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接下来如何

接下来如何 



1.


夏天还没过完,孙翔有了心事。


不过一个朝夕,那点子隐晦的、难以启齿的情绪就在他的心里长了毛刺,时不时伸出小勾子挠他,又痒又痛,搅得他心神不宁。


江波涛看出点端倪,拖着周泽楷来找他谈心:“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大家好帮你嘛。或者跟小周说?你俩关系好,小周的嘴最严了。”


周泽楷在一旁附和地点头。


 孙翔幽幽地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一会儿,别过头:“我明天能去找唐柔和邱非吗?”


“......休息日,去吧。”江波涛同情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又拖着他走了。


满怀心事的孙翔同学第二天果然跑去了H市。


他到的时候正好饭点,唐柔领着他和邱非去吃饭,在饭桌上孙翔让邱非把手伸出来,他用力握了两下。


邱非不明所以,又听孙翔问:“我能牵你手吗?”


“啊?”邱非往孙翔旁边挪了点,手任他牵着,孙翔把他的手抓得紧,皱着眉嘀咕:“没感觉啊。”


唐柔关键词抓得精准:“没感觉?你牵谁手有感觉了?”


孙翔的耳朵尖尖一下子就红了,邱非看得稀奇,提议:“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男生?要不你握下柔姐的手?”


唐柔抿嘴笑,大大方方地把手伸出来:“来,试试。”


唐柔的手纤细柔白,孙翔盯了好一会儿,才捏住唐柔纤细的手腕子:“能,能牵吗?”


“当然。”唐柔学着邱非挪到孙翔身边,把手放在孙翔的掌心。


牵女孩的手欸。孙翔有点紧张,慢慢收拢掌心。


感觉倒是有,是怕被杜明知道自己会不会被追杀的紧张感,却还是和把他的心搅得天翻地覆的那份悸动不同。


孙翔一左一右牵着唐柔和邱非,苦恼地用头砸了砸桌子:“我完了。”


唐柔和邱非对视一眼,开始审问:“说吧,你牵谁手有感觉了?”


“唔。”孙翔松开他俩的手,含糊着:“还能是谁,周泽楷呗。”


“噗。”邱非正拿着杯子喝水,闻言一口水差点呛着自己。


唐柔倒是淡定得很:“你俩还牵上手了?”


“就......突发情况。”


所谓突发情况也不过是孙翔拖着周泽楷去逛街,结果被粉丝认出引起了一场骚乱,情急之下他拉着周泽楷的手跑了三条街,等晚上回了宿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牵着周泽楷时心里竟然有些悸动,这个认知让孙翔十分慌乱,他和周泽楷关系很好,自己也曾拍过他的肩膀说你这个兄弟翔哥我认了,没想到他居然对自己的兄弟起了非分之想,一想到周泽楷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孙翔都觉着自己是个禽兽。


“翔哥你喜欢周泽楷前辈啊?”邱非嘬着吸管,语出惊人。


孙翔捂脸:“我不知道啊。”


“所以你是想确认是不是真对他有感觉吗?”唐柔慢条斯理地剥了只虾给邱非,“牵手不行,亲他一下试试?”


孙翔闻言正色道:“你一个姑娘家,不要说这些。”


唐柔被他严肃的表情逗乐了:“好,不说了,下午咱们PK去?”


邱非点头:“去嘉世?陪那帮小子练练?”


孙翔揉了把他的头发:“你这个队长倒当得挺像样的嘛。”


 


2.


江波涛最近有点头大。


继突然有了心事还不肯跟队友分享的孙翔小朋友之后,队里又出现了看到孙翔一手牵着唐柔一手牵着邱非的照片闹别扭的杜明小朋友,和莫名其妙开始忧郁的周泽楷小朋友。


三个小朋友居然已经好几天你不理我我不理你了,队里气氛空前紧张。


江波涛先从防线最脆弱的杜明入手:“孙翔让我来给你解释,他们那照片是闹着玩儿拍的。”


被戳中心事的杜明嘴硬:“哦,那挺好啊。”


“他问你要不要加唐柔好友,唐柔同意了。”


正倒在床上装死的杜明一下子爬起来:“江副你说啥?”


江波涛被他气笑了,把写着唐柔电话号码的小纸条丢给他:“没什么,滚吧。”


跟着他又找上了周泽楷。


“小周你这几天怎么了?”


