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

我沉默你的话也不多 我们之间少了什么不说哎哟

他不懂

写周翔一年了。

再也不写退役了 越写越崩溃



1.

退役被提上日程后,轮回俱乐部持续了很长时间的低气压。


核心退役对任何队伍来说都是要命的动荡,漩涡中心的周泽楷却表现得无比平静,每日按时训练复盘,连训练成绩都始终处在峰值。战队经理拿着周泽楷的训练成绩参加股东会,一茬又一茬的人被股东会派去游说,全都铩羽而归。


最终是轮回老板点了头,法务部开始连轴转地处理周泽楷身上的合约,到期的是否能让其他队员续签,未到期的退役后如何履行,都要拿出个章程来。


就是联盟也得提前打好预防针,申请退役的手续递到总部后,冯宪君特意给周泽楷打了电话,电话里他不住长吁短叹,问小周你怎么突然想退役了。


手握四个联赛冠军两个世界冠军的轮回队长轻声回答:“累了呀。”


所有工作都开始按部就班地展开,朝着大多数人不太情愿的结局推进。期间江波涛找周泽楷谈话两次,方明华向周泽楷确认“你真想好了?”三次,杜明吴启吕泊远抱着周泽楷不撒手干嚎“队长你不要丢下我们不管啊”五次。


孙翔就退役的主题与周泽楷展开交流互动,零次。


2.

周泽楷摸不准孙翔的想法。

事实上他的退役与孙翔休戚相关,孙翔已不止一次被经理拉去开会,让他对自己之后在队里的定位和可能增加的大量商业合约发表意见。


孙翔老老实实地穿着着队服,坐在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间听他们对轮回未来发展广告商的合作方案,新核心的打造计划慷慨陈词,他听得头晕脑胀,忍不住开始走神,想周泽楷以前坐在他们中间,又是什么傻样儿。


等回过神时他压下因不耐烦蹙起的眉心,心不在焉地敷衍:“这些我不懂,反正我就听俱乐部安排。”


经理终于让他先走。


合上会议室厚重的大门后,因训练中途被叫来开无聊会议的不痛快让他忍不住想隔着门挥拳骂骂咧咧两句,还没来得及践行就听到有人叫他。


“孙翔。”周泽楷站在走廊上,没错过他一瞬间僵硬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孙翔问,“训练结束了?”


周泽楷从口袋里摸出两个口罩:“出去吃饭?”


孙翔推着他往宿舍方向走:“戴口罩有屁用,还穿着队服呢,先换衣服去。”


两个人就吃饭问题嘀咕半天,决定吃他们常去的私房菜。


餐厅包厢幽静,周泽楷没吃几口就拿着工具专心给孙翔剥蟹肉,孙翔也不拒绝,就笑嘻嘻地看着,偶尔剥两个虾塞周泽楷嘴里:“蘸了醋的,你尝尝。”


很久没有这样单独跑出来安静地吃一顿饭,席间两人心照不宣一般绕过了所有关于退役的话题,倒是中途孙翔出门接了一个电话,通话时间不短,回来后眉目舒朗,心情很好的样子。


“怎么了?”周泽楷仰头看他。


孙翔回过神,欲盖弥彰一般摇头:“啊?没事啊。”


他不说,周泽楷也不问,两个人按往日流程约会,看电影散步一个不落。倒是走到宿舍门口时,周泽楷的黏糊劲儿上来了,拽着孙翔的手腕不撒手。


“干嘛?”孙翔有些莫名地看着他。


周泽楷没说话,也没动。


“干嘛!”孙翔有些嗔怒地瞪了他一眼,耳朵烧得通红,脚往周泽楷房门方向虚踢了踢:“开门呀!”


3.


手机铃声响起时,周泽楷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等拿到手里才发现响的是压在孙翔枕头下那只。


孙翔人还没睡醒,被吵到了哼唧了两声也没睁眼,周泽楷手伸到他枕头边时倒下意识地把脑袋挪了挪,嘴里还嘟囔着:“周泽楷你电话响了不接啊?”


