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仪式感

 是霸图F4啦!



1.

 

张佳乐刚走下舷梯,把手机打开,林敬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到了吗?”

 

“到了。”张佳乐四下张望,顺着人群往取行李的地方走:“我先去取行李。”

 

“在B4出口啊!”

 

“好。”

 

都是多年好友,连欢迎之类的寒暄都不必说,张佳乐看着落地窗外湿漉漉的飞机坪,伸了伸懒腰。

 

今天他转会的消息会由霸图官方公布出去,至于将会掀起怎样的风浪,对身处漩涡眼的他觉得无所谓。

 

他不得不灰心丧气、又冷漠无情地想,在哪只队伍,当不当核心、粉丝所寄予的多深厚的感情,都有什么关系。

 

只要有冠军。

 

2.

 

张佳乐取了行李,看了眼机场外压得低沉的阴云,想了想还是把帽衫穿上,他戴好口罩,把耳机线绕在脖子上,书包里放着他用惯了的键盘鼠标和各种证件,还有一只装衣服鞋子的行李箱——背弃一座城市,只需要这么点东西。

 

他走到B4出口张望,没看到林敬言,便给他发消息:“我到了,老林你在哪儿呢?”

 

林敬言回他:“马上赶过来,刚刚去接了人。”

 

接人?张佳乐皱了皱眉,没有多问,回了个“ok”过去。

 

又等了五分钟,林敬言发了个消息来:“乐,你没喝水吧?”

 

张佳乐莫名其妙:“没有啊!你那儿有水吗,我刚刚看附近没卖水的,渴死我了。”

 

林敬言:有,马上。

 

有大巴车开过来,油门轰得用力,声音隔老远都听得到,张佳乐半边身子靠着行李箱,手撑在拉杆上借力,两台巴士开得耀武扬威,车体上印着大幅头像,张佳乐循声望过去,手不由得一滑,啪一声摔到地上。

刺啦一声——两台巴士猛地停在了B4出口。

 

张佳乐趴在地上,刚想爬起来,一看清上面黑红黑红的几个大字,顿时羞耻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所以这台车是来接他的吗???

 

张佳乐内心一群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他知道,一个成年人,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他必须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勇敢地爬起来,直面这两台,印着张佳乐大头像,用黑色和红色字体标识着“忧郁小王子张佳乐”八个大字的巴士。

 

这大头是从哪来扣的图?连霸图队服都给他p上了。

 

张佳乐觉得他快窒息了。

 

3.

“张佳乐,上车!”林敬言推开车窗喊道,对趴在地上的张佳乐表示见怪不怪。


张佳乐犹豫地哎了一声,还是爬了起来,拖着他的小行李箱,踏了上去。


巴士很宽敞,宽敞到只坐了林敬言和司机两个人。


张佳乐往车后看了一眼:“唉,老林,后面那辆车有人吗?”


“有。刚刚就是去接他们。”林敬言说。


“他们?”


“到了你就知道了。”林敬言笑而不语。


张佳乐哦了一声,到底是旧友重逢,自己心情也松快了许多,说话也少了些顾忌:“这车是怎么回事啊?我特么快吓死了。”


林敬言笑着递了瓶矿泉水给他:“这是老板专门给你准备的。”


张佳乐把瓶盖拧开,喝了口水,好歹当了几年百花的王牌选手,世面见过不少:“是想欢迎我啊?哪用得着这么麻烦,霸图真有钱啊,巴士广告说买就买。”


林敬言说:“嗯,这广告图还是老韩给p的。”


 “噗——”


张佳乐终于把一口水喷到了林敬言的脸上。

但他来不及向林敬言道歉,反而一脸惊恐:“我靠!老韩什么癖好?还叫我小王子?他变态啊!”


 林敬言面无表情地把眼镜摘下来,擦掉脸上的水:“那是老板给你选的广告词。”


“你的意思是霸图老板也是变态?”张佳乐惊呆了。


“这只是一个定位!广告!懂吗!”林敬言毛了。


张佳乐被林敬言吼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咽了咽口水,耷拉着脑袋应了一声:“知道了。”


偏偏林敬言看不得他没精打采的样子,语气跟着就缓和了:“大家也是欢迎你过来,你来之前,想了好几个方案呢。”


张佳乐吃软不吃硬,闻言对霸图老板好感直线上升,他羞涩地摆摆手:“这怎么好意思,不用这么麻烦。”


林敬言回了他一个蜜汁微笑:“嗯,不麻烦。”

 

4.

