女提出邀约。



郑轩没精打采:“啊?还要吃饭啊,好累,不想去啊。”



黄少天也撇了撇嘴:“不去不去,谁要他请吃饭,气都气饱了。”



喻文州说:“经理已经安排好了,下次再来叨扰吧。”



苏沐橙咯咯笑:“喻队你说话可真有意思,什么叨扰呀。”



到底是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当上队长后再怎么学着老成持重,被女孩子打趣也有些不好意思,喻文州摸摸鼻子:“我们先走了。”



“好,再见。”苏沐橙笑着冲他们道别。



等走远了些,喻文州又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大概是抽完烟回来了,正站在苏沐橙旁边听她说话。



感觉挺微妙。喻文州想。



似是察觉到喻文州的视线,叶修热情地冲他挥了挥手。



喻文州愣了愣,他是长袖善舞的,经理不止夸过他一次他社交的才能,但他第一次,慌张地撇过了视线。



不知作何反应。



2.



等到在青岛的一家ktv见面时,喻文州已和叶修因为赛程安排有过几面之缘,算是说得上话的关系,黄少天因为和苏沐橙关系好,也没再因为在叶修手里栽跟头而别扭,甚至在蓝雨主场的时候偷偷溜出去请叶修和苏沐橙吃了饭。



至于为什么被霸图终结三连冠的嘉世队长会出现在四期聚会兼张新杰的庆功宴上——叶修被苏沐橙推着往包厢里走,手里两大袋子往地上一丢,喘着气倒在沙发上,倒惊得旁边正在侃大山的李轩和李亦辉一下子弹了起来,站得笔直地给他打招呼:“叶、叶神。”



叶修懒洋洋地摆手,示意他们坐下:“甭客气,坐吧,啊。”



“老叶你怎么来了?”黄少天凑过去问。



叶修指了指苏沐橙:“别问我,问她。”



苏沐橙笑嘻嘻的:“反正夏休期也没事嘛。”



叶修环顾一周:“就你们几个?张新杰呢?”



“哦,新杰和我队长出去买水去了。”黄少天去翻苏沐橙带来的杭州特产,“队长也买了特产,放在酒店了,晚上记得提醒我拿给你啊。”



苏沐橙点头:“知道啦。”



没一会儿出门买水的张新杰、喻文州和肖时钦回来了,背着因塞着饮料而鼓鼓囊囊的双肩包,只喻文州穿了件白衬衫就出门了,没带什么可装的饮料的工具,肖时钦就把自己的帽衫脱给他套着,帽衫肚子上开着个大大的兜,喻文州肚子前塞了三瓶,帽子里放了两瓶,走进来时都驼背含胸的,生怕被人看出来,进门时还和张新杰肖时钦有说有笑。



张新杰说难得来一趟,就在ktv点饮料也是一样的。



肖时钦说能省就省吧,不能因为你们霸图有钱就这么浪费。



喻文州挺着个塞了矿泉水的大肚子点头:“肖队说的是。”



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叶修那双含笑的眼睛。



喻文州下意识地站得更直,肚子更挺了。



叶修笑得手里的烟灰不停地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黄少天就跑过去掏他卫衣的兜:“队长你给我买的可乐呢?”



黄少天动作急,矿泉水接二连三地抖出来掉在地上,喻文州好脾气地给他指路:“你的可乐在肖队包里。”



他慢条斯理地把地上的矿泉水捡起来放在桌上,问:“前辈喝水吗?”



叶修冲他招手:“文州啊,来,过来一下。”



喻文州怔了怔,卫衣捂在他身上出了一身的汗,他没来得及脱,还是依言走了过去:“前辈有什么事吗?”

叶修把烟灭了,站了起来,他靠得离喻文州很久,手伸到喻文州脑后。



喻文州下意识地想避开,却感觉到叶修的手伸到了他的帽兜里,然后把里面两瓶矿泉水拿了出来。



叶修递给喻文州一瓶,自己拧开了一瓶,冲他戏谑地笑了笑:“我就喝这个。”



喻文州失笑,低低地嗯了一声。



3.



他们在ktv闹完又转场去会所打通宵麻将,今晚两个女孩手气奇佳,轮流坐庄,苏沐橙黏在麻将桌上不肯下来,叶修玩了一会儿觉得没劲,就背着手去看苏沐橙打,喻文州坐在旁边小沙发上和肖时钦聊天,聊了一会儿抬头发现叶修不见了,他想了想,找了个出去透气的理由也离开了包厢。



会所大厅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叶修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抽烟。



见喻文州在他旁边坐下,脸上也没什么表情,“闷了?”他问。



喻文州没点头也没摇头,问他:“有烟吗?”