周泽楷安抚地摸了摸他的额发:“马上接。”


电话是江波涛打来的,语气还挺着急:“翔崽,经理让我通知你,等会儿从训练营选的那个神枪手要来试训,你还没有——”


周泽楷打断他:“他还在睡。”


还没等电话那头的人反应,周泽楷又说:“我先去看看。”


江波涛回过神,对大清早周泽楷帮孙翔接电话并替他行程敲板的事见怪不怪:“成,本来也该是你的活儿。”


“谁啊?”孙翔总算舍得把眼皮掀开一点,脸皱成一团。


“江.”周泽楷顿了顿:“有新队员要来。”


这个停顿的间隙,他也不知道他想要得到孙翔怎样的反应。

但显然孙翔对此兴致缺缺,哦了一声后就翻了个身,费力地抬手去握周泽楷的手指,无意识地晃了晃:“再睡会儿吧,好困。”


周泽楷的心被他一晃,化得一塌糊涂。只恨自己不是昏君,搂着他的小美人去他妈的早朝——可要退位的周昏君还得去见未来的辅政大臣。


周泽楷把滑到孙翔腰上的被子捞起来给他盖好,俯下身凑到他耳边小声哄道:“我先去看看,你睡你的。”


孙翔嘟囔了两句有什么好看的,也没再坚持,自己又迷迷糊糊地坠到梦里去了。


4.


等孙翔神清气爽地踏进训练室时,周泽楷已和未来要接手一枪穿云的小队员pk上了。


孙翔凑到围着他们的人堆里看了一眼屏幕,对方一直被周泽楷压着节奏,胜负毫无悬念。


“第几轮了?”孙翔问旁边的杜明。


“第五轮。”杜明比了个五,小声和他感叹:“队长太凶残了,完全吊打的节奏。”不怪杜明这情绪化的用词,他和吴启观战半天,愣是想不通周泽楷这依旧精绝的技法和状态,怎么就要退役了呢。


孙翔笑了笑,待屏幕出现荣耀两字,小队员不服气地向周泽楷再次邀战时走过去按住了准备点下接受的周泽楷的肩膀。


“我来。”他的手指下意识地在周泽楷的肩线上摩挲了一下,对上周泽楷仰头看他的眼神时,表情还有些严肃。


周泽楷顺从地松开鼠标,让孙翔坐下。


孙翔不紧不慢地抽卡,插卡,登陆。


小队员绷着脸,背挺得笔直,一板一眼:“请前辈指教。”


孙翔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懒洋洋地哼了哼。


吕泊远用胳膊肘撞旁边的江波涛:“翔崽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江波涛笑了笑:“他火气压着没发而已。”


吕泊远:“哈?”


毕竟是训练营精心挑选培养了两年的神枪手,手速、技术、战术意识甚至外形都颇为出色,孙翔本打算给他一个下马威,交上手了又不自觉拿他和一枪穿云比较——风格很华丽,节奏很流畅,反应很灵敏,是个聪明的对手,可惜。


连下八城。


小队员垂头丧气,呆呆地盯着荣耀二字,久久回不过神。


孙翔活动了一下手指,站起身看着四下阖静,颇轻松地耸了耸肩:“结束了。”


屋顶有那么一瞬间,快被涌上来的尖叫、鼓掌和口哨声掀翻。


顶尖的技术、绝佳的状态,和他几番浮沉后被淬炼出的坚韧的意志,如锋刃出鞘,已势不可挡。


职业的黄金期已经到临,这是属于孙翔的,最好的时候。


孙翔没来得及翘起他骄傲的小尾巴,只下意识地去寻周泽楷的眼睛。好在只需转过头,就能上安静站在一旁的人一张一合的口型。


他最喜欢的人说:“你最棒了。”


5.


江波涛拿着夏休的训练计划敲孙翔的房门时,发现周泽楷也在里面。


两个人正坐在床边厚厚的地毯上看录播的球赛。


孙翔开了门,热情地招呼他进去,又跑到周泽楷身边拿脚虚踢了踢他的背:“哎周泽楷我薯片呢?”


球赛已进入第四节末,两队的比分还没有拉开。正好两人支持的运动员拿到了球权,周泽楷直接把孙翔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只顾着屏住呼吸,身子不自觉往前倾了倾。


孙翔瞄了一眼,卧槽一声,直接趴在周泽楷背上,眼睛死死地盯着iPad。


江波涛:……录播的球赛也这么投入吗?


他好奇地走过去,只听一声哨响,屏幕里的篮球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地落在了篮筐中。


压哨三分,绝杀!


孙翔一下子蹦起来,连着靠了好几声:“绝杀!绝杀!”他挥舞着拳,颇意气地喊:“太爽了!”


周泽楷也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江波涛在,连忙冲他打了个招呼。


孙翔拉了个凳子过来示意江波涛坐。


周泽楷倒很自觉,径直挨着孙翔坐在床尾,两个人都坐姿端正地对着江波涛,场面一度有些诡异。


江波涛虚咳了两声,把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周泽楷接过,孙翔好奇地凑过去看:“这是什么?”


