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心照不宣



(我发现我每次写车大家都兴致缺缺 是不够带感还是不好意思呀 翔崽都成年了 大家也可以奔放一点嘛!


门打开的时候,孙翔还有些慌张。

 

他站在门口,戴着帽子口罩,只留下一双略带邪气的眼睛,眼尾上挑,正警惕地四下观察。

 

“快让我进去啊!”孙翔没好气地瞪了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他歪着脑袋看他,抿了个笑出来,往后退了一步。

 

酒店房间暖气打得很足,加湿器在安静地运作,孙翔扯下口罩,麻利地把外套扒下来,随意地往地上一扔,用一种略带惊奇的目光把周泽楷上下打量了一通:“周泽楷,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周泽楷默默地把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放到床边,“没怎么。”他说。

 

孙翔不以为意:“夏天我就叫你去剪,你不听。”

 

他四下张望了一番,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插着充电器的插头,连忙走过去:“唉,我拿你充电器充会儿电啊!”

 

周泽楷沉默地点点头,自顾自到卫生间去吹头发。

 

孙翔正在看全明星赛的回放,把那记打空的伏龙翔天倒放回去看了一遍又一遍,韩文清说,如果是叶秋,那记伏龙翔天绝不会打空,凭什么?

 

视频的弹幕区刷起了韩文清今日频出的金句,卫生间的门也没关,吹风机的噪音让孙翔有些心浮气躁,他懊恼地把手机往床上一摔,站起来往卫生间走。

 

周泽楷似乎是在发呆,握着吹风就对着后颈一动不动地吹,孙翔看不过去,直接把吹风抢了过去。

 

“你不觉得烫啊!”他低吼道。

 

周泽楷没理他,直接背过身去,半倚在洗手台边,换了个闲适的站姿:“继续吹。”

 

“哈?”孙翔被周泽楷的理所当然震惊了。

 

他瞪着周泽楷后脑勺翘起的呆毛半晌,认命地把吹风的档位调低了一些,嘟囔着“你头低点啊!”温热的风拂到周泽楷的脖颈处,孙翔耐着性子拿手指梳顺周泽楷的头发,一缕一缕给他吹干。

 

吹刘海的时候孙翔示意周泽楷转过来,随意地对着他额前的刘海吹了吹,就把吹风丢到了一边。

 

“没意思。”孙翔意兴阑珊,“我回去了。”

 

周泽楷长腿一跨,把孙翔挡住。

 

孙翔没好气地推了他肩膀一把:“干嘛?”

 

周泽楷反应极快,他按住左肩,蹙起眉轻声说了一句:“痛。”

 

孙翔狐疑地看着他:“你不是右边肩膀伤了吗?”

 

“......”周泽楷连忙换了个方向按住。

 

孙翔翻了个白眼,率先走出浴室:“给你买了药膏,真是娇气!明明是你先撞过来的!”

 

周泽楷跟在他身后,看着孙翔把外套从床上扯起来,大喇喇地翻自己的口袋。

 

也不知道是外套口袋深还是他装的东西多,钥匙、账号卡、充电器、棒棒糖都翻出来了,也没翻到他跑到药店去买的小药膏,周泽楷看不过去,往前一步:“我来吧。”

 

孙翔摆摆手,直接拎起衣摆,倒转着往下一抖,啪嗒一声。

 

一个小药膏混着两个小方盒也掉了下来。

 

周泽楷:(⊙ˍ⊙)

 

孙翔:“我靠!”

 

孙翔涨红着脸,手忙脚乱地把小盒子往口袋里塞:“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周泽楷倒没为难他,乖乖到坐到床边,把睡衣扣子解开。

 

等孙翔好不容易平复下羞耻心,一回过头,就看到周泽楷袒露着半边结实的肩膀,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你干嘛!”

 

周泽楷无辜地冲他眨眼:“擦药呀。”

 

孙翔讪讪地:“擦、擦药就擦药!”他故作镇定道:“你说你哪儿青了?”

 

周泽楷指指自己肩膀。


孙翔凑过去,低着头去看:“不就撞了一下么......怎么可能青......卧槽!”

