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周泽楷躲在衣柜里

1.


跟着队伍走进周泽楷未关的房门后,孙翔还在东张西望。


“队长人呢?不是说了今天一起去吃早茶吗?他没在房间啊!”


江波涛环顾四周,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小周在房间里,只是出了一点问题,得我们来接他。”


“哈?”


吴启和杜明对视一眼,蹬蹬蹬跑到了房间角落双开门的大衣柜前,一左一右站好,冲吕泊远打了个手势:“吕总,东西带好了吗?”


吕泊远拍了拍自己鼓鼓囊囊的口袋,比了个OK的手势。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孙翔皱眉。


杜明嘿嘿一笑:“翔崽,咱们队里有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哥几个决定今天告诉你,怎么样,想不想听?”


孙翔双手抱臂,高贵冷艳地睨了他一眼:“你求我我就听。”


“……”杜明再接再厉:“是跟我们队长有关的哦!”


孙翔的手又放下来,皱着的眉头松了些:“什么?”


“这个秘密就是——”杜明冲吴启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去拉木制衣柜的门。


衣柜门缓缓打开,吴启的声音夹带几分兴奋:“队长今天变成了一个机器人!”


孙翔看着面前以一个静止的姿势垂着眸站在衣柜里的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啥玩意儿?!”


2.


周泽楷今天穿了一件宝蓝色的连帽卫衣,卫衣胸前开了一个大大的兜,兜上的拉链是明黄色的,孙翔暗自嘀咕了一句衣服挺好看的。



他上前喊他:“队长你躲衣柜里干嘛?大家还在等你吃饭呢。”


周泽楷面无表情。


“快出来啊,我要饿死了。”


周泽楷纹丝不动。


眼看孙翔快失去耐心,准备动手拽周泽楷出来,吕泊远连忙上前:“翔翔,别急,队长的开关还没有开。”


“???”


真当我好糊弄了。孙翔冷冷一笑,冲吕泊远挑眉:“好,那你开。”


吕泊远上前,手绕到周泽楷的腰后,像是在摸索开关,然后用力摁了一下。


“嘟嘟嘟。”杜明在旁边配音。


江波涛用口型示意他“配错了。”


杜明哦了一声,换了个音效:“biubiubiu~”


在杜明持续不断的biubiubiu的配音中,站在衣柜里静止的周泽楷缓缓地抬起了头,歪了歪脑袋,冲吕泊远眨了眨眼。


吴启在旁边欢呼:“哇!发动了!”


孙翔:……


他指了指换了个站姿静止的周泽楷,有些不耐烦:“不是说发动了吗?怎么还不出来!”


吕泊远竖起手掌比了个且慢的手势:“要投币队长才能动。”


孙翔:老子信了你的邪。


顶着孙翔几分狐疑几分不屑的眼神,吕泊远坦然自若地从兜里摸出了两枚硬币,他倾身上前,拉开了周泽楷卫衣衣兜的拉链,然后把硬币投了进去。


吴启:“嘟嘟嘟。”


硬币刚放进去,周泽楷就举起双臂,做了几个机械舞里的经典摆臂姿势,然后笑了笑,潇洒地一抖肩,从衣柜里走了出来。


孙翔:……感觉怪帅的怎么回事。


3.


孙翔围着周泽楷转了两圈,手伸到他背后摸了半天,有些不高兴:“开关呢?你开关在哪儿呢?周泽楷你再玩我就把你的电源拔了!”


周泽楷茫然地看着他,没动。


江波涛上前拍了拍孙翔肩膀:“小孙,你别急,你要和小周说话,得先投币才行。”


吴启悄悄侧了下头,忍着笑转回来,一本正经:“是真的,我们没骗你,你看队长为什么穿这衣服,因为这个兜就是拿来装硬币的。”


他冲吕泊远摊开手:“吕总给我两块钱。”


吕泊远摸了两个硬币给他。


吴启走上前,把硬币投进明黄色的衣兜里,周泽楷动作僵硬地垂下头看他,又机械地抬起来。


“看好了啊!”吴启搓了搓手,对着投币机器人小周嘿嘿一笑:“队长,我帅不帅?”