“夏休训练计划.”他顿了顿,因踟蹰拉长了尾音:“你和新的神枪手的……”

捏着纸页的手一瞬间收紧又松开。周泽楷认真地翻看起来:“定下来了么?”


江波涛点头:“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了。”他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开口:“小周,我说实话,找一个不如你的人接手一枪,我不服气。”


周泽楷有些诧异,江波涛从未如此直接地表达过这样浓烈的个人情绪。


“你的训练成绩,完全没有下滑,对战状态一如既往,接连五场你都能压着他打,你的退役提得太突兀了。”江波涛表情恳切:“再撑一年,我们再陪着你打一年。”


周泽楷眼神晦涩不明地看着他,张了张嘴,试图想争辩什么,最终又选择了沉默。


两人正僵持不下,孙翔直接把周泽楷手里的计划书拽了过来。他草草地翻了翻,又把计划书塞到了江波涛的手里,大大咧咧道:“就按训练计划办呗,让那小子明天就来训练。”


江波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和越界,连忙回了神,还是公事公办的样子:“你们先磨合一下,然后我们陪你们2v2。”他看了一眼周泽楷,继续说到:“明天先开个会,既然……既然核心要调整,我想了几套新战术,大家先讨论一下。”


“辛苦副队。”孙翔冲他笑,露出一口白牙。


江波涛点了点头,说了句你俩早点休息,便起身走了。


孙翔伸了个懒腰,往后一倒,躺在了柔软的鸭绒被上。


周泽楷顺势倒在他旁边,孙翔便把身子挪过去,脸埋在他脖颈处,毛茸茸的脑袋搔得周泽楷心上发痒,但两个人都默契地选择不再说话。


半晌,沉闷低哑的声音在周泽楷耳边响起:“周泽楷……我要有新搭档了。”


周泽楷鼻尖一酸,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不想要搭档。”孙翔说。


“嗯。”


“你要退役——”


周泽楷觉得有一双手一瞬间拽紧了他的心,他甚至有些缺氧。这个在两人间一直避而不谈的话题,再怎么掩饰,也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


“你要退役,我也不想留你。”他说。


周泽楷尽量让自己无视掉肩膀上濡湿的触感,反正滴落在衣服上很快就会被吸干,剩下潦草的水渍。


他不得不这样想,并坦然宽怀地点头:“好。”


6.

助理开车来接周泽楷去补拍广告物料时,周泽楷正站在宿舍楼的房檐下躲雨。


小助理是轮回专门给周泽楷外包的经纪团队工作人员,乍一听周泽楷准备退役甚至退圈的消息时被唬得不行,来的时候还愁眉苦脸的,琢磨着自己下岗再就业的问题.


“楷哥。”小助理撑开黑色的雨伞,“车到了,我们走吧.”


周泽楷没动,目光聚焦在一个方向,又像是在发呆。


“楷哥你看什么呢?”小助理循着他的视线往过去,一眼看到俩穿着轮回队服高高瘦瘦的男孩子一人提一个塑料袋晃晃悠悠地从俱乐部大门外往里走。


为首的那个金发灿灿,小助理再眼熟不过——“哎,那不是翔哥吗?”


他话音刚落,雨势也大了些,慢吞吞往回走的两个人步子也迈大了些。


周泽楷嗯了一声:“把伞送过去。”


小助理啊了一声便急匆匆地往孙翔方向跑,边跑边冲周泽楷喊:“那楷哥,你等一下,我送了他俩再来接你。”


周泽楷笑了笑,顶着雨直接上了车,等车子开到小助理跟前时,孙翔还拿着伞在原地等伞的主人。


车窗摇下,周泽楷叫他:“孙翔。”


孙翔扬了扬眉,直接把伞塞到跟他出门买零食的小队员手里,自个儿跑到车窗旁和他说话:“好几天没见着你了,你又去哪儿啊?”


“有个拍摄。”周泽楷见他头发肩膀都淋得湿漉漉的,拧着眉赶人:“你先回去。”


孙翔没动,弯下腰把脑袋凑近了些:“那你今天回来吗?”