 

周泽楷趁着孙翔没注意,直接揽过他的腰,两个人的位置一下子倒转,他垂着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孙翔,手指轻轻在他眼皮上滑了一下,略无赖地勾唇笑了笑。


孙翔气急败坏:“周泽楷你耍我?”

 

周泽楷一本正经地嗯了一声。

 

孙翔被他压着也奋力对周泽楷竖了个中指:“你麻痹!!”

 

周泽楷直接在他下巴处咬了一口,头顶的暖光打下来,两个人的眼睛都显得湿漉漉亮晶晶的,周泽楷略委屈道:“你不理我。”

 

孙翔嘴硬:“我为什么要理你?你谁啊?”

 

周泽楷不理他,脸贴着孙翔的脸蹭了蹭:“可我想你。”

 

日哦,居然冲老子卖萌。

 

孙翔结结巴巴:“那、那又怎么样!我们已经分手了!”

 

周泽楷直接低头含住孙翔的嘴唇,一个来势汹汹的吻,足以让这个缺心眼的小坏蛋晕头转向,孙翔不自觉地揪住周泽楷的发尾,舌头热情地钻到他的口腔里。

 

“不作数。”周泽楷看着脑子明显一团浆糊的孙翔,趁机道:“我没同意。”


孙翔正被亲得舒服,两个人的下体火热地靠在一起,周泽楷还恶意地挺胯撞了撞他。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跟周泽楷谈恋爱近一年,开荤却是他生日后的事情,食髓知味的时候哪受得了这样的撩拨,周泽楷的吻从嘴角落到脖颈,亲到毛衣领沾一嘴的毛。

 

“哈哈哈!”孙翔乐得不行,伸出手去捏周泽楷的下巴:“你行不行呀周泽楷!”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目光落在了孙翔的手上。

 

孙翔的手指修长,掌心宽厚,他体热,冬天手都一直暖烘烘的,和以前别无二致,唯一的不同,是他右手小手指上,戴了一枚银色的尾戒。

 

 周泽楷皱了皱眉,握住孙翔的手腕,问他:“尾戒?”

 

孙翔没反应过来:“啊?”

 

周泽楷有些不高兴:“为什么?”

 

孙翔看看自己的戒指,又看看周泽楷,福至心灵一般,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

 

他挑了挑眉:“是又怎么样?”

 

周泽楷盯着他的眼睛:“别戴这个。”

 

“为什么?”孙翔顶嘴,“反正我们都分了,我凭什么不能戴?一枚戒指而已,您日理万机,管这么多……唔!”


孙翔微微睁大眼,看着周泽楷直接把他的手指含在口中。


有些湿又有些痒,周泽楷耐心地舔舐着他的手指,从指尖到指节,孙翔想挣开他:“干嘛啊你……”


半晌,周泽楷把被他叼下来的尾戒随意丢在地上,骨碌碌一滚,不知道滚哪去了。


“周泽楷你大爷!我才买的戒指!”孙翔没好气地把他的手扯回来。


周泽楷摸了摸他的头发:“给你买新的。”


“你乖一点。”他眼神温柔,嘴角含笑。


孙翔咽了咽口水,猛地捂住鼻子推开周泽楷连滚带爬地望卫生间跑。


我靠!居然流鼻血了!


周泽楷不明所以,有些焦急地去敲卫生间的门:“怎么了?”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孙翔撑在洗手台拿冷水拍自己的脖子,瓮声瓮气地回答他:“没事。”


“我洗个澡!”孙翔说。


周泽楷嗯了一声。


他在房间里转悠半天,把孙翔乱踢的拖鞋在门口摆好,又检查了一下抽屉里的东西,想了想又把被子整理好,跟个小媳妇似的规规矩矩坐在一边等孙翔出来。


孙翔没穿睡衣,就在腰间围了条浴巾。他手长腿长,一身的腱子肉,因勤于锻炼小腹都是硬邦邦的,周泽楷的视线一直顺着人鱼线往下,他敢打赌孙翔现在光着屁股。


“来,过来。”周泽楷眼神幽深,冲他招手。


性感楷楷 在线飘移


评论(104)

热度(1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