周泽楷为难地看着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孙翔在躲我。”


这江波涛看出来了,“你俩闹别扭了?”


周泽楷茫然:“没有啊。”


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有事只跟别人说......”


江波涛瞬间get到了周泽楷的意思,他之前整天和孙翔同进同出关系好得能穿一条裤子,现在孙翔交了新朋友,还整天躲着他,怪不得他忧郁了。


闹了半天矛头还是在孙翔身上。


江波涛叹了口气,跑去刷这个最难搞的boss。


“小孙你最近想什么呢?我看你整天躲着小周,他惹你生气了?”


孙翔装傻:“没有哇。”


“那你躲他干嘛?”江波涛问,“别说没有哦,我都观察好几天了。”


孙翔本来想说没有,被江波涛的话一堵,一时语塞。


他看着江波涛有些走神。


“小孙?”


孙翔被他一喊,心里琢磨着的话鬼使神差地冒了出来:“江副,我能亲你吗?”


江波涛被他唬了一跳,连忙拒绝:“还是不要了吧。”


“哦,那我能亲周泽楷吗?”孙翔追问,“杜明也行。”


江波涛扶额:“队里不禁止找女朋友的,你要是......”


孙翔不耐烦地打断他:“我就是想亲一下,没别的意思。”


“那......你得经过他们同意。”


好像很有道理啊!孙翔想了想,猛地站起来兴冲冲地往外跑:“杜明肯定能同意,我先找杜明去!”


3.


杜明觉得,孙翔是故意跟他杠上了。


他看着先是在朋友圈炫耀和唐柔牵手合照又是把自己堵在厕所门口支支吾吾半天的孙翔,努力克制住内心把脚踮起来捶他的冲动。


并露出了一个不计前嫌的得体微笑:“有什么事吗?”


孙翔把人堵到了才后知后觉害羞起来,他摸了摸耳朵,向前跨了一步,声音低低的:“那个,我、我能不能亲你一下?”


185的身高压制让杜明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杜明甚至觉得自己幻听:“翔翔你刚刚说啥?”


孙翔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地喊出来:“我说!我想亲你!可以吗?!”


杜明惊呆了。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孙翔,用一种像良家妇女被调戏后嗔怒又羞耻的声音喊道:“当然是不可以啊!”


孙翔不甘心,觉得自己还可以再争取一下,他尽量使自己显得诚恳些:“就一下,就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钢铁直男绝不会在恶势力面前低头,杜明双手抱胸,摆出一副大义凛然随时可以撞墙自尽的表情,誓死捍卫自己的节操:“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要亲亲别人去!”


孙翔也有些不高兴,不就亲一下吗,又不会少块肉,他态度都这么诚恳了杜明都不肯,真是小气!


要不是......要不是.......他才不会亲他呢,哼!


别扭劲上来的孙翔决定不再跟杜明废话,他冲杜明露出个坏笑,不顾杜明拼死反抗,费力地把杜明按到了墙上,脸凑过去跟他讨个商量:“就一下,你就让我亲一下嘛。”


杜明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愣了一下,随后开始剧烈挣扎:“孙翔你有毛病啊!不行不行!快点放开我!”


孙翔捏着他的下巴,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你别动啊!”


“你快放开我啊!”杜明很崩溃。


“你不要动啊!”被杜明连踹好几脚的孙翔也很崩溃。


正在此时,一个平静的又莫名带着几分冷意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4.


周泽楷手插着口袋,看着听到他声音后一瞬间分开,规规矩矩地站在他面前,手贴着裤缝,垂着头不敢吭声的两个人,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冷峻表情。


孙翔抬眼觑了他一眼,率先开口:“周泽楷你听我解释!”


杜明不甘示弱:“队长不是你想的那样!”


周泽楷抿着嘴,一想到自己提着裤子从厕所出来就看到孙翔把杜明摁到墙上准备亲的场景,都觉得自己头冒绿光,肺都快气炸了。


哦,也不是,他还没有资格冒绿光呢。


他看了躲了他好几天又是和唐柔邱非手牵手拍照又是把杜明堵厕所门口要亲人家的金毛小混蛋,一边恨不得对天发誓等他解释清楚了一定要打他屁股,一边又不得垂头丧气,满心挫败——他只是你的队友和好朋友,你有什么资格为他去亲别人生气呢。


想到这儿,周泽楷又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绿了,他缓和了下表情,看向一直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孙翔:“为什么......要亲?”