叶修有些意外地看了他整洁的白衬衫一眼,打趣道:“看不出来啊。”



喻文州接过叶修递给他的烟,叶修凑过去帮他把火点上,喻文州的动作并不娴熟,刚吸一口还差点被呛到。



“不会抽别抽。”叶修说。



喻文州摇头:“抽得少。”



男人之间的距离一根烟都能拉近,烟雾缭绕中喻文州侧过头问他:“前辈,输了比赛什么感觉?”



这问题听着就不怀好意,可偏偏喻文州配上了个迷茫又认真的眼神,叶修就难以拒绝。



年轻人心脏啊!



他想了想,忧愁地叹了口气:“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喻文州:“……”



叶修好奇问他:“你现在手速多少?能有200吗?”



喻文州说:“凑合吧!”



叶修啧啧感叹:“强是比老魏强点,但你这个手速是硬伤啊!”



喻文州很淡定:“我知道。”



“不过意识很出众,团队赛还是打得不错的!”



喻文州微笑:“我知道。”



“想打败嘉世,还是差了点。”叶修真诚道。



喻文州点头:“我知道。”



他想了想,那双沉静如深海的眼眸里第一次涌现出赤裸裸的野心,海浪在翻涌,他站起身,背挺得笔直,不卑不亢:“但总有这么一天。”



“不会太晚。”



4.



叶秋是这个荣耀世界的神,不管是在他出道前,还是出道后。



喻文州很清楚,不管是昔日一出道就横扫联盟的双花,还是横空出世的魔术师,亦或是他们黄金一代,他们或许都身负天才之名,被寄予了登上荣耀顶峰的厚望,但他们永远无法绕过叶秋这个坎,只有打败他、跨过去,才有资格摘下山顶甜美的果实。



当这个神的三连冠王朝被霸图终结时,群雄逐鹿的时代也开始了。



喻文州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在嘉世手里取得胜利,是第五赛季的常规赛,在蓝雨主场。



黄少天甚至兴奋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这不怪他,整个第四赛季,手持冰雨一路披靡的夜雨声烦却没在一叶之秋手里讨得半分便宜。



比赛结束后,喻文州带队与苏沐橙握手。



苏沐橙笑道:“喻队,恭喜。”



“谢谢。”喻文州说。



然后礼貌退场,叶修还是老样子,在比赛通道里等他们,正蹲在一边抽烟,嘉世队员沉默地往外走,喻文州走过去朝他伸出手。



叶修扬了扬眉,握住他的手站起来,因为蹲久了腿麻,龇牙咧嘴地嘶了一声。



喻文州笑:“有时间的话,晚上两队一起吃饭?”



叶修点头:“成啊。”



两队人这顿饭却吃得拘谨,蓝雨队内气氛活泼,嘉世却因为输了比赛心情不佳,与叶修最早带出的那支有草莽气息的嘉世不同,这些都是训练营出身的苗子,三连冠的豪门出身,心高气傲得很。



嘉世队员在一个叫刘皓的队员的带领下,吃过饭就找了借口离席,叶修坐在喻文州旁边挑花生米吃,对此不以为意。



喻文州直觉这是一个隐患,他想了想,找了个时间私下和苏沐橙说了。



苏沐橙苦笑着摇头:“他不要我管。”



“具体什么原因知道吗?管理层是什么态度?”喻文州问。



苏沐橙不懂其中弯弯绕绕,茫然摇头:“陶老板他……对我们还挺好的吧,就是叶秋他不管这些。”



喻文州在心里冷笑,都到了明目张胆想把队长给架空的程度,陶轩会毫不知情?



黄少天坐在旁边支着下巴听他和苏沐橙打电话,越听越咋舌:“队长,你是说刘皓他们在排挤叶秋?”



喻文州嗯了一声,“嘉世现在人心不齐,这个赛季表现并不出色。”



“跟他们老板有关系吧?”黄少天直觉很敏锐。



“商业联盟,价值却不能最大化,有芥蒂也很正常。”



黄少天恹恹地哦了一声,半晌又问他:“他给嘉世拿了三个冠军,也不行?就因为他不露面?至于吗?”



“是啊。”喻文州淡淡地叹气,“至于吗?”



5.