 

车子快到霸图俱乐部时,张佳乐就看到了韩文清领着张新杰和一干穿着霸图队服的队员站在门口,林敬言指着站在韩文清旁边穿着西装的一个中年男人:“这就是我们老板。”


张佳乐有些咋舌:“怎么这么隆重啊......”

 

车子停下来了。

 

林敬言先一步提着张佳乐的行李箱下了车,张佳乐跟在后面,莫名觉得腿有些软。

 

他看了一眼队首浑身散发着王霸之气的韩文清,咽了咽口水,挺直了背,尽量表现得不那么怯场。

 

等他一下车,张新杰就伸出手,打了一个张佳乐看不懂的手势。

 

然后唰的一声,一条红艳艳的横幅就被拉开,上书:“热烈欢迎张佳乐大神加入霸图战队。”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说话,挂在霸图大门两边的几串鞭炮也被点着了。

 

张佳乐:“......”

 

在嘈杂的鞭炮声中,张新杰又打了一个手势,第二台巴士里的人鱼贯而出,一人手持一个乐器,看着像.......腰鼓队?

 

张佳乐的嘴不由得长成了一个"o"。

 

表演者训练有素地开始列队,一个大鼓被推了上来,鼓声响起,唢呐声、锣鼓声也不甘落后,在这热烈的气氛中,宋奇英把一朵大红花塞到了韩文清的怀里。

 

韩文清黑着脸,手握一朵大红花,向前走了一步。

 

张佳乐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

 

韩文清又走了一步。

 

张佳乐惊恐地大叫:“老韩你不要过来!”

 

韩文清皱着眉呵斥他:“闭嘴!”

 

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大红花的红布条展开,缠到了张佳乐的脖子上。

 

张佳乐:“.......”

 

一言未发的霸图老板终于喜笑颜开地走了上来,紧紧地握住张佳乐的手:“张佳乐大神!欢迎欢迎!”

 

林敬言混在人群里也嚎了一嗓子:“欢迎张佳乐!”

 

其他人也跟着喊起来:“欢迎大神!”

 

张佳乐呆呆地被霸图老板晃着手,干巴巴地笑起来:“哈、哈哈、谢谢,谢谢。”

 

 

5.

 

“所以这么......热情的欢迎方式,是你们霸图的传统啊?”

 

兵荒马乱之后,张佳乐坐在了霸图的训练室。

 

霸图老板表示他还有一个合同要去谈,下午再来接他们出去。

都在一个联盟里打拼多年,虽不是同队,关系也算得上融洽,张佳乐反坐在椅子上,下巴磕在手上,听张新杰跟他解释,本来想请个舞龙舞狮队来,但因为张佳乐来得太突然,没能赶上。

 

“没事没事,还好没请。”张佳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

 

白言飞在旁边插话:“前辈你不要被老板热情吓到,他人很好的!”

 

“对啊对啊!”刚进队的秦牧云补充,“我刚来的时候也有一个欢迎仪式,当然规模比不上大神你哈!”

 

张新杰笑着提点他:“所以你要多努力。”

 

“是!”秦牧云应道,“听说副队正式进队的时候,老板把训练营到霸图大楼的路上都铺了红地毯呢!”

 

张佳乐闻言笑得快打跌:“哈哈哈真的吗?那是不是路上所有的东西都得对称才行啊!”

 

白言飞惊到了:“前辈你知道啊?”

 

张佳乐也惊到了:“妈耶,真的啊?”

 

6.

 

张新杰表示要让路上所有东西都对称,是不可能的。

 

他的强迫症也没有这么严重。

 

“那红地毯呢?”张佳乐问。

 

张新杰说:“铺确实是铺了......”