孙翔连忙开口:“我是在跟杜明闹着玩呢!不是真的要亲!”


周泽楷又看向杜明。


杜明已经被孙翔的厚颜无耻惊呆了,刚刚是谁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样子啊!


他被孙翔用胳膊肘连撞了好几下,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口:“对呀队长,我们俩闹着玩呢!”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哦。”


孙翔看着他,突然福至心灵一般,蹭到周泽楷旁边,努力按捺住自己内心的雀跃和期待:“周泽楷,你是不是生气啦?”


周泽楷看着孙翔眉眼含笑,面带春色,嘴巴止不住地想咧开的样子,竟气不打一处来。


还笑?还笑!


周泽楷心中冷笑,决定装傻,对着孙翔无辜地眨眨眼:“没有呀。”


孙翔愣住了。


然后看着周泽楷懒洋洋地哼了哼,对他和杜明笑了笑:“玩开心哦。”


说完就施施然地走了。


见周泽楷离开,杜明也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见孙翔还呆呆地站在原地,表情空白,看着有些失落,心里有再多的气都瞬间消弭。


他上前拍了拍孙翔:“还不走?”


孙翔看了他一眼,语气恹恹的:“你先走吧,今天对不起啊。”


杜明有些困惑:“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孙翔虚弱地摆摆手,尽量使自己表现得云淡风轻点。


杜明无语:“你看看你这样子叫没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队长甩了呢?”


孙翔哦了一声,又一个激灵:“嗯???”


他看向杜明,语气有些急切:“杜明你刚刚说什么?”


杜明茫然:“就问你怎么了啊。”


“我说后一句。”


“说你像被队长甩了?”


孙翔怔了怔,指了指自己的俊脸:“真的很像吗?我刚刚什么表情?”


“哈?”杜明皱眉,还是好脾气地顺着他的话讲:“就感觉很失望啊,痴男怨女那种,你刚刚一直眼巴巴地盯着队长背影看你不知道......吗?”


“卧槽!”孙翔惊呆了,他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


“卧槽?”杜明也惊呆了,难怪孙翔这几天表现得gay里gay气的,还想亲他,感情是对队长弯了啊!


几乎是同一时刻,孙翔和杜明的脸都腾一下红了。


孙翔是被人识破的害羞,杜明是因为八卦激动的。


与此同时,吴启哼着歌走了过来,一过来就对上孙翔和杜明大眼瞪小眼羞涩着红着脸对望的场景,他用力晃了晃脑袋,以为是自己没睡醒。


“那个......打扰一下......”吴启小心翼翼地举起手,看着堵在门口的两个人,“先让我进去上个厕所......”


5.


吴启看看躺在自家床上表情忧郁地玩手机的孙翔,又看看坐他旁边手支着下巴发呆的杜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就睡个午觉的时间,他好好的队友,直男气息爆表的孙翔同学,怎么就弯了呢!


他给杜明使眼色:“怎么回事?”


杜明耸肩:“别问我,问他。”


吴启站起身,蹲在床边去戳孙翔的脸。


“干嘛?”孙翔没精打采地瞥了他一眼。


“翔翔,你真喜欢我们队长啊?”吴启问。


“是吧。”


“什么时候的事啊?”


孙翔不懂:“你说喜欢他吗?我不知道呀!”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前几天和周泽楷出去逛街。”


“然后呢?”


“然后被粉丝发现了,我拉着他手跑了。”


吴启反应很快,他坏笑道:“怎么,牵咱们队长手手有感觉啦?”


孙翔不服气:“有又怎么样!”


“那你还亲杜明?”


“是江副让我亲的!”


杜明听了一下子从凳子上跳起来:“什么什么?”


孙翔坐起身,振振有词:“我问江副能不能亲他,他不让,我问能不能亲你,他让我来问你同不同意。”


杜明无语了:“所以你明明喜欢队长,亲队长就好了,亲我们干嘛?”


孙翔不自在地摸摸脸:“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


吴启打断他们:“那你接下来怎么打算呢?”


孙翔一愣:“什么打算?”


“你不是喜欢队长吗?不告白吗?玩暗恋啊!”杜明没好气地说。


孙翔一下子结巴起来:“不、不用了吧。”


吴启插话:“暗恋也行,反正我们翔崽没胆子,就怕以后队长被别人拐跑咯!”


孙翔愤怒地捶床:“周泽楷敢被拐跑!”