两个赛季的打磨下来,黄少天不是初出茅庐的话多小剑客,而是身负剑圣盛名的机会主义者,而联盟四大战术大师的名号也已叫响,在戏谑地称呼喻文州为“手残”的同时,也不得不在团队赛时对索克萨尔心怀警惕。



联盟新人涌出,商业模式日益成熟,选手们从荣耀世界走向大众,有了关注度、曝光度、粉丝和流量。



这样的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之下,叶秋始终未曾在大众面前露面,他只会以一叶之秋的身份出现在比赛里,取得胜利或者品尝失败。



神也是会输的。



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神产生了质疑,为什么神会输比赛,为什么神现在带领队伍挤进季后赛都这样艰难,为什么其他选手有华丽得令人尖叫的操作,而这个神,连他自创的龙抬头都极少使用出来。



神是不是老了?



总决赛微草对蓝雨,叶修混坐在人群里,看完了整场比赛。



比赛很焦灼,蓝雨在个人赛和擂台赛没有在微草身上讨得好处,团队赛开始前蓝雨列队出场,黄少天被大屏幕照到,紧皱着眉,一言不发,喻文州照例说了些鼓励的话,又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说了句什么。



叶修身边的观众都在猜喻文州对黄少天说的什么。



叶修看了一眼,一下子没忍住笑出声,这口型要是没看错,喻文州是在叫黄少天紧张就多说话。



团队赛开始,观众和裁判沉默了。



黄少天马力全开,一开场就嘲讽不断,公共频道的消息刷个不停,连王杰希都忍无可忍地回了句闭嘴。


喻文州淡定地开始排兵布阵,蓝雨队员的眼睛像是加了一个黄少天垃圾话的过滤器似的,有条不紊地跟着喻文州的指挥走。


垃圾话到底只是一个干扰因素,比赛也不会因为黄少天的垃圾话而决定,最后时刻,妖刀现世,夜雨声烦突然抓住空隙,闪现到了防风身后,剑定天下!



防风倒下了,索克萨尔开始控场,抛出一个又一个技能,蓝雨双核,联手把王不留行推到了死亡之门中。



赢了!



喻文州松开鼠标,第一次振奋得想大吼出来。



观众席沸腾一片,叶修也跟着呱呱鼓掌,甚至学着旁边人吹口哨,“打得好!”叶修叫道。



纷纷扬扬的彩带飘落时,喻文州手有些抖,他接过沉甸甸的奖杯,下意识地往观众席看了一眼。



他给叶修留了票,却不知道他来不来。



但无论如何,在此刻,冠军,在蓝雨的手上。-



6.


猜出君莫笑的身份时,喻文州心里竟一下子松了口气。



他们都太忙了,忙着比赛,忙着带好战队,苏沐橙深夜在四期群里问“叶秋离开嘉世了,她应该怎么办”后没多久,又要应付媒体问的关于“叶秋退役”的问题。



退役了,就这样走了?



喻文州面上说着祝福,心里在疯狂吐槽“谁信你谁傻逼。”



可他害怕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所有人都在叹息神的陨落,连黄少天看到新闻,都忍不住黯然神伤了一把。



“队长,他就这样走了啊?这什么德行,怎么跟魏老大一样,说走就走了?”



喻文州摇头:“谁知道呢。”



等看到黄少天在和叶修打小报告,说他猜出来君莫笑是他后,喻文州顺理成章地接过了叶修的嘲讽,“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



叶修还是那副死样子,说话吊儿郎当的,手里的武器倒是挺有意思,千机伞变化多端,复杂多变的打法即使是他,第一次遇上也有些招架不住。



叶修似乎在他面前从不藏着掖着,话说得很透,他会回来,还会带着新武器、新打法回来,甚至以后会带着新的队伍回来。



如果是这样,联盟大概又是新局面了,喻文州愉悦地想。



7.



等叶修带领着兴欣再次站在联盟的赛场上,季后赛对上蓝雨时,喻文州突然觉得有些感叹。



这家伙想做的,还真的都做到了啊。



昔日的神不再是被挑战的上位者,他要做的是带领这支完全草根的队伍向曾经的对手一一发起挑战,常规赛、季后赛、八强、四强、冠军!