“赶得及就回来。”


孙翔听了无意识地嘟了下嘴:“好吧。”他还维持着弯腰的姿势,看着周泽楷不说话了。


周泽楷把车窗摇到底,小助理会意地侧身挡住小队员的视线。


他把半边身子探了出去,迎上孙翔配合低下的头,交换了一个短暂又轻柔的吻。


孙翔若无其事地直起身,下意识地拿手背在唇上挡了一下,尽量无视掉自己烧得通红的耳朵:“我先回去了。”


“好。”周泽楷点头,想了想又补充:“结束了给你打电话。”


孙翔撇嘴:“爱打不打。”


这种临时起意的小别扭周泽楷一向不放在心上,他摇上车窗,小助理也跟着匆匆上了车。


“楷哥,翔哥旁边那个是你们新队友啊,长得还挺帅的。”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流动的树荫,半晌才回他的话:“嗯,是新队友。”


“楷哥你怎么突然想退役了啊。陈姐说有个挺大的经纪公司想签你,在向她打听你的事呢!”小助理叽叽喳喳,明里暗里地想从周泽楷嘴里套话。


“替我谢谢陈姐。”周泽楷看着有些严肃:“我手里的合同处理完了,就不再签了。”


小助理讪讪地笑了笑,没安静多久,又忍不住开口:“楷哥你本来就有资源有流量,就这样退圈太可惜了。”


周泽楷轻轻摇了摇头:“累了呀。”


从训练营上位的新人、出道即队长,枪王周泽楷、联盟的脸面,一人战队、荣耀联赛蝉联双冠,世邀赛夺冠……


从接过一枪穿云之日起,便沉默地把轮回扛在肩上,被安排打各种各样的表演赛,签各式各样的合约,被打扮得矜贵又奢侈,向少女们贩售五光十色的梦境。周泽楷以为,把这些当作普通的工作,每日按部就班地去完成,不会累的。


怎么会累呢。他甚至才和队友一起,经过漫长的跋涉和残酷的厮杀,夺下了轮回的第四冠,无所不能的枪王周泽楷,正拥有着最坚不可摧的王朝。


只是和队友一起欢呼着高举金杯、负载荣耀时,身体和意志的反应把现实摊在了他的面前。他的职业生涯,他所肩负的属于周泽楷的、不属于周泽楷的一切,都到了止步的时候。


止步。


不是苟延残喘。


7.

周泽楷没想到孙翔蹲在俱乐部大门口等他。


已近晚上十点,温度也因台风过境凉了下来,他就穿了件薄薄的T恤坐在门卫室门口玩手机。


周泽楷匆忙下了车,迎上他因刚打了呵欠而眼泪汪汪的眼。


“怎么这么晚。”孙翔站起身抱怨,指了指放在门卫桌上的两盒烧烤:“我买的烧烤都冷了。”


周泽楷呃了一声,提议道:“休息室有微波炉。”


孙翔眼睛一亮:“那也行,加热也能吃反正,冰箱里还冻了可乐可以喝。”


小助理把周泽楷的东西提下车,刚想去帮忙拿孙翔买的烧烤,就被周泽楷拦住:“你先回去吧。”


“哦哦,好,谢谢楷哥!”小助理面含喜色,又跟孙翔打招呼:“谢谢翔哥!”


孙翔莫名其妙:“他谢我干啥?”


周泽楷没接话。


等目送车子走了,两个人才提着东西往回走,下午下了场雨,晚上头顶却悬有几颗星星。孙翔活动了一下肩膀,没话找话:“明天肯定天气不错。”


周泽楷疑惑地看向他。


他拿肩膀撞了撞他,笑着示意他看头顶:“有星星啊!”


周泽楷和他抬杠:“好少。”


孙翔却没有反驳,“是啊,我好久没有看到星星了。”


周泽楷想了一下:“荣耀里看?”


孙翔乐了:“可以可以!视角还能转换,不要太爽!”


两个人在休息室窸窸窣窣地吃烧烤喝可乐时,孙翔又没忍住好奇:“周泽楷你最近怎么这么忙?”


“有几个没到期的合约。”


孙翔哦了一声,也没追问。


倒是周泽楷问他:“我助理怎么样?”


“哈?”孙翔一向不过问周泽楷的经纪工作,想了想便答:“还成吧,我和他接触不多。”


“我让他留下来,以后跟着你。”


孙翔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淡了:“你什么意思?”


周泽楷说:“以后有对外的活动。”


“想得真周到啊!”孙翔本来坐在休息室的桌子上,一下子跳了下来,咬着牙瞪他:“安排得不错,我收下了。反正你就要拍屁股走人了嘛!”


周泽楷平静道:“是。”他顿了顿,又强调道:“所以要听话。”


孙翔被他的理直气壮惊呆了:“我听——听你个大头鬼!”


