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庸俗的比喻



城郊有批发市场,苏沐秋骑自行车无意经过时发现菜肉可以按斤按两买,不乐意在小生意上计较的摊贩还会大方地送葱姜蒜。


水果能比家附近的市场便宜一半,一大盆草莓不过几十块钱。 晚上三个人坐在饭桌旁,苏沐秋眉飞色舞地向叶修和苏沐橙对比两边的价格,感叹骑一个小时自行车就能省下好一笔钱 。


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即日可待。


小少爷也不再挑剔草莓有烂掉的地方,默默地把烂肉扣掉继续吃,一边吃一边捧场:“还挺甜的,没坏。”


鲜嫩欲滴的那盘放在了苏沐橙的书桌旁。


夏天靠着卧室里的老旧空调过活,开一会儿就关掉,又把风扇打开吹,欲盖弥彰一般强调:“这样降温了吹还是凉快。”


锅碗瓢盆都有了陈色,叶修刚去的时候犯懒,跟苏沐秋打商量,说沐橙去上学,他们就吃两块钱一包的泡面,省钱省事。苏沐秋听他说完,麻溜地给他算了笔账,一袋米面多少钱,一斤肉多少钱,一把小菜多少钱,油盐酱醋平摊下来多少钱,听得叶修头昏脑胀,最后抓住中心词认怂:“你要不嫌麻烦,做饭就做饭吧。”


苏沐秋拿脚踹他:“什么叫我不嫌麻烦,你当你光吃不做啊!哥养你这么多天,该你做饭了!”


叶修撇撇嘴,懒洋洋地站起身,晃荡着进了厨房。


没多久劈劈啪啪的声音响起,听得苏沐秋心惊胆战,跑过去一看叶修正双手握着菜刀剁排骨,没什么肉的筒子骨,买来加上冬瓜炖汤能喝好几天,叶修逞强:“你去玩你的,我马上就弄好了。”


苏沐秋操着手,好整以暇:“剁好了又怎么呢?”


“丢锅里加水啊!”


“生姜切了没?”


叶修莫名其妙:“切生姜干嘛?”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拿过快被叶修剁个缺口的菜刀:“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苏沐橙上高中发了衬衫短裙式的校服,周末她和同学出门,衣服丢在盆子里,叶修洗t恤的时候顺手给她洗了。


下午太阳大,傍晚去收衣服时叶修对着皱巴巴的衬衫发呆。


实在没办法就扯着嗓子喊苏沐秋!我把你妹衣服洗坏了!


苏沐秋晃悠着走过来,看了一眼就了然:“你还把衣服拧了啊?”


叶修反问:“那不然呢?不拧都是水啊!”


苏沐秋呵呵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你得直接过水,别拧,晾的时候捋平了晾。”


他跑到厕所给衬衫又过了水,一边取衣架一边给叶修演示:“衣架可别拿生锈的,沾上去洗不掉。”


“哦。”


苏沐秋把白衬衫的衣领整理好,把衣摆抚平:“是不是好多了?没熨斗,这样晾衬衫就不皱了。”


叶修配合地呱呱鼓掌:“厉害了苏哥!”


苏沐橙课业重,起得早睡得晚,别人睡觉的时间她得倒两趟公交车去学校,也考虑过让她去住校,但想想她回来洗头洗澡都磨磨蹭蹭的,住宿舍还要排队,头发这么长,断了电吹都没得吹。


但浴室的头发苏沐橙还是得自己打理干净。


“我靠我半夜起来嘘——呃,那个啥,看到地上一把头发吓死了!”叶修想想都心有余悸,“女鬼从马桶里钻出来那个电影你们看过没?”



“看过看过!”苏沐秋兴奋地应和。


苏沐橙羞耻地捂脸:“我错了我这就去捡头发。”


长头发难打理,苏沐秋见苏沐橙头发掉得厉害,还真诚地建议她去剪了个齐刘海:“我看网上说齐刘海容易保住发际线,哥哥也是怕你秃顶。”



可苏沐橙的头发又黑又亮——自从担心自己妹妹秃头,苏沐秋就跑去给她买了生花生和芝麻让她当零食吃,叶修偶尔也跟着吃一点,苏沐橙喝红枣茶他也跟着喝,几个月后苏沐橙养得还凑合,自己倒变得红光满面的。