 

再回想自己被俱乐部从训练营选中,正式去主队那天,一打开训练营的教室门,就看到绵延不绝的红色地毯,和两边摆得整整齐齐,尽量对称的绿色植物和装饰品,张新杰表示,十分神清气爽。

 

在这种神清气爽的客户体验中,张新杰每走一步都更加坚定了要为霸图从嘉世手上夺下冠军的决心,红毯的尽头站着背手而立的小韩队长和霸图老板,张新杰走上楼梯,定睛一看,笑容可掬的霸图老板竟然梳了一个整整齐齐的中分油头。

 

真是周到啊!

 

张新杰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老板,你的头发没梳整齐。”

 

本以为准备得无懈可击的霸图老板有些惊慌:“是吗?哪里?”他背过身,跟韩文清嘀咕:“小韩,你帮我看看。”

 

留着板寸没办法中分的小韩队长认真地端详半天,严肃道:“是整齐的。”

 

他看向张新杰,强调:“是整齐的。”

 

好吧。张新杰耸耸肩,0.3公分的差别,确实不能强人所难。

 

“是整齐的,我看错了。”张新杰说。

 

霸图老板这才放下心来,热情地握住张新杰的手:“小张,欢迎加入霸图!”

 

 

6.

 

张佳乐听得津津有味,还不忘点评:“感觉老板人还挺萌呢!”

 

“是吧,所以你来这边,放心比赛好了。”林敬言应和。

 

张佳乐立马盯住他:“那老林,你过来老板干啥了?”

 

林敬言的脸上露出一个微妙的表情。

 

白言飞和秦牧云从座位上跳起来:“大神!我们有点事,先出去了!”

 

正在埋头训练的宋奇英慌张地站起来:“前辈,我也有事......”

 

张新杰咳了咳:“我去看看韩队回来没。”

 

训练室的人纷纷找借口鸟作兽散,张佳乐懵逼地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林敬言,“他们怎么了?”

 

林敬言哈哈笑:“没事,就是要讲到他们黑历史了。”

 

张佳乐兴奋起来:“真的吗?什么什么?”

 

林敬言真心实意地觉得霸图老板是个小天才。

 

不然他怎么会想到让所有队员都戴了美瞳画了大浓眼妆贴了假睫毛去迎接他呢。

 

“你能想象那种一到新东家这儿,看到几十双真诚的双眼是什么感觉吗?”林敬言无力地扶额。

 

张佳乐嘎嘎嘎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感觉眼前有几十个方锐!老林你被吓到没?”

 

林敬言想了想:“有那么一点吧。”

 

好歹是第一流氓,又和方锐朝夕共处几载,林敬言心理素质还是很好的,虽然第一眼触目惊心,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他一回想,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你想象一下,想象一下,老韩瞪着个大眼珠子睫毛扑闪扑闪地看着你,什么感觉。”

 

张佳乐兴奋道:“什么感觉?”

 

林敬言笑得发抖:“大概就是灵魂被拷问的感觉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

 

“嘎嘎嘎嘎嘎嘎嘎。”

 

正当两个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咔一声,门开了。

 

韩文清黑着脸站在门口:“张佳乐,林敬言,吃饭了。”

 

张佳乐和林敬言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来,手指规规矩矩地贴着裤缝,喏喏道:“是。”

 

 

7.

 

午餐是在一家星级酒店吃的,酒足饭饱后秦老板把助理喊过来:“都安排好了吗?”

 

助理说:“安排好了。”

 

秦老板满意地点点头,一挥手站起来:“走,正好张大神来了,大家一起出去转转。”

 

张佳乐笑着点头,跟着站起来,悄悄问坐他旁边的林敬言:“我们是去哪儿呢?”

 

“保留项目,到了就知道了。”林敬言说。

 

等到了地方,看着面前荒凉的土地,张佳乐还是没反应过来。

 

秦老板从车子里下来,热情地给他介绍:“这是我新拍的地,怎么样,不错吧!”

 

张佳乐想了想,大概老板是想告诉他霸图很有钱,让他放心待着吧,于是,他捧场地哇了一声:“这么大?应该很贵吧。”

 

秦老板摇摇头:“不贵,也就1点4个亿,拍着试试手。”

 

张佳乐:......