杜明,江波涛和吕泊远毫不留情地噫了一声。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直直地盯着吴启,沉默几秒后,机械地点点头:“帅!”还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卧槽?!”孙翔愣了一下。


杜明也上去凑热闹,往周泽楷兜里投了两块钱:“队长,说我比吴启帅。”


周泽楷从善如流:“杜明比吴启帅。”附上两个点赞的大拇指。


“靠!这么玩犯规啊!”吴启冲杜明竖起中指。


杜明再接再厉:“队长,说我比孙翔帅。”


周泽楷:……


孙翔乐了:“傻了吧!哼,周泽楷可从来不说假话。”


杜明也不恼,摸出五块钱纸币,塞到周泽楷的兜里,笑嘻嘻地开始下指令:“队长,说我比孙翔帅。”


周泽楷抬臂摸了摸自己胸前的口袋,露出一个丰收般喜悦的微笑:“杜明比孙翔帅。”


说完还自我肯定地重重点头:“嗯!”


“……………”


孙翔惊呆了。


五块钱就能收买你的审美,周泽楷我看错你了!


4.


江波涛在旁边淡定地看他们给孙翔表演完投币机器人周泽楷的使用方式,也给周泽楷投了两块钱:“队长,快跟我们出门吧,老板和方哥还等着呢。”


周泽楷乖乖地说了一声好。


他被队友簇拥着往外走,孙翔还没反应过来,就呆呆地站在原地。


“翔崽,走啊?”杜明喊他。


其他人也好奇地望向他,只有周泽楷直直地往前走,没有回头。


孙翔死死地盯着他的背影和头上那撮迎风招展的呆毛,垂头丧气地踢踏着腿跟了上去:“走吧。”


吃早茶的规矩是轮回老板定下来的,一月一次,就安排在轮回大楼招待宾客的宴会厅里,美名其曰与队员们联络感情。



进门前孙翔还在心里琢磨,周泽楷在老板面前总不能装相吧,难不成还要老板给他投币才能说话?哼,不就是想骗我!


他一想到周泽楷见了老板就得乖乖露出原型,就忍不住想笑,越琢磨越想笑,越想越美,等老板问他:“小孙在那儿傻乐什么呢?”时,才收住自己不自觉咧开的嘴,连连摆手:“哈,没什么,没什么。”


关照完了孙翔,轮回老板又把慈爱的目光落到了自家王牌身上。


周泽楷站得笔挺,目不斜视。


老板愣了一下,看到周泽楷穿着的宝蓝色卫衣和他胸前装着硬币的衣兜后,从善如流地轻咳了两声:“哦,小周又变成机器人了啊。”


孙翔:???


他站起身,遗憾地拍了拍自己西装外套的口袋:“哎,没带硬币。”


坐在一旁的方明华跟着站起身,冲吕泊远使了个眼色,吕泊远连忙奉上两枚硬币。


轮回老板将硬币接过,走上前,慢条斯理地拉开周泽楷衣兜上的拉链,看到里面还有张五块钱,嘴角抽了抽,淡定地把硬币投了进去。


周泽楷转过头看他。


“小周啊,来,坐下来吃饭吧。”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泽楷笑了一下,点点头:“好。”


孙翔看傻了。


其他人却彷佛习以为常一般,纷纷落座。


轮回老板一抬头,看到孙翔还杵在一边,连忙招呼他:“小孙还愣着干嘛,快来坐。”


孙翔的位子在周泽楷旁边,他哦了一声,拉开椅子坐下后就一直盯着安静看桌子的周泽楷,眼睛眨都不眨。


轮回老板看得好笑:“怎么,觉得我们小周长得帅啊?”


孙翔不死心地看他:“老板,您为什么给周……给队长投硬币?”


轮回老板诧异地扬了扬眉:“他们没给你说吗?”


孙翔结巴了:“说、说什么?”


在场的其他人纷纷埋下头,生怕自己泄露一丝窃笑声。


轮回老板一本正经:“小周有时候会变成机器人,得投硬币,叫他做什么才能做什么。”


“您说真的吗?”