“你说你又不是队长哪位,队长怎么不敢?”吴启说。


孙翔抿了抿嘴,从床上跳起来往外走:“反正就是不行!我不跟你们说了!我训练去了!”


吴启和杜明对视一眼,笑出声:“傻小子害羞了?”


“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我看队长挺乐在其中的。”


“我看也是,上赶着吃狗粮干嘛?”


6.


训练结束后,吕泊远伸了个懒腰,开始做手操。


边做边竖着耳朵听旁边两个人的动静。


不知道是他自己多疑还是怎么,这两天他总觉得孙翔和自家队长不太对劲,空气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熏得他都想潸然泪下了。尤其是孙翔,周泽楷刚放下鼠标,他就凑了过去,语气很是热切:“周泽楷你渴不渴,我给你拿可乐?”


“我去吧。”周泽楷说。


“我去我去!”孙翔兴冲冲地往隔壁跑,周泽楷就啥也不干,眼神温柔地盯着他的背影看。


吕泊远和对面的方明华对视一眼,嘿嘿笑了两声,走过去伸手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队长,人都走远了,别看啦!”


周泽楷回过神,不好意思地抿嘴笑了笑:“没看呀。”


吕泊远啧啧两声,低声道:“这小子是不是开窍了,你还不抓紧?”


周泽楷淡定地说:“不急。”


“哈哈!你不急我们急呀!我们那儿还打着赌呢!”吕泊远开玩笑。


周泽楷闻言,紧张兮兮地摆手:“别让他知道。要生气。”


正说着孙翔抱了一满怀的可乐回来,嘴里还大声嚷嚷着:“你们喝不喝可乐啊,我每个人都拿了!”


杜明和吴启凑上去:“我要我要!”


吕泊远突然笑了一下:“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我们觉得你俩挺般配的。”


周泽楷注意力不在这边,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站起身,疑惑地嗯了一声。


“没事。”吕泊远把他往孙翔的方向推,嘴里做了个“加油”。


周泽楷羞涩地点了点头,说:“好。”


7.


方明华吃完午饭,在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江波涛。


江波涛表情有些古怪,似笑非笑的,看得方明华心里毛毛的:“你怎么了?”


江波涛摇头:“没事。”


想了想,又没忍住,把方明华拉着悄悄走到周泽楷的宿舍门口:“你看。”


门半掩着,周泽楷正坐在床边,一个黄毛脑袋靠在他腿上,孙翔像是睡着了,翻了个身,脸对着周泽楷的肚子,还往他怀里拱了拱。


他夏天怕热,空调打得低又要盖被子,盖好了又嫌没风,周泽楷就拿了个小扇子给他扇风,时不时摸摸孙翔的耳朵,挠挠他的下巴,见他眯着眼去挠痒痒,嘴角没忍住翘起来。


“这俩什么时候谈上的?”做为最早知道周泽楷心思的两人之一,方明华竟觉得有些欣慰。


江波涛压低声音和他交谈:“据我所知,这俩还没谈呢。”


“哦,暧昧期是吧。”见多识广的老司机表示很淡定,“小孙那样子,怕是还以为自己在追小周呢。”


“要是小孙知道他刚转会过来小周就喜欢他了,会是什么反应?”方明华好奇。


江波涛想了想,竟苦恼起来:“你应该担心要是他知道我们都瞒着他是什么反应了。”


这边两个人讨论得热火朝天,那边周泽楷觉得手酸,把小扇子丢到一边,看着怀里这个越来越黏他,甚至午休时跑到他房间结结巴巴地背着吴启给他编的房间空调坏掉、枕头太软了睡着不舒服的借口,如愿以偿躺到他腿上没心没肺睡着的小混蛋,心像被化开了一样,又绵又软。


他越看越欢喜,终于没忍住,捏着孙翔的下巴在他嘴边亲了一口。


“我靠!”没见过世面的单身狗江波涛惊呼出声。


“小周也长大了啊!”方明华颇为感慨。


两个人在门口的动静惊动了周泽楷,周泽楷望过去,看着门口探头探脑的两个人,无奈地摇摇头,指了指怀里的孙翔,又竖起食指,在嘴边比了个“嘘。”


江波涛会意地比了个手势,把门轻轻带上了。


两分钟后,一个名叫【队长什么时候跟翔崽告白】的微信群消息弹了出来。


无浪:@一枪穿云 收网了?


笑歌自若:我觉得可以


吴霜钩月:???!!!