8.


别扭终究是没闹起来。


倒是周泽楷和孙翔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偶然撞上孙翔盯着他发呆,眼神里那种“尽天事听人命”的安宁祥和把他吓了个够呛。


孙翔的性子周泽楷再清楚不过,就冲他提出退役没和任何人商量这事,就够孙翔发火了。结果人对此之前是无视,之后是坦然,最多是让小队员当众八连跪,第二天照样带着训练。


情绪起伏不要太控制得当。


果然是长大了吗?周泽楷忧郁地想。


“翔翔长大了啊.”方明华老怀宽慰地感叹着,一转头就对上周泽楷不满的眼神,有些好笑:“小周你不高兴?”


周泽楷回过神来,赧然地摇了摇头:“没.”


方明华眯了眯眼:“他现在大半时间都和新队友在一块训练,比我预想都积极多了。”


“你不打招呼就要退役,我们还担心拦不住他那臭脾气冲你发火。”


周泽楷手指无意识地点了点面前地水杯,下意识道:“宁愿他发火。”


“不过他这两天中午老跑出去,神秘兮兮的,问他也不说。”


周泽楷恹恹地,难得对小报告没兴趣:“不知道……”


方明华失笑,又回到最初的话题:“我觉得他现在很好啊,长大了。知道收敛了,你也不想想他刚来时那一身刺儿。”


周泽楷撑着下巴无辜地反问他:“他刚来时不好吗?”


“你当然觉得他好。”方明华睨他一眼,“你有哪天觉得他不好吗?”


即使那个人有着凛冽的眉、一身的刺,不服输爱较劲,看向他们时充满敌意又无比落寞的眼神,也从来没觉得这个人不好过。


周泽楷坦率地摇头:“没有。”


进门时还架着墨镜,背挺得笔直,下巴高高扬起,用余光和人说话。牟足了讨人厌的劲儿,想耍酷却差点被门槛绊倒,脚滑了还要费心做一个自认潇洒的手部动作撑住,周围人都忍不住笑,他却直接把墨镜摘下来冲着安静在一边吃瓜的周泽楷炸毛:“你笑什么!”


吃瓜群众周泽楷歪歪脑袋看着他,故意噗一声笑起来。


从哪淘来的笨蛋啊。


方明华休息够了,给周泽楷的杯子里蓄满水准备走人。


周泽楷问:“不负责任?”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方明华听懂了,他认真地摇了摇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他坐在周泽楷面前,像坐在训练营那个沉默寡言的男孩面前。那个时候他的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惊叹与急切,他问:“想不想得冠军?”


外表过分英俊的男孩疑惑地看着他,没说话。


那时他没有任何话语权,却敢拉人一起闯入荆棘丛林冒险:“我是说,你不用留在训练营,你足以出道,做主队……”他有些语无伦次,“不,你应该做核心、队长,带着轮回夺冠,你敢吗?”


少年的周泽楷安静地听这个队里的前辈画大饼,可他不喜欢回答敢不敢的问题——“可以。”几乎没有犹豫,落字如千钧。


“那个时候我想有一个冠军就好了。多疯狂啊!一个未出道的新人带一只全新的队伍,有一个冠军就值了!”方明华感叹,“小周,你给我们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这些年你除了比赛,还要应付里里外外的事情,辛苦了。”


周泽楷难得有些害羞,他无意识地挠了挠脖子,腼腆地笑了笑:“还好.”


无数个比赛结束后坐着保姆车匆匆赶赴拍摄现场,参加五花八门的活动,接受各式各样采访的日子,其实也还好。


9.


核心更替,新打法也日渐成型,整个夏休俱乐部只给放半个月假。孙翔开始没日没夜地抓着队友陪他加训,倒是不用参加训练的周泽楷闲了下来。


家人已与他通过几次电话,商量退役后的安排。等新赛季开始,他将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退役,孙翔将从他手上接任轮回队长一职。


从朝夕相处到渐行渐远,再怎么给自己暗示,心上坍塌的那一块被风一吹,空荡荡的冷。


房门被人猛地推开时,周泽楷正在回微信。孙翔领着杜明吴启嘻嘻哈哈地跑过来,顶着一脑门的汗。

“周泽楷!今天我们仨研究出一种配合打法!”孙翔兴冲冲地跟他报告,“你来和我们打一局,让我们练练手!”


吴启伸手去拽他:“队长咱训练室走起呗!等会儿出去吃宵夜!”