“当然。”轮回老板盖棺定论。


孙翔不可思议地看着旁边一动不动的机器人周泽楷,嘴张成了一个“o“型,语气里是难以掩饰的惊叹:“周泽楷,你好牛逼啊……”


5.


吴霜钩月:队长完惹。


残忍静默:队长完惹。


云山乱:唉,队长真素——完惹!


笑歌自若:现在什么情况


无浪:翔翔完全相信了


吴霜钩月:刚还闹着要带队长去加油站给他加汽油



云山乱:本来是打算直接把经理车子里的那桶汽油拿来直接往队长嘴里灌的


无浪:幸好被及时发现,拦住了


笑歌自若:……小周怎么说?还玩?


吴霜钩月:说什么啊,没机会说,翔崽现在寸步不离地守着他,还在不停投币玩呢。


残忍静默:我看队长被玩得挺乐在其中的


无浪:……小周手机呢?把他拉讨论组。


吴霜钩月:不知道在没在身上,他俩现在在休息室,我去看看。


6.


杜明一进休息室,就看见孙翔撩开周泽楷的卫衣下摆,弯着腰,脑袋正想往他小腹上拱。


周泽楷硬撑着不敢动也不敢硬,孙翔的爪子甚至在拽他的裤腰带。


杜明魂都快吓飞了,唯恐自家队长贞操不保,连忙扑上去拉孙翔:“祖宗哎!你这是在干啥?”


周泽楷松了口气,趁孙翔不注意给了杜明一个感激的眼神。


孙翔见他反而更高兴了:“你来得正好,周泽楷找钱的地方在哪儿呢?”


杜明没懂:“啥玩意儿?”


“找钱啊!”孙翔理直气壮,“我投了一百块进去呢!”


“不是跟你说了吗,队长……很便……宜,投两块钱就行。”杜明哄他。


孙翔挠头:“我零钱就这么点,早投光了!周泽楷身上也没个二维码,不然我微信转账也行啊!”



这思维,太紧随时代了!杜明被深深地折服了。


“那你刚刚在队长肚子上拱什么呢?”杜明给了他一个不赞同的眼神,“就算队长是机器人,也不能污人清白!”


孙翔涨红了脸:“你、你才污人清白!我投了一百块,周泽楷不应该找钱给我吗?都能投币了,总有个地方是找钱的吧!”


杜明望天:啊,好有道理。


他想了想,伸手把周泽楷兜里的一百块拿出来递给孙翔:“你也知道,队长偶尔才变一次,比不上其他机器人智能。要不你去楼下小卖部换点零钱?”


孙翔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好吧。”



“那快去吧!”杜明笑眯眯地冲他摆手。


等孙翔从后门出去,鬼鬼祟祟窝在前门等吴启和吕泊远赶紧冲了进来。


吴启手里捧着杯水,杜明和吕泊远扶着因为装机器人紧绷着身子大半天的周泽楷往沙发上坐。


周泽楷总算放松下来,靠着沙发背葛优躺,吴启把杯子里的吸管凑到周泽楷嘴边,周泽楷歪着脑袋叼住吸管,咕噜噜就喝了半杯下去。


杜明心疼地叹气:“队长你这是何苦。”


吕泊远应和地点头:“这般作死,是为哪般?”


周泽楷奄奄一息:“好玩……”


吴启把手机拿出来回江波涛的消息:“周壮士,江副问你有何打算。”


杜明插话:“队长,你要不还是老实交代吧,左右不过被翔崽拿刀追杀。”


周壮士无力地挥了挥手,表情萧瑟:“没关系……”


吕泊远痛心:“这孙翔到底是何等倾国倾城的美人,把陛下您迷成这样!”


吴启和杜明连同周泽楷齐刷刷地望向他。


吕泊远表情淡定:“走错片场了,不好意思。”


“不过翔翔逗起来还挺好玩的。”吴启笑了笑:“队长买这衣服后,头一次把人骗到这么彻底吧!”


周泽楷摇头:“不怪他,老板……”


杜明哈哈笑:“也是,连老板都凑热闹,翔崽不相信都不行了!”


吕泊远问:“那队长,你还继续啊?”