叶秋不再叫叶秋,而是以叶修的身份,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记录。



蓝雨折戟八强,在发布会后,喻文州再次遇到了叶修。



叶修在休息室里看完了整场发布会,然后借苏沐橙的手机给喻文州发短信。



喻文州推门进去的时候,叶修正饶有兴致地按着遥控器倒放,“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不能接受。”



“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不能接受。”



“像这样的胡说八道,恕我们不能接受。”



叶修不仅按了倒放,还按了快进,导致喻文州这句颇有力度的回应变成了鬼畜,叶修玩得不亦乐乎,乐得哈哈笑。



喻文州无奈地咳了一声。



见人来了,叶修热情地打招呼:“来啦?来,过来坐。”



喻文州把手里没开的矿泉水顺手递给他:“喝水吗?”



“哎,我正渴呢!谢谢啊!”叶修笑道。



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看叶修又一次回放,问他:“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一起坐会儿。干嘛,急着走啊?”



“还好。”喻文州说。



“少天呢?”



“郑轩陪他去买东西吃了。”



“哦。”叶修点点头,“输了比赛,可别郁闷啊!”他拍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摇头:“不会。”



叶修看着电视,突然开口喊他:“小喻。”



喻文州吓一跳,哭笑不得:“这什么称呼。”



“看到你小子发布会的表现,真怀念啊!”



“怀念什么?”



“怀念你刚出道就敢对哥说垃圾话。”叶修笑。



喻文州呵呵了两声,“这赛季结束了,怎么打算?”



“打荣耀呗!”叶修不以为意。



“还打得动?”



“干嘛,看不起老人家啊!”



喻文州站起身:“那就祝你好运吧!”



临拉开门前,喻文州没有回头,说了一句:“我以为我们关系足以你说实话。”



叶修茫然地眨眨眼。



等喻文州走了,他才哎呀一声,一拍大腿,他叫小喻来是要干啥来着?



8.



叶修再次退役了。


得到这个消息时,喻文州并不惊讶。


重回王座的神,从此以后,再没有机会陨落了。


他觉得这样很好。


而因为王杰希的甩锅,不得不接手国家队队长一职的喻文州,也开始了夏休期的奔波。


等他在联盟总部得知有一个内行的领队要来带国家队时,他的第一直觉想到了叶修。


不可能吧。


笃定如喻文州也有些怀疑了。


等那家伙吊儿郎当地走进会议室时,喻文州又想,果然是你。



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啊!


他都想当众对叶修比中指了。



9.


领队和国家队队长需要合计的事情很多,出发去苏黎世前,两个人又被领导召唤去了一趟体育总局。


叶修一遇这种场面就觉得头大,他身上的西装倒是价值不菲,套在他身上,领带还歪歪扭扭的,不伦不类。


喻文州瞟了他一眼:“衣服不错。”


“哦,拿的叶秋的。”叶修皱着眉松他的领带,“文州,这玩意儿怎么系啊?”


喻文州笑着接过手:“我来吧。”


见领导的时候一个举止得体,一个全程神游,叶修和喻文州约好了,领导要是问他,喻文州就给他打手势,他就点头微笑下保证三件套一起上,果然走的时候总局的领导笑眯眯地送他们出办公室,拍拍喻文州又拍拍叶修:“年轻人不错,好好打,打出成绩,将来大有可为啊!”


叶修被他拍得心虚,敷衍道:“是是是您说得是。”


喻文州从未见过叶修这个样子,没忍住低头笑了笑。


出了办公大楼,两个人决定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会儿。


叶修把腿摊开,自然地去搭喻文州的肩膀:“小喻啊!”


“嗯。小叶。”喻文州回。


“没大没小,哥可是你前辈的前辈。”


“哦,叶修前辈。”


叶修头发梳成三七分,额前还有刘海——他早就想剃个板寸,18岁的苏沐橙就差冲他撒泼打滚,非要他留个发型出来。


叶修对着刘海吹了吹气:“喻队长,带国家队感觉怎么样?”


“叶领队觉得呢?”喻文州问。


“还凑合吧,反正能拿冠军就行。”


“这么自信?”


叶修拍了拍他肩膀:“那必须的!有你喻队在,区区冠军,何足挂齿。”


“商业互吹就免了吧。”喻文州拒绝,“你今天心情很好?”


叶修想了想,“还可以吧。”


他侧过头,看向喻文州:“正好今天天气不错,哥心情也不错,给你说个悄悄话怎么样?”


喻文州配合地倾身过去。


然后他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


叶修的声音低低的:“喜欢哥很多年了吧,这么巧,哥也是。”


你们 @帥不過三秒 太太给我安利的叶鱼~


不知道这条鱼炖的怎么样😂


对了 我问三秒老师叶鱼er热情吗 三秒老师说要开十个小号给我打call 请大家监督哈哈哈哈

评论(74)

热度(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