一枪穿云:收网。


云山乱:ok


残忍静默:ok


 


8.


孙翔从周泽楷房间出来的时候,脚像踩了棉花一样,一脚轻一脚重的。


他看了一眼旁边让自己躺了一中午的大腿,想了想,犹豫道:“周泽楷你中午都没睡哦?”


周泽楷嗯了一声。


“你脚麻不麻?”


“不麻。”


“哦、哦,那,谢了啊!”孙翔拍拍他的肩膀,“我回房间拿个东西,你先去训练室。”


周泽楷问:“要等你吗?”


“不用不用!”孙翔慌张地跑了。


等他回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是去照镜子。孙翔看着镜子里年轻男孩的脸,下意识地去摸他的嘴巴,是他在做梦吗?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被亲了?


亲他的人......是周泽楷吗?


孙翔心情有些激动,难不成这段时间他听大家的话围着周泽楷转,真的转出感情啦!


孙翔掏出手机,在一个名叫【我孙翔今天就要追到周泽楷】的微信群里发出消息。


一叶之秋:我觉得周泽楷他喜欢我了!


一叶之秋:今天中午我去他那里睡午觉,他好像亲我了。


吴霜钩月:为什么是好像?


一叶之秋:因为我睡着了啊!


无浪:那也有可能是梦吧


一叶之秋:那他怎么就同意让我睡他腿上了!


云山乱:队长这个人比较团结友爱,又不会拒绝人,小明说要睡他大腿肯定也会同意的


一叶之秋:@吴霜钩月 你敢!


吴霜钩月:不敢不敢!队长的大腿岂是我等凡人能睡的


一叶之秋:......也不一定是梦吧......


残忍静默:翔崽真可怜,不敢跟队长表白,只能做做梦了


吴霜钩月:我也想做梦,梦里什么都有


云山乱:可怜+1


孙翔气死了,打字的速度越来越快:谁说老子不敢表白的!我下午就去跟周泽楷表白!


无浪:好!


吴霜钩月:翔哥牛逼!


云山乱:翔哥准备怎么表白?


一叶之秋:你们就看着呀!帮我出出主意啊!


无浪:直说就好了


一叶之秋:会不会太奔放了?要是周泽楷拒绝我,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残忍静默:翔崽,你干脆像上次对小明那样,先亲队长一下,要是他同意,皆大欢喜,他不同意,你也赚了啊!


云山乱:启哥牛逼!


吴霜钩月:启哥牛逼!


一叶之秋:真的可以吗?那我应该找个什么借口?


无浪:就说和我们玩游戏输了。


 


9.


孙翔终于如愿以偿,把周泽楷堵在了厕所门口。


周泽楷无奈地用余光瞥了躲在一边的几个人一眼,心想,给我安排的场景就是在厕所啊,没创意!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周泽楷看着脸涨得通红的孙翔,开始酝酿台词。


该说什么好呢,毕竟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孙翔瞪着周泽楷,嘴巴嗫嚅了几下,终于鼓起勇气大声喊了出来:“周、周泽楷,我想亲你一下。”


周泽楷惊住了。


孙翔再接再厉,开始背杜明给他准备的台词:“我跟他们玩游戏输了,大冒险知道吧,我就亲一下,可以吧。”


周泽楷想了想:“不行。”我都还没告白呢。


孙翔愣了愣,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啊!


他好不容易窜起来的两米高的爱情的火苗,就这样被周泽楷无情地浇灭了吗?


不行!绝对不行!


先亲了再说!


孙翔连着往前走了好几步,把周泽楷压到了墙上,他有些紧张地摁住不像杜明那样激烈反抗的周泽楷的肩膀,深吸了一口气,用鼻子蹭了蹭周泽楷的鼻子。


孙翔的声音低低的:“我就亲一下,你乖乖的,别动。”


周泽楷眨眨眼,真的不动了。


孙翔把冒汗的手心在裤子上擦了擦,抖着嘴唇凑上去,临到周泽楷柔软的嘴边时,又怂了,吧唧一口亲到了周泽楷的脸上。


他直起身,结结巴巴道:“可以了。”


周泽楷突然笑了,然后按住孙翔的脖子,用了点力把他反压到墙上。


他凑过去,目标明确,柔软的触感落到孙翔的嘴上前,也不忘警告孙翔:“你乖乖的,不要动。”


 


 


 


 


 






 



评论(67)

热度(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