周泽楷沉默片刻,目光坚定:“继续。”


得,恶作剧都这么执着地搞全套,不愧是枪王。


三个人默契地冲周泽楷比了个大拇指,然后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主会保护你的,阿门。”

7.


孙翔在小卖部用一百块买了两听可乐,又和店主阿姨卖萌,非要人家找硬币给他。


等他提着一塑料袋的硬币回来时,休息室只剩下周泽楷沉默地坐在沙发上,垂着头像是睡着了。


孙翔脚步放缓,慢慢地蹭过去,硬币放在茶几上时碰出清脆的声响。


他蹲下身,手撑在周泽楷腿上,下巴就搁在手背上,歪着脑袋打量今天这个只要投币就会乖乖听指令的机器人周泽楷。


他觉得有些没劲,小声地嘀咕:“明天就能变回来了吧。”


“是不是累了?”孙翔开始犹豫,要不要让吕泊远来把周泽楷开关关了,让他回衣柜里休息——还是睡床吧,好歹舒服些。


他就这样纠结了半分钟,最后一拍大腿:“不对啊!机器人要么充电,要么加油,睡个屁!来陪哥玩!”


可是,玩啥呢?


孙翔看着一口袋硬币,茫然了。


他先前投了三次硬币,让周泽楷跟他说话,跟他到休息室,还让周泽楷冲他笑了一下。


现在他能投几十次硬币,下好多指令,想让周泽楷干嘛就干嘛,比如呢?


孙翔想了想,往周泽楷口袋里塞了两块钱:“周泽楷,你累不累?”


周泽楷摇摇头。


“那我们去pk吧?”孙翔站起身。



周泽楷嗯了一声,跟着站起身。


去训练室的路上,孙翔把放在自己帽子里的可乐捞出来喝:“休息室还有一瓶,你喝不喝……”他突然顿住,声音低下来:“哦,你不能喝,喝了要生锈的。”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明显情绪低落的孙翔,微微抿了抿嘴。

8.


周泽楷陪了孙翔一个下午。


那口袋硬币还是没有用完,两个人在训练室热火朝天地pk了几把后,孙翔投了十块钱进去:“辛苦了。陪我复盘吧。”


两个人开始复盘。


像往常一样,大多数时间是孙翔在说,周泽楷偶尔插几句话,复盘结束孙翔觉得口干舌燥,又塞了两块钱到已经沉甸甸的衣兜里:“给我倒杯水吧。”


周泽楷戏演全套,这会儿又学着机器人的样子,动作一板一眼地给他倒了杯水。


孙翔反身趴在椅背上看他,叹了口气:“周泽楷,你啥时候变回来啊?”


周泽楷装作没听见,慢吞吞地走过去把水递给他。


孙翔敛眉说了句谢谢。


快六点的时候江波涛打电话来叫他们去食堂吃饭,孙翔又顺手给周泽楷投了两块钱:“去吃饭啦。”


周泽楷安静地跟在孙翔身后,想问他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了,又想起自己还是个机器人,快从舌尖滚出来的话,又噎了下去。


好在江波涛给孙翔打过预防针,说周泽楷偶尔变一次投币机器人,也是要吃饭的,保证了周泽楷这一整天不至于被饿死。


到食堂后,桌上已摆着孙翔最爱的小火锅,他恹恹地领着周泽楷过去,方明华笑他:“玩了一下午队长,玩够了?”


他这话故意说得暧昧,吴启跟着猥琐一笑:“怎么样啊翔崽,队长好玩吗?”


孙翔沮丧地叹气:“不好玩。”


周泽楷心头一紧,又听他说——“他做的,周泽楷不都能做,还是做人的周泽楷比较好。”


杜明吐槽:“虽然你说的意思我们都懂,但我咋觉得这话这么别扭呢!”


江波涛觉得帮甘做机器人一整天还被孙翔嫌弃的周泽楷一把:“其实还有个玩法,小孙你没试过?”


孙翔一愣:“什么?”


“就不想听队长的真心话?机会难得哦!”


杜明在旁边附和:“对哦!反正队长只要投币就有求必应嘛!翔翔你要不试试?”