“对啊对啊!”杜明应和着,余光扫到周泽楷摊在书桌上的两本书,第一眼什么都没看懂。


“咦?”杜明把书拿了起来。


周泽楷没注意他的动作,他正忙着应付试图挖他出门的孙翔.


“就去玩两把嘛.”孙翔小声冲他撒娇,“我还有东西要给你看.”


周泽楷最吃他这一套,跟着就起了身。


杜明在一边拿着书咋呼:“队长你在学英语啊?”


孙翔好奇地伸头去看:“学英语干啥?”


吴启看了眼封面:“雅思英语?队长你要考雅思啊?”


“考那个干嘛……”孙翔话还没说完,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他劈手扯过杜明手里的单词书,嘴唇不住地抖,眼睛开始发红:“你考雅思?你要出国?!”


杜明和吴启倒吸一口凉气,我靠,孙翔暴龙兽究极进化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不怕死地加了一句:“准备申瑞典的学校.


孙翔像是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愣住了.


大脑像是凝滞了,上海到瑞典隔着多少个时区,多漫长的距离,他算不出来.


周泽楷有些心疼,他上前一步,“孙翔.”


孙翔冷眼看着他,手紧紧攥成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长久的对峙后他终于缴械投降,紧拽着不放的单词书跌落在地,他别过头,意兴阑珊地说:“我困了,我回去睡觉,你们玩吧.”


说完也不等周泽楷反应,便匆匆走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刚弯腰把书捡起来,一抬头就对上同样姿势端坐床边的两张同样严肃严肃的脸.


杜明:😡


吴启:😡


周泽楷:……


10.


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坐下来,接受三堂会审.


“所以队长为什么要退役?”吴启问.


“对啊,队长为什么要退役.”杜明问.


“队长你现在状态不还是很好吗!”杜明强调.


“训练成绩完全没有差啊!”吴启再次强调.


周泽楷:……复读机吗。


显然杜明和吴启对周泽楷说累了表示心疼但不能接受:“可是你就这么退役,和翔翔要是起了矛盾,不是更心累.”


“你俩隔这么远,沟通不畅很容易出问题的.可你们一起退役也不太现实……”吴启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完了,我一想到要是我们几个都退了,留他一个人,还怪可怜的.”


周泽楷皱了皱眉.


杜明察言观色,开始添油加醋:“是啊,他现在和那小子搭档都不是很顺心,更别说以后了.”


周泽楷问:“他不开心吗?”


“最佳搭档都没了,不适应是肯定的.”杜明说.


“怎么适应啊,队长说要退役的时候,他都被这消息砸懵了,操作着一叶之秋跳了好几次崖.”吴启叹气,“其实退役吧,我们都讨论过,孙翔以后肯定是要挑大梁的,但那时候想的是循序渐进的来,大家撑着他站稳了再走.队长你这一走,他魂都像被抽了半截.”


一直被他们刻意无视的,尽力压抑的,试图轻描淡写抹过的事实,像一座庞大的,避无可避的冰山,终于浮出了海面.


他们都害怕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没人躲得过.


11.


孙翔第二天还是跟没事人一样,该训练训练,该吃饭吃饭,在走廊遇到周泽楷被他扯到房里按到门板上时,也只装模作样地挣扎了两下,就伸手绕住了周泽楷的脖子.


哦,期间还被来敲门的吕泊远打断了.


周泽楷面红耳赤地把孙翔放开,下意识地去帮他提松开的裤子.


孙翔连忙躲开他,手忙脚乱地跑到椅子那儿背着吕泊远坐好,心里不住咒骂自己不争气的小兄弟.


吕泊远没看懂屋里尴尬又暧昧的气氛,大咧咧地找周泽楷要他的护照.


周泽楷把护照递给他,“怎么了?”


吕泊远神秘兮兮:“嘿嘿,秘密.”


周泽楷笑着耸耸肩:“好吧.”


吕泊远冲孙翔打招呼:“翔崽也在呢!”


孙翔回过头敷衍地嗯了两声:“我来看球的!”他欲盖弥彰地强调。


吕泊远不怀好意地看着还红着脸的周泽楷,吹了声口哨:“得勒!你俩慢慢看啊!”


等吕泊远走了,周泽楷走到孙翔身后,用下巴蹭了蹭孙翔毛茸茸的发顶,故意逗他:“看什么球赛?”


孙翔没好气地往他脸上啾啾两下:“点球大战行不行!”


12.