 

秦老板带头跳到了还没开工的场地上,其他人跟在后面。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搭好的工棚整整齐齐地靠在场边,场地中心停放着一列拖拉机。

 

有工作人员上前,问秦老板:“现在开始吗?”

 

“开始吧。”秦老板严肃道。

 

哇哦,又是准备的什么隆重的欢迎仪式吗?张佳乐紧张起来。

 

果然,有两个工作人员跑到了场边,把“热烈欢迎张佳乐大神加入霸图”的横幅支了起来。

 

一整列拖拉机后面停放着一辆被黑布蒙着的,体积较小的车?两个工作人员跑了过去,冲秦老板点头示意了一下,唰一声把黑布拉了下来。

 

秦老板把张佳乐喊到身边,笑声爽朗:“我以前就是做拖拉机起家的,大神,你看,这辆是我给你准备的,喜欢吗?”

 

张佳乐定睛一看。

 

 藏在黑布下的,是一辆体积娇小的,粉红色的,拖拉机。                                                                                                                  

 张佳乐:......现在转会还来得及吗?

 

海滨城市天气变幻莫测,上午他到的时候下了一场雨,午后又是晴空万里,这会儿风吹起来,沙尘吹到了张佳乐的嘴里,他刚想呸呸呸把沙尘吐出来,就见秦老板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大声问:“大神,喜欢吗?!”

 

张佳乐愣了一下,果断把沙尘噎了下去:“喜欢......”

 

韩文清一马当先,走到了拖拉机的队首,踏上了那辆黑色的拖拉机,然后拧动钥匙,发动了!

 

张佳乐惊呆了。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

 

吨吨吨吨吨吨吨。

 

张佳乐的视线根本无法从那个开着黑色拖拉机的男人身上移开。

 

秦老板也是一脸欣慰:“想想我跟小韩,都认识十年了。”

 

张佳乐捧场:“那真是相当久了。”

 

“是啊!”秦老板抹了抹眼里的沙子:“小韩决定加入我创建的战队时,我也是找了兄弟,开了十辆拖拉机,把他从村里,接了出来,当年他还是个逃课的小子,一转眼,自己都会开拖拉机了。”

 

张佳乐:???老韩啊老韩,原来你是这样的老韩!

 

张新杰适时跟他补充故事背景:“队长正好暑假去乡下玩,那会儿老板在乡下有块地做工程。”

 

张佳乐长抒一口气:“哈哈吓死我了。”

 

“但开十台拖拉机去接队长是真的。”张新杰强调。

 

张佳乐:......你们霸图人有毛病啊!开十辆拖拉机很有排面吗?好吧是挺拉风的,但张新杰你为什么一脸自豪啊!

 

8.

 

吨吨吨的声音停了。

 

韩文清潇洒地从拖拉机上跳下来,意气风发地冲他招手:“张佳乐,走,我带你兜兜风。”

 

张佳乐一瞬间突然想,我靠,还好我有孙哲平了。

 

秦老板呵呵笑:“你们都玩你的,韩队,你就带张大神坐他辆吧。”

 

韩文清皱起眉,看着那辆粉色的拖拉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好吧。”

 

你这什么表情?我比你更不情愿啊老韩!

 

张佳乐耷拉着脑袋,跟着韩文清走了过去。

 

张新杰和林敬言也不会开拖拉机,就由专门的驾驶员带着。

 

韩文清灵巧地踏上去,又问张佳乐:“上得来吗?”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也踩了上去:“当然。”


韩文清拧了拧钥匙,发动机的声音响起。

 

“不要有压力。”他突然说。

 

张佳乐疑惑地嗯了一声。

 

“就在霸图拿冠军,做得到吗?”韩文清问。

 

不远处秦老板在冲他们招手:“大神别怕啊!加油!”

 

猎猎的风把他们的黑红的队服吹得鼓胀,他眼前的黄土地广袤无垠,头顶的阳光灿烂明亮,拖拉机被发动,他们人跟着拖拉机在抖动。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

 

张佳乐突然觉得,想在这里实现自己的一切心愿,也没什么不可能。

 

“当然。”他笑起来。



附赠张佳乐巴士广告和清清灵魂代言。广告来自 @华夫饼 你们霜霜太太





评论(206)

热度(2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