孙翔来了兴趣:“真的假的?”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好!”孙翔果断地又放了两块钱进去:“周泽楷,我问你,你觉得我们轮回谁最帅!”


周泽楷没说话。


其他人也好奇地看向他。


见周泽楷不理他,孙翔疑惑地戳了戳他的脸:“这会儿怎么不说话?”


周泽楷面无表情:“回答问题是另外的价钱。”


孙翔愣愣的:“那要多少钱?”


周泽楷一本正经:“一个问题,一百块。”


“噗。”正喝茶的江波涛闻言差点把水喷出来,他看了周泽楷一眼,悄悄比了个“666”。


方明华打圆场:“哈!一百块一个问题有点高啊,要不就不问了?”


孙翔拍桌子:“高什么高?我早就说了,周泽楷怎么可以就投两块钱!”


他在牛仔裤的屁股口袋里摸了张皱巴巴的一百块塞到周泽楷兜里,“现在可以回答了吧!”


周泽楷眼带笑意:“我。”


“啥?”


“最帅的是我。”周泽楷自信地说。


吕泊远紧张地看了孙翔一眼,生怕他觉得自己被耍了要捶队长。


孙翔听了,沉吟片刻,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嗯,看来说的是真话。”


杜明痛苦地捂脸:为什么都这么认真啊!花钱的那个,你不觉得你被耍了吗!


9.


周泽楷在孙翔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被方明华送回了房。


“辛苦了。”方明华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泽楷笑而不语。


方明华走后,周泽楷在房间里伸了个懒腰。


这件卫衣买回来的时候,还是杜明随口一句这个口袋好像可以投币进去那种哦,激发了他恶作剧的灵感,再后来大家还会配合着和他玩,但没有一个人像孙翔这样,被糊弄得深信不疑。


笨。


他无声地摇头,看不到自己满脸的笑意。


周泽楷悠闲地半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刚准备脱掉卫衣去洗澡,就听见外面有人在敲门。


“队长。”孙翔一边敲门,一边小声地叫他。


周泽楷站在门后,有些犹豫:他现在是人还是机器人呢?


孙翔显然也想到了这点:“周泽楷,你开门,我再投币给你。”


周泽楷:……


门开了,周泽楷站在门后,眼神无辜地看着他。


孙翔钻进他的卧室,把他按在椅子上,急吼吼地塞了一百块到他的口袋里。


周泽楷:???


摁在他肩膀上的手有些抖,孙翔似乎很紧张。


他噎了噎口水,尽量使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周、周泽楷,你现在是机器人,我投钱了,我问你。”


“我们轮回……不对,还有其他人,你最喜欢谁?”


周泽楷看着他通红的耳朵尖尖,手不自觉地握紧。


他手心也出汗了。


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孙翔。”


孙翔以为自己幻听:“你说什么?”


周泽楷表情严肃:“最喜欢孙翔。”


面前的笨蛋竟没有被吓得落荒而逃,闻言反而露出了决绝的表情,然后变得更紧张了,甚至带着几分酒壮怂人胆的意味。


周泽楷暗自思忖,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孙翔重重地点头:“好,好!”他把手放到腿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摸出了自己的工资卡——


放到了周泽楷的口袋里。


“反正你明天就变回去了。”孙翔激动得语无伦次:“你在我心里特别值钱,我说真的,就算是机器人,两块钱太少了,一百块也不行。”


他的额头都是汗,睫毛不停地抖,眼睛却亮晶晶的,像是有星火坠落。


“这是我的工资卡——你说你最喜欢我,明天你变回去,忘了也好,说的不作数也好,我今天再命令你一次。”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带着几分羞耻:“我想——我想——亲你一下。”


周泽楷摸了摸口袋里那张工资卡,突然笑了。


他在孙翔震惊的眼神中站起身,直接伸手捧住了他的脸。


精妙的下颚线相贴,额发搔着对方的脸颊,睫毛与睫毛相碰前,只需要两块钱就能启动的机器人小周决定好好行使这天收到的,最昂贵的指令。






这篇是我这段时间写得最顺畅的一篇 自己很喜欢 欢迎大家评论~

评论(126)

热度(2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