放假的第一天,傍晚七点,周泽楷被一群穿着t恤沙滩裤架着墨镜的男人连带着自己何时被收好的行李挟持着上了去浦东机场的大巴。


   “11点半的飞机,多哈转机,第二天下午到开罗.”江波涛笑着给他解释。


   “北非!撒哈拉沙漠,金字塔!”杜明很兴奋,“怎么样队长,毕业旅行,刺激吧!”


周泽楷哑然失笑:“你们准备了多久?”


“也就半个月吧.我老爸以前去埃及做过外贸过,认识那里的司机和地导.”吴启说,“副队下的指示,必须给咱队长安排好.”


“护照也是因为这个?”周泽楷问.


吕泊远点头:“这地方电子签,签证还不费事.”


倒是孙翔看着恹恹的没精神,方明华看他一眼:“他出门前吃饭了?”


“啊?吃了个汉堡吧.”杜明答.


“吃饱就困,这体质太羡慕了.”吴启趴在椅背上看着已经靠周泽楷肩膀上小憩的孙翔啧啧感叹.


周泽楷无奈地笑了笑,食指竖起,放在嘴边比了个嘘.


退役的事情让所有人夏休都过得有些压抑,这会儿放了假一起出去旅行,大家都兴奋得不行,讨论完埃及有什么景点特产,又开始联机打游戏,半夜登机时还嘻嘻哈哈得闹个不停.


孙翔看着舷窗外城市的灯海,又打了个呵欠.


周泽楷靠过去:“困了?”


孙翔歪歪脑袋:“还好.你呢?”


周泽楷把头顶的阅读灯关上,又把放在身后的毯子拿出来给两人盖好.孙翔就在毯子下去握周泽楷的手。


掌心摩挲,耳鬓厮磨,四年朝夕,四年隽永。


周泽楷旁边坐了一位森加罗小哥,无所事事时,看了旁边两个东方帅哥一眼,没忍住又看了一眼。


好吧.森加罗人决定安静吃他的飞机餐。


13.


红眼航班加长途飞行把大家都折腾得有些疲惫,在多哈转机时倒是休息了一会儿,多哈飞开罗的阿联酋航空上,华人便成了稀有物,杜明忙着恶补常用英语,孙翔和吕泊远凑一块看起了复仇者联盟.


4个小时后,说着蹩脚中文的地导和完全听不懂的开罗语的司机顺利接机。


开罗虽是埃及的首都,却很陈旧,道路杂乱狭窄,行程把开罗卢克索和亚历山大放在了最后,大巴直奔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红海。


路上倒是经过了阿布辛贝神庙,一行人顶着烈日下车去逛了逛,都是些古久的石头,靠上去还烫屁股。


总归还是累了,大家都意兴阑珊的,江波涛和地导商量了一下,决定直奔红海,不是很重要的景点,就不再停车了。


这一开就开了五个小时,途中经过的都是些破旧的城镇,傍晚时司机把车听到了一个专门为游客提供的休息点.孙翔睡饱了总算来了精神,跟着大家下车排队上厕所,靠简单单词和打手势还买了两盒薯片和可乐上来。


再往前开,就完全没有人烟了。


路的两边都是枯黄的撒哈拉沙漠,丘陵起伏着冷硬的轮廓。


“真荒凉啊.”孙翔感叹.


周泽楷循声望过去,轻轻地嗯了一声.


孙翔伸了个懒腰,凑周泽楷耳边和他说小话.“刚刚在休息站,我看到好几个当地女孩子在看你.看来帅哥是不分国界的.”


周泽楷失笑,“她们也在看你.”


孙翔笑嘻嘻地逗他:“那我也在看你.”


周泽楷害羞地摸了摸鼻子,犹豫半天,总算把他憋在心里的话问了出来:“如果我推迟退役,你会不会轻松一点.”


孙翔愣了愣,脸上的笑意敛了起来.


他看着周泽楷,突然问:“如果有一个像我这样欠揍的家伙,下赛季横空出道,日天日地,让前辈难堪,还偏偏针对你,你说我会不会揍他?”


周泽楷没说话。


孙翔自顾自地说下去:“再如果这个家伙比赛时战胜你了呢?战胜无所不能的枪王周泽楷,那个人肯定高兴疯了吧!那我呢?你说我会不会疯。”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他.


孙翔的鼻子一酸,声音也抖了起来:“又不都像叶修那家伙,退役了跑回来还能夺冠,夺了冠又退役.他这样多好啊,没有人能再胜过他了.”