也问过要不要把头发剪短。



叶修表示随便你,苏沐秋典型直男审美,让苏沐橙把头发折起来他看看:“感觉还是长头发好看啊!不过你想剪就剪吧。”


苏沐橙手指在发尾绕圈,想起同桌抱怨剪了短发每个月都要去理发店修,一睡就塌了没型。


“我也喜欢长头发。”她笑嘻嘻的。



放假的日子也会结伴出去玩,他们坐公交车,一张贴了小樱卡通头像的公交卡三个人打,叶修不认路,苏沐秋和苏沐橙就耐心地跟他讲回家应该倒哪班车,在哪里换乘,下车前要记得打卡,这样路程不会多算,别看省的只是几毛几块的,日积月累就够换鼠标键盘了。



从家里偷跑出来,坐上南下的火车开始,窝在人群喧闹气味混杂的车厢里,脑子里除了兴奋和胆怯没来得及容下第三种情绪,糊里糊涂遇到他们兄妹俩是幸运。去苏沐秋家里和他pk完已近十二点,叶修把书包背上坦然地向他们告别,苏沐秋把上了锁的门打开,楼道的灯坏了,黑漆漆的,他问他你去哪儿呢。



叶修茫然起来,“先看看。”他镇定地说。



苏沐秋无语,又一把把叶修拉回屋子里。



苏沐橙正在做作业,听到动静也探个脑袋出来看他们。



“小屁孩,好好的家不待学人离家出走。”苏沐秋嘀咕两句,语气有些不屑。



叶修轻飘飘地抬起眼皮:“手下败将。”



“你!”苏沐秋瞪他一眼,把叶修的书包扯下来丢给苏沐橙:“行了,别走了。”



苏沐橙抱着叶修书包忙不迭点头:“你没地方去吗?就住我们家吧。”



“来来来,再跟哥打两把。”苏沐秋把门拉过来锁好,“你不读书了是吧?”



叶修嗯了一声,“你在游戏里赚钱?”



“干嘛?”苏沐秋挑了挑眉。



“我也能赚。”叶修强调,“交生活费。”



在网游里赚钱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对两个技术顶尖的大神来说还算轻松,苏沐秋在游戏里浸淫多年,赚钱的门路摸得门清儿,什么都能接,给人练级、代打、刷装备、打boss——他甚至还会写外挂。叶修同志只负责完成苏沐秋同志分配的任务,至于如何谈价、收钱,赚的钱如何分配,都是苏沐秋同志的事了。


等玩了荣耀,大大小小的比赛参加了不少,陶轩早就有心收拢他们组成战队,物质上提供了不少帮助。需要去外地的,买好火车票苏沐橙就给他们收拾行李,苏沐秋只给两个人留了点坐车吃饭的钱,其他的全给了苏沐橙:“陶老板要包吃住的,你别担心,啊。”


苏沐橙捏着钱:“那我把钱给你们存着。存在我们那张卡里。”他们三个一起用苏沐橙的身份证开了张卡,语气狂妄,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保证以后里面的钱一定够买一间三室两厅的大房子。


“不用存。等哥哥给你赚大钱回来。”苏沐秋摸她脑袋,想了想又从苏沐橙手里抽回了一百块:“叶修要买烟,还是给他留点。”


叶修还在卫生间拿冷水洗脸,他熬了夜,人还有些没清醒。


苏沐橙把他们送到门口,陶轩已经打电话在催,苏沐秋握着话筒应着先下了楼,回头和苏沐橙摆摆手。


叶修也摸摸她脑袋,“晚上把门锁好啊。”


“知道了。”


叶修趁苏沐秋没注意,小声说:“等我们回来,带你去吃冰淇淋。”


苏沐橙眼睛一下子亮了,连连点头:“好。那你和哥哥要加油。”


“那必须的。”叶修笑,“走了。”


“拜拜。”苏沐橙冲他挥手


苏沐秋隔着两层楼喊他:“叶修!车到了,快点!”


“来了!”叶修应了一声,三步并两步跑了下去。


苏沐橙站在门口,突然想到一个很俗气的比喻。


落魄的公主留在破旧的城堡里,勇士们出门披荆斩棘。


会打败恶龙,满载而归。


从此,公主与勇士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捂脸打个广告 伞修橙目前最满意的是园游会那篇 有兴趣可以看看)


评论(60)

热度(1828)

  1. L-52KL姜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