“要像韩文清那样赢了输了都一如既往吗,为了战队死撑着,我敬重他,可我不想你像他那样.”孙翔光是想想,都觉得有根刺在扎自己的心,“下个赛季你还能撑多久?你的状态跟不上了对不对?”


周泽楷失笑:“被你发现了啊.”


孙翔没好气地瞪他:“我是你搭档!你什么状况我最清楚.”


察觉到周泽楷的状态下滑时,孙翔脑子嗡嗡嗡响了大半天.比赛的节奏一向是由周泽楷在把控,有什么缺陷由江波涛指挥填补,而作为周泽楷的搭档,他没有错过周泽楷在强度较大的比赛中出现的片刻的凝滞.


他发现了,也隐隐意识到周泽楷在逐步把战斗的重心往他身上移.


赛场上所向披靡如过无人之境的双一组合,有一个人“一”慢下来了.


“训练营那小子,你吊打他五场,OK,6场OK,可7场呢,8场呢?你精力还跟得上吗?这种情况以后会避得过吗?”孙翔咬了咬牙,“要我以后看着别人打败你吗?”


周泽楷安抚地捏了捏他的手臂,找了句俗语:“胜败乃兵家常事.”


“可你不行!”孙翔提高音量,眼圈有些发红:“别人输再多,我输再多,都可以,你不行!你是联盟第一人,你无所不能,你不能输!”


“我不想以后你输了比赛他们对着你指指点点.我知道他们想你留下来,可我就想你风风光光地离开,以后职业生涯盘点,没人说你不好.”


周泽楷从来没想过,孙翔对他比赛的胜负,有这样深的执念.


可这种执念,他扪心自问,在他给出外务太多太累所以退役的理由之外,真的没有在自己心里闪现过吗.


既然状态已经在走下坡路,不如停在职业生涯最顶端的时候


下坡路太难走了,只会越走越狼狈.


那就停在这里吧.

14.


孙翔把心里话说完了,才后知后觉地害臊起来,干脆摸了耳机出来听歌,盯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发呆.


周泽楷有意哄他,凑过去摘他的右边的耳机.


“在听什么?”


孙翔把耳机递给他,任由周泽楷靠他肩膀上.


暮色四阖,车厢里没开灯,因为时差的关系呼呼睡了一大片.


孙翔倒是挺精神,哼着歌往窗外一看,愣住了.


他从没见过这么多星星.


也从未和周泽楷一起,穿越过广袤无际的撒哈拉沙漠.


此刻头顶星河正垂,阔朗明亮,耳机里的歌跳到了轨迹.


“好多星星啊.”孙翔感叹。


“好看.”周泽楷说。


孙翔突然有点心血来潮,他要告诉周泽楷,藏在这趟旅行里的,还有一个秘密.


他把背包里揉得有些皱巴巴的几张纸递给周泽楷,因为没光,周泽楷也看不清上面的字.


“是什么?”他问.


“保单.”孙翔说,“我表姐帮我选的,我们俩的保单.”


周泽楷愣住了,手没忍住开始发抖.


“呃,都是商业险,我也不懂这个,就先买了点,以后可以再看.”孙翔试图解释,“就什么养老保险啊之类的,就觉得你要退役,我们也该考虑以后的事情了.就——”


他没好意思说下去,周泽楷却觉得头顶的星河正簌簌地坠到孙翔的怀里,把他衬得珍贵又明亮.


周泽楷想,他也可以坦率一点:“我会去瑞典读书,等你退役,我们可以一起在那边生活,也可以回来.”


孙翔笑起来:“可以啊,瑞典离冰岛好像不远,到时候可以去看极光.”


耳机里的歌从轨迹跳到了开不了口,唱到孙翔最喜欢的那句“穿过云层我试着努力向你奔跑”时,孙翔冲周泽楷勾了勾手指.


周泽楷靠过去,却抢先了一步:“我爱你。”


“靠!”孙翔涨红着脸气急败坏地瞪他:“你犯规啊!”


周泽楷笑了笑,捏着孙翔的下巴亲了上去。


接吻时孙翔会变得比平时老实很多,额发扫在周泽楷的脸上,眼睛紧紧地闭着,手被周泽楷按在车窗上不能动弹.倒是周泽楷中途开了小差,分神开了眼周围装睡的队友和头顶的满天繁星。


他突然觉得庆幸,不管将来如何,起码在此刻,他和孙翔拥有同一片星河,同在一个人间。

 

 


评论(49)

